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莫将花月等闲看(秦淮女子的才情义)

  • 定价: ¥39.8
  • ISBN:978750396616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文化艺术
  • 页数:193页
  • 作者:李会诗
  • 立即节省:
  • 2019-08-01 第1版
  • 2019-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讲述了活跃于明末清初“秦淮八渔”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秦淮八艳”在明末清初拥有一批高质量的粉丝群,萁中不乏名流雅士、当朝权贵、青年才俊,甚至皇亲国戚。但遭逢乱世,叉有谁能保护她们呢?
    她们颠沛流离,从未放弃对生活的热爱。
    她们屡遭险阻,始终坚持对真爱的追寻。
    她们用自己的才、情、义,书写着自己闪闪发光的履历,影响并感染着身边的人……
    当年,她们是秦淮河畔的顶级流量巨星,如今,她们是历史传奇的最佳精彩代言。
    本书,为你揭开尘封历史的种种谜团,讲述爱情传奇的凄婉缠绵……

内容提要

  

    《莫将花月等闲看》讲述活跃于明清初的“秦淮八艳”。作为特殊的女性群体。她们本是社会地位低下的青楼歌伎,是女性尊严被彻底剥夺的弱势女子。但同时,她们又是无数风流才子为之心醉神迷的如花美眷,是后世文人墨客为之著书立传的爱国女性,是故宫博物内难得一见的“艺术收藏”。

作者简介

    李会诗,本名史慧莉,80后,文学硕士。曾从事过教师、编辑等工作。著有《斑斓旧事秦淮河》《宋词是一朵情花》《最风流醉唐诗》等书。

目录

01  马湘兰(1548-1604):通身傲骨透奇香
  美人如花
  爱情往事
  光阴的故事
  香消魂断秦淮河
02  柳如是(1618-1664):心有猛虎嗅蔷薇
  如花娇女初长成
  同心终异路
  所谓风流
  深情恰似浮云
  桃花得气美人中
  老夫少妻
  历史大变局
  白首红颜誓同心
  以身殉情,以命护家
03  顾横波(1619-1664):且等风光换荣光
  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
  销金窟里埋情史
  嫁对人,也要嫁贵人
  天荒地老相依偎
  秦淮第一夫人
04  卞玉京(1623-1665):一见钟情误此生
  聊将锦瑟送流年
  初见倾心
  往事付与红尘
05  董小宛(1624-1651):一生爱你千百回
  从秦淮名妓到一代宠妃
  醉仙女误入凡心
  名妓求爱路
  新婚即是新生
  江南第一名厨
  愿以此生祭钟情
06  李香君(1624-1652?):千秋气义耀群芳
  桃花扇底是传奇
  花魁李香君
  相识相爱,豆蔻年华
  血溅媚香楼
  断简残篇问迷踪
  群艳之首
07  寇白门(1624-1654?):何妨珠光含剑气
  富贵新婚动金陵
  侠女夜奔
  死比生更传奇
08  陈圆圆(1623-1695):乱世红颜垂千古
  艳若天人,观者断魂
  两次许婚未成婚
  笼中鸟的忧伤
  遇到真情郎
  大历史与小女人
  盛名永流芳

前言

  

    斑斓旧事秦淮河
    旧时的金陵,贡院与青楼盈盈一水,脉脉相隔。一边是求取功名利禄的学子,为的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一边是胭脂水粉歌舞喧闹的欢场,为的是寻夫觅婿,嫁人从良。男人,通过地位和财富取得女人的青睐;女人,通过美貌和爱情求得生存的空间。说到底,这就是一场赤裸裸的交换。金陵城的秦淮河,正是将人生如此鲜明的诱惑摆在岁月的两边。穿梭其间的红男绿女,就这样自由地组合出无数的传说。
    明朝末年,历史的天空风云变幻,王朝的大厦摇摇欲坠,秦淮河的柔波也开始荡漾出别样的况味。那些被秦淮河水滋养孕育的绮色佳人,被裹挟在历史的烽烟中残喘偷生,也因此有了与其他时代女子不同的精神风貌。
    “秦淮八艳”本与其他朝代的歌伎差别不大,缱绻旖旎、风流快乐,先拿下男人的钱,再拿下男人的心。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而期望通过婚姻摆脱出卖色相的风月场,似乎是历来青楼女子的最高诉求。但“秦淮八艳”的命运似乎又不止于此。
    明朝的妓女都是在籍的贱民,她们是公共空间可以恣意掠夺的玩物,是能被随意转让和自由买卖的商品,是整个社会最底层、最没尊严的女人。所以,“嫁人从良”不但可以从贱民中脱籍获得自由,也是回归主流社会过上正常生活的唯一途径。
    历史是残忍的。改朝换代的历史漩涡里,男人们尚且忙着保命、护家、升官、守财,到风月场不过是来寻开心,哪有闲工夫跟她们执手相看、泪眼婆娑?因此,即便她们貌美如花,才华横溢,也不得不面对大时代的危局,先保护自己在这兵荒马乱中生存下来。
    但历史也是公平的。正是因为国家机器的松动,民间思想的活跃,“秦淮八艳”才得到了比同时代女子更多自由选择的权利和机会。她们用自己的才华、智慧和勇气,衡量并筛选着恋爱的对象;她们以自己的政见、目光和理想,影响并感染着身边的男人。纵观历史,还没有哪个朝代的青楼女子能够跟名流雅士走得如此亲近,跟国家兴亡贴得如此紧密。
    围绕在她们身边的男人非富即贵,一部分是宰相、尚书、国舅等当朝权贵;一部分是风流潇洒的公子、反清复明的志士。而她们,不过是一群经历坎坷、命途多舛、情路曲折的弱女子;是离乱时代的浪潮里最容易被淹没的无声的“浪花”。但正是这些卑微的女子,她们面对生活时的勇敢,面对幸福时的执着,面对历史变局时的智慧,面对国破家亡时的风骨,都是其他时代女子所不能及的。很多同代男子,甚至她们的爱人,都在她们的光芒下,显出其自私、虚伪与懦弱。她们积极地参与到政治生活中,并从灰暗的时代中袅娜地跳出来,是颓废的大明王朝中最后几抹亮色。
    无一例外,“秦淮八艳”都是才貌双全的女子,很多人的书法、绘画和文学作品,已被载入史册,存入博物馆。艺术的细胞以不同的形态在她们身上显现,艺术的光芒遮盖了她们原本最卑微、下贱的身份。她们从花街柳巷中来,慢慢走入历史文化的长廊,她们是历代少有的能摆脱身份地位束缚而以独立的人格和形象留名于后世的女人。她们生前都是传奇,身后便成了传说。
    关于传说,其实大抵都有这样的特征:一是真的存在过;二是谁都没见过。那么不如就趁这个机会。理一理那段千头万绪的历史,读一读那些跌宕起伏的故事,随着她们的脚步,再次轻轻迈入明末清初的历史迷雾,见证一番秦淮河里流淌着的斑斓旧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美人如花
    适逢嘉靖年间,海宇清谧,金陵一带最是富庶。秦淮河畔,商贾云集,红粉飘飘,游船如织,才子佳人更是络绎不绝。在这喧嚣热闹、变幻莫测的秦淮风尘里,有着颇多色艺绝佳的歌伎,其中最著名的便数“金陵十二钗”。这马湘兰,便是其一。
    马湘兰生于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本名马守真,字月矫。相传,她曾是官宦人家的小姐,不知何种变故,最后竟流落到青楼。不过,到底是什么缘故,似乎并不是男人们所关心的内容;家底清白,才貌双全,少年成名,名冠秦淮,单是这几条,就足以为这个女人增加几分诱人的神秘了。
    史载,马湘兰“高情逸韵,濯濯如春柳闻莺,吐辞流盼,巧伺人意”。这几句从历史粉墙上剥下来的碎屑,虽然没有写她如何貌美如花,却将其清高出尘、落落大方的气质,描摹得栩栩如生。有时候,漂亮固然是上天对女人的嘉奖,但智慧又何尝不是命运的一种恩赐。尤其是在这氤氲梦幻的秦淮河上,在日复一日的迎来送往中,短暂欢愉后的淘汰,似乎比任何地方都来得迅速而冷酷。胭脂水粉,佳丽辈出,很多名妓还未站稳脚跟,便已经被更为鲜嫩的女子所挤走。秦淮风月场,舞台虽大,能立于不败之地的却并不多。而马湘兰,不但红遍秦淮,竟能在这瞬息万变的时空下,独领风骚几十年,终究还是不俗的。
    据说有一次,马湘兰身边的、r鬟在收拾东西时失手打碎了一个很名贵的簪子,吓得浑身哆嗦,知道自己一辈子的工钱都赔不起这簪子。结果,马湘兰不但没有责罚下人,还淡淡一笑,满不在乎地说了句:“这声音真好听!”其旷达豪迈,可见一斑。
    不仅如此,马湘兰还喜欢解急救困。如果是哪家的公子一时囊中羞涩,而她恰好又觉得与此人趣味相投,有时候不但不收银两,还挥金如土,以金银相赠,送有志少年求学赴考,颇具侠义之风。
    彼时的马湘兰声华日盛、艳名远播,却心性高洁,志存高远。一方面,金陵城内的男子,不管是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儿,还是寻常人家的浪荡儿,但凡走马章台之辈,寻花问柳之人,皆以不认识马湘兰为耻辱。可另一方面,马湘兰却不是谁都能见到的。她喜欢交往文人雅士,共谈诗词书画;所以那些面目可憎、言语乏味的人,即便身家显赫,也未必能求得一见,因此驳了多少面子,得罪了多少男人,恐怕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多年之后,她被这骄傲所累,也是当日没能料到的。
    如果命运的暗门没有在某个时刻被幸福地推开,也许马湘兰的生活和其他同代姐妹也不会有什么不同。不外乎就是:遇到真情郎,出嫁又从良。但那扇虚掩的门终于还是被推开了,她幸运地遇见了爱情。
    让马湘兰一见钟情的男人,名叫王稚登。王稚登,字百谷,是苏州的名士,《明史》里有他的传记,说他四岁能对联,六岁能写大字,十岁能吟诗作赋。嘉靖末年,曾入太学学习,万历年间奉召编修国史,文采非常好,号称“文徵明第二”。可惜王稚登文采虽好但官运不好,受人牵连不得重用,做官没几年便辞官不做了。彼时的王稚登心绪不佳,所以沿途散心解闷,准备回家打发日子了事。结果,他路过金陵巧遇马湘兰,为其才情所深深打动,从此引为知己。
    马湘兰其人,在秦淮八艳里不是最有名气的,也不是最漂亮的,但她是艺术家气质最浓郁的。她生性爱兰,为自己取名“湘兰”,自号“湘兰子”。王稚登曾为马湘兰的诗集作序说,“有美一人,问姓则干金市燕之骏,托名则九畹湘兰之草”。在古典文学意象中,“兰”乃花中君子,既包含了男子间“义结金兰”的刚烈爽快,也兼具了女子“空谷幽兰”的柔媚静雅。马湘兰性格旷达,为人仗义疏财,且被时人誉为“秦淮四美人”,可说是兼具了男人的豪爽与女人的娇美,所以她为自己取字为“兰”,当真是恰到好处。
    马湘兰不仅爱兰,而且种兰,所住之处,里里外外种满了兰花。秦淮名妓很多都有专属于自己的居所,李香君有“媚香楼”,顾横波有“迷楼”,听起来多少都有几分销魂的味道。而马湘兰的住处,却叫“幽兰馆”。芝兰之室,久住而香,主人的情趣与风雅也在不经意间悄悄泄露。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