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往后余生自在从容

  • 定价: ¥45
  • ISBN:978753174548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方文艺
  • 页数:240页
  • 作者:康娜
  • 立即节省:
  • 2019-08-01 第1版
  • 2019-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自在从容”是每个人的追求和渴望。本书通过6个大章,69篇空灵秀美的文章讲述从容的真谛,书中有很多名人的故事:贾平凹、林清玄、钱钟书、杨绛、沈从文、林徽因、汪曾祺、丰子恺、陈道明……本书中亦有普通人,平凡事,有空山寂静,有禅意淡淡,让人感悟到生命的自在和大美、灵魂的清欢与明亮。本书是送给读者良好的“静心”礼物!

内容提要

  

    本书是当代作家康娜的散文集,全书共分《花乱开,倾一世繁华》《这处好,择一城终老》《白纯束,痴一人情深》《醉光阴,绘一卷丹青》《枯静处,享一生清欢》《自然过,许一世安好》六卷,从不同的角度,以多样的手法和空灵秀美、哲思深长的文字讲述了生活情感方面的诸多见解,洞见世间人性,描画万物自然,字里行间有空山寂静,有山河万朵,亦有禅意淡淡,让人感悟到生命的自在和大美、灵魂的清欢与明亮。作者文字优美,意味深远,是贾平凹等众名家一致推荐的“康娜体”散文。

媒体推荐

    在陕西的年轻作家群里,康娜的文字简洁干净、空灵饱满,拥有清晰的辨识度,在国内拥有一定的知名度和粉丝群。
    ——贾平凹
    康娜的文字,有一种自在从容的气质,一种静水流深的韵味,布衣蔬米、平常人家,被她写出了光泽和律动,有松上清风之气。
    ——白音格力
    这是一部经过光阴滋养的文字,烙着沉实深远的岁月痕迹,但对康娜来说,这只是她日常生活的真相。
    ——陈长吟
    康娜的散文如山涧溪水、碧空流云,干净、清新、自然、流畅,没有枝枝蔓蔓、哼哼唧唧、卿卿我我,读起来很舒服,是一种美的享受。
    ——周养俊
    日光、月影、朴物、雅器,康娜的文字节制素简、冲淡闲散,透着种“不着一物”的侘寂之美。
    ——段恭让

作者简介

    康娜,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西北大学硕士研究生,做过报社记者,现为知名文学网“水玲珑美文”主编。诗歌《丈量》、散文《如果,时光未老》、《在简单里安顿自己》、《沧桑,低调的性感》、《母亲的月亮》等作品被广为转载。

目录

第一辑 开门是繁华,关门是繁花
  常想一二
  恰到好处,即是妙处
  无用之用
  从流飘荡,任意东西
  绝无花叶相
  开门是繁华,关门是繁花
  花开富贵
  花乱开
  浮生
  花下相见
  有趣,才是最好的活法
第二辑 过日子也是参禅
  喜悦如禅
  唯有相思不曾闲
  尘世中最简单的幸福
  闲话家常
  逛早市
  有时看你,有时看花
  朝颜
  过日子也是参禅
  细节是生活的天籁
  日子要过成灰色
  白纯束,美如玉
  守住一个人的精神风骨
  愿你衣襟带花,心有芳香
第三辑 人间草木心
  杨村琐记
  人间草木心
  采蘩祁祁
  四月农家帖
  务农
  秋来桂花香
  听风在野
  赏秋
  秋日的乡野
  山坡上的野菊花
  素心白菜,内里生花
第四辑 活成一杯茶
  深情的人,都活得认真
  忙点俗事儿
  雨天闲吃茶
  风物闲美
  把岁月写在荷花上
  粗瓷质的碗,蒲扇摇的风
  在天地间听雨
  闲,是一种难得的情调
  活成一杯茶
  冬天做的事儿
  有雪飘落,如见花开
  风雪旧人来
第五辑 修一颗平常心
  枯静处
  淡,是人生最深的滋味
  孤决
  修一颗平常心
  世好妍华,我耽拙朴
  素心花对素心人
  极简的禅意
  清白之年
  在琐碎的日常里放任
  做人的品相
  此处与别处
第六辑 唯有简净,方能从容
  很独自
  焚香静坐,自然过
  那一抹真
  若要快活,当先慢活
  圣人皆孩之
  人生,刹那而已
  一碗人间烟火
  岁月忽已老
  无鱼,虾也好
  唯有简净,方能从容
  饱满的人生

前言

  

    孤花拙器,简单素净,窗外的阳光,墙角的阴影,恰到好处地构成美。
    不能再多,再添一件都是多余,都是累赘。那一抱小雏菊安静地待在花盆里,黄色的小花仰着小脸望着你,如淡妆的小女子,很讨喜。
    此时,寂寂陋室,满室盈香。
    安静,是内心的修持,可惜,世间太多事都是打扰,撇不清。欲独享一份清净,只有向内寻取,这样也好,湖光山色如何,一低眉一颦笑,一投手一顿足,跟随内心驱遣。如此,最自在,亦最简单。
    外出散步,亦非水秀山清之处不可,景色怡人固然让人欢喜,若屋舍倾颓、白墙斑驳、野草横生,也自有一番意趣。万物盛极必衰,昔日繁华,今日破败,都是美。此谓:虽不自由而不生不自由之念,虽不足而不生不足之念,虽不畅而不怀不畅之念。
    听闻,花有色则无香,有香则无色。如含笑,异香熏人,却了无姿色,由此观,万事岂可求全?人人二字似是而非。你自以为好的,别人却不以为好;你所爱的,或正是他人所恶的;有人寄情于山水,有人移情于花草,皆是自然。若让一个不爱花的人去赏花,也是不可取的,如鲁迅所写的“吐两口血,扶着丫鬟,到阶前看秋海棠”,这不仅是强人所难,简直就是折磨人家了。
    梁实秋曾说:“人吃到老,活到老,经过多少狂风暴雨惊涛骇浪,还能双肩承一喙,俯仰天地间,应该算是幸事。”这个我是赞成的。一个人能够“俯仰天地”,一定是活得旷达、活得通透了。岁有枯荣,人有生老,只能照单全收,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和从容,待将世事一一经过,千帆过尽,再热烈之物都成平常事。
    读《世说新语·识鉴》中一段文字。说晋时文学家张季鹰在齐王处做官时,某一日,见秋风乍起,想念家里秋日美味——菰菜羹和鲈鱼脍,慨然叹曰:“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说完,便辞官归乡。有人问他:“你总想着潇洒一时,就不管别人怎么看你吗?”他说:“就算我名垂青史,也抵不上现在喝上一杯酒。”这位也算是性情中人,名禄富贵、青史留名,怎能抵得过他心中的那一份快意?率性如斯,简直任性。
    可不是吗?万事不如杯在手,一年几见月当空。光阴百岁,急急如奔,不如把万事推开了去。虽居陋室,然杯中有酒,锅里有肉,人生至此,福分亦是不薄。若至秋夜,明月高悬,虫鸣四起,桂香满庭,西凤二两,自斟自酌,寂寞也别有一番滋味。几杯入肠,菊花、虫鸣、秋风、落叶、月色,无物不可下酒,人与“海棠”俱醉,岂不快哉?
    野花艳目,不必牡丹,心自在,四季都是良辰。回头看,昨日种种,皆过眼云烟,往前看,混沌无涯,不可捉摸,渺渺人生,山重水复,何必为名累?何须替花愁?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常想一二
    朋友买来了纸笔砚台,请林清玄题字。林清玄展纸、磨墨,写了四个字:“常想一二。”
    朋友问:这是什么意思?
    他说:人生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但扣除八九成的不如意,至少还有一二成是如意的、快乐的、欣慰的事情。如果我们要过快乐的人生,就要常想那一二成的好事,这样就会感到庆幸,懂得珍惜,不致为八九成的不如意而纠结了。
    一二,是沃土的养料;八九,是清水里淬火。
    人生就是一部长篇小说,你是演员,也是导演。在自己设计的故事情节里,打斗着,也精彩着,脆弱着,也顽强着。在并不宽阔的路上风一阵、雨一阵,深一脚、浅一脚,走得跌跌撞撞,但你必须撑到最后,没有谁代替得了你。
    命运总喜欢捉弄人,它想给人以幸福,就先以苦难的形式体现,它想予人以快乐,就派烦恼去打头阵,你想要和命运玩儿好,就做好修炼、闯关、打怪的准备。
    上帝的公平不会立竿见影,但它一直睁着眼睛,人的命运也不完全相等,但唯有努力,凡事才有了可能。
    双脚插入泥土越深,步伐才走得越稳。树根只有扎地更深,树叶才能更繁茂,树枝才能长得更高远。
    人可以累、可以伤,但脊梁不能弯,还要努力奔跑,跑在时间的前面,跑过一切的厄运和不公,冷箭和暗算。
    学会与世界周旋,处理生死大事、烦恼琐事是人生的必修课。凡事无破不立,只有今日背负千斤,明日才能力顶千钧。
    里尔克说:“灵魂没有宇宙,雨水就会落在心上。”就是说,不管路多难走,心里得一直有根拐杖。你若知道为什么活着,也就知道如何过生活。
    常想一二。把眼光放在岁月的最远处,心就会柔顺软和起来。
    贾平凹在散文《酒》中写自己因写文章惹出了一些事儿,很烦恼,父亲于是来找他喝酒,喝着喝着,老父亲说:“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我觉得那不是多大事儿。你太顺利了,不来几次挫折,不会有大出息。没事儿咱不寻事儿,出了事儿咱不怕事儿。我就是怕你不经事儿,专门来看看你,告诉你这几句话来了。”
    经过了许多事儿,回头一看,磨难、挫折、负重,都是来成全你的,是你的进身之阶、洗礼之水。
    不思八九,常想一二,心里绽开一朵莲花,人生才是一幅写意的图画。
    恰到好处,即是妙处
    文章做到极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
    好的文章,一定是火候适当、秾纤得衷、修短合度,不渲染浮夸,也不枯槁萎靡,刚好地表达和描述事物状态,如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徐渭的清寂山水、凡·高的疯狂向日葵,是创作人心路、情绪、气息、才华最适度的结合。创作者被眼前的景物所逗引,激发灵感脱颖而出,成就世界最绝妙的作品。
    万事万物,恰到好处,即是妙处,否则就是不够完美。春初新韭,秋末晚松,著文如是,人生际遇亦如是。
    人出生以后,被命运抛出,划出远近高低不尽相同的轨迹,走过鲜衣怒马的疏狂、花开富贵的闲散、静水深流的稳健,生命里凄凉与荒寒的际遇,恰是光阴里最好的相逢。
    苏东坡少年得志,春风马蹄,26岁赴任凤翔判官,官越做越大,后又越做越小,越贬越远。他带领家人垦荒种稻,房屋五间,果菜十畦,桑百余本,过着神仙般的生活,自得其乐。他多次到黄州城外的赤壁山游览,他写下了《前赤壁赋》《后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记承天寺夜游》等绝世篇章。
    对这种流浪的生涯,他不无幽默地写道: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他把这几处人生的坎坷之地,作为自己的“平生功业”。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多才多艺,多灾多难,成就了他人格里的进取、慈悲、旷达,诗词、书法也达到了他人难以企及的高峰。
    恰好,是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是王羲之的《兰亭序》,天造地设,天时地利人和,那一刹,阳春三月,春暖花开。
    人生大梦,在频繁的美丽与曲折的悲欢之后,你悠然转醒,他新炊刚熟。
    钱钟书与杨绛的一世情缘,钱说:“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恰好,是冥冥里的命中注定。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不外乎,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
    林徽因去世后,有人要给梁思成找个老伴儿,梁思成说,他三要、三不要:老的不要,丑的不要,身体不好的不要。但是反过来,年轻的、漂亮的、健康的人就不要我这个“老弱病残”了。
    年迈的梁思成,只想找一个年轻的、健康的、对自己知冷知热的女人,过正常的晚年生活,过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凡俗日子。
    众说纷纭里,他选择了林洙。
    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