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一生自在

  • 定价: ¥45
  • ISBN:978755943493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45页
  • 作者:季羡林
  • 立即节省:
  • 2019-08-01 第1版
  • 2019-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若得自在·方显从容
    做豁达通透的人
    在快节奏生活中放慢脚步,品读缓慢舒散的自在时光
    林青霞、白岩松、金庸、钱文忠极力推崇的国学大师。
    季羡林手书授权本。全新选编,汇集季羡林百年人生了悟的自在智慧。
    本书历时半年精心打磨,系统梳理篇目架构,逐一挖掘创作背景,最后精选51篇季羡林了悟人生的扛鼎之作,传递大师一生自在通透的人生态度。
    季老望九之年谈人生,循循善诱每一个困在当下的自由灵魂,即使身在不自在的处境,也要找到自在的方式。
    内文素雅,装帧精美。封面选用季老最爱的猫和诗句,午静携侣寻野菜,黄昏抱猫向夕阳,自在逍遥万事休。

内容提要

  

    《一生自在》一书,是一本体现季羡林自在智慧的作品。
    全书共有五章,分别是“书卷伴青灯,足以慰平生”——关于读书启蒙的书中自在;“从容坦荡,心装万物”——关于处世智慧的人间自在;“一念放下,万般自在”——关于心胸豁达的心境自在;“见识天地,遇见自己”——关于海外求学的人身自在;“与其完满,不如自在”——关于了悟人生的生命自在。
    季老望九之年谈人生,告诉每一位在人生旅途中孤独行走的旅客:人生*好的状态,就是活得坦荡、清醒、自在。

媒体推荐

    给我最大启发的作家是季羡林,写文章不一定要很多的成语或者很艰难的字,只要把感情、自己最真的真性情写出来。
    ——林青霞
    恩师最大的魅力,就是仿佛无法用堂皇的语言来言说他的魅力。用在恩师身上的形容词,最合适的大概还是纯粹和平淡。
    ——钱文忠
    世纪老人在陆续地离去,他们留下的爱国心和高深的学问却一直在我们心中不老。但在今天,我还想加上一条,这些世纪老人所独具的人格魅力是不是一也该作为一种传统由我们向后延续。
    ——白岩松
    读季老的散文适合午后坐在藤椅上,捧一杯清茶,或晚上斜倚床头,伴一盏清灯,远离浮躁,进入一个清新淡雅的世界。
    ——雷文涛  有书创始人

作者简介

    季羡林(1911-2009),字希逋,又字齐奘,山东临清人,语言学家、东方文化研究专家、散文家,被称为“学界泰斗”。193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翌年作为交换研究生赴德国哥廷根大学学习梵文、巴利文、吐火罗文等,1941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46年归国,任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主任,开拓中国东方学学术园地。曾任北大副校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亚研究所所长等职。

目录

第一章  书卷伴青灯  足以慰风尘
  我和书
  我的处女作
  假若我再上一次大学
  “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
  对我影响最大的几本书
  我最喜爱的书
  写文章
  开卷有益
  一个老知识分子的心声
  我对未来教育的几点希望
第二章  从容坦荡  心装万物
  做人与处世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不为
  牵就与适应
  走运与倒霉
  修养与实践
  缘分与命运
  三思而行
第三章  一念放下  万般自在
  时间
  成功
  爱情
  容忍
  忘
  赞“代沟”
  论正义
  论朋友
  论压力
  谈礼貌
  对广告的逆反心理
第四章  见识天地  遇见自己
  楔子
  留学热
  天赐良机
  在北平的准备工作
  “满洲”车上在哈尔滨
  过西伯利亚
  哥廷根
  二年生活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完成学业尝试回国
  山中逸趣
  别哥廷根
第五章  与其完满  不如自在
  人生
  再谈人生
  三论人生
  人生漫谈
  人生之美
  禅趣人生
  人生小品
  生命冥想
  不完满才是人生
  人生的意义与价值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和书
    古今中外都有一些爱书如命的人。我愿意加入这一行列。
    书能给人以知识,给人以智慧,给人以快乐,给人以希望。但也能给人带来麻烦,带来灾难。在“文化大革命”的年代里,我就以收藏“封资修”“大洋古”书籍的罪名挨过批斗。一九七六年地震的时候,也有人警告我,我坐拥书城,夜里万一有什么情况,书城将会封锁我的出路。
    批斗对我已成过眼云烟,那种万一的情况也没有发生,我“死不改悔”,爱书如故,至今藏书已经发展到填满了几间房子。除自己购买以外,赠送的书籍越来越多。我究竟有多少书,自己也说不清楚。比较起来,大概是相当多的。搞抗震加固的一位工人师傅就曾多次对我说:这样多的书,他过去没有见过。学校领导对我额外加以照顾,我如今已经有了几间真正的书窝,那种卧室、书斋、会客室三位一体的情况,那种“初极狭,才通人”的桃花源的情况,已经成为历史陈迹了。
    有的年轻人看到我的书,瞪大了吃惊的眼睛问我:“这些书你都看过吗?”我坦白承认,我只看过极少极少的一点。“那么,你要这么多书干吗呢?”这确实是难以回答的问题。我没有研究过藏书心理学,三言两语,我说不清楚。我相信,古今中外爱书如命者也不一定都能说清楚。即使说出原因来,恐怕也是五花八门的吧。
    真正进行科学研究,我自己的书是远远不够的。也许我搞的这一行有点怪。我还没有发现全国任何图书馆能满足,哪怕是最低限度地满足我的需要。有的题目有时候由于缺书,进行不下去,只好让它搁浅。我抽屉里面就积压着不少这样的搁浅的稿子。我有时候对朋友们开玩笑说:“搞我们这一行,要想有一个满意的图书室简直比搞四化还要难。全国国民收入翻两番的时候,我们也未必真能翻身。”这绝非耸人听闻之谈,事实正是这样。同我搞的这一行有类似困难的,全国还有不少。这都怪我们过去底子太薄,1949年后虽然做了不少工作,但是一时积重难返。我现在只有寄希望于未来,发呼吁于同行。我们大家共同努力,日积月累,将来总有一天会彻底改变目前情况的。古人说:“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让我们大家都来当种树人吧。
    1985年7月8日晨
    我的处女作
    哪一篇是我的处女作呢?这有点难说。究竟什么是处女作呢?也不容易说清楚。如果小学生的第一篇作文就是处女作的话,那我说不出。如果发表在报章杂志上的第一篇文章是处女作的话,我可以谈一谈。
    我在高中就开始学习着写东西。我的国文老师是胡也频、董秋芳(冬芬)、夏莱蒂诸先生。他们都是当时文坛上比较知名的作家,对我都有极大的影响,甚至影响了我的一生。我当时写过一些东西,包括普罗文艺理论在内,颇受到老师们的鼓励。从此就同笔墨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那以后五十多年中,我虽然走上了一条与文艺创作关系不大的道路,但是积习难除,至今还在舞笔弄墨,好像不如此,心里就不得安宁。当时的作品好像没有印出来过,所以不把它们算作处女作。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