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生物科学 > 生物科学 > 动物学、昆虫学

虫子有故事(精)

  • 定价: ¥49.8
  • ISBN:9787122337412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化学工业
  • 页数:219页
  • 作者:陆生作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古代有“五虫”之说,“虫”泛指一切动物,禽为羽虫、兽为毛虫、龟为甲虫、鱼为鳞虫、人为倮虫。
    观天地万物,继承传统文化;向草木虫鱼学习处世为人。
    陆生作蔬菜和虫子的故事,打开了人们尘封已久的少年记忆。

内容提要

  

    青蛙鸣叫,蜜蜂飞舞,人类与虫子相互依赖,成为这个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一只虫子背后,有哪些源远流长的传说故事?每一声鸣唱背后,又有多少无法述说的情感与源流?人类,到底该如何与虫子相处?本书讲述了关于虫子精彩而丰富的来历和故事、过往与诗意,让读者重新认识那些微小的生命,感知世间万物的多彩与美好。

作者简介

    陆生作,《少年作家》杂志主编,《历史揭秘》杂志主编,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理事,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散文学会会员,“智慧微童话”丛书主编,开设微信公众号“陆生作的聪明作文法”研究作文教学。

目录

01  蟋蟀
02  蝴蝶
03  蝉
04  蜜蜂
05  蜻蜓
06  蚯蚓
07  青蛙
08  蜗牛
09  蜈蚣
10  蚊子
11  蚕
12  萤火虫

前言

  

    我坐在春风里沐浴  陆春祥  浙江省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奖得主
    陆生作发来《蔬菜有故事》《虫子有故事》两部书稿,嘱我在前面写点什么。我边读边想,脑子里长久浮现的—个词是:如坐春风。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词如此顽固地占据着我的头脑,读完书稿,想明白了,他这两部书稿,有知识,有故事,有传说,有童话,更有作者的亲历和体验,而所有这些元素,大多都能调动起我的情绪,我的思绪一直跟着他的文字在游走。
    仿佛,此刻,晴朗的夜空,我们就坐在家门口,沐着三月的春风,面对宽阔的田野,听他娓娓讲述季节里的蔬菜,从马兰头、竹笋、蕨菜、香椿、南瓜、黄瓜、丝瓜,讲到茄子、番薯、冬瓜、大蒜、萝卜,这些蔬菜,都带着魂灵。刚刚耙过的稻田里,青蛙呱呱叫个不停,陆生作又从眼前的蛙,讲到蜻蜒、蝉、蜈蚣,讲到蜜蜂、蚯蚓、蚕,这些虫子,都伴着我们成长。从立春讲到立冬,陆生作把我们日常的蔬菜、身边的虫子,细腻而生动地讲了一遍,我有些着迷。
    无论蔬菜,无论虫子,它们都是我们亲密的朋友,是至亲,任何时候,我们都离不开它们——我们永远的朋友。
    陆生作蔬菜和虫子的故事,也打开了我尘封已久的少年记忆。
    拣竹笋说一下。
    我们白水村的山后面,以及后面的后面,山连着山,岭接着岭,到处都有竹林,大竹林,小竹林,一望无际。春天伴着第一响的雷声后,那些竹林就渐渐热闹起来。生产队里那些毛竹林,就会有黑黑的毛绒绒的笋尖钻出,只消几天时间,就出落得有模有样了。那些粗壮的“笋小伙”,绝对不能挖,生产队会派林管员,严加看守,因为要将它们培养成毛竹林。生产队里每年都要用大量的毛竹,农活中需要许多的竹篾制品,甚至还要拿毛竹卖钱,这也算是一宗比较大的收入了吧。但管理即便如此严格,也仍然会有人偷偷地挖几根,春毛笋炖咸肉的味道实在太诱人了。
    拔野笋,是农村小孩的必修课。野笋长的地方太多了,田间地头,只要有几棵小竹子,就一定有笋可拔,随便几个地方转下来,就有一小袋了。但要想拔到更多的笋,就一定要去较远的深山,那些野笋和那些野茶一样,都需要付出一定的艰辛和努力才会拔到。现在,我的左手掌心里,还有一道隐约的小疤痕,那是放学后拔笋,不小心被竹尖深深刺中留下的。
    野笋拔回,尚有大量工作要做。必须连夜剥开,否则容易老掉。剥笋这个活,其实还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我们的方法是,用手抓住笋壳的苗尖,来回搓软,将笋壳左右两边分开,再将披开的笋壳用手指绕几圈,用力一扯,半边笋肉就完全露出,用同样的方法,左右两下,一支鲜笋就剥好。然而,剥笋会造成手指的损伤,时间一长,手指就痛得受不了,但笋必须剥完。剥完一部分后,马上就要煮,加上适量的盐,一锅锅煮,然后再一根根摊到竹篾上或团箕里,晒干就可收藏了。
    味道鲜美的野笋干,几乎成了农村家家户户的必备。
    野青笋干、油焖春笋之类,只是大自然春天的代表作品,其实,说竹笋,还必须言及冬笋。冬笋具有一种别样的美味,杜甫就有诗:“远传冬笋味,更觉彩衣春。”他以通感的方法写出了冬笋的别致,同时也表明,咱们的前辈吃冬笋的历史很有些年头了。
    冬笋藏在竹林里地底下,不像春笋,冒出头,直接挖下就是了。冬笋往往藏得很隐秘,寻找它不仅要靠力气,更要靠眼力。依据老爸的掘笋经验,挖冬笋,必须注意两点:一是要看毛竹长什么样,长冬笋的竹一定粗壮健康,勃勃生机;二是竹林里的泥土,一定要肥而厚,贫瘠之地,长毛竹都困难,别说冬笋了。
    中国人向来讲食药同源,所以,笋也是一种良药。
    《名医别录》云笋:主消渴,利水道,益气,可久食。
    《本草纲目拾遗》又云笋:利九窍,通血脉,化痰涎,消食胀。
    难怪,中国人说起笋,总是没完没了的。
    再说虫子。
    虫子就是动物,只不过是小型的。关于动物,我写过一本《笔记中的动物》,谈得比较多,我仍然持“我们和动物在同一现场”的观点,意思就是我们和动物,谁也离不开谁。
    研究者认为,人类只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类和动物植物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老鼠和人类有99%相同的骨骼结构,人类跟黑猩猩有98.5%的基因是一样的,人类和西红柿也有60%的基因相同。而且,很多动物都有感情和情绪,它们也有严密的社会组织,如狼,如狗,如蚁,如猴。人类和动物的区别,大约只有文化和历史,会思考,会质疑,会直立行走,有不断进化的大脑。
    只是,人类掌握着对动物们的生杀大权,人类会将各种动物弄死,并用它们的尸骨当药,来替自己疗伤。人类还在无休止地消费动物,一条蚕一辈子只活短暂的28天,一生吐的丝却有千米长。
    明朝作家谢肇涮的《五杂俎》卷之十一,对动物的灵眭如此总结:
    虾蟆于端午日知人取之,必四远逃遁。麝知人欲得香,辄自抉其脐。蛤蚧为人所捕,辄自断其尾。蚺蛇胆曾经割取者,见人则坦腹呈创。
    麝知道人要取麝香,在被追得走投无路时,会自己将麝香挖出丢给追赶者;那蚺蛇也一样,人类要割的是它的胆,被追得穷途末路时,会将肚子上的伤口露给人看,别害我了,我的胆已经被你们割走了。这样才会逃过一劫。
    几百年前,尼采在大街上曾经抱着一匹马的头失声痛哭:“我苦难的兄弟啊!”虽然被人送进疯人院,但尼采并没有疯,在他心里,也许,他认为“人类是我唯一非常恐惧的动物”(萧伯纳语),恐惧人,是因为人类的快乐常常是以牺牲另一个动物的生命为前提的。
    蜜蜂有多重要?爱因斯坦曾预言:如果蜜蜂从世界上消失,人类也将仅仅剩下四年的光阴!是的,在人类利用的一千三百多种作物中,有一千余种需要蜜蜂授粉。
    忽然想到了美国作家菲利普·斯蒂德的一个小童话《阿奠的生病日》:
    有一天,动物管理员阿奠生病了,他平日里温柔照顾过的动物们,纷纷坐着公交车去看望他,这些动物有大象、犀牛、乌龟、企鹅、猫头鹰等。
    情节简单,场面却万分温馨。我想,人和虫子蔬菜之间的关系,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我坐在春风里沐浴,春风不仅是我的,也是蔬菜和虫子们的。
    是为序。
    陆春祥
    丁酉初夏
    杭州壹庐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01  蟋蟀
    夏天的夜晚,坐在庭院里乘凉,手摇蒲扇,数天上的星星,耳畔波动着蟋蟀的鸣叫声。这时,童年的我就会和小伙伴一起,打亮手电筒,去草丛里捉蟋蟀。把捉到的蟋蟀装进透明玻璃瓶里,养起来——在玻璃瓶的塑料瓶盖上,用烧红的铁棒尖头烫出一个小孔,为蟋蟀提供氧气,又不能让它钻出来;还要拔一株带泥的青草种在瓶底,为蟋蟀提供粮食。渐渐地,把蟋蟀养熟了,小伙伴之间就可以斗蟋蟀了。多简单的游戏啊,却给童年的我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你认识蟋蟀吗?像我这样养过蟋蟀吗?
    也可能,你还没有亲眼见过活蹦乱跳的蟋蟀吧?也没关系啦,我们来看看作家吴秋山先生在《蟋蟀》中的记载。
    蟋蟀是一种直翅类的昆虫,也属于节肢动物。它的身体是长圆形的,长约五六分的光景。身体的颜色,大致可分为二种:一种是黑色的,还有一种是褐色的。它的头部很是发达,大约占全身十分之三强,生有一对浓褐色的触须,比较它的身体还要长些。在触须近处,有两只椭圆形的黑色复眼,用以观察物象。此外还有三只单眼,借以感觉明暗。下面便是嘴部,嘴角露出犀利的牙,以便食物及咬斗。前胸是长方形的,有斑纹。雄的前翅分左右一对,达到腹部的末节:左翅在下面,质软而透明,边缘有锯齿;右翅在上面,质硬而坚固,表面有波状脉。两翅相重叠,连接的地方,有刚强的声器,所以左右两翅互相摩擦,就会发出响亮的声音。当声音发出时,两翅是比平时较为提高的,及到两翅叠实,恢复原状的时候,那声音遂即停止。可见它的鸣声,实际上并不是从口里唱出,而是由翅膀发出来的。它的腹下,有肢三对,后肢较为强大,善于跳跃。在尾端还有尾毛一对。雌的生理上的构造,和雄的不同:她的翅较短,有直棱,而翅间没有刚强的声器,所以虽是两翅摩擦,也不能够发出高声,只能发出唧唧的微吟而已。她的腹部比较大,末端也有尾毛一对,但比较雄的稍微短些。在尾毛的中间,具有产卵管,它们交尾之后,雌的卵子受精,身体就渐渐大了起来,后来她便在草丛间的泥土里产卵,迨至北风凛冽的时候,它们便先后受着严寒的侵凌而僵殒了。卵子在泥土里越过了寒冬,到翌年的春间,便在温暖的阳光里孵成小虫,于是逐渐长大起来,到了秋天,发育方告完全,就能变成能鸣善斗的蟋蟀了。
    它们性怕日光。所以当太阳朗照的时候,它们都栖息在土穴里或石砾下,不敢出来。到了日落西山的夜晚,它们便擦翅高鸣,并且出来觅食了。它们的食物,是小昆虫和草木的幼根。对于植物的滋长是有妨碍的。但有时它们又常吃些有害禾稻的毒草和害虫,所以它们对于农业上可以说是利害参半。
    吴先生用科学的语言向我们介绍了蟋蟀,借助文字的魔力在我们的脑海里画下了一只记忆深刻的蟋蟀。我们知道,中国的文化人善于“托物言志”和“寄情于景”。蟋蟀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文化人笔下非同一般的“物”和“景”。
    我们先来看看蟋蟀带来的“忧郁惆怅的心情”。
    赋得寒蛩
    [唐]耿漳(wei)
    尔谁造,鸣何早,超超连声遍阶草。
    复与夜雨和,游人听堪老。
    注解
    寒蛩(qiong):深秋的蟋蟀。
    造:造访,拜访。
    趯趯(ti):跳跃的样子。
    译文
    你要去造访谁吗?不然为什么这么早就在那草丛中呜叫,
    欢快的声音跃动着传遍了四周,和着夜雨声,让远游的人在思
    念中发愁。
    闻蛩
    [唐]白居易
    暗虫唧唧夜绵绵,况是秋阴欲雨天。
    犹恐愁人暂得睡,声声移近卧床前。
    译文
    听到蟋蟀“唧唧”地叫,黑夜显得特别漫长,何况是在这阴暗又快下雨的秋天呢。它怕我这愁思的人哪怕得到一会儿睡眠,竟叫得一声比一声更接近我的卧床。
    欣赏了耿淖的《赋得寒蛩》和白居易的《闻蛩》,我们感觉到了,他俩都借助蟋蟀的呜叫声表达了忧郁惆怅的心情。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诗经》里的《蟋蟀》和文天祥的《夜坐》,看看他们借助蟋蟀表达了怎么样的思想与情感。
    蟋蟀
    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无已大康,职思其居。好乐无荒,良士瞿瞿。
    蟋蟀在堂,岁聿其逝。今我不乐,日月其迈。无已大康,职思其外。好乐无荒,良士蹶蹶。
    蟋蟀在堂,役车其休。今我不乐,日月其怊。无已大康,职思其忧。好乐无荒,良士休休。注解
    聿:作语气助词。莫:古代的“暮”字。
    除:过去。
    无:勿。已:甚。大(tai)康:过于享乐。
    职:相当于口语“得”。居:处,指所处职位。
    好乐:娱乐。无荒:不要过度。
    瞿瞿(ju):警惕瞻顾的样子。
    逝、迈:义同,去。
    蹶蹶(jue):勤奋的样子。
    役车:服役出差的车子。
    怊(tao):逝去。
    休休:安闲自得.乐而有节的样子。
    P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