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军 事 > 军 事 > 中国军事

光荣啊铁道兵--铁道兵第10师官兵投身祖国铁路建设的峥嵘岁月

  • 定价: ¥88
  • ISBN:978756713616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大学
  • 页数:515页
  • 作者:编者:朱瑞华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为弘扬铁道兵“一手拿枪,一手抡锤”、“逢山凿路,遇水架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铁军”精神,编撰出版了一本以原铁道兵第10师指战员为主以及配合部队施工的学生兵回忆录,献给投身祖国铁路建设的铁道兵官兵和学生兵,庆贺我们伟大祖国的70华诞,旨在提醒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擎旗前行。
    《光荣啊!铁道兵》是一本对青少年进行革命英雄主义、爱国主义教育和传播红色文化的书。

内容提要

  

    20世纪60年代末,核战争阴云笼罩中华大地。1969年春,上海1000名热血青年响应毛主席关于“三线建设要抓紧”的伟大号召,应征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他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在崇山峻岭、戈壁大漠、青藏高原修建我国一条条战备铁路。该书真实追忆了军民齐心协力,“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大无畏精神,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经历了一次次生死考验的峥嵘岁月,讴歌了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十分可贵的精神财富。

作者简介

    朱瑞华,1947年8月生,上海奉贤人,大专文化,1966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1969年3月应征入伍,在铁道兵第10师47团政治处新闻报道组工作。退役后在解放日报社从事记者、编辑工作,擅长捕捉独家新闻,撰写大特写,作思考类深度报道,在《解放日报》上刊发了400余篇新闻稿件,多篇报道获省部级奖。退休后编辑了《感动》《“游”在奉贤》《一起奋斗40年》等书籍。

目录

第一篇  我们是“最豪迈的人”
  一、笑对人生危险时刻争着上
    一片丹心“天路”行
    就是天塌下来也要把战友救出来!
    关角隧道大塌方自救记
    我参与了关角隧道大塌方的救援
    十三口棺材
    六位战友遇难追忆
    铁道兵部队的“活雷锋”
    他在烈火中永生
    踏访我大哥生前的连队
    芝麻地隧道中惊险一幕
    芝麻地隧道遇险记
    “红卫五号”江难记
    下汉江救人,我差一点“光荣”
    激情燃烧的岁月
    与塌方为伴的隧道支撑工
    守护掌子面的“光明”
    我的战友风枪手
    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汉水行舟历险记
    关角山:你见证了铁道兵铮铮铁骨
    青藏高原上的“尖兵连”
    蘑菇云升起,我冲进核爆试验场
  二、如歌岁月  再苦再累只等闲
    军人生涯锤炼了我坚强的意志
    魂牵梦萦铁兵情
    成昆铁路施工苦在哪?
    难以释怀的铁道兵情结
    我人生中的三段触“铁”经历
    我当兵后的“第一堂课”
    布哈河铁路特大桥是怎样建成的?
    龙羊峡上架大桥
    在“天路”上造桥
    把这三个桥墩炸了重建
    千里行军越秦岭
    终生难忘的军人生涯
    十多条枪的子弹上了膛
    一次艰难的押运
    我在木工班立了个三等功
    我留恋那当兵的日子
    救死扶伤的岁月
    难忘的铁兵生涯
    军旅生涯故事多
    我在女学兵连当军代表
    汽车兵的故事
    老母亲送独子参军
    投身铁兵无怨无悔
    人们称我为“保安司令”
  三、柔情似水此身只为家国兴
    你们永远不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狼牙山下新八连
    荣誉,激励着我成长
    我参加了国宴,上了国庆观礼台
    军中业余“乌兰牧骑”
    一段军歌嘹亮的往事
    进军大西南修建成昆路
    流金的记忆碎片
    军人生涯圆了我的记者梦
    一支军歌醉此生
    我人生中的N个第一次
    阿拉报道组的“四大天王”
    在“陕报”学当记者的日子里
    新兵营岁月
    当兵生活的趣和乐
    那年汉江发大水
    我在首长身边的那些事
    西昌,我在远方思念着你
    我在军中作画忙
    我在修理营里“长大”
    我与火车比速度
    金指导员让我当上了铁道兵
    永远的记忆,我的一连
    杜军医是我人生的领路人
    别了,军旗!
    一个节目让我进了团演出队
    凉山深处彝家支农趣事
    我人生的三次难忘经历
    部队真是个大学校!
    战友们说我是“铁算盘”
    黑龙沟买菜记
    我爱上了炊事班工作
    艰辛的探亲路
第二篇  咱们是“不穿军装的铁道兵”
  一、青春淬火生死历炼
    血色青春
    逝去的时光
    青春致祭
    夏天的记忆
    苦乐年华
    那山  那水  那人
    逐浪英魂
    学兵78连
    与死神擦肩而过
    江中求生记
  二、花样年华苦中有甜
    他们创造了月成洞50.80米的纪录
    哦,第二故乡
    难忘的学兵生涯
    我一顿饭吃了五碗冷面
    一个指导员眼中的女学兵
    抽水机班女学兵
    副食品加工厂里的趣事
    夜行军中女学兵
    指导员是我们的保护神
    学“兵”记
  三、人生课堂终身受益
    电台直播间里的畅想
    那方热土那群人
    我们想家了
    春节吃忆苦饭
    一个学兵心中的“三线”
    一段终生难忘的人生历程
    我和炊事班的那些事
    山沟里学煮第一顿饭
    我写的稿件上了铁道兵报
    我的战友张大个儿
第三篇  铁道兵学生兵战友新闻
  作品文艺作品选
  一、回忆文章
    铁道兵简史
    铁道兵10师三上青藏铁路
    五名上海兵献身祖国铁路事业
    陈师长,你走得太早了!
    怀念我的爸爸陈友国
    我编国波团长回忆录
    文化入骨蔼然如春
    你的人格魅力影响我一生
    爸爸教我迈向成功之路
    爸爸永远是最帅的老兵!
    可亲可敬的王成林政委
    忆王成林老首长二三事
    王成林在学院兵改工前后的十年间
    儿子眼中的父亲
  二、新闻作品
    愧对子孙的浩劫
    笑傲杭州湾
    决策
    县委书记有块“自留地”
    直挂云帆济沧海
  三、文艺作品
    最后一次挥手
    揽住昨天的荣光
    醉翁亭遐思
    我爱我这张长脸
    学兵赋
    碑殇
    豌豆花开
    战友颂
    献给西安聚会的一连战友
    我是你的白衣战友
    永远情怀铁道兵
    再致军礼
    一个学兵的真实回忆
  四、弘扬铁军精神
    铁军展风采再筑新辉煌
    铁道兵精神激励我永往直前
后记

前言

  

    2018年底的一次铁道兵战友聚会时,朱瑞华战友对我说,他准备出一本书,书名《光荣啊!铁道兵》,并请我为该书写“序”,我欣然接受了。该书中的一篇篇回忆文稿,大多来自原铁道兵第10师的战友和配属我师施工的学生兵之手,是他们的亲身经历,其内容生动反映了铁道兵、学生兵为祖国的铁路建设事业浴血奋战的峥嵘岁月,是一本对青少年进行革命英雄主义、爱国主义教育与传播红色文化的好书。
    铁道兵部队是有着辉煌历史的兵种。毛主席说:铁道兵是工程部队性质,无论平时、战时,都是执行工程任务,是工程部队,不是战斗部队。这就是我们铁道兵的性质,这就要求我们平战结合:平时要以抢修的姿态完成各项任务,以便为战时抢修积累经验和储备能力。几十年来,我们始终遵循着毛主席关于铁道兵工程部队的指示,发扬我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光荣传统,以“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风餐露宿,栉风沐雨,铁道兵前无困难”的“铁军精神”,出色地完成了党和国家交给我们的各项艰巨而光荣的任务。
    在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仗打到哪里,我们就把铁路抢修到哪里,为解放全中国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在抗美援朝战争时期,我们发扬了国际主义的精神,担负起保家卫国的责任,修成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为抗美援朝取得胜利提供了有效保障。在祖国经济建设时期,我们修建了数十条铁路干线、支线和国防工程,多次参加抢险救灾,其丰功伟绩,有目共睹。在联合国大厅里,展示着20世纪三大杰出工程的纪念物:一是苏联宇航员加加林的照片,代表着航天工程;二是美国宇航员从月球带回来的一块岩石,代表着登月工程;三是我国军民奋战成昆铁路的巨型象牙雕作品,代表着规模宏大的造筑工程。
    铁道兵第10师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和海防守卫、农垦建设及国家重要基础设施建设,修建了黎湛、鹰厦、成昆、襄渝、青藏、南疆等数十条铁路干线和支线。还参加了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和我国青海原子弹、氢弹研究制造基地的铁路专用线建设,为“两弹一星’俳出了贡献。
    铁道兵第10师是四次被共和国选中单独修造青藏铁路建设的部队,因此,她不仅是一支有着光辉战绩的英雄部队,也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部队。
    冯国兴
    2019年3月26日
    (作者冯国兴为原铁道兵第10师参谋长、中铁20局副局长)

后记

  

    为什么要出《光荣啊!铁道兵》这本书?
    从两年前下决心,直至今年5月下旬定稿时,作为编者的我,一直在扪心自问。
    如今,有了明确的答案,源于我无法割舍的铁道兵情结。
    铁道兵,一个响亮的名字,一支英雄的部队。铁道兵,作为一个兵种,已于1984年整体转业并入铁道部,如今,只能在我军军战史中找到了。
    铁道兵35年的光荣历史,是我军辉煌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们习惯称铁道兵为“铁军”,形象地表达出对钢铁的部队、钢铁的兵无坚不摧的大无畏铁道兵精神的崇敬之情。
    有人这样评价:铁道兵经历了“和平年代的战争”。这话说得好哇!战争年代,军人是做好了随时牺牲的思想准备的。和平年代,军中是很少死人的,但铁道兵每天死人是常有的事。有资料显示,修建举世瞩目的成昆铁路,每公里牺牲一名铁道兵战士,可谓是一寸铁轨一寸血。
    有人这样形容:风枪、风镐、破棉袄,铁道兵的“三件宝”。凭借这“三件宝”,铁道兵战士在施工中以血肉之躯与死神搏斗。35年来,有8314名战友,至今长眠在祖国大地和异国他乡,终身守护着他们修建的铁路交通“大动脉”,近6万名战友负伤或致残,还有数量众多的战友,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办理伤病证明。
    配属铁道兵修建襄渝铁路的陕西省25000名学生兵(以初中生为主),十六七岁正是需要读书的花季,却早早用稚嫩的双肩为共和国分担艰辛,150多名青春少年长眠在秦巴山麓、汉水江畔。他们是不穿军装的“铁道兵”,吃的苦,受的累,与铁道兵一样多。陕西省“三线学兵连”的血色青春,在我国青年运动历史上堪称空前。
    “劳动为荣,艰苦为荣,当铁道兵光荣”是新兵入伍后思想教育的第一课。为什么说当铁道兵光荣?一句话,光荣就光荣在铁道兵“经历了和平年代的战争”,在施工中面临着无处不在的死亡威胁。铁道兵所经受的苦与累、生与死,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悲壮故事,在当今隧道施工倚仗盾构机以及一体化掘进机面前,被今天的人们视为天方夜谭。再过三四十年,当所有的老兵离世后,没有人能口述当年铁道兵浴血奋战的亲身经历。
    如今,铁道兵“兵改工”35年了,但以英勇顽强拼搏精神著称的铁道兵,她的35年的光荣历史,她的丰功伟绩彪炳史册,与祖国的高山大河同在!与我们光荣的“八一”军旗同在!这也是我为什么将此书取名为《光荣啊!铁道兵》的缘由。
    今年,是1000名(奉贤600名,闸北400名)上海热血青年应征人伍铁道兵部队50周年。为弘扬铁道兵“一手拿枪,一手抡锤”、“逢山凿路,遇水架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铁军”精神,编撰出版这样一本以原铁道兵第10师指战员为主以及配合部队施工的学生兵回忆录,献给投身祖国铁路建设的铁道兵官兵和学生兵,庆贺我们伟大祖国的70华诞,旨在提醒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擎旗前行。 《光荣啊!铁道兵》,是一本对青少年进行革命英雄主义、爱国主义教育和传播红色文化的书,我在阅改这些文稿中禁不住泪湿眼帘。可以这样说,这是我时常“白加黑”、“5+2”,凭一己之力,编撰《光荣啊!铁道兵》这本书的根本动力。 本书在组稿编撰过程中,奉贤区委、区政府颇为重视;奉贤区“双拥”办大力支持;诸新荣、胡煜军战友解囊相助;谷嘉泉、朱桂林、周海涵、黄亚明、胡可荣、赵祥根、杜拴盈、孙宝根、李明亮、袁武学、杨明秀、孟树林、魏凤琴、姚岚芳等战友不仅献计献策,还积极组织稿源;秉承铁军基因的中铁20局承诺帮助本书的发行。在此,对本书编撰出版等作出贡献的同志一并特致谢忱。因时间仓促,谬误疏漏之处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朱瑞华 2019年6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片丹心“天路”行
    ——追记青藏铁路首任总体设计师庄心丹
    青藏高原,有“世界屋脊”之称。著名歌唱家韩红献唱的《天路》,是对称为“天路”的——青藏铁路最好的诠释。但谁能知晓,这条“天路”的总体设计师——青藏铁路的首任总体设计师,竟是一位出身于江南水乡的上海奉贤人。
    庄心丹,1915年生。2004年12月,在甘肃兰州病逝,享年90岁。庄心丹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新中国的铁路事业。
    这位应该被写进历史书的上海奉贤庄行人庄心丹,青藏铁路第一任总体设计师,由于年代久远,加上其间几番波折,他和我国第一代青藏铁路勘测人员的故事几近湮灭。直到青藏铁路通车前后,才被重新提起。60年前,庄心丹在国内外第一次勾画出了青藏铁路的轮廓。
    201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与奉贤区电视台专题部主任闲聊,惊悉:青藏铁路第一任总体设计师庄心丹,竟是上海奉贤庄行人!这令我这位同为庄行老乡,顿时情绪亢奋,热血沸腾。为何如此激动?缘于鄙人乃为1969年入伍的奉贤籍铁道兵退役老兵,此时,正在为纪念上海市1000名热血青年应征入伍铁道兵50周年,筹划编辑出版一本《光荣啊!铁道兵》回忆录而奔走呼号。自此,我这位《解放日报》退休记者,出于职业的敏感,开始挖掘搜集整理这位我国铁道建设老兵——庄心丹的故事。
    “庄心丹,1915年生,上海奉贤庄行镇人。”这是1956年4月,《人民日报》报道兰新铁路时对庄心丹的介绍。当时,庄心丹正与苏联专家一道在新疆阿拉山口踏勘。
    曾在庄行镇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工作的老唐,1969年入伍,当了4年铁道兵,参与了成昆、襄渝铁路的修建。他也不了解这位我国铁路建设行业的泰斗级人物——庄心丹。记者采访他时说,我们这里的乡志里记载的只有几句话:“庄心丹,1915年生,他出身庄行镇一个士绅家庭,解放前毕业于杭州之江大学土木工程系,曾担任过兰新、青藏铁路总体设计师。”
    “他们不行,非得我去!”
    一个家庭出身显赫、曾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任职多年的“旧知识分子”,庄心丹缘何被选为新中国青藏铁路第一任总体设计师?
    作家徐剑在《中国青藏铁路全景实录》一书中记叙了任命过程。1957年初夏,铁道第一勘测设计院(简称铁一院)接到青藏铁路格尔木至拉萨段初测任务,派谁担任最为关键的线路总体设计师?当时的院长绞尽脑汁,将麾下的技术人才一个个过了“电影”,身体强健的技术人员,虽然适宜高寒缺氧地区野外艰苦工作,但无奈太嫩……后来,庄心丹的形象突然闪现在院长的脑海。这位操着一口吴依软语、身体瘦小的副总工程师,可堪担此大任!此时,庄心丹正在兰新线当总体设计师。院长果断决策,一个电令,把远在新疆阿拉山口的庄心丹召回。
    庄历是庄心丹长子,庄历说起父亲,常用“谦卑”二字来形容,做人处世很是低调。唯独那一次,老人的自信让他印象深刻。“父亲2001年在接受一家电视台拍摄采访时,对1957年被任命青藏铁路第一任总体设计师的原因时,说了八个字:‘他们不行,非得我去!’”这似“高调”的背后,是他深知,这一纸任命的分量有多重!也是他当年出征前临危受命、勇担大任、风萧萧兮壮士此去不复还的内心剖白。
    没有金刚钻,怎揽瓷器活!1937年从之江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后,庄心丹先后参与滇缅铁路以及云南、四川、上海龙华等机场建设,解放后更在宝成线、包兰线、兰新线等西北重要铁路建设中担当繁重的技术工作。这20年的磨炼,成为他出任青藏铁路第一任总体设计师最大的“资本”和底气。
    “庄先生是‘青藏铁路奠基人’”
    一片丹心“天路”行。1957年到1961年,庄心丹担任青藏铁路总体设计师。他率领一个13人的勘测小组,翻山越岭,卧冰斗雪,在高寒缺氧、自然环境极其艰难和危险中,完成了对青藏铁路格尔木至拉萨段的初测和定测。“青藏高原四千三,羊啼马啸鸟飞难……”这首题为《青藏铁路踏勘记事》的旧体诗,是庄心丹1960年9月写的。自然条件的恶劣只是一方面,更危险的还是当时沿途不断出现的西藏叛乱分子。为了保护勘测小组,有关部门派了两个排的解放军战士贴身警卫,路上几次与叛匪发生枪战。技术人员也是一人一匹马、一杆枪,既是测量员,又当战斗员。有一天收工,庄心丹让大家先回宿营地,自己留下来扫尾。等他回去时,天色已暗,他把枪裹在雨衣里,远远看去像是叛匪的探子,结果差点倒在自己人的枪下。P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