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人类群星闪耀时

  • 定价: ¥49
  • ISBN:978753217231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艺
  • 页数:280页
  • 作者:(奥)斯蒂芬·茨威...
  • 立即节省:
  • 2019-06-01 第1版
  • 2020-02-14 第5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当改变命运的时刻降临,犹豫就会败北!
    易中天&冯唐推荐译本。
    豆瓣千人评价罕见高分9.3、读者公认译本《悉达多》译者姜乙历时三年打磨,重磅推出的全新译作!
    “传记之王”斯蒂芬·茨威格代表作品,德文直译无删节版。
    十四篇历史特写,十四个扭转乾坤的关键时刻,十四个英雄瞬间。
    在历史的长河中,无论集体还是个人,通向成功的机遇总是瞬间降临,一旦错过时机,便不复存在,唯有果敢、坚毅之人能够牢牢抓住机遇,进而改变人生乃至历史的轨迹。

内容提要

  

    《人类群星闪耀时》的内容正如它的副标题——十四篇历史特写(Vierzehn historische Miniaturen)。作者茨威格以诗人和艺术家的笔触,尊崇历史的真相,以其完全个人的独特视野创作而成。十四个故事,横跨不同时代和地域,虽然篇幅精短,但内容丰富完整,既保留了事件发生时的种种细节,也凭借茨威格深厚纯熟的笔力,展现了以旁观者视角面对这些关键时刻的复杂情绪:对悲剧英雄命运的关注、共情、怜惜,对造物主的敬畏,对人在有限生命中具备的神性,迸发的创造力的肯定以及对人间正义价值的遵照和捍卫。遥远如古罗马政治家、演说家西塞罗在面对恺撒遇刺、局势混乱时的犹豫不决;又如极富戏剧性的瞬间,格鲁希墨守成规而造成拿破仑滑铁卢的失败以致影响了之后的整个欧洲历史……十四个生死攸关、超越时代的故事,如群星般璀璨而不渝地照耀着暂时的黑夜。

目录

序言
遁入不朽
拜占庭的沦陷
亨德尔的复活
一夜天才
决战滑铁卢
马琳巴德哀歌
发现黄金国
英雄的瞬间
越洋的第一次通话
逃向上苍
征战南极
封闭的列车
西塞罗
威尔逊的失败
译后记

前言

  

    没有哪位艺术家能全天二十四小时创作艺术。那些显赫不朽的艺术杰作往往诞生于艺术家们灵感乍现的难得瞬间。历史亦是如此。历史,这位令人赞叹的一切时代最伟大的诗人和演员,并不是位持续不断的创造者。就算在“上帝的秘密作坊”中——歌德曾虔敬地如此称呼历史——也发生着大量无关紧要和平庸乏味之事。在这里,就像在艺术和生活中一样,崇高而难忘的时刻并不多见。历史大部分时候是个编年史家。他冷漠而持久地穿针引线,将那根巨大的历经千年的链条环环相连,因为所有的巅峰时刻需要绸缪,所有非凡之事需要酝酿。一个民族,总是上百万人中才涌现出一位天才。世界总是在荒疏了漫长的无谓时光后,真正的历史性时刻,人类群星闪耀的时刻才悉数登场。
    正如艺术天才一旦诞生就流芳百世,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一旦出现,就决定了后世的进程。就像避雷针的顶端汇聚了整个电场,大量的事件总是集中在短时间内爆发。它们平日优哉游哉按部就班地行进,却在一个决定一切的时刻,一个决绝的肯定或否定的时刻,一个对众生来说,无法逆转的或早或晚的时刻,聚集在一起。这一时刻决定了个人的生死,民族的存亡,乃至整个人类的命运。
    这些充满戏剧性的巅峰时刻,这些生死攸关、超越时代的决定性时刻往往发生在某一天、某个时辰,甚至常常发生在某一分钟,尽管这样的时刻在个人命运乃至整个历史进程中都难得一遇。在此,我尝试回顾那些发生在不同年代和地域间的群星闪耀的时刻——我这样称呼这些时刻,是因为它们像群星般璀璨而不渝地照耀着暂时的黑夜。但我丝毫不会试图以编造去遮掩或渲染这些事件的外部及内部的精神实质。因为在这些被创造得十分完满的卓越时刻,历史无须任何后来的帮手。在历史作为一位真正的诗人和戏剧家存在的地方,任何作家都休想超越他。

后记

  

    本书是奥地利杰出的作家斯蒂芬·茨威格(1881—1942)以诗人和艺术家的笔触,于1912年至1940年间创作的十四篇历史特写(Vierzehn historische Miniaturen)。
    “Miniarur”(译为“特写”)这一概念源自绘画,意为细微画、小品画。它指专绘于面积颇小的物品之上的工笔画,尤指书籍上的小品工笔画。“特写”也用于音乐中。音乐家以随笔或速写的方式,谱写一时的心绪或留住一个特别瞬间。文学中,“特写”意为篇幅相对短小的短故事,中篇小说,轶事,残篇,微型小说,超短小说,闪小说或俳句。它是一种象形的绘画般的书写。以词汇为材料,将事件和场景绘制成画面。
    《人类群星闪耀时》中的十四篇历史特写,十四幅历史微观画,尊崇真相,以茨威格渊博的学识,完全个人的独特视野创作而成。每篇特写虽篇幅精短,但情绪强烈,把握了真实的历史事件中决定命运、惊心动魄的关键时刻、巅峰时刻;施展了完整、巨大而浓缩的诗意和戏剧性力量。无论是追逐一种不存在的历史原态,还是试图在历史——这一迷人的玩笑中收获嗟叹和预言,跟随茨威格的创作,读者不难在一幅幅独立精悍、醒目绚烂的历史画作中获得启示和满足。以一系列的模进,每篇特写都以独特的风格,实现了历史事件的节奏生气。为此,在作者和读者共同的呼吸和心跳间,历史得以活灵活现,并在阅读和想象中浮现眼前。此外,人道主义者茨威格还以他的激情、悲悯,以他对悲剧英雄命运的高度关注、共情、怜惜,表达他对造物主的敬畏,对人在有限生命中具备的神性,进发的创造力的肯定以及对人间正义价值的遵照和捍卫。
    我想谦卑地隐匿自己,在一座精妙的历史博物馆中默默保护一种安宁与完整;不站在一幅画作和一位观赏者中间,也不打扰历史有力地附身于作者笔端时,与读者的一次对视。
    感谢读者的宽宏大量。感谢编辑和出版人。
    姜乙
    2019年3月于北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装备妥当的船
    那是发现美洲后哥伦布的首次归来。凯旋的队伍在塞尔维亚和巴塞罗那拥堵的大街上展示无数稀世珍宝。闻所未闻的红种人,见所未见的动物,噪呱斑斓的鹦鹉,笨拙的貘,即将落户欧洲的奇异植物和水果,印度的稻谷,烟草和椰子,这一切令欢庆的人群既好奇又惊羡。但国王夫妇及其大臣们却只对几口小箱子和小盒子里的黄金动心。哥伦布自新印度带回的金子不多。从土著手上换来或抢来的几件饰品,几块小金锭,一小撮抓不住的碎金——金粉比金子多——这全部赃物最多够打几百个杜卡特。但哥伦布的天赋是狂热地相信那些他乐意相信的事。就像他相信,是他辉煌地开辟了通往印度的海路。他坦率又奔放地夸耀说,这些金子不过是些微不足道的样品。据他得到的可靠消息称,在那座新岛上蕴藏着无以数计的金矿。在那里,贵金属就埋在薄薄的地层下,甚至直接暴露于地面,只消一把普通的铁锹就能轻易挖出。再往南的属地则更为富庶,那里的国王们用金杯饮水。金子的价格比西班牙的铅还低廉。贪得无厌的国王夫妇听着,陶醉于那片崭新的俄斐地。他们认不清哥伦布愚蠢的吹嘘,丝毫不怀疑他的承诺,立即装备了第二批庞大的船队。招兵买马不在话下。新俄斐地徒手刨金的传奇令整个西班牙沸腾:成百上千人蜂拥着争先恐后前往黄金国。
    可这是怎样的污流!贪欲从所有城市、村庄和乡镇中奔涌而出。不仅是那些想给自家徽号盾牌镀金的老实贵族,还有大胆的冒险家和勇猛的士兵,连西班牙的下流胚和渣滓们也成群结队地涌向帕洛斯和卡迪斯。烙了印子的窃贼,拦路抢劫的大盗、瘪三,都想去黄金国干点儿赚钱的手艺活。欠债的想躲避追债的债主,有家的想甩掉吵闹的老婆。所有绝望潦倒的人,被警察追捕的前科犯,都报名参加船队。这些发狂的不逞之徒、乌合之众决心一夜致富,并决心为此不惜去施暴和犯罪。哥伦布的种种空谈绝好地诱使他们相信,在那些国家,只要一锹下去,就能挖出金灿灿的黄金。富人们甚至要带上仆人和牲口,以便能将大批贵金属从那里运回。一些未被舰队接纳的人被迫另想办法。粗野的冒险家们只盼赶紧去攫取金子,金子,金子!他们已开始动手装备自己的船只,哪管国王是否允许。西班牙的不安定分子和危险的歹徒们也趁乱一举获得自由。
    埃斯帕诺拉总督惊恐地看着这些不速之客涌向他管辖的岛屿。年复一年,船只不仅运来新货,也运来无法无天的野蛮人。同时,这些登岛之人也倍感痛苦失望——岛上根本没有随处可见的黄金。于是他们洗劫当地可怜的土著,直至从他们身上再也榨不出一粒黄金。这群乌合之众游手好闲,劫掠成性,使得不幸的印第安人整日担惊受怕。总督也惴惴不安。为了能让这群人去垦荒,总督想尽办法。分土地,分牲口,甚至慷慨地送给他们“牲口人”——每人配给六十至七十名印第安人做奴隶也无济于事。这些人,无论是当年的贵族骑士还是江洋大盗,都对农事缺乏兴致。他们飘洋过海可不是为了来这里种庄稼和喂牲口。他们从不关心播种和收获,只顾虐待苦命的印第安人。几年后,他们灭绝了当地人,沉沦于赌窟。不久,他们中的不少人就债台高筑,不得不变卖财产,甚至当掉大衣、帽子和仅有的衬衫,直至被商人和高利贷主追捕。
    1510年,对于埃斯帕诺拉岛上这些失魂落魄的人来说,受人尊敬的法学家马丁·费尔南德斯·德·恩西索“学士”装备船只,准备带领全新人马去挽救他的殖民地这一消息,无疑令他们欢欣鼓舞。1509年,两位著名的冒险家,阿隆索·德·奥赫达和迭戈·德·尼奎撒,从费迪南国王处获得特赦,在巴拿马海峡附近和委内瑞拉沿岸建立了殖民地,并草率地称其为“卡斯蒂利亚黄金岛”。这一响亮的称呼,夸张的编造,令天真的法学家心驰神往。他将全部家当投资到这片殖民地上。但在乌拉巴海湾新开辟的圣塞巴斯蒂安殖民地却没有黄金,只有刺耳的呼救声。一半殖民者在同土著的搏斗中遇难,另一半则陷入饥荒。于是,为挽救投资,恩西索决定用所剩不多的财产装备一艘船,组建援助队。埃斯帕诺拉岛上落魄的人们听到恩西索要征兵的消息,都想利用这一机会逃走,远离债主和总督严厉的督察!但债主们自有办法。他们察觉到债务人准备溜之大吉,便哀求总督,没有总督的允许谁也别想离岛。总督满足了他们的心愿。他出台了极为严苛的监视措施:恩西索的大船必须泊在港口之外,而总督府的小船则四处巡逻,以阻止未经许可的人溜到大船上。这样一来,这些潦倒的人,这些不怕死,却只怕老实干活,怕背负债务的人,不得不凄苦绝望地目送恩西索的船丢下他们,扬帆起航,踏上冒险征程。
    P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