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梦中的橄榄树/小青春成长不烦恼系列

  • 定价: ¥29
  • ISBN:978752170638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177页
  • 作者:谢倩霓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小青春成长不烦恼系列”囊括了谢倩霓获得过重量级奖项的几乎所有作品。
    本系列邀请心理学专家宫学萍撰写书评,教孩子正确面对成长中的八大难题。
    本系列邀请知名插画师绘制封面及插图,装帧精美。
    《梦中的橄榄树/小青春成长不烦恼系列》是关于如何面对“成长的忧伤”的故事,讲述了:林依依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初中女孩,成绩平平、相貌平平的她还未毕业未来就已经被父母安排好了,生活一成不变,没有任何值得激动和期待的地方……

内容提要

  

    林依依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初中女孩,成绩平平、相貌平平的她还未毕业未来就已经被父母安排好了,生活一成不变,没有任何值得激动和期待的地方。这时,班上新转来一个男生秦浩,这个优秀的男生似乎对喜欢三毛的林依依格外感兴趣,给予了她很多支持和鼓励。这让她鼓起了改变自己的勇气,梦想的小鸟又扑棱棱地飞到她心里。没想到,原来这一切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作者简介

    谢倩霓,南京大学文学硕士,现为少年儿童出版社编审,《少年文艺》杂志执行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创作少女成长小说,已经出版的主要作品有《薄荷香女孩》《你是我的城》《草长莺飞时节》等。其作品曾获中国作协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大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优秀作品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上海市文艺创作精品奖等多种奖项,并输出到韩国、新加坡、越南等国家。

目录

叶子上的秘密
一片湖
梦中的橄榄树
大个子沈放
两个女孩手拉手
我在你身旁
小镇上的“战争”
慢慢地知道
一尘不染
有这样一个男生
日子
女孩心语
心灵驿站不知道为了什么,忧伤它围绕着我——如何面对“成长的忧伤”

前言

  

    一提到小青春,总是让人觉得既美好,又带有—点成长的小烦恼。
    即将告别童年时代,步人青春期的你们,是不是逐渐感觉与爸爸妈妈的关系不再像小时候那般亲密?你们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有了自己的小欢喜和小秘密。你们的心开始像小鸟一样渴望自由,可是身体被沉重的学习压力压得喘不过气,除了写不完的作业,还有上不完的辅导班。课外书要看“四大名著”,要看“鲁郭茅巴老曹”,还要看托尔斯泰、巴尔扎克和海明威,只因这些都是语文试卷中的“常客”。于是,一大批带有如下字眼儿的课外书被一股脑儿地摆在了你们的书架上:“语文教材指定阅读书目”“新课标必读”“新课标无障碍阅读”……它们在老师和父母的眼中,地位仅次于《5年高考3年模拟》!
    可是,即便有这么多课外书,你们的心里是不是也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我想起自己初三时曾在物理课上,偷偷地看一本名为《大一女生》的青春小说(一不小心暴露了年龄),看得入了迷,连物理老师走到身边也没有发现。他拿起我藏在桌斗里的书,看了看封面,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你现在看这本书还有点早”,就转身回讲台上。直到现在我都十分感激这位中年男老师没有没收我的书,而是表现出了难能可贵的理解。
    如今的你们也和那时的我们一样,渴望阅读那些描写自己真实生活和思想的作品,因为这个年纪的我们都需要贴心的交流,需要智慧的启迪,需要平等的引领……然而,当80后、90后被拍在了沙滩上,00后的你们占领了青春的封面时,这些需要却被彻底无视父母和老师的目光只关注学习成绩,认为这些迷茫与苦恼只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无病呻吟,他们忘记了自己也曾是少年。
    幸运的是,依然有一些作家在坚持为你们而写作,儿童文学作家谢倩霓就是其中之一。她在儿童文学领域深耕细作二十余载,又有—对非常优秀的双胞胎女儿。在陪伴她们成长的过程中,她对处于你们这个阶段的孩子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有了更加恰切的把握。在谢老师的书中,你们或许能发现自己的影子,看见你们心底那些隐秘的、不知该对谁说,也不知该怎么说的成长故事。
    这些获得儿童文学界高度认可的优秀作品,因为写作时间相距较长,此前并未成套出版。为此,我们将这些作品重新整理,策划了这套为处于小青春期的你们量身打造的心灵成长书——“小青春成长不烦恼系列”,并邀请著名心理学专家宫学萍为每本书撰写书评,教你们正确面对成长中的各种难题。希望这套书能够成为你们与父母之间沟通的桥梁。我想,聪明的你们,一定可以从文字中探索到成长的奥义和答案,开启人生绚烂的新篇章。
    中信童书·火麒麟
    2019年5月4日

后记

  

    小说看完了大家有没有体会到一种淡淡的、说不太清楚的忧伤?
    而这种感觉,其实对于每一个正处在成长之中的青少年来说,都不是一件十分陌生的事情。它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很普遍,但通常又发生得非常隐秘。它喜欢躲在另外一些更为明显和更加激烈的情绪之下,让我们总是看不清,也抓不牢。
    大人们都说,青春期的孩子是个小怪兽,脾气古怪,没法相处:我们自己也常常为此感到很困惑,也的确很难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上一秒还在兴高采烈地憧憬未来,下一秒就突然莫名其妙地开始心烦意乱,看什么都不顺眼,遇见谁都想吵架。
    再然后,烦乱着,烦乱着,我们就在不知不觉之间伤心起来,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就把以前那些简单快乐的生活给弄丢了。
    这大概就是长大了就是青春带给我们的滋味。
    实际上,我们留恋曾经美好单纯的童年生活,不仅仅是舍不得那些简单的快乐,更多的还是那些十分简单的不快乐。还有印象吗?当我们还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时,不开心往往就是一件特别简单、特别纯粹的事——妈妈不让我们吃糖,老师留很多的家庭作业,我们就会因此很不高兴、很生气,(在当时)觉得对方就是这天底下最最讨厌的大坏蛋。
    可是,等到慢慢长大之后,我们就会常常发现,自己很难再去气得这么理直气壮了。我们开始理解,在现实生活中,虽然有很多人会让我们变得不开心、不愉快,但是,他们本身并不一定都很坏,也并不一定就是故意对我们不好。
    就像在第一个故事《叶子上的秘密》里,王泥泥同学也很能理解,班主任圆圆老师为什么总是那么“不喜欢”自己。她甚至还可以设身处地地去换位思考,如果让自己来做这个班主任,也一样不会喜欢每天都迟到,成绩也很不光彩的她自己。还有故事《一片湖》里的小雨同学,自然是早早就懂得了家中的不易,怨不得父母为她做出的放弃高中的选择。她也知道,如果可以,没有一对爸爸妈妈会不想为孩子的梦想买单。
    让我们难受的地方就在这里。
    理解是理解,知道归知道,但生活中那些真实发生着的痛苦和无奈,却并不会因为我们长大成人之后的这些理解和知道就自行消失。相反,也正是因为我们无法再像一个小孩子那样单纯地去怨恨和愤懑,才会将所有这些受挫的不愉快,转化为另外一种说不清、理还乱的忧伤。它虽然会时不时地冒出来叨扰我们的心灵,但同时,也能让我们收获一个更为成熟的自我,让我们对这个不完美的世界,也对并非全能的我们自己和身边的他人,都产生出一种更为细腻和深刻的慈悲与观照。
    或者说,我们就是在这样一个不断地为回不到童年而难过的过程中,才逐渐变得越来越具备生活的勇气,才可以去忍耐和承受现实之中的各种无奈和无能为力,才可以在许许多多“也许我真的无法再多做什么”的忧伤时刻,继续微笑,坚强地去面对长大以后的生活。 比如友谊。 在故事《两个女孩手拉手》之中,我们会十分真切地看到,想要维护两个小孩子之间一起吃棒棒糖、一起玩洋娃娃的友谊是多么的简单,但是等到我们长大之后,才能实实在在地体会到,原来成年人之间的友谊并不是只要双方都有意愿就可以很好地维系,脱离了共同的生活环境和人生追求,童年时代那种稚嫩而美好的伙伴关系,就常常会飘散在我们大家都使不上力气的地方。 还有爱情、婚姻之中的各种难题。 也许对于亲爱的小读者们来说,关于婚恋的话题还是需要很多的想象,在看过了故事《小镇上的“战争”》之后,也和妮妮一样想不明白:为什么生活中的很多事情,不能像课本上的数学题一样,具备一个我们大家都认同的标准答案?为什么恋人之间吵架后,就不能像小学生那样好好道歉?如果一场婚姻的起点是个错误,那么又为什么不能简单地结束,然后大家重新开始? 唉……真是好多的不明白,其中也有好多的无奈和无能为力。 如果我们单纯讨论人类大脑的认知功能发展规律,实际上,青春期是我们每个人头脑最清醒、最好用的年龄阶段。在我们18岁前后的那几年宝贵的青春时光里,我们的计算、记忆、逻辑推理等思维能力就已经达到了一生之中的最高水平。但是,这并不等于说,面对着书本之外的现实生活,18岁的年轻人,就可以给出一份超越旁人的优秀答卷。 毕竟,所谓成长,所谓告别童年,进入没有那么黑白分明的成年生活,拥有一份对自我和对外界都比较接纳的从容与豁达,都需要我们在生活之中伴随着这样一种淡淡的忧伤感而渐渐获得。就连像善恶这样的大话题,也许我们最终都会发现,并没有一个完全固定的判断标准。 也许等到你们再长大一些,再多经历一些生活的历练,你们就会了解:善的对面,可以是另外一份善意,而看起来“恶”的人,也并非只是想要去作恶。前者如《大个子沈放》里面的“我”,后者如《有这样一个男生》之中的漂亮姑娘芫。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即便是那个在当时意识不到自己有善意的“我”,也的确在那段青春中温暖了羞涩而慌张的沈放,而那个当时没有顾及自己给男孩带来伤害的姑娘,也同样会为这段过往而感到遗憾和忧伤。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是因为跟踪野荠菜的踪迹,才转到这幢老房子的后面来的。
    这是一幢不知道建于哪个年代的老房子,灰色的墙砖,灰色的平顶,灰扑扑的玻璃窗。除了每周到这里来上一次美术课和一次音乐课,别的时间我们从来想不到要到这里来,更想不到要转到它紧靠着校园围墙的后面去看一看。
    我有一个奇怪的癖好,每当春天来临的时候,我总是喜欢睁大了眼睛,在城市的边边角角寻找那些香喷喷的野荠菜。
    所以,当我远远地发现,这幢老房子转角的地方竟然长满了一片绿油油的疑似野荠菜的植物的时候,我—下子停住了脚步。
    我磨磨蹭蹭地挨到最后,等我的新同窗们在我的眼前消失以后,我—下子扑了过去。
    没错!它们真的是野荠菜呀!是那种质量最好的野荠菜!它们有着城市里的野荠菜难得一见的嫩绿细长的叶片,高大壮实的身子。城市里的土地因为贫瘠,野荠菜一般都长不高,也长不壮,并且总是很快就开出小白花,很快就衰老。真没想到,在这样一个地方,竟然挤挤挨挨地长着这样一大片风华正茂的野荠菜呢!
    我忍住心里强烈的欣喜,低着头,一路跟着野荠菜密密的脚印,转过墙角。
    好奇怪呀,一转过墙角,野荠菜就失去了踪影,消失得一棵都不见了。这里生长着的,是一些不知名的杂乱的野草。
    不过,我也并没有很失望。小时候,外婆就告诉过我:“野荠菜就是这样的,它们喜欢一群一群待着,就像人_样,喜欢有朋友呢。”
    我从地上移开视线,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很窄很窄的空地上。空地的一边,是校园的围墙,另一边,是老房子从来不示人的背面。  我—下子睁大了眼睛。  老房子的背面,原来是这样的呀!那灰色的砖墙上面,除了窗口的位置,每一处空隙都爬满了一种枝叶繁茂的植物,一直爬到灰色的平屋顶看不见的地方。
    好多好多的叶子呀!它们一片挨着一片,挡住了整个灰色的墙面,使前面看起来陈旧破败的老楼,显得幽深又神秘,好像掩盖着无数古旧的秘密。
    一阵风吹过,所有的叶片陡然间哗啦哗啦翻动起来。
    突然,我隐约地看到,离我头顶大约一个手臂远的地方,叶子的颜色有些怪异。它们翻动起来的时候,不像别的叶片那样闪耀着太阳照射的白光,而是——天哪,它们的上面是什么东西?
    我使劲踮起脚尖,伸长手臂,攀住了一片叶片,将它的正面翻转了讨来.
    它的上面,竟然密密麻麻一大片——全是黑色钢笔写的字!
    “啊!”因为惊讶和恐惧,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丁零零…-.I’好像是为了配合我的大叫,从新教学楼的方向传来了响亮的上课铃声。
    “啊!,,我再次大叫一声——我都忘记下面还有一节课了!是圆圆的英语课!
    我揪下那片叶子,拔腿就跑。
    “你怎么课间也会迟到?”圆圆好看的鼻子皱起来。
    “对……对不起!”我垂着头站在教室门口。我的左手紧张地握着拳头,靠在我的腿侧。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能解决一切问题吗?请你解释—下为什么课间也要迟到?”圆圆好听的声音突然变得尖尖的,这表示她已经非常生气了!
    “对……对不起……”我的头更深地埋下去,眼泪都差一点要流出来了。
    圆圆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她不生气的时候,笑靥浅浅,声音轻柔,我们班每一个人都喜欢她。所以大家从来不叫她方老师——圆圆姓方,叫方圆圆,大家都喜欢叫她圆圆。我也喜欢她,我很害怕惹她生气。
    可是,自从我开学的时候因为原来的学校拆迁,被就近安排进这所学校,进了圆圆的班级以后,我好像一直在惹她生气。
    比如,我基本上每天早上都要迟到,有时虽然只是迟到一两分钟,但也算是迟到。我迟到,主要是因为妈妈。虽然说是就近安排,但我们家离学校还是比较远,如果坐公交,得换两次车,加起来要六块车费。妈妈说:‘上一趟学六块钱,放一趟学回家还要六块钱!抢钱哪!我要卖掉多少斤青菜才能赚回这十二块钱!,,所以妈妈不许我自己坐公交上学,她要我坐她的自行车上学。问题是,妈妈每天早上必须要到蔬菜批发市场去进好菜以后才能送我,虽然她差不多三更半夜就起床了,但时间还是不够用,我还是经常迟到。我没法埋怨妈妈,所以就只能惹圆圆生气了。
    再比如,我的成绩本来就不太好,转到了这所每个人的成绩都很厉害的学校以后,我觉得自己的成绩更不好了,特别是英语成绩。老实说,圆圆读起英语来可真是太好听了!就像外婆家门口的那条小溪,叮叮咚咚的,悦耳极了。可是,不读课文的时候她也讲英语,我就整个蒙掉了。我的听力是很差劲的,发音也非常不标准。每当她“叽里呱啦”一大通,然后点着我要我回答问题,再看到我张着嘴站在那里的傻样,她就会变得非常生气。
    早上迟到有道理可说,可是课间确实是不应该迟到的,我以前课间也从来不迟到。我真希望自己能给圆圆一个好好的解释,好让她不要这么生气。可是,我真的没法解释。追寻野荠菜已经令人无法理解,而发现上面写满了字的叶子就更荒唐了——我自己还根本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呢。
    现在,这片写满了字的神秘的叶子就在我的左手拳头里紧紧地握着。
    我就只有再次愚蠢地说声“对不起”,并且将我的头更深地低下去。额前的一排刘海儿跟着垂下来,像举手投降的一群可怜的小兵。
    我听见教室里传来嘻嘻的笑声。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