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薄荷香女孩/小青春成长不烦恼系列

  • 定价: ¥28
  • ISBN:978752170633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163页
  • 作者:谢倩霓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小青春成长不烦恼系列”囊括了谢倩霓获得过重量级奖项的几乎所有作品。
    本系列邀请心理学专家宫学萍撰写书评,教孩子正确面对成长中的八大难题。
    本系列邀请知名插画师绘制封面及插图,装帧精美。
    《薄荷香女孩/小青春成长不烦恼系列》是关于如何接受别人“有瑕疵”的故事,讲述了:小镇女孩江荷和萧潇这对好朋友中考时双双被传奇的蓝湖中学录取。谁知刚刚入学不久,萧潇就因为“床铺”问题被大家孤立……

内容提要

  

    小镇女孩江荷和萧潇这对好朋友中考时双双被传奇的蓝湖中学录取。谁知刚刚入学不久,萧潇就因为“床铺”问题被大家孤立,离开了蓝湖中学,江荷则坚持留了下来。面对常常无视自己的班主任宝宝和一群家境优渥的同学,江荷总是被无处不在的自卑感围绕着。她像一棵坚韧的薄荷草一样努力适应着新环境,还收获了友情,谁知一系列令人心惊的意外却接踵而至……

作者简介

    谢倩霓,南京大学文学硕士,现为少年儿童出版社编审,《少年文艺》杂志执行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创作少女成长小说,已经出版的主要作品有《薄荷香女孩》《你是我的城》《草长莺飞时节》等。其作品曾获中国作协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大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优秀作品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上海市文艺创作精品奖等多种奖项,并输出到韩国、新加坡、越南等国家。

目录

第一章  送别
第二章  轻寒
第三章  发现
第四章  同桌
第五章  心情
第六章  晚风
第七章  遇见
第八章  闺密
第九章  意外
第十章  秘密
第十一章  白夜
第十二章  朋友
第十三章  歌声
作家的话谢谢亲爱的你们
心灵驿站世界的面目,在于你解读它的角度
——如何接受别人”有瑕疵”的善意

前言

  

    一提到小青春,总是让人觉得既美好,又带有—点成长的小烦恼。
    即将告别童年时代,步人青春期的你们,是不是逐渐感觉与爸爸妈妈的关系不再像小时候那般亲密?你们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有了自己的小欢喜和小秘密。你们的心开始像小鸟一样渴望自由,可是身体被沉重的学习压力压得喘不过气,除了写不完的作业,还有上不完的辅导班。课外书要看“四大名著”,要看“鲁郭茅巴老曹”,还要看托尔斯泰、巴尔扎克和海明威,只因这些都是语文试卷中的“常客”。于是,一大批带有如下字眼儿的课外书被一股脑儿地摆在了你们的书架上:“语文教材指定阅读书目”“新课标必读”“新课标无障碍阅读”……它们在老师和父母的眼中,地位仅次于《5年高考3年模拟》!
    可是,即便有这么多课外书,你们的心里是不是也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我想起自己初三时曾在物理课上,偷偷地看一本名为《大一女生》的青春小说(一不小心暴露了年龄),看得入了迷,连物理老师走到身边也没有发现。他拿起我藏在桌斗里的书,看了看封面,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你现在看这本书还有点早”,就转身回讲台上。直到现在我都十分感激这位中年男老师没有没收我的书,而是表现出了难能可贵的理解。
    如今的你们也和那时的我们一样,渴望阅读那些描写自己真实生活和思想的作品,因为这个年纪的我们都需要贴心的交流,需要智慧的启迪,需要平等的引领……然而,当80后、90后被拍在了沙滩上,00后的你们占领了青春的封面时,这些需要却被彻底无视父母和老师的目光只关注学习成绩,认为这些迷茫与苦恼只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无病呻吟,他们忘记了自己也曾是少年。
    幸运的是,依然有一些作家在坚持为你们而写作,儿童文学作家谢倩霓就是其中之一。她在儿童文学领域深耕细作二十余载,又有—对非常优秀的双胞胎女儿。在陪伴她们成长的过程中,她对处于你们这个阶段的孩子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有了更加恰切的把握。在谢老师的书中,你们或许能发现自己的影子,看见你们心底那些隐秘的、不知该对谁说,也不知该怎么说的成长故事。
    这些获得儿童文学界高度认可的优秀作品,因为写作时间相距较长,此前并未成套出版。为此,我们将这些作品重新整理,策划了这套为处于小青春期的你们量身打造的心灵成长书——“小青春成长不烦恼系列”,并邀请著名心理学专家宫学萍为每本书撰写书评,教你们正确面对成长中的各种难题。希望这套书能够成为你们与父母之间沟通的桥梁。我想,聪明的你们,一定可以从文字中探索到成长的奥义和答案,开启人生绚烂的新篇章。
    中信童书·火麒麟
    2019年5月4日

后记

  

    说起来,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在很多年以前,当我还是南京大学中文系现当代文学专业一名三年级女生的时候,在一个春风荡漾的晚上,我突然很想写一篇小说,一篇关于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的小说。
    坐在安静明亮的阶梯教室里,我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一气呵成了那篇叫作《一片湖》的处女作。
    没有很复杂的情节,只是女孩子细微的心事,带着微微的香气和令人心疼的窘迫和无奈,在一天一天寻常的日子里轻微地呼吸。
    这篇小说被一家有名的少年文学期刊以头条的位置发表。
    然后我就大学毕业了,做了三年自己不太擅长的工作,再读了三年硕士。也就是说,一直到六年以后,我才开始重新拿起笔,写我的第二篇短篇小说。
    六年以后写的那篇名叫《并非青梅竹马》的小说,同样是关于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的故事,同样没有很复杂的情节,同样只是女孩子细微的心事,一些日常的烦恼和喜悦,一些背着人的脸红心跳,一些只用眼神绝不用言语来表达的慌张和欢喜。
    接下来,我写了《日子》《穿越而过》《不曾改变的呼吸》《慢慢地知道》《叶子上的秘密》……
    再接下来,我开始写长篇小说:《喜欢不是罪》《青春潘多拉》《此情可待》《你是我的城》《草长莺飞时节》……一直到我们的这一部《薄荷香女孩》,以及即将开始的下一部,再下一部……
    它们的主角仍然一律是十几岁的女生。快乐的女生,忧伤的女生;自信的女生,自卑的女生;欢笑的女生,哭泣的女生;合群的女生,孤单的女生;勇敢的女生,懦弱的女生……
    我写作的基调似乎一开始就被上苍定下来了:书写花季年华的女生。
    慢慢地,我开始收到来信了,是读了我小说的女生寄来的,她们诉说着对小说中主人公的感受,当然更多诉说的是自己身为女生的种种心情。
    那个时候,我坐在当时作为办公室的一间老式花园洋房里,靠着宽大的雕花木质窗台,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这些寄自邮局的来信。那些诉说的语句总是充满着女孩特有的纯真热烈的气息,它们令我微笑、叹息,有时甚至因为感动或心痛而流泪。而有时,拆开信封,里面会跳出来一只手工折成的小船、小鸟或一串五彩幸运星,令我大大地惊喜一番。
    最令我感动的一次,是我因为一篇小说而收到过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剪开来,里面居然是999只千纸鹤!信里说:“倩霓姐姐,叠这些千纸鹤花了我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每天晚上睡觉以前叠一些,终于叠满999只了!因为书上说,999只才最能表达祝福的心愿!”看着那些每一只都叠得那么精致美丽的、只有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的彩色千纸鹤,我的眼眶立刻潮润了。
    而最令我惊喜的一次,是我通过邮局收到过一大捧手工做成的玫瑰花。它们是以那种透明的粉红色塑料纸为原料制成的。信里说:“倩霓姐姐,我刚刚从杂志上学来一种制作玫瑰花的方法,我制作的第一束花,献给你哈!” 这些花和那一袋千纸鹤一样,同样来自一个读过我小说的远方陌生的女孩子。  《薄荷香女孩》中的女孩江荷选择了坚持,而萧潇选择了逃离。其实,无论是坚持抑或是逃离,你都会遇到该遇到的人,遇到该遇到的事。江荷遇到了不太友善、试图将她忽略不计的宝宝、钱苏苏、罗兰等人,也遇到了诚心相待的欧阳红、韩牧、莫剑锋等人,更遇到了好友小吉和慧眼识珠的合唱团老师王一川。一件一件的事情流水一样在身边流过,以一种看不见的方式带走了一些自卑、一些紧张、一些小心翼翼的掩饰,而让一个女孩的心灵渐渐地灵动起来,丰富起来,强大起来。 其实,成长的步伐岂是用逃离可以逃离的呢?这里逃离了,那里一定会出现更多更长更宽的沟沟坎坎要你来跨越。所以,在我们这部小说中,我让选择逃离的萧潇在她自以为可以做女王的领地里遭遇了一场意想不到的伤害。这是她必需的经历。因为,在任何时候,逃离都不是明智的选择。 我非常喜欢新出现的一个词语:“优活”。它是指一种身体和心灵的完美平衡,是一份随时随地都可以拥有的阳光、健康和快乐。不管你是十几岁还是几十岁,谁的心里没有过阴霾?谁的人生又会永远是晴空万里?可是你的心却可以努力地朝向太阳的方向。 我小说中的女孩们性情各异,命运各异,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概括她们之间潜在的共同点的话,那就是“优活”——不管她们活泼或沉默,快乐或忧伤,幸福或不幸,她们都在努力地学着做一个“优活”女孩! 亲爱的女孩们,让我们在文字里,一起来描画岁月的来去,春秋的更迭,一起来分享生命拔节的欣喜和痛楚,成长路途中的阳光和雨露!让我们在这里以文字触摸心灵的方式再一次息息相通! 谢谢亲爱的你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和萧潇坐在长途公共汽车站候车室漆着好看的白颜色的座椅上,一句话也不说。
    我们的对面,坐着韩牧,他剑眉紧锁,同样一言不发。
    我们还能说什么呢?该说的都说了,可萧潇仍然选择离开。
    长途公共汽车站的候车室里,永远都是这样人声嘈杂,空气里永远都充满着若干种相互混杂又相互冲突的味道。我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我开始盼着扩音器里响起“到秀水的旅客请进站”的提示音。反正要走的,还不如快点结束这烦人的等待吧。
    秀水是一个小镇子的名字,是我和萧潇共同的家乡。而韩牧的家,还要从秀水镇进去很远,他住在更里面的一个山村里。
    如果你坐车从这里出发,慢慢地,笔直的高速公路没有了;慢慢地,宽阔的水泥路面也没有了;慢慢地,车窗外开始出现一座又一座山峰了。当路面变成了坑洼不平、只能对开两辆车的柏油马路,当山峰变成了连绵不绝、近在眼前的巨大的屏障,当你的右手边出现了一条蜿蜒而浩荡的大河的时候,你就到秀水了。
    半个月以前,我们从那里出发,来到这座名叫蓝湖的城市。我们是到这里来念书的,到位于蓝湖市东北角的著名的蓝湖中学来念重点高中。
    半个月以前,我们是多么兴奋哪!我们占据了秀水汽车站那间小小的候车室最中心的位置。秀水汽车站的候车室里没有这里这样漆着好看的白颜色的座椅,只有不知哪个年代就摆在那里的一排一排颜色斑驳、破损不堪的长木椅,不过我们一点也不在意。我们三个人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姨,还有我们的老师,还有若干位要好的同学,大家全部围着我们三个不断地对我们说着话;我们呢,当然也不断地对他们说着话。我看见萧潇的脸上红扑扑的,眼睛亮闪闪的,韩牧的脸上也红扑扑的,眼睛亮闪闪的。我看不见自己的脸和眼睛,但我肯定自己也跟他们一样,脸上红扑扑的,眼睛亮闪闪的。那个时候,我们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春天里最大、最饱满的一株花苞,只要风儿一吹,马上就会哗的一声盛开成大地上最美丽的一朵鲜花!    。
    我们谁也没想到,时间仅仅过去了半个月,我们根本都还没来得及打开哪怕一片花瓣,萧潇就选择了逃离。
    “你相信吗,江荷,如果再在这里待下去,我会死掉的!”萧潇高高地扬起她那双男孩子一样浓浓的粗眉毛,咬牙切齿地说。她的那双小小的眼睛里,是呼啦呼啦烧得正旺的怒火,“我一定要回家!”
    “怎么啦?又发生了什么事?”我心惊肉跳地问她。
    “她们居然叫我野人哪!那帮该死的女人婆r萧潇狠狠地咬住嘴唇,“她们还把我的毛巾故意拉到地上踩!”
    我看着萧潇红红的眼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相信吗?在我们到校的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萧潇每天都是在一种戏剧性的大大小小的事件冲突里度过的。
    本来,我们是很幸运的,我、萧潇、韩牧,我们三个人都分在了同一个班,可是我跟萧潇没有分在同一个寝室。
    谁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萧潇住到女生宿舍的第一天,就得罪了她们寝室的其他五个女生。
    起因其实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些事情:萧潇第一个到寝室,所以她的毛巾、刷牙杯子、肥皂盒等,都占据了盥洗室比较优越的位置。不仅如此,她的床位本来不是靠窗的,可是她不知道床位是事先就分好的,于是毫不犹豫地占据了靠窗的一个位置最佳的床位。因为她是第一个到寝室的嘛,她觉得自己有权利选择一个自己最喜欢的床位。
    那个靠窗的床位本来的主人名叫钱苏苏,是蓝湖中学初中部直升上来的学生,当然她的家就在本市。蓝湖中学要求所有的学生一律住校。
    本来呢,萧潇将床位换回给她,也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可是萧潇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床位不是她的而是钱苏苏的这样的事情。无法理解的事情,叫她做,她是很难去做的。
    “谁说这个床位是你的?不是谁先来谁先占位吗?”萧潇挑起她那双浓黑的粗眉毛,瞪着她那对小小的单眼皮眼睛,怪异地看着站在她眼前的这个穿着一袭红衣红裙的笑盈盈的女孩。她还耐心地对人家解释,“你看我们坐公交车,买东西,还有做别的事情,不是都排队的吗?不是谁先来谁排在前面的吗?”
    “你没仔细看入学注意事项吧?那里面都写着呢。我们的分床名单贴在门后面。”那个穿着一袭红衣红裙的女孩还是笑盈盈地对她说。  入学注意事项是随录取通知书一起发到我们手里的,密密麻麻的几大张。我估计萧潇压根儿就没有好好看过。
    于是萧潇推开围着她看热闹的几个人,跑到门口,也不管正站在门口的我和其他几个别班的同学,一把将门关起来——为了看贴在门后面的名单。
    大约半分钟之后,门又砰的一声打开了。萧潇这次看到我了,她瞪着我,问:“你们寝室门后面也有分床名单?”  “是呀!”我点头。  “你的床位在哪里?”她又问。  “最外面靠近门的那张。”我回答。  “我也是最外面靠近门的那张!,,萧潇的一双小眼睛瞪得不能再大了,她很惊讶地看着我,“可是,这是谁分的?凭什么分的?为什么把我们都分在最靠外面、最不好的一个床位?”
    “我……我不知道……”我有些惶恐地看看她,又看看周围站着的自己寝室的几位同班同学。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