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军 事 > 军 事 > 军事战略、技术

未来战争(科技与全球新型冲突)

  • 定价: ¥38
  • ISBN:978752170301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174页
  • 作者:(美)罗伯特·H.拉...
  • 立即节省:
  • 2019-06-01 第1版
  • 2019-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用科技讲述战争的技艺,探讨未来全球战地具备什么样的面貌。科技如何改变战争?它给士兵、决策制定者和民众带来什么样的挑战?新型冲突隐藏着哪些未知的风险?随着科学技术的改变,人工智能、大数据、元计算等新兴技术正在重塑未来战争的面貌。深空领域成为新型战地,生物学特性的加强使士兵变得更加强壮,自治系统在人眨眼的瞬间就能完成信息加工和反馈。毫不夸张地说,未来战争充满了黑科技。在这种前提下,国家的命运不得不依靠战略防御。我们有没有思考过这些重要问题:无条件地进行科技创新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士兵如何看待未来战争和他们的角色?战争对普通民众产生哪些影响?尤为重要的是,领导者对未来战争产生足够认识了吗?在本书中,作者不仅预测未来战争的形式,还深入探讨了战争技术对既有伦理规范的挑战。

内容提要

  

    21世纪的全球化信息时代,科技的力量让未来战争的面貌焕然一新。
    技术改变了战争的维度:战争不止发生在两军对垒的前线,不仅仅是双方士兵血肉之躯的碰撞;它也发生在全球互联网、跨国贸易和科研领域,将后方的编程人员、金融专家、私企雇员卷入其中。
    技术改变了战争的效率:最新式的无人机、远程导弹被投放战场,全面提升杀戮的速度;元计算和大数据被实际用于监测,让军队应对威胁时更加得心应手;自动化系统和机器人代替士兵进行判断,将作战失误的风险降至极低。
    但技术也让军方、政府、媒体和普通民众面临挑战:战争波及领域日益扩大,平民的安全与隐私由谁来保证?计算机取代人类进行决策,负责执行指令的将士是否承担道德责任?面对日新月异的致命性武器,国家领导人如何在军备竞赛和安全防卫的需求间平衡取舍?
    美国前空军少将罗伯特·拉蒂夫,以多年国防情报工作的一手经验,在世界各国不断追寻科技强国强军的今天,重新审视技术变革对全球战场的塑造影响,也为人性和道德的危机发出警告。

媒体推荐

    《未来战争》是一位资历丰富作者发自心底的呼吁,他让我们认识到在一个自动化和远程作战日益增长的时代,道德与人性岌岌可危。
    ——温特·瑟夫,谷歌副总裁,互联网联合创始人
    Vint Cerf, V.P. of Google, co-inventor of the Internet
    一本经得起反复思考、发人深省的书,在“未来战争”这一主题之外,引述一系列政治与社会议题。它高度保持着“向权力诉说真相”的传统,令人印象深刻。
    ——詹姆斯 R. 克拉珀,美国前国家情报总监
    James R. Clapper, former U.S.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用简洁有力的一卷书,拉蒂夫列举了未来得全球冲突将由什么来主导——从计算机网络到生物工程,从人工智能到隐形战略轰炸机。他的视野清晰,他要传达的信息令人冷静,任何一个决策者和军队干员都值得一读。
    ——詹姆斯·史塔里迪斯上将,前北约盟军最高司令
    Adm. James Stavridis, former NATO Supreme Allied Commander

作者简介

    罗伯特·H.拉蒂夫,前美国空军少将,现执教于圣母大学,从事科学技术与伦理价值相关的研究。拉蒂夫早年以工程学博士学位加入美国空军,从事新式隐形战机的材料研究,后进驻五角大楼,参与“星球大战”计划。他曾主持一系列情报、监测与侦察活动,为美国国家侦察局、美国中央情报局、美国国家安全局的项目服务。2006年结束服役后,继续向政府、企业和大学等机构提供有关高新技术的咨询建议。

目录

导言
第一章 战争的新面貌
第二章 一路走来的发展
第三章 未来战争对战士的影响
第四章 社会与军队
第五章 我们向何处去?
结尾的呼吁
致谢

前言

  

    8 月一个闷热的夏日,俄罗斯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行动所导致的美俄之间的高度紧张已经持续了几个星期,美国和中国也一直在就南海局势唇枪舌剑、激烈交锋。就在人们准备下班回家,从曼哈顿冷气充足的办公大楼涌向拥挤的高速公路和地铁之时,东海岸几座大型发电厂的巨型涡轮机同时骤然加速。电厂工作人员无法关停蒸汽涡轮机,因为涡轮机的自动控制和数据系统遭到了复杂的恶意电脑软件的入侵,使那些涡轮机分崩离析、自我毁灭,造成东北部大片居民区和工业区停电。大楼的电力系统关闭,医院开动了发电机,火车停开,交通信号灯不亮,华尔街的交易活动戛然而止。与此同时,1700 千米以南,一枚巨型火箭已经加满燃料,准备将一颗对国家安全意义重大的卫星运载升空。就在此刻,一架装满炸药的私人飞机在低空飞入卡纳维拉尔角(Cape Canaveral)发射场,不顾多次警告,直接撞上压缩燃料罐和固体火箭发动机,引发一片火海。半个世界以外,配有最新高科技装备,但不属于任何国家军队的精英特种兵对有争议领土附近的美国及盟国的利益发动了攻击。一场新战争就这样打响了。
    上述事件均为假设,它们代表着一种全新的冲突,新冲突中使用的是新工具,打击的是陌生的新敌人。大多数人想到战争,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交战两军用坦克、大炮和人们熟悉的其他武器作战的情景。然而,21 世纪的战争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未来的冲突在质量上和数量上又都将迥然不同。未来战争中使用的武器将花样翻新、非比往常。许多武器技术是军民两用的,因此,有机会获得这些武器的人将比过去多得多,但他们却远远没有掌握熟练使用的能力。所谓的技术民主化削弱了先进国家对战争工具的垄断。
    21 世纪的武装冲突常常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战场。两军对垒,你死我活,但作战行为受国际惯例的规范,这个概念似乎已成为过去。1999 年,中国的两位空军大校乔良和王湘穗预言,以后的作战者将越来越多地是电脑黑客、金融专家、毒品贩子和私人公司的雇员,而非军人,作战的武器不仅有飞机、大炮、毒气、炸弹和生化制剂,还有电脑病毒、网络浏览器和金融衍生工具。他们此言真可谓未卜先知。
    回首昨日,像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样的战争是为了拯救文明国家不受疯狂的独裁者蹂躏;越南战争和朝鲜战争则是意识形态的碰撞,要阻止一个霸权挤压另一个霸权的地盘。这些战争无论是投入的兵力还是暴力的规模都十分巨大。来看今天,战争更多地是因文化与宗教仇恨而起,暴力被用来作为改变人心的手段。在这样的战争中,人与人之间的杀戮更加频繁。展望明朝,战争又会大不一样,主要将靠秘密运作和心计机智来争夺政治主导权。这样的战争以无辜平民和机构为打击目标,高度依赖信息优势,使用的是奇异的新武器。
    美国的军队士气高昂、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一定能适应新的形势,但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并未准备好有效应对新型冲突和新型武器必然会造成的混乱不明的局面。我们仍不清楚什么算是网络空间的战争行为,也不确定该如何应对网络攻击。仅是军队作好准备是不够的。公众和决策者都尚未完全理解冲突类型和武器的变化所蕴含的重大意义。
    毫无疑问,在一些情形中,决策者仍然需要,或至少认为需要派兵上战场投入传统的战斗。我们会继续使用强大的飞机、弹药和航母作战群来投射力量。在外国土地上进行的战争中,我们面对的敌人很可能也同样装备了高科技武器。然而,战争会越来越个人化,经常就在本国进行,也不适合动用美军传统的强大火力。未来的战争不再只是在报纸上读到或在电影里和互联网上看到的遥远冲突,而会直接影响到每个人。
    美国人将在本土遭到袭击,袭击者经常是本国的恐怖分子,正如我们在圣贝纳迪诺(San Bernardino)和奥兰多(Orlando)所看到的。a 这种形式的战争混乱复杂,没有干净利落、有始有终的解决办法。我们甚至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不清楚是谁在对我们实施暴力。是国家支持的行动,还是随意的恐怖行为?要对外国发动大规模毁灭性打击来报复美国本土的恐怖分子的袭击吗?如果要这样做,想达到什么目的?会产生何种后果?后果总会有的,或者是我们自己的战士阵亡或被俘,或者是造成无谓的平民伤亡,或者是激起更多的暴力。我们是不经思考,条件反射式地立即还击,还是以高效专业的军事手段做出回应,全看领导人是否有足够的智力进行逻辑思考,而不是鲁莽行动。在太多的情况中,我们的政治领导人没有分析行动的后果就把我们拉入了冲突,利比亚就是例子。
    今天,技术与战争这两个题目对所有人都非常重要。如今的冲突使用的是互联网、社交媒体和高速全球通信等新技术。在埃及所谓的“阿拉伯之*”期间,社交媒体大显身手。最近,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和支持乌克兰叛军的行动都使用了电脑攻击和社交媒体的手段世界日常生活的一大部分由某种技术来决定。按照任何标准,都可以说过去的一个半世纪期间发生了技术革新和进步的大爆发,大部分革新导致了人的状况的改善,但并非都是如此。可悲的是,这段时期也发生了造成巨大破坏的战争和世界各地似乎永无停歇的武器扩散和暴力蔓延。技术进步和战争的破坏性两者间的共生关系如今尤烈。
    奥巴马总统在接受诺贝尔和平奖的致辞中提及了“正义战争理论”。的重要性和最后手段、比例、区别等战争原则。国防部副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和许多作战指挥官也都公开讨论过道德伦理在未来战争中的重要性。高级领导人必须自己接受这些观念,还要大力向战士们灌输。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知道如何将这些观念付诸实施。
    我写作本书是想探讨新技术如何改变并将继续改变战争。我想强调技术和战争巨大而飞速的发展,并描述这给军人、决策者和公众带来的挑战。
    总是有两种意见,有人渲染恐惧,把未来描绘得如同世界末日的反乌托邦;有人则把技术永不停歇的进步视为事物的自然发展,认为人类的未来一片光明。我认为二者皆不可信,实情应该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无论如何,未来的战争都势必发生重大变化,而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却懵然不知该如何应对。几乎没有人明白未来意味着什么。更可怕的是,似乎也没有人关心。
    好在一些学者和政府官员已经开始认识到新技术和新的战争形式会带来新的危险,并开始思考该如何应对。这样的人数目虽少,但正在逐渐增多。我希望本书能帮助引导这方面的探索,为军事规划者、武器技术专家、决策者和公众敲响警钟,敦促各方准备面对与以往迥然不同的未来。未来的新冲突和新技术复杂得令人惊骇,2l世纪的战争必然会带来令人进退维谷的致命难题。这些都迫使我们更加重视今后将要面临的问题,不要任其发展到无法控制的程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们有训练有素的军队,还有昂贵的高科技武器。就在我们自以为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时候,一小撮狂热分子使我们营造的这个神话顷刻问灰飞烟灭。2001年的“9·11”事件发生时,我在空军的一个武器系统开发中心任副司令。那天,我正在位于波士顿附近的汉斯科姆(Hanscom)空军基地开会,和一个国家实验室的一群科学家讨论如何协作发展高科技网络手段来克服先进的防空系统。我们在电视上看到世贸中心一号楼燃起熊熊大火,也眼看着第二架飞机撞进二号楼。袭击的手法如此简单,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其中蕴含的嘲讽。那一天,每个人都意识到大变将至。变化也真的来了。
    这次大胆的袭击和之前对美国驻坦桑尼亚和肯尼亚的大使馆以及“科尔号”(cole)驱逐舰的袭击表明,战争将从此不同。个人、团体、失败的国家,还有支持这些麻烦制造者的国家一起威胁着美国及其盟国在全球各地的利益和公民。
    “9·11”恐怖袭击以来,对战争手段的研发大量增加,开发出了一系列新技术。军费增加的数额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堪称有史以来之最,就连里根时代国防开支的猛增都相形见绌。同时,计算机、社交媒体和生物技术的发展一日千里,智能手机、脸谱和推特相继问世,人类遗传的密码也成功地得到破解。
    近年来开发的许多技术具有双重用途,也就是说它们也是重要的民用技术。美国的敌人因此能够以较低的价格相对容易地获取这样的技术。在炸弹、子弹、导弹、装甲车、飞机和舰船的数量大增的同时,新技术武器变得日益重要。许多新技术以前从未在战争中使用过,它们与炸药、弹道学和航空航天这类传统的作战技术不同,非常复杂难懂。把它们用于作战是否合适,这是我们的军人和决策者面临的新问题。  冲突的新类型  从恐怖分子使用鞋跟炸弹和内裤炸弹,到研究机构发展激光武器和给战士提供超人的能力,战争的形式和功能的变化似乎永无停息。现在,冲突中开始使用不同的新技术,冲突本身也开始异于往昔。我们的新敌人与以往不同,他们的类型和手法不断变化,我们也随之越来越多地采用全方位监控、无人式作战、远程武器、外科手术式打击、网络行动等手段,还派遣精英部队去全球各地执行秘密行动。我们也开始把注意力转向用自主系统、增能战士、激光武器和高速弹药来击败掌握先进技术的敌人。军队和情报部门的官员承认,他们非常担心会发生核恐袭和生物战。我们必须考虑到,和我们实力不相上下或相差不大的国家一旦与我们发生冲突,也会使用高科技武器。简言之,美国必须准备应付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
    最近的作战中,交战一般比较有限,起关键作用的通常是无人机和先进的监控技术。敌人会找到越来越巧妙的新方法来攻击我们。自杀炸弹和利用民航飞机发动袭击的威胁无时不在,另外,敌人也可能使用信息战和有致死能力的转基因病毒。新出现的国家和运动自知无法与技术先进的国家抗衡,于是诉诸非传统的创新性方法和武器。它们能比较轻易地获得先进技术,又不受文明行为规则的制约,因而构成了对美国及其盟国利益的严重威胁。国防大学的T.X.哈姆斯(T.X.Hammes)所谓的“众多的简单方法”获得了相对于“少数的复杂方法”的优势,力量平衡因之改变。
    未来的战斗不一定在我们所知的战场上进行,它也会发生在城市里、三不管地区、网络空间和电磁频谱领域,就连外层空间也将成为竞争的场所。
    恐怖主义和对软目标的袭击在其他国家早已存在,以后在美国也会更加普遍,这要求我们加强反击这种暴力的能力。
    P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