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鬼吹灯(7怒晴湘西典藏版)

  • 定价: ¥39.5
  • ISBN:9787540492700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331页
  • 作者:天下霸唱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鬼吹灯》全书以一本家传的秘书残卷为引,讲述胡八一、Shirley杨、王胖子三人为解开部族消失的千古之谜,解读天下大山大川的脉搏,寻找一处处失落在大地深处的龙楼宝殿的故事。在他们的追寻下,历史的神秘面纱一层层被揭开……这是其中的第7分册《怒晴湘西》。

内容提要

  

    得知Shirley杨是鹧鸪哨的后人,陈瞎子不禁唏嘘感叹起自己前半生的风云岁月。
    话说数十年前,卸岭之首陈玉楼伙同军阀去湘西瓶山合盗元将之墓,不料几次均未得手,死伤甚众……
    请看由天下霸唱著长篇小说《鬼吹灯(7怒晴湘西典藏版)》。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原名张牧野,天津人,想象力非凡的中国网络文学作家,其代表作《鬼吹灯》系列小说风靡华人世界,是继金庸等人的武侠作品以来,在华人中传播极广的小说。天下霸唱的创作将东方神秘文化与世界流行文化元素融为一体,为类型小说打上了深深的中国烙印。
    他的探险小说所关注的,是人在充满未知的环境中的思考与行动。古老的传承,神秘的遗迹,兄弟间的情义,情侣间的默契,生死无常的极限体验,加之幽默精练的文学语言、跌宕起伏的宏大叙事,使他的文字构建出另一处“江湖”。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琉璃厂
第二章  八臂哪吒
第三章  盗墓往事
第四章  老熊岭义庄
第五章  耗子二姑
第六章  送尸术
第七章  咬耳
第八章  洗肠
第九章  古狸碑
第十章  探瓶山
第十一章  工兵掘子营
第十二章  移尸地
第十三章  溶化
第十四章  腾云驾雾
第十五章  惊翅
第十六章  防以重门
第十七章  瓮城
第十八章  神臂床子弩
第十九章  无限永久连环机关
第二十章  无间得脱
第二十一章  金风寨
第二十二章  犬不八年、鸡无六载
第二十三章  裁鸡令
第二十四章  山阴
第二十五章  分山掘子甲
第二十六章  穴陵
第二十七章  斗宫
第二十八章  强敌
第二十九章  诈死
第三十章  丹炉
第三十一章  冷酷仙境
第三十二章  云藏宝殿
第三十三章  雾隐回廊
第三十四章  观山太保
第三十五章  山有三香
第三十六章  撼岳
第三十七章  夜幕
第三十八章  白猿
第三十九章  挑尸
第四十章  黑琵琶
第四十一章  湘西尸王
第四十二章  虎车
第四十三章  颠倒乾坤
第四十四章  吸魂
第四十五章  魁星踢斗
第四十六章  剥龙阵
第四十七章  动咒
第四十八章  点名状
第四十九章  江湖
第五十章  风水先生
第五十一章  自然博物馆
第五十二章  夜深人静
第五十三章  府中求玄
第五十四章  失落的记录
第五十五章  瞒天过海
第五十六章  拜访解读谜文暗示的专家

前言

  

    从古到今,若说起强盗贼寇,在世人眼中,历来个个都是该遭千刀杀、万刀剐的歹人,乃是极败坏的恶名。可细论起来,朝臣天子、士农工商,在那三百六十行里,从上到下,哪一处没有天良丧尽、用瞒天手段行奸使诈的贼子?大盗窃国、中盗窃义、小盗窃侯,成王败寇,只有最末等的才窃金银。
    殊不闻“道不盗,非常盗”“盗亦有道,盗不离道”之言。真正在那绿林中结社取利,做分赃聚义勾当的,也向来不乏英雄豪杰,惯做出一些常人难以思量的事业,并非旁门左道可比。绿林盗中名声最显者,莫过于卸岭群盗。
    卸岭其辈或散布天下,或啸聚山林,敬关帝,并尊西楚霸王为祖师。逢有古墓巨冢,便蜂拥而起,众力发掘,毁尸平丘,搜刮宝货,毫厘不剩,专效仿昔时“赤眉”义军的作为。
    试看各朝史上,都少不了卸岭群贼倒斗发冢的秘闻,倘若说将出来,那些惊心动魄、诡异万分的行迹,实不逊于摸金校尉的事迹。
    卸岭盗墓皆是聚众行事,盗取古冢,历涉险阻危厄,并非仅凭矫捷身手与群盗之力,正所谓盗亦有术,卸岭之术在于器械,流传了近两千年,引出许多冠绝古今的奇事。然天下事物兴衰有数,既有其生,就自有其灭。卸岭力士始于汉代乱世,鼎盛于唐宋,没落于明清,至民国时期,终于销声匿迹,就此绝了。
    发丘、摸金、搬山、卸岭,其术不外乎“望、闻、问、切”四诀,四字分八法,各有上下两道。如“望”之上法,乃为上观天星、下审地脉;下法观泥痕、辨草色,其间高下,虽是相去甚远,却皆有道,非是寻常艺业可比。常言道“七十二行,盗墓是王”,盗墓古术“四诀八法”之道,皆在《鬼吹灯7怒晴湘西》。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人生在世,一举一动往往身不由己,福祸安危由天定,悲欢离合怎自由?我和Shirley杨受陈教授之托,组了打捞队去珊瑚螺旋的沉船中打捞国宝秦王照骨镜。在南海采珠蛋民的协助下,最后死中得脱,总算不负所托,取了古镜回来。
    不料蛋民多铃中了沉船里下的死降邪术,正是“三分气在千般用,一旦无常万事休”,眼看着再难施救,幸得有人指点:尸降耗散人体生气,只有古墓里的“内家肉丹”可救。但内丹为得道之人借天地灵气吐纳修炼而成的金丹,自古以来,世上多有求仙炼道的,但能得其法炼出内丹之人,实属凤毛麟角,绝不是等闲之辈能寻到的。
    陈教授多少知道些关于湖南的某处古墓中藏有内丹之事,也许在湖南可以找到内丹,不过不知那古墓是否早已被盗空了。经他提及,我猛地记起在北京失踪的算命瞎子来。那瞎子早年间曾是卸岭盗魁,曾入湘西倒斗发冢,他定能知道其中根由,说不定被称为湘西尸王的那具元代僵尸体内所结的紫金内丹,早就落在了瞎子的手里。眼下为了救人,只好寻着这条渺渺茫茫的线索,回到北京即便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算命瞎子给找出来,好歹要查出内丹的下落。
    民国年间,湘西军阀伙同土匪大举盗掘古墓,引出了许多耸人听闻的奇闻怪谈,其中湘西元代将军古尸最为著名,至今还有很多关于此事的传闻。我在潘家园做生意的时候,有好些往返湘黔倒腾古玩的客人都会说起此事。
    那些传言都说,湘西山区里,在新中国成立前被盗开的那座古墓,其地宫构造之大、形势之奇、机关之险、墓中宝物之多、尸变之惊……以及盗墓贼为打开地宫所使出的种种手段,时至今日,仍绝对称得上空前绝后,是以留下许多话头,使得天下皆知。
    不过这些话大多都是来自“马路消息、小道新闻”,对这桩盗墓行内可惊可怖之事,人人都是道听途说,一人说的一个样子,不尽相同。毕竟年代久远了,不得亲眼所见,未必能够当真,而唯有算命的陈瞎子,当初是盗发湘西古墓的首领,是曾亲眼见过那具元代将军古尸的。
    对这件事Shirley杨倒是十分乐观,她对我说:“多铃的一条命能否留住,全系在古尸的内丹之上,偏巧咱们识得在湘西盗过内丹的陈老爷子,如果这都不是上帝存在的证明,那我真不知道什么才是了。”
    我对上帝存在不存在还持有保留意见,多铃的师父阮黑死前,托我帮多铃找到失散的法国生父。如今在珊瑚庙岛调查得知,那个法国人正是倒运古物的富商,此人已同玛丽仙奴号一同葬身海底。看来这件事我是办不成了。不过不论有多大困难,我都会竭尽全力想办法保住多铃的性命。
    众人分了青头货之后,明叔带着古猜和多铃,先到香港条件完善的医院里暂时治疗,像植物人般维持生命,我和其余的人返回北京找陈瞎子。大金牙惦念提前去了美国的年迈老父身体欠佳,留在国内寝食难安,从珊瑚庙岛回去后,随即也匆匆出了国,作为我们这伙洋插队的先遣员,先到美国把生意做了起来,自是不在话下。
    但在北京寻找陈瞎子的下落并不容易,他行踪飘忽不定,我们甚至没办法确定他是否还在北京市内,只得耐住性子,细细寻访。好在潘家园中有我许多熟人,旧货市场里鱼龙混杂,形形色色的人往来极多,是个流通消息的上好渠道,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免不了会在潘家园传播。
    我和胖子除了寻访陈瞎子之外,还有个重要任务,就是把从珊瑚庙岛趸来的青头作价出售,反正是两不耽误,仍旧在旧货市场里摆了个摊子,一来接洽生意,二来打探消息。
    眼看着过了半月有余,已快到中国传统的春节了,我们只好打消了到美国过年的念头。那时候北京的年味浓重,市内还没禁放烟花爆竹,离除夕尚远,就能听见炮仗声此起彼伏,给本就格外热闹的旧货市场添了几分杂乱。
    现在的潘家园旧货市场,比我们刚来的时候可又热闹多了,这人乌泱乌泱的,一拨接一拨,当然也是由于快过年了。这些天副食品店、菜市场里置办年货的人更多,有好多人有扎堆的爱好,看旧货市场里人头攒动,便都跟着来凑热闹,天气虽冷,人却越发多了起来。
    最近这一年多来,潘家园旧货市场也确实是渐渐成了气候,与当初相比,早巳不可同日而语,除了破东烂西和旧货之外,单是数得着的古董玩器就丰富到了极致。那些个书画、瓷器、陶器、铜器、古琴、古钱、宣炉、古铜镜、玉器、古砚、古墨、古书、碑帖、历代名纸、古代砖瓦、印章、丝绣、景泰蓝、漆器、宜兴壶、珐琅件、料器、牙器、竹刻、扇子、木器家具、兵器、名石……堆积如山,站在这头望不见那头。您就看吧,一天看十样,可能一辈子也瞧不完这旧货市场里的东西。
    不过潘家园不同于起源于明末清初的北京琉璃厂,那边都是“文玩”,而潘家园的路子就野了,东西也杂。这些东西里面,仿古的西贝货占了九成,想在潘家园里淘换点真东西,除了要有火眼金睛明辨真伪的眼力之外,大海捞针般的运气也少不了。
    我和胖子名声在外,自不能与那些倒腾假东西的二道贩子相提并论。有些常逛潘家园的老主顾,也不知都是从哪儿听说的,似乎都知道胡爷和胖爷手里有明器,那是货真价实的——从坑里滤出来的明器,哪怕只是一枚平平无奇的古铜钱,备不住也是摸金校尉从老粽子嘴里抠出来的“压口钱”。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