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破云

  • 定价: ¥49.8
  • ISBN:9787559436399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318页
  • 作者:淮上
  • 立即节省:
  • 2019-06-01 第1版
  • 2019-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感动万千读者的刑侦悬疑巨作!“千万金光破云而出,于尘世中贯穿天地。”我们坚信世界的善良与正义,怀着对未来满满的期望携手前行!
    高人气畅销作家淮上的口碑爆品!自连载以来,创下单平台126亿积分、首章102万点击等惊人战绩,连续蝉联平台季榜、年榜、订阅榜等各大金榜,年度影响力作品之一,读者翘首以盼的简体版震撼上市!
    作者构思极其巧妙,格局大气恢弘,几大主线案情暗线相连 ,随着破案过程层层递进,铺垫伏笔一环扣一环,令人惊叹不已!作者笔下的打戏场面劲爆激烈,直击人心!燃爆荷尔蒙!
    本书是是一篇现代都市刑侦破案的悬疑小说。

内容提要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
    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
    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

作者简介

    淮上,晋江文学城亿万积分作家,超一线人气大神,她创造性地将爱情、悬疑、信仰、推理等元素带入小说之中,又将自己独特的脑洞和人生哲学融入其中,形成了独树一帜的“淮上”风格。
    她笔下的故事伏线千里,格局恢弘,行文中时不时冒出意味深长的警句格言,又有人物暖萌机智的对话;情节峰回路转时让人眉头一松,绝处逢生时让人拍案叫绝。从一章读起就悬念迭起,吸引人一路看下去,时而捧腹大笑,时而感人肺腑、催人泪下,欲罢不能而回味无穷。

目录

《破云》无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卷 五〇二.剧毒冻尸案
    第1章
    轰——!
    气浪挟着火星扑面而来, 碎石在爆炸中燃烧迸溅。承重墙撑不住了, 新一轮坍塌自远而近, 烈焰中残垣断壁像暴雨一样从头顶坠落, 将远处闪烁的警灯和鼎沸的人声隔绝在外:
    “指挥中心,请求增援请求增援!”
    “江队呢, 江队人呢?!”
    “不好了江队冲进去了!快快快!……”
    ……
    炼狱化作斑驳扭曲的色块, 喧杂如潮水般飞速退去;扶墙的手掌被烫伤, 从五指端流淌出的鲜血被烈焰迅速蒸发。但他全无痛苦, 也什么都听不见, 不论相同的场景在梦中重复多少次都一样, 整个世界只响起自己炙热沙哑的喘息, 随即他向火海中渐渐走出的魔鬼的身影举起了枪——
    砰!
    身影越来越近。
    砰!
    砰砰砰砰!
    子弹没入虚幻的魔影, 犹如穿过空气,悄无声息投进了大火里。
    他手一松,九二式掉在身前,在火海中发出微不足道的咔哒一声。
    “我在这里,”他听见身后毒蛇般的声音响起, 带着冰冷的笑意轻轻俯在耳边,随即一只手抚过面颊,说:“江停, 我在这里。”
    第一千零一次,他从梦中回头, 然而不论如何竭尽全力,都无法看清噩梦中逆光的身影。
    “下地狱吧, 和我一起。”那身影微笑着说:“你的一切都结束了……永远结束了。”
    他闭上眼睛, 在最后一丝意识中听见消防呼啸逼近,警笛由远而至。但呼然暴涨的烈火吞噬了一切,大地颤抖着烧裂,无数魔爪伸出,将他活生生拖进了不见天日的深渊……
    第2章
    三年后,建宁市。
    江停睁开了眼睛。
    阳光从薄纱窗帘外投进病房,雪白干净的墙壁反射出光晕,病床前一束白玫瑰尚留露水,散发出幽幽的芬芳,护士轻轻的声音从虚掩的门缝中飘进来:
    “538床今天办出院手续,你跟主任说一声,准备给家属打单子……”
    “这都昏迷好几年了,竟然还能醒来出院!可见人真是……”
    “嘘!”护士长轻声道:“干你的活儿去!”
    脚步声渐渐走远,江停没有反应。
    他保持着刚睡醒的姿势,靠在窗前的躺椅上,瞳孔深处带着对梦魇习以为常的冷漠,映出郁郁葱葱的树木和更远处蔚蓝的天空。
    片刻后,病房门被轻轻推开,随即有人小心走近。江停没有回头,来人直到身侧才顿住脚步,轻声道:“江哥。”
    杨媚一头精心烫染过的卷发,黑衣裙、红指甲,挎着铂金包,胳膊底下还夹着医生办公室里刚带出来的大信封,见他目光投来,盈盈一笑:“我看你睡着了就没叫醒你。手续都办好了,车在楼下,咱们走吧。”
    江停默然不语,片刻后点了点头。
      
    这是建宁一家条件极好的私人疗养院,即便只是挂着仪器维持生命,也收费不菲,更何况他醒来时身体状态良好,想来这几年间得到了相当精细的照顾。
    但不管怎么说,整整三年的昏迷不醒,生理上还是很难立刻恢复如常。
    “你听说了吗,那个昏迷了三年的538床是她的未婚夫!”
    “好端端一个白富美竟然这么痴情……”
    “年纪轻轻的也是造孽,该不会以后都站不起来了吧?”
    ……
    杨媚亲自推着轮椅走进电梯,门缓缓合拢,将空气中窃窃的只字片语隔绝。
    电梯开始下降,金属门上映出江停毫无表情的脸,倒是他身后的杨媚有点讪讪的,咳了一声:“当年转院到这儿的时候,护士让填表,里面有问家属关系,我也是一时着急糊涂了……”
    江停说:“当年如果不是你,我已经死了。”
    “怎么能这么说?如果不是江哥,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蹲大牢,我的今天都是你——”
    “但那些人没有对我罢休。”江停打断了她,“我行动不便,还有性命之虞,你小心别被我拖累。”
    杨媚还想说什么,但她看见电梯门上的倒影,江停已闭上了眼睛,只得忍住了。
    P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