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婀娜王朝(上下)

  • 定价: ¥62.8
  • ISBN:978754926517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
  • 页数:524页
  • 作者:尤四姐
  • 立即节省:
  • 2019-06-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作品为晋江当红作者尤四姐继《潜鳞》《玄中魅》之后再一部口碑佳作。该作在晋江文学网点击率超180万人次,书评近2万篇,网站积分达到5亿6千多。
    本书一句话精要:相伴十年,斗智斗勇,家国两全,别样甜宠。
    这本架空历史宫廷爱情长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对表面现实功利,其实内心潜藏对纯粹爱情的浪漫希冀的男女主人公的情感故事。一个觊觎皇位的弄权女官VS计谋缜密的东宫太子,他们一个不解风情,意欲颠覆朝政,一个腹黑专宠,稳掌天下江山。相伴十年,斗智斗勇,最终家国两全,别样甜宠。
    全书上下两册,大气16开,共536页,超值阅读享受。

内容提要

  

    女主星河在年幼时入宫,侍奉太子的饮食起居,两人如青梅竹马般长大。十年后,星河得到机会成为了控戎司的锦衣使,英姿女官,断人生死。但太子一边纵容她争强揽权,一边从起居到名声上禁锢她在他身旁。在太子执着的情意下,又共同经历朝廷多场变故,两人感情愈深,终成眷属。太子登基为皇,伉俪情深,国泰民安。

作者简介

    尤四姐,现居上海,晋江原创网签约作者。80后狮子女,恋家、散漫,爱花爱草爱古言,向往无组织无纪律的生活。
    2010年,尤四姐凭处女作《旧春归》初露锋芒,其充满红楼意韵的京味儿语言俘获了大批读者;随后相继出版的多部作品,被读者口口相传,各大贴吧、论坛、微博账号竞相推荐,成为当之无愧的当代经典言情小说代表作品。因高人气、高口碑、高质量而广获赞誉。尤四姐亦凭其独一无二的文字魅力成为时下最具代表性的古言人气作家。
    已出版:《潜鳞》《玄中魅》《婀娜王朝》《禁庭》《红尘四合》《锁金瓯》《宫略》《浮图塔》《临渊》等。

目录

上册
  第1章  人在珠宫
  第2章  叶底青梅
  第3章  烟波拍岸
  第4章  旧欢新怨
  第5章  蓝桥路近
  第6章  春风一半
  第7章  朝雨轻阴
  第8章  藕丝不断
  第9章  竹马绕床
  第10章  凝笑东墙
  第11章  高下由我
  第12章  瘦字千金
  第13章  铿然一叶
  第14章  狂朋怪侣
  第15章  素骨凝冰
  第16章  纤毫几重
  第17章  王孙骄马
  第18章  苦海冤坑
  第19章  细音角暮
  第20章  芳机瑞锦
  第21章  剪灯夜话
  第22章  疏星渡河
  第23章  芳草空阔
  第24章  妙手连环
  第25章  寒殿孤臣
  第26章  敛步随音
  第27章  韶华正好
  第28章  凤箫声动
  第29章  高低冥迷
  第30章  西风惊绿
  第31章  阳台路迥
  第32章  阴伏阳升
  第33章  微吟长短
  第34章  中庭日淡
  第35章  且醉金杯
  第36章  手把芙蓉
  第37章  行天入镜
  第38章  娇尘软雾
  第39章  斜径路迷
  第40章  万里天低
  第41章  半纸功名
  第42章  眉峰压翠
下册
  第43章  老鱼吹浪
  第44章  盈亏休问
  第45章  缓引春筹
  第46章  禁苑娇寒
  第47章  风月有情
  第48章  双燕归来
  第49章  金戈铁马
  第50章  黄花负酒
  第51章  凉飓乍起
  第52章  可惜东风
  第53章  梁燕无主
  第54章  新来还恶
  第55章  门掩芳景
  第56章  欲下迟迟
  第57章  春衫针线
  第58章  箭逐云鸿
  第59章  花影偷移
  第60章  怎生意稳
  第61章  香云随步
  第62章  银河可掬
  第63章  繁红乱处
  第64章  风雨愁人
  第65章  吟啸徐行
  第66章  鸾分鉴影
  第67章  春归何处
  第68章  柳院灯疏
  第69章  扬州一觉
  第70章  心期细问
  第71章  花房夜久
  第72章  东风西风
  第73章  金碧青空
  第74章  檀郎依旧
  番外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过了霜降,天一日冷似一日。宫里的凉,是触不可及的凉,像游丝,咬牙切齿往骨头缝里钻。
    日暮最后的一丝光亮散去,天边还残留隐约的一点蓝,夹道里的石亭子开始燃灯。十二三岁的小太监们提着灯油桶,举着纸捻子碎步向前,风把顶端一星细微的芒吹得发亮,在混沌里连成一线起起伏伏,沿着墙根蜿蜒而来。
    随墙门一开,扑面澎湃的潮气,打得人心头激灵。宫女迈出去看了眼,又退回身来复命。门旁的阴影里站着个人,戴花冠,穿绛红圆领襕袍。羊脂玉的葵花蹀躞带紧紧扣出身腰,领褖的黑丝绒镶滚斜切过两腮,暗处也有清晰深刻的五官。
    “尚衣局的衣裳送到了,请大人过目。”
    大红漆盘上叠得锋棱毕现的朝服呈上来,阴影里的人方缓步挪进光带。她微微侧过脸,灯下的面孔白得莹然。抬手检验每一个边角每一道缝,主子的冠服,从成衣直至送进东宫,必要经过无数层筛选,越到临了,越不敢大意。
    宫人们垂眼盯着自己的脚尖,等待是最煎熬的。和以往不同,这回验的时候有点长,左等右等等不来示下,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谁也没敢抬眼瞧,隆隆的心跳里愈发弯下腰去,只听见檐上风灯的铁钩子在摇曳间吱扭轻响,一声一声,夜深人静时异常刺儿。
    一片琵琶袖轻轻摇过,头顶上飘下个酥柔的嗓音,“魏姑姑,你闻过迦南的味道吗?”
    尚衣局管事的仓促啊了声,“是,奴婢闻过……”
    漆盘被一根细长的手指推了过来。
    管事的惶然抬起头来,正对上一双美丽的眼睛。这双眼睛没有经历过苦难的打磨,它是活的,里头有浩浩烟波,也有春水细流。然而越是好的东西,越容易生出距离感。就像神龛里的菩萨,只能敬畏,不能争斤掰两。
    魏姑姑心慌气短,颤着手牵起袖子撩那衣裳上的熏香,气味幽幽的,发散后已经不那么浓烈,但沁入鼻尖还是甜得起腻。
    “怎么回事!”她陡然一惊,转过头厉声训斥宫女,“是谁自作主张换了熏香?”
    承托着漆盘的宫女惊得厉害,十个手指头紧紧扣着盘沿儿,扣得指甲发白。
    “回、回姑姑的话,头前儿夏管带来巡视时说的,太子爷怕是不爱迦南的味道。说南边进贡了一串佛珠子,太子爷没叫留下,沾手就打发人送四执库了……”
    魏姑姑气得咬牙,“姓夏的是个什么东西,蹭棱子的积年,你们倒要听他的!”
    可是气归气,事儿已经出了,现骂也救不了急。她转回身,放低了姿态蹲安,“奴婢这就加紧现熏一套过来替换,这会儿还不到戊正,耽误不了主子上朝的,宿大人,您瞧……”
    宿大人,宿星河,是这东宫的女尚书。她和她们大多数人不一样,出身的缘故,入宫就是恭使宫人,官比四品。五年后又升一品,任东宫尚书,代太子批阅宫外陈条文书等,属太子幕府。可这世道,对女人向来不公,即便官名儿叫得响亮,前头有个“女”字做约束,协理政务之余,主要还是以照顾太子起居为主。
    和外廷沾了边的女官,有时候不那么好通融。尤其这位以严苛出名,犯在她手上,恐怕没好果子吃了。
    不出所料,她哼笑了声,“晚香玉的味道,上头不喜欢。明儿到日子该用端罩了,万岁爷赏的只此一件,姑姑上哪儿寻摸一模一样的来替换?我这里当然百样好说,可就怕主子跟前交代不过去。魏姑姑知道,太子爷用香是有定规的,太显山露水的味道伤他脾胃,和他犯冲。”
    对气味敏感,不过是最浅表的说法,太子有时会因气味起疹子,严重起来甚至胸闷。帝国的储君,什么样的东西能叫他喘不上来气?谁又敢让他喘不上来气?这背后的隐喻,剖析起来叫人心惊。
    魏姑姑呆住了,腿弯子一软便跪下来,扣着砖缝匍匐在地,“奴婢失职,请宿大人降罪。”
    职上犯了过错,那是大忌讳,尤其这种贴身使的东西,没有往小了说的,只要发落,牵连的必定是一大片。魏姑姑感到恐惧,她在尚衣局干了十来年,一向顺顺当当,时候长了难免松懈。现在呢,事儿一旦犯起来,连活命都难,其他的,诸如什么职务俸禄,那是连想都别去想它了。
    中衣湿了个尽够,天寒地冻里不依不饶贴着皮肉,只觉顶心被搓成了一根针,三魂七魄都从那针尖儿上流泻飘散了。筛着糠,穷途末路,宫里可不是个讲人情的地方,了局如何,自己心里有数。恨不能一气儿闭了眼,也就完了,可现在还不能闭,得强撑着。惊骇间见一片绣着海水纹的袍裾踱进视野里来,灯笼照着经纬间镶嵌的金银丝,偶然迸发出一道刺目的光。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