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金色夜叉(精)

  • 定价: ¥59.8
  • ISBN:9787514377828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现代
  • 页数:407页
  • 作者:(日)尾崎红叶|译...
  • 立即节省:
  • 2019-08-01 第1版
  • 2019-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部吊足读者胃口的明治文学杰作,被誉为“日本版《呼啸山庄》”!
    三岛由纪夫一口气读完《金色夜叉》大赞其有趣,并在与川端康成的通信中如此推荐本书!
    《读卖新闻》连载数年,持续引发讨论热潮,风靡全日本;图书一经出版长年位居畅销榜首!
    当年一位女子临终前立下遗嘱,希望小说续编出版后,可以供一本在她的灵前!
    作者尾崎红叶是与夏目漱石齐名,受三岛由纪夫、谷崎润一郎、泉镜花、森鸥外等盛赞的日本文豪!
    小说的主人公贯一和阿宫诀别的地方——热海温泉因本书而声名大噪,成为青年男女们的向往之地,如今依然是日本蜚声海外的旅游胜境和网红打卡之地,并建有小说男女主人公的塑像。

内容提要

  

    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一个是家境殷实的美丽女子,却因奢望富贵而情海生波;一个是寄人篱下勤勉治学的上进男子,苦苦挽回爱情未果,进而因爱生恨,变成为了金钱不择手段的魔鬼。渐行渐远的背离,裹挟着欺骗、逃避、憎恶、愤怒……女子结婚后是否又能如愿过上舒心的富家生活?男子从此疯狂攫取他人钱财的同时,是否又能复归平和?
    这就是三岛由纪夫曾一口气读完并大赞其有趣的尾崎红叶长篇代表作《金色夜叉》,它不仅是红叶的绝笔之作,更是日本文学史上一部引发全民轰动的小说。自1897年1月1日至1902年4月在《读卖新闻》上连载,引发全民追读,然而因红叶患胃癌病逝,最终在男主人公面对女人公的忏悔信件即将要作出抉择之时画下了休止符,给后人平添无限想象。本书收录了尾崎红叶全稿,以及日本读者和学界广泛认可的三次续稿和红叶亲笔所写的《与红叶山人书》。三次续稿均由深得红叶创作精髓的得意门生小栗风叶所著,也为后世收录出版并进行学术研究。

媒体推荐

    《金色夜叉》是一部大胆的、以现实为基础的伟大小说。金钱与爱情形成鲜明对比,而隐藏在这一主题背后的是更为深刻的东西。今天,爱情之源在物欲面前逐渐干涸,可以说,这是一个深化了的物欲时代。
    ——三岛由纪夫

作者简介

    尾崎红叶(OzakiKōyō,1867—1903),日本小说家、散文家、俳句家。生于江户,本名德太郎。1885年进入大学预科学习,创办推崇写实主义的“砚友社”;1888年进入东京帝国大学法科、文科学习,辍学后专事文学创作。1889年,发表短篇小说《两个比丘尼的色情忏悔》成名。1897年起,《金色夜叉》在《读卖新闻》上连载数年,引发轰动,因患胃癌去世而未完成。其得意门生小栗风叶三次创作的续稿,终获读者认可。
    尾崎红叶早期创作受古典作家井原西鹤的影响,后逐渐形成浪漫主义和写实主义兼有、长于心理描写的独特风格,对门下弟子泉镜花、德田秋声,及后世的谷崎润一郎等影响深刻。代表作有中篇小说《香枕》《三个妻子》、长篇小说《多情多恨》等。

目录

前篇
中篇
后篇
续篇
再续篇
三续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一
    夜幕初降,装饰着松竹的大门都紧锁了起来。自东向西延伸的长而笔直的大马路仿佛清扫过一般无影无痕,寂静的路上不同于往日的寂静,繁忙的车轮载着繁忙的人或者拜年回程醉酒的人。远处隐约传来的狮子太鼓的回响仿佛在惋惜今天就要结束的三天,声音哀切得令人肠断。
    新年初日晴朗,二日晴朗,三日晴朗——记载着三天天气的日记好像被亵渎似的,从这天黄昏开始寒风瑟瑟。现在不但听不到“风儿别吹了,好吗别吹了”这样温柔的小调,就连装饰的松竹都好似被激怒般飒飒作响,干枯的叶子发出粗犷的声音,嘶吼着漫天飞舞,狂躁地翻转,揉作一团后又各自四散。薄云的天空仿佛被惊醒,露出了无数颗如同银梨子地上面的星星。它们闪烁的冷光寒气逼人,被这微亮的星光照拂的夜晚的街道几乎冰冻了。
    站在这夜晚的街道上,从寂寥的黑暗中举目四望,想象不到这就是人世间、社会、城市和街道。虽说是九重天、八际地,但混沌初开,万物尚未成形,风在试吹,星初次闪烁,这片大荒原上没有任何意义、秩序,也没有趣味,只有漫无边际的荒原。白天,那些宛如沸腾般的欢庆、歌唱、醉酒、嬉戏、欢乐、笑声、话语,以及兴致勃勃的人们,都如同一场梦,恢复了形单影只,不知道现在都身在何处。一阵寂静过后,远远地传来了敲木板的声音。那声响戛然而止的瞬间,突然出现了一点灯火,摇摇晃晃地横穿路的尽头后消失不见,最后又只剩下寂寥的天空上残留着的星星和月亮,还有瑟瑟寒风。小巷里的一家汤屋急着打烊,墙角边的下水道里冒出了一团团云状的白色水汽,令人作呕的微热飘向四面八方,夹杂着污垢的气息,笼罩住了一辆途经的人力车。话说那车突然从转角拐弯而来,想避开却已经避之不及,只得从中穿过。
    “呜,好臭!”
    车驶过时,车上冒出了这样一句话,还从中扔下了一个闪着红光的烟蒂,升起一缕烟。
    “看来汤屋已经放水了。”
    “是的,过年嘛,打烊早些。”
    车夫说罢,便不再作声了,径直拉着车向前跑去。车里坐着一位绅士,身穿一件披风大衣,两只袖笼着,耳朵以上的部位都埋在了水獭皮的领子里。灰色毛皮垫子的边缘垂在车后,膝盖上盖着一条华丽的凸横纹毛布,灯笼上的徽章是两个T字花纹组合。车在小巷尽头向北折去,到了一条稍微宽敞的路上后不久又拐去了西边。
    这条路的南半街有一座宅子,门灯上有“箕轮”字样,车从这里穿过装饰着门松的大门向里去了。玄关的拉门上映着灯影,可却紧锁着,车夫敲门喊道:
    “开门,开门。”
    屋内人声嘈杂,迟迟没有回应,于是两个车夫一齐喊着,连连敲打格子门,这时终于听到有人脚步匆匆赶来的动静。
    这是一位盘着圆髻、四十出头、瘦小肤白的女人穿着一件茶灰色线织小袖和服,外面罩着一件黑色奉书绸纹服,看来是这家里的主妇。待她匆忙打开门后,绅士从容入内。看到门口的地上摆满了鞋子,无他立足之处,主妇便亲自弯下腰为这位尊贵的宾客开了一条路,并把绅士脱下的鞋子单独放在了拉门内侧的鞋柜里。
    二
    箕轮家的住宅将十叠大的客室和八叠大的门厅打通后,形成了宽敞的大厅。里面放置着十座黄铜烛台,五十钱的蜡烛如大海中的渔火一样燃烧着,天花板上吊着白铜镀的油灯,四周如白昼般明亮,照得人脸上亮堂堂的。三十多个年轻男女围坐成两个圈子,正热闹地玩着纸牌游戏歌留多。蜡烛的火焰和炭火的热气,还有大家散发的热气混杂在一起,再加上纸烟和油灯的烟,弥漫在整间屋子里。人们面红耳赤,有人脸上的白粉已经脱落,有的人头发披散开来,还有人衣衫不整……女人们的妆发和着装一旦狼藉起来就十分惹人注目;男人们则是有的衬衫腋下撕裂开来露出内衣,有的脱下外套、腰带松散着撅着屁股,还有的十指之间夹满了纸牌。虽然污浊沉闷的空气和缭绕的烟雾令人窒息,可大家都沉浸在疯狂中,对此不以为意,反倒是嬉笑怒骂、狂笑不止,声声不绝于耳。在这世间从未有过的骚乱之中,人们游戏打闹,任凭三纲五常一败涂地,搅翻了修罗道场。
    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