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沙棘旱柳

  • 定价: ¥68
  • ISBN:9787551117890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花山文艺
  • 页数:563页
  • 作者:王超
  • 立即节省:
  • 2019-04-01 第1版
  • 2019-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小说以新中国成立后火热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为时代背景,以金雷文与彩凤坎坷曲折的爱情故事为主线,生动地再现了那一代建设者所作出的无私奉献,描绘了他们的成长经历、情感生活和为心中的理想奋斗的历史,塑造了鲜活的人物群像。

内容提要

  

    本书以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沉沙钢铁总厂的发展与改革为背景,以金雷文与金彩凤坎坷曲折的爱情故事为主线,生动形象地展现了那一代人现实生活中的阴晴冷暖、悲欢离合,以及他们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无私奉献,矢志不渝的奋斗历程,为了实现人生理想砥砺前行、顽强拼搏的精神风貌。缠绵啡测的爱情,跌宕起伏的故事,锐意进取的改革,热火朝天的干劲,可歌可泣的壮举,浴火重生的辉煌,交织融合,绘就了一幅鲜活生动、浓墨重彩的时代画卷。

作者简介

    王超,1935年出生于河北吴桥,祖籍山东即墨。中共党员。石家庄市作协会员。1963年毕业于河北大学中文系,在张家口日报社任编辑、记者。1980年调河北省劳动厅工作。本书是作者历时八年创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往昔的日子
第二章  浪滚潮涌
第三章  阴差阳错
第四章  祸起水泵房
第五章  苦恋苦思苦斗
第六章  回归故里
后记

前言

  

    20世纪60至80年代,我曾在冀西北一个地方钢铁企业工作,在那里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亲身经历了从“十年动乱”、拨乱反正到改革开放二十多年问一个地方钢铁企业由小到大、迅速发展的历程,也见证了俗称塞上的那片热土由相对贫困走向富裕的巨大变化。调到石家庄工作后,过去的生活场景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一些令人感动的人和事时时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因此,我很早就萌生了将当时的所见所闻用文字描述下来的愿望——权当写一篇回忆录吧。我退休以后,这个愿望更为强烈,不写点儿东西倾吐一下似乎寝食不安,于是不顾老眼昏花和疾病缠身,毅然动笔投入写作。经过八年多的煎熬,这部作品终于诞生了,实现了我多年的夙愿。
    我深知自己水平有限。我用笨拙之笔,写了点小人物的小故事,希望通过它赞美纯真美好的爱情,弘扬自强不息、忠贞重义的精神,鞭挞社会生活中存在的某些丑恶现象。
    本书以沉沙钢铁总厂的发展与变迁为背景,叙述了一对恋人的生活、工作经历及其坎坷曲折的爱情故事。男主人公自幼丧母,被本村金家收养,取名金雷文。雷文与养父的次女金彩凤从小相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感情日益深厚。1 5岁时,姐弟二人入庙进香私订终身,彼此起誓:非他(她)不嫁(娶)。在雷文离家上学前夕,养父还安排二人试演了一场“入洞房”仪式,雷文吃了定心丸,认为二人的婚事已是板上钉钉。不料,作风不端的养母竟以万元的高价将彩凤卖给了麻子葛存义为妻,彩凤被藏匿他县,杳无音信。其后,雷文多次多地寻找彩凤无果,痛苦万分,一对“鸳鸯”就此被拆散。雷文参加工作后,几经周折到了沉沙钢铁总厂工作,在这里,他与日夜思念的彩凤重逢了,但此时的彩凤已为他人妇并已育有二子,是随丈夫葛存义一起来到钢厂工作的。而葛存义也已任该厂机电部副主任,并且凑巧成为雷文的师傅。凭借亲戚加师徒的关系,葛存义邀请雷文到自家的小院吃住。在一起相处时,彩凤和雷文竭力掩饰炽热的恋情,以姐弟身份正常交往。但自知年龄和容貌逊色的葛存义心存猜忌,经常冷言嘲讽、无端生事。为了避免尴尬局面,雷文忍痛搬出小院,住进了工厂的单身宿舍。
    彩凤是水泵工,在远离厂区的水源地看泵。雷文是维修工段的副段长。这一天突逢暴雨,在暴雨成灾行将淹泵的危急关头,巡检至此的金段长一番苦战排除了险情,保住了设备。二人虽有温情,但并无越轨举动,孰料却被人诬陷为“乱搞男女关系”,无辜遭到批判、游街,并分别受到停职、撤职的处分。为了彻底切断二人的联系,葛存义以支援三线建设的名义,携家人调往四川的西南大钢工作。这对情侣再次被拆散。金彩凤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在被出卖、逼婚之初,也曾反抗、逃跑,但遭到的却是捆绑、毒打。她在西南大钢工作期间,认真学习和钻研医护知识,最终成为工厂医院护理部的主任。面对与雷文的恋情屡屡受挫的现实,她除了痛苦和伤心落泪外一筹莫展,无奈之下,只能听凭命运的安排。
    金雷文对彩凤的爱恋则始终坚定不移,死守“非她不娶”的承诺,坚信彩凤终将会跳出火坑,痴心等候彩凤离婚再嫁的那一天。他把对彩凤难以割舍的恋情和缠绵悱恻的思念深深地埋在心里,全身心地投入工作,终日在生产一线摸爬滚打,积极参加工厂的大会战,组织技改攻关和技术革新工作,在工厂的技术改造、治理污染和横向联合的工作中,屡建功勋,做出了突出贡献,受到了表彰,并连续得到提拔,成为全地区的拔尖人才,并当上了总厂长。
    在得知葛存义病逝的消息后,他立即动情地向妻子敞开心扉,说服她同意协议离婚,并净身出户,毅然奔赴千里之外的西南大钢,向自己挚爱的彩凤郑重求婚,并最终和心上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书中所展现的那个年代工业战线小人物的精神追求和奋斗故事,深刻诠释了工人阶级是国家建设发展的脊梁这一主题。

后记

  

    在本书的写作过程中,我得到好多热心人的帮助,尤其是张家口市前市委领导同志的鼓励和指教,关键时刻帮我迈过一道大坎儿。我也从河北省图书馆和石家庄市图书馆组织的公益活动中汲取了营养。在本书的写作过程中帮过我的人很多,主要有李创、李文明、史进军、段征涛、郭翠英、董振刚和杜永兴。出力最大的是河北省社科院退休干部李创先生,他年事已高,在视力欠佳的情况下还帮我看稿,对部分章节修改润色,几年来多次在我最困难的时刻伸出援手。党校学友河北省农科院李文明先生,对我写作进程中的每一步都有指导,使我备受感动的是他曾主动光临寒舍,替我排忧解难。前言是求好友写的,但这位先生坚拒署名,只好遵从。
    我的爱人张玉娥更是全力支持我写作。当时恰逢我家迁新居,极度忙乱之际,老伴还有儿女孙辈承担了全部家务,使我能够安心写作。尤其在我准备出版本书极度困难的时刻,“出!家里支持你,印出来留作纪念!”老伴多次说过的这句话给了我巨大的鼓励,使我吃了定心丸。
    本书的出版,责任编辑尹志秀老师付出了艰辛的编辑加工工作,责任校对李鸥老师、设计排版陈淼老师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劳动;社长、总编辑张采鑫先生几次登门与我和老伴沟通交流,协商各种细节,在此均致以最诚挚的谢意!
    2018年10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呼啸的列车上,软卧间,围坐着三个人,正在摸着扑克牌。一名长者,一身青灰衣服,像个官员。他的对面是原沉沙县副县长现调任沉沙钢铁总厂三把手的刘兴。刘兴的斜对面是中年胖子裘嘉阁。跟刘兴坐在一个铺位上的旅伴,好像姓郭,也是位中年人,也好像是个官员。还有一个站在两铺间扒眼的小后生。扑克玩耍的现场硝炯弥漫,这个甩出去,那个砸过来,后来的一个又毙了,乒乓作响。
    “刘头儿,有主牌快出,洒脱一点。”那位长者在将刘兴的军。他本应管刘兴叫刘县长或刘厂长的,因是熟人的缘故,叫“头儿”,显得随便。
    “好你个秦局,以为咱老刘不敢出吗?”说到此,刘兴真的一下甩出张主牌,得意地把整句话说全,“有王你就下吧!”说着刘兴又摸出了一张牌,那架势像要砸下去,两只小眼睛紧盯着那位长者,静观其变。
    “下王,下王!”
    “莫被假象吓住!”
    旁人跟着起哄。
    只见长者不慌不忙,不像是在打扑克,而像是度量一张棋盘,把小桌上散压着的牌拨弄了一下,这才甩下了一张牌,口里念念有词:“莫忙,莫忙。”两只眼也紧盯着刘兴。接下来牌打到白热化的程度,“啪啪”一阵甩牌,最终真的把这位刘副县长的小牌憋住了。接下来是一通咯咯的笑声。
    刘兴展了展剩下的两张牌自嘲道:“看看就这么个小七,还有这累赘的四傻子,不诈唬几句成吗?不过还是没瞒过佛爷的眼睛,若是秦局不留下那张王压阵,我不就过去了。”说到这里他弹了下吸了半截的烟的烟灰,然后吸着烟,洗着牌,从牙缝儿里挤出了一句:“姜还是老的辣哟。”
    列车“咯噔咯噔”地响着,大平原上的天地显得特宽阔,似大雨刚过,车速不快,车窗外面的田地一片一片从窗前闪过。车厢里这间卧铺问,一组旅伴继续打着扑克,几个大烟枪围拢在小桌子旁,有拼杀的,有扒眼的,烟气在狭小的铺位空间回荡着。“咳咳咳。”有人咳嗽了几声,是裘嘉阁,这一回轮到他洗牌了,他叼着炯咳着,两手忙着洗牌,洗完牌放在小桌上,又忙着紧吸了两口。他咳出来的气体,把原本有序回荡的烟气搅乱了。那位长者好像不吸烟,用一只手挥赶着脸前的烟气一只手捂着口鼻。刘兴见状瞪了裘嘉阁一眼:“我说裘工,不能少抽点吗?”裘嘉阁不自然地笑笑,猛吸了两口随即把烟掐灭了,刘兴也把自己的烟掐灭。长者的脸已转向车窗一侧了,在一旁扒眼的小后生赶紧脱掉鞋子,踩着铺位扭过身去把窗子打开条缝儿,接着他又把对面廊道的窗子也打开了。在长者的提议下,玩牌的游戏暂时停下,长者往后一仰,靠在被子上养起了神,其他人坐在铺位和廊道的椅子上聊起了天,有个人摸了摸水杯,动作敏捷的小后生提来了列车员常提的那把大铁壶。
    这是个临时组成的集体,地区重局的、省直单位的都有,长者上铺的那位是大钢厂的老大,财大气粗,是抓生产分厂级的什么领导。这个人和刘兴对撇子,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他的厂子大,常在外面开会,知道的事多,肚子里有话也真敢扔,这会儿正抖搂着国家将在川滇交界处建一座特大钢厂的事,说在调集各路人马铺着摊子。他说得绘声绘色、有鼻子有眼儿,还说要铺占几条大山沟,那不得几百里。刘兴和裘嘉阁听得有滋有味、啧啧叹息,小后生在那里听得发呆,只有闭目养神的长者没插话,也像认真地听着,又好像在说,这国家机密能在火车上议论吗?可他不好真的插嘴阻止那个人的泄密行为,甭看他大几岁,但毕竟不是一个单位的,再说那个人也不是他手下的兵。
    “你老兄还不得报名参战大显身手去?”刘兴问。
    “不行喽,拖家带口拖得你动不了窝儿。”这人讲下去,“故土难离,还是咱这里好,咱这里是山区,但不憋闷,离京城这么近,周围有首钢、太钢和唐钢,离部里又近,搞协作、办事都方便……”下面他讲起了自己去綦江的经历,说那里窄得抬头看不到天,下午从来见不到太阳。
    “你们口北大钢谁能比,还属于部里的三头六臂吧?”裘嘉阁在问。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