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星光下的灵魂(升级珍藏版)

  • 定价: ¥38
  • ISBN:978757020807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页数:265页
  • 作者:毕淑敏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疗心”作家毕淑敏安顿灵魂之作,于从容中解答生命的疑问。
    提醒幸福,探讨生死,毕淑敏一直在“造心”“疗心”的路上执着前行。
    读者可在作家优雅聪敏的叙事中,缓缓地聆听一个个耐人寻味的心灵故事,不经意间,你就会遭遇躲闪不及的灵魂撞击。

内容提要

  

    本书是毕淑敏的经典散文集。在本书中,作者以44篇心灵美文、30个有问必答的形式,洞察探究了自由、告别、奋斗、苦难、坚守、开悟等人生关键词,叩问灵魂的居所,安顿疲累的心灵。读者可跟随作者“造心”“疗心”的步伐,在作者从容优雅的叙事中,倾听一个个耐人寻味的心灵故事,找寻属于自己的幸福方向……

作者简介

    毕淑敏,国家一级作家/知名心理咨询师,她是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知名心理咨询师,北师大文学硕士、心理学博士方向课程结业。
    她是华语世界深具影响力女作家,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小说月报》第四、五、六、七、十届百花奖,《当代》文学奖,陈伯吹文学大奖,《北京文学》奖,《昆仑》杂志文学奖,解放军文艺奖,《青年文学》奖,中国台湾第十七届“中国时报”文学奖,中国台湾第十六届《联合报》文学奖等各种文学奖三十余次。
    她是与世界温暖相拥的人,走过七十多个国家,探寻野性的非洲,思索中南美洲的文明,登临世界的尽头——北极点。

目录

自序
自由
  毕淑敏说  慢生活
  人心的喜马拉雅
  每一个赌徒都有自己的悲哀
  男人和女人在庞大的海底相连
  幸福试卷像一匹藏着精灵的土布

  毕淑敏说  相由心生
  抬粉面,花相妒
  剩女出嫁
  女神在人间
  这世上不美丽的女子居多
告别
  毕淑敏说  留一罐回忆的泡泡糖
  旅游是一味草药
  最重的咨询者
  速递喜糖

  毕淑敏说  爱,不是魔鬼的合约
  天真的邪恶
  性的第一印象
  我们在差异中成长
内省
  毕淑敏说  恰到好处的幸福
  上瘾成灾
  致不甘做荷奴的现代人
  有一种快乐如临深渊
奋斗
  毕淑敏说  有颗种子叫成功
  等待你的第二颗糖
  在你的字典里,成功意味着什么
  成功12条——知道并不等于能做到
  其实,你可以犯错
潜意识
  毕淑敏说  灵魂的居所
  人格清单
  宇宙的花语
  拯救荣格的神奇图案
  画一朵自我曼陀罗
高贵
  毕淑敏说  心在水中
  山河试卷
  你是我心头的朱砂
  出卖冥位的女生
  谁是你的闺蜜
苦难
  毕淑敏说  生命中的粗纤维
  谋杀幸福的黄连
  身体是个笨小孩
  寻枪
  我是一个兵
坚守
  毕淑敏说  风往哪个方向吹
  不敲门的来访者
  洞茶上的字迹
  毒不死的城里人
  你为什么要变成鸟
  商场绿林
开悟
  毕淑敏说  改变在电光石火间
  麦种缝入文字
  幸福瓶
  心理测验的批发商
  读书可以美容
毕淑敏答

前言

  

    灵魂这个东西的有无,在没有宗教信仰的人这儿,一直是悬案。就算是虔诚的祥林嫂,到了快要逝去的时候,也对此产生了强烈的质疑。她挎着自己的讨饭筐,一遍又一遍地追问——人到底有没有魂灵呢?
    我以为,灵魂不是一个如何死的问题,而是一个如何生的问题。人思考死亡,是为了更好地生存。
    我年轻时候,在藏北高原海拔6000米以上的旷野,在我用自己的雨衣搭起的简易帐篷缝隙里,在雪寒冰重的黎明,看到过这一生中最大尺寸的星辰。正是最黑暗的时刻,月亮悄声隐没,唯有群星闪烁。地上的冰原反射着天上的星海,恍惚中,我已置身星际的360度裹绕。
    阿里的时间晶莹剔透,那是冰和星的旷世合谋。
    星空教给我最重要的知识,是人类的渺小。面对星空的时候,你会觉得,人是多么微不足道的浅薄存在,短暂到不可,言说。
    我知道在犯罪的类型中,有一种做“激情杀人”。我相信在自杀的例子中,也一定有一种“激情自杀”。
    那一段时间的白昼,我总处于这种澎湃激情之中。酷寒中连续一个月每日百里路的艰苦行军,精疲力竭,无数次想到自戕。只因不忍连累无辜,一次次错失良机,才耽搁着终未死成,活到了这一个凝视满天星光的夜晚。在新的一天里,我还可以继续寻找死亡契机。不管千难万险,想死总会死得成。到底自杀还是不杀,我要做一个最终的决定。
    那一刻,意乱情迷。仰看星光,想起之前的某一天,女战友对我说:“那些男兵总在背后议论你。”
    部队里上千个男兵,仅几个女兵。被男人们议论实在太正常了。我淡然不答。
    她说:“你就不想知道他们都说你些啥吗?”
    为了不让女友觉得受到冷落,我平静地说:“还不是身材相貌品头论足。我不想知道。”
    女战友说:“这一次,还真不是议论长相什么的,他们说的是你的精神。”
    我想笑,强忍住不笑。说:“我才不信有人能看穿我的精神。”
    战友说:“他们倒是没能看穿你。他们只是说你可能有精神病。”
    到了这会儿,实在忍不住,我只好笑出声,说:“我若是有病,卫生科长就住咱们对门,早该看出来,也轮不到他们下诊断。他们有何证据?”
    战友说:“男兵们其实很不老实,总在暗处观察你,谁让你是我们的班长呢。他们说,经常眼睁睁地看到你无缘无故地龇牙一笑,好像面前站着一个隐形之人。在他们的家乡农村,只有神经出了严重毛病的女人,才会这样灵魂出窍。”
    我把脑袋偏到战友面前,说:“那你看我像精神病人吗?”
    战友说:“我当然知道你精神上没毛病。可你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在空无一人的时候,会独自对着空气微笑吗?”
    她等了半天,我终于什么也没回答。其实我想告诉她,真的。我会。
    当你看到高原氧气稀薄的空中,云彩若藕青莲花肆意铺排时,你能不微笑吗?当你看到万年冰雪如巨大蓝钻,反射金光欲刺瞎人双眼时,你能不微笑吗?当你知道唯物主义说——物质不灭,你能不微笑吗?我万分喜爱这个说法,哪怕是冈底斯山的一片凝雪,喜马拉雅的一根鹰羽,狮泉河水的一粒银砂,我自己的一丸冷泪……都绝不会真正消失,只是由此及彼周而复始,都会在风流云散后再次出发循环。一想到这一点,无论那时我是独自在一个战士的屁股上打针,还是单枪匹马地挑着沉重双桶在山坳取水,都会自得其乐地抿嘴微笑。仅仅微笑是不够的,应该大笑啊!
    不管怎么说,在下一个日出之前,我要决定是继续活下去,还是就此死亡。我死了,会坠落一颗星吗?仰望星空,俯视地下,我发现那种“地上死去一个人,天上就丢星”的说法,是多么自作多情。天空的星远比地上的人要多,就是全地球上的人都死了,星空依然光芒万丈。人不能自以为是,狂妄自大。不过,我相信头顶这万千星辰,纵是再大再亮再多再远,也是没有思想的静物。人无论多么渺小脆弱不堪一击,却可以自由自在地浮想联翩和随意决定自己的行动。因此,我似乎不必忙着去死,我要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完成理想,我还有壮志未酬。人生不过是到此一游,我尚未游完,只在途中。死是任何时候都可以做的一件事,人手一份,谁也剥夺不了你。我犯不上匆匆忙忙、在没有听到死亡发令枪击响之前,就踉踉跄跄地抢跑,迫不及待扑到这一程的终点。我不妨先抖擞精神,振作起来做点其他事。比如,某一天用自己的方式,诉说对阿里的敬畏。等我利利索索、妥妥帖帖地把想办的事儿都办完了,再从容赴死想来也不迟。
    星空自九天之上倾盆而下给予我的教诲,自此铭记在心,指导我的人生。那一年,我18岁。
    有人说,用心写的文章应该像一道菜,有特别的味道。这篇自序的气息,来自宝蓝色的星光之魂。
    这本集子是我自2009年以后所写散文整理,围绕着心理自助的范畴,按照出版方“最新、最优、最全”的标准,算是基本突现了。
    每当我努力完成一件工作之后,总会想起我的父母亲。如果他们还健在,当是这本小书的第一读者。
    “爸爸妈妈,我想你们。可是你们已经不知道了。”
    “我们知道呀,在天堂里。”
    毕淑敏
    2012年7月13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人心的喜马拉雅
    电影《不见不散》中,葛优说:“这是喜马拉雅山脉,这是中国的青藏高原,这是尼泊尔,山脉的南坡缓缓地伸向印度洋。受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影响,尼泊尔王国气候湿润,四季如春,而山脉的北麓陡升,终年积雪,再加上深陷大陆的中部,远离太平洋,所以自然气候十分的恶劣。”
    徐帆说:“你这又扯哪去了?”
    葛优说:“如果我们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道50公里的口子,世界屋脊还留着,把印度洋的暖风引到我们这里来。试想一想,那我们美丽的青藏高原从此摘掉落后的帽子不算,还得变出多少个鱼米之乡!”
    人们把这段谈话当作幽默。不过,当你在天空飞越,清晰地认识到喜马拉雅山这座屏障,将山的南麓和北麓分割成完全不同的世界时,炸开喜马拉雅山的念头就会蠢蠢欲动。
    印度洋的暖湿气团生成后,在西南季风的吹动下,向北面推进时,高耸的喜马拉雅山成了极难逾越的天然屏障。急于北进的暖湿气团不甘心,四处游动,终于找到一个豁口,那就是——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尾口。暖湿气团蜂拥而入,可惜进入蜿蜒曲折的大峡谷后,逐渐失去它所向披靡的势头。水汽通道在顺手造就了藏东南的绿洲之后,后劲松懈,还没走到藏北就偃旗息鼓了。
    如果真能炸出一个大口子,使得这条通道输送的水汽更多、更畅快,减少途中的损失,不是就有可能改变西藏的气候吗?更多的暖湿气流长驱直入,进入藏西北,青藏高原会变作江南。
    科学家们模拟了有关实验,结果却是否定的。就算炸开50公里的口子,在最佳气候条件下,中国三江源地区,降水增加也只有20—25%。
    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计划要炸喜马拉雅山,如何才能顺利完成这个任务呢?依靠炸药手榴弹地雷什么的常规技术,绝无可能。用原子弹吗?核武器目前还没有用于开山凿洞的记录。要知道,喜马拉雅山脉乃庞然大物坚不可摧,主峰珠穆朗玛一半在尼泊尔境内。哪怕是咱炸自己这一侧,也要得到尼泊尔,甚至更多国家的同意。核武器将严重破坏环境,邻国也不能答应啊。
    如此说来,把喜马拉雅山炸个洞,改变雅鲁藏布江中、下游干旱及沙漠化严重的局面,实际上只是一个科学幻想。如果真把喜马拉雅山炸通了,破坏了原有的生态平衡,不知会发生怎样的变局,很可能是灾难。
    自然界自有规律,人类不可妄动。
    在尼泊尔,结识了一位精明强干的小伙子。到过中国,会说中文,爱笑爱思索。
    我说:“你觉得中国和尼泊尔有什么不同。”
    他说:“中国很大,尼泊尔很小。中国现在有了很大的发展,尼泊尔呢,还比较落后。”
    我说:“你说得很好。不过,咱们就不讲这些政治经济的情况,单说说感觉上有什么不同?”
    他笑了,露出极为整齐和雪白的牙,说:“是节奏啊。尼泊尔节奏很慢很慢,几千年我们就一直是这样的节奏,尼泊尔人都习惯了。中国的节奏现在很快,而且越来越快。我的朋友从中国来,说一下子不习惯尼泊尔这种慢节奏,但是几天过去,静静待下来,就觉得这种节奏很舒服,适合人的身体。还有大自然,您看,凡是自然的东西,都是缓慢的。太阳一点点升起,一点点落下。花一朵朵地开,一瓣瓣地落下。稻谷成熟。都慢得很啊。那些急骤发生的自然变化。多是灾难。比如火山喷发,比如飓风和暴雨。比如山崩地裂加上海啸……身体也是慢的。一个孩子要长大。是很慢的。一个人睡觉,也是很慢的,要很久很久,从日落到日出。人才能休息过来……”
    “还有呢?”我问。
    他认真地想了一下,说:“是耐心啊。还有脾气啊。中国的人,现在情绪上都比较紧张,不耐烦。尼泊尔人基本上不发脾气,慢慢来,就算有很严重的事儿,也不着急。”
    不知道再问什么。我也学尼泊尔人,只是微笑和无所事事地张望。自然界的喜马拉雅山是不能炸通的,但人心的喜马拉雅。可否有习习的和风持久地吹拂?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