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地理 > 世界地理、旅游

要玩就去日本吧

  • 定价: ¥48
  • ISBN:978755351646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化
  • 页数:249页
  • 作者:曹正文
  • 立即节省:
  • 2019-08-01 第1版
  • 2019-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曹正文是一个记者、编辑和作家,所以他的作品,除了介绍一般的旅游景点外,更注重日本对文化艺术的保护和传承,他的这本游记重点介绍了日本30个文学馆、美术馆,对于那些与中国文化有源流关系的景点和设施,都有着生动详尽的记录和介绍,像《在仙台寻访鲁迅遗迹》《迷人的金泽》《汤布院的诱惑》《关市有个“莫奈之池”》《漫步徐福遗址有感》《熊野鬼城奇观》《逛郡上八幡古街》《豆田町老街上的中药铺》《合掌村的诗情画意》《井上靖的“中国情结”》《访川端康成文学馆》《访渡边淳一文学馆》《访高仓健纪念馆》《访浮世绘博物馆》等,读来倍感亲切,引人遐思。

内容提要

  

    本书是一本全方位详尽介绍日本旅游文化景点的旅游散文集,介绍了日本41个县(日本全国有43个县)的重要城市、古镇老街、山水名胜,并对日本27个文学馆、美术馆,如渡边淳一纪念馆、松本清张纪念馆、高仓健纪念馆等一一作了导览,可供旅游者参考。

作者简介

    曹正文,笔名米舒,《新民晚报》高级编辑。江苏苏州人,上世纪50年代生于上海。先后当过工人、教师,经自学考试毕业于华东师大中文系。上世纪80年代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现为中国武侠文学学会副会长、上海作家协会理事。曾任上海九三学社第13届、第14届、第15届常委,上海市政协第9届、第10届、第11届委员,上海大学文学院与同济大学对外交流学院兼职教授。推理小说《紫色的诱惑》获中国侦探小说(1950—1992)优秀小说奖。1993年获上海市首届韬奋新闻奖,1995年被评为“上海十大藏书家”。1997年11月应瑞典外交部邀请出席第91届诺贝尔奖颁奖仪式。2004年担任央视《笑傲江湖》电视剧的文学顾问。2006年、2008年两次被聘为《新民晚报》资深编辑。
    曹正文于1993年至今的20年中先后以学者兼记者的身份访问美国、俄罗斯、瑞典、加拿大、澳大利亚、南非、埃及、法国、英国、巴西、克罗地亚、波兰、以色列、不丹、突尼斯等68个国家,并在马来亚大学、墨尔本大学、大田大学、多伦多大学、斯德哥尔摩大学讲课。共出版作品集185部,其中个人专著65部,主编丛书120部,代表作为《古龙小说艺术谈》《珍藏的签名本》《米舒书话》《紫色的诱惑》《唐伯虎落第》《中国侠文化史》《我说风月无边》《我走过88个城市》《我读过的99本书》《米舒其人其书》《壶中书影》。《女性文学与文学女性》于1999年出版韩文版。苏州图书馆“曹正文收藏签名本陈列室”为国内第一个签名本陈列室。

目录

序言
你真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漫步日本老街
  京都八百庙
  名古屋城多唐风
  在箱根遥看富士山
  横滨有条中华街
  银座放下架子
  漫步大阪城
  在奈良戏鹿
  在长崎洗温泉
  漫步徐福遗址
  豪斯登堡印象记
  冲绳岛游记
  迷人的金泽
  在《伊豆舞女》诞生的地方
  在《阿信》拍摄场景地
  关市有个“莫奈之池”
  汤布院的诱惑
  仓敷古镇的悠闲与自在
  在仙台寻访鲁迅遗迹
  悠闲北海道
  福冈式微笑
  东京迪士尼很赚钱
  草津温泉街的悠闲
  熊野鬼城奇观
  访阿伊努族民俗村
  豆田町老街上的中药铺
  角馆古镇的幽雅与迷人
  在茨城古董市场淘宝
  在熊本地震中惊魂
  寻访佐贺“秘窑之乡”
  参观网走监狱博物馆
  漫步川越老街觅趣
  银山老街给人温馨的回忆
  觅趣在马笼宿古街
  在富田农场的花海中
  逛郡上八幡古街
  小豆岛上有个电影村
  漫步三朝温泉街
  在城崎温泉泡汤
  在《非诚勿扰》的四姐妹居酒屋
  逛仓吉白壁赤瓦老街
  逛大须观音古董市场
  漫步妻笼宿
  合掌村的诗情画意
  在“明治村”感受昔日的绚丽
  重森三玲的“枯山水”日式庭园
寻访日本文化名人
  访菊池宽纪念馆
  夏目漱石的汉文学情结
  访森鸥外旧居
  志贺直哉在城崎
  访石川啄木新婚故居纪念馆
  访野口英世青春馆
  在北原白秋的故乡
  访山本有三纪念馆
  访岛崎藤村纪念馆
  忧郁的诗人——访佐藤春夫纪念馆
  访江户川乱步文学馆
  访太宰治纪念馆
  井上靖的“中国情结”
  起云阁——文学家的乐园
  参观川端康成文学馆
  崛辰雄和他的《起风了》
  访松本清张纪念馆
  参观木下惠介纪念馆
  在青森县文学馆找到高木彬光
  访三浦绫子文学馆
  访西村京太郎纪念馆
  访高仓健纪念馆
  访森村诚一文学馆
  访渡边淳一文学馆
  衔笔作画的星野富弘
  陈西瑜与现代魔幻艺术馆
  在藤野严九郎纪念馆
  访深田久弥文化馆
  访日本“第一庭园之美”——足立美术馆
  访浮世绘博物馆
日本印象
  我眼中的日本与日本人
  感受日本的公共交通
  雪国拒绝尘埃
  日本人何以长寿
  日本夫妻关系如“空气”
  日本人为何缺少个性
  日本擦背小记
  日本艺伎
  在日本拜大佛
  在日本逛百元店
  日本情色现象之刍议
后记

前言

  

    你真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中国知识分子理想的生活方式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读书长知识,走路长见识。如果只读书不走路,那是图书管理员;只走路不读书,那是邮差。如果一个人既有知识,又有见识,那就难能可贵了。但真正做到这一点的人似乎不多。在古代,社会生活节奏慢,一般人有时间,但没那么多书;交通不发达,单靠两条腿,也很难走那么多路。到了现代,交通方便了,但很多人却没时间认真读书。
    我有一个朋友,不光书读得多,远远超过万卷;路也走得多,远远超过万里。1995年,他被评为“上海十大藏书家”之一,单单他捐给苏州图书馆的作家签名本就有4800多册,其中名家签名本300多册,如巴金、冰心、唐弢、章克标、吕叔湘、楼适夷、陈学昭、张中行、费孝通、季羡林、于光远等。二十多年来,他先后到过中国的29个省市自治区和世界五大洲69个国家进行访问、讲学、旅游、参观,粗粗估算,行程也在200万公里以上。
    我说的是《新民晚报》的曹正文。
    正文一生勤奋好学,先后拜文史大家章培恒、老报人冯英子与历史小说家蒋星煜为师,跟他们学新闻,学历史,学文学,学写作。他在章培恒先生亲自指导下,读《二十四史》中的“人物传记”章节,读《古文观止》。1981年他考进《新民晚报》当编辑,拜老报人冯英子为师,因为从小迷恋读书,于是起了个笔名叫“米舒”(迷书)。他于1986年提议创办《新民晚报》“读书乐”专版,并主编这个专版长达22年,办得有声有色,发表了成千上万篇著名作家、学者、青年才俊的优秀作品,成为《新民晚报》的一个名牌栏目。他以文会友,上门请教、约稿,冰心、郑逸梅、施蛰存、费孝通、苏步青、赵家璧、徐中玉、罗竹风、柯灵、周而复、秦牧、王元化、赵启正等,都是他的作者,也是他亦师亦友的忘年交。
    在32年的新闻生涯中,曹正文除了完成繁重的报纸版面编辑任务外,还主编出版各类丛书121部,出版个人专著66部,包括文史、武侠、侦探、游记、诗话、动物花卉小品、签名本书话、文艺评论等,共计1300多万字。他在1993年因此荣获上海首届韬奋新闻奖,后被评为高级编辑。他还曾担任上海市三届政协委员与九三学社上海市委常委、中国武侠文学学会副会长和上海作家协会理事。
    他不但是一个书迷,还是一个旅游迷。此前,他已经出版过《行走亚洲二十国》《行走欧洲三十六国》《我走过88个城市》《开心万里行》《无边风月之旅》等六本游记。这些游记作品,有走马看花的掠影,也有“下马看花”的描述,颇能令人开阔眼界。今年,曹正文又推出新的游记《要玩,就去日本吧!》。听曹正文说,从2001年至今,他已去过日本17次,日本全国的47个县级单位,包括一都(东京都)、一道(北海道)、二府(大阪府、京都府)和43个县,他都去过了。
    曹正文虽然是个旅游迷,但他的视角与一般旅游者又有所不同,他是一个记者、编辑和作家,所以他的作品,除了介绍一般的旅游景点外,更注重日本对文化艺术的保护和传承,他的这本游记重点介绍了日本30个文学馆、美术馆,对于那些与中国文化有源流关系的景点和设施,都有着生动详尽的记录和介绍,像《在仙台寻访鲁迅遗迹》《迷人的金泽》《汤布院的诱惑》《关市有个“莫奈之池”》《漫步徐福遗址有感》《熊野鬼城奇观》《逛郡上八幡古街》《豆田町老街上的中药铺》《合掌村的诗情画意》《井上靖的“中国情结”》《访川端康成文学馆》《访渡边淳一文学馆》《访高仓健纪念馆》《访浮世绘博物馆》等,读来倍感亲切,引人遐思。如果带上这样一本书到日本去旅游,那无疑是一个不开口的好导游。
    贾树枚
    2019年1月29日

后记

  

    写这本小书,完全出乎我自己的意料。我在写完《行走亚洲二十国》与《行走欧洲三十六国》后,原计划写一本行走美洲或行走非洲的书。我当时美洲已去了美国、加拿大、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巴拉圭、牙买加与海地,而非洲则去了埃及、南非与突尼斯,但当我在日本进行了几次深度游以后,就决定把美洲行与非洲行的计划暂时搁置下来,我要集中精力写一本介绍日本的旅游读物,让更多的中国人去日本观光与旅行,从中获得享受与得到启迪。
    由于日本曾经入侵中国,在我的记忆里,课本与文学读物中(包括连环画)全是“打日寇”,“日本鬼子就是坏人”。我长大以后,对日本的印象自然不会好。1978年以后,《望乡》《追捕》等日本电影进入中国,立刻引起中国人的好评。时代让中国人开始全面审视和重新认识日本,同时在中日关系正常化的基础上,中日交流也日益频繁,中国人去日本留学也成为一股潮流。可惜当时已经进入《新民晚报》当记者的我,因工作繁忙而没有关心。
    我因去过许多国家,所以对于日本旅游市场的开发,开始并不以为然。因为日本是个岛国,没有什么雄奇的山水奇观,也不如埃及、印度、希腊的古文化根底深厚,更没有欧洲壮丽宏伟的宫殿、城堡,寺庙也不及东南亚古老。我于2001年第一次随上海新闻代表团访问冲绳,印象很一般。后来我又去了长崎、京都、横滨与名古屋,见识了日本人心目中最美丽的山——富土山,说实话,富士山实在比不上中国的“五岳”。第四次去日本,我才到了东京。这几次日本行,让我感触很深的是日本真是一个一尘不染的清洁国家,无论是闹市街道,还是山野、乡村,路面都是那么干净。有人说,看一个国家是否洁净,那要看一下这个国家的公厕,日本的公厕,我后来走了上百个,几乎都是那么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异味。另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个国家对传统文化的保护,那些古镇老街,那些旧舍陈设,古朴古拙、古色古香的老东西,都上了年纪,有了包浆,至今保存得那么好,真的让中国人看了羡慕。我们中国历史文化悠久,但我们的老东西好多都被破坏了,或流落到了海外,或被城市扩建拆除了,十分可惜。
    日本的近代文学家,总体上不及中国,但他们把有成就的文化人的故居都加以保护。尤其令我感动的是,日本的这些文学纪念馆,有的是日本政府或当地政府修建的,但有的是私人筹建的,如江户川乱步文学馆就是由一些侦探小说迷(或日志愿者)自己办起来的,高仓健纪念馆也是由高仓健的影迷创办的。热爱文化,已经深入到日本人民的内心深处。附带说一下,日本的美术馆、雕塑馆也相当之美。而这些文学馆与美术馆开放的时候,会有不少日本人赶去参观,从我个人的感受来说,日本这个文化起步较晚的国家,今天已经走到了时代的前列。上世纪80年代,川端康成成为继印度泰戈尔、以色列阿格农之后第三位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亚洲作家,90年代又有日本人大江健三郎。而进入新世纪以来,已有18位日本人获得诺贝尔奖。因此,去日本观光,除了关注山水,日本的建筑、美术、文学、科技与技术,也值得旅行者去观赏与体验。 日本已经连续22年人均寿命位居世界第一,这固然与日本先进的医学技术和完善的人性化服务有关,还有日本健康的饮食习惯。中国人去世界各国旅行,只有去日本不必寻找中餐馆,因为日本的饮食与中国相仿,虽然日本料理不如中国美食好吃,但每餐菜品种类繁多,烹饪清淡,有利于人的健康。清淡可口的日本料理,也为中国观光者所青睐。 日本国有最好的空气,最科学的城市管理,最合理的交通设施,还有最便宜的百元商场,但最让我佩服的是这个国家人性化的管理,比如一部小小的、仅容五六人的电梯,它也在转角处放一个三角形小凳子,以方便残疾人与老人坐一下。无论是在商场,还是在寺庙,服务人员都带着善意的微笑,而不是以笑来让你购物或付香火钱。在小镇的商铺里,有的主人不在,观光者在选购物品后,自己付钱在箱内,已经成为一种习俗。而夜不闭户与路不拾遗,也不是一句空话,有人掉了一个包,一小时后返回原地寻找,包居然还在。 我自2001年第一次去日本,至2019年5月,我在18年中去日本旅行了17次,将日本1个都(东京),1个道(北海道)、2个府(大阪、京都)与41个县(日本共43个县)都走遍了,大约可以说走遍了日本的每个地方,从中得到了不少享受,获得诸多启迪。我现在把自己访日的感受写成一本《要玩,就去日本吧》的小书,介绍了日本45个观光景点、30多个文学馆与美术馆,以及笔者对日本的印象,作一点导游指南,仅供参考。 李克强总理在2018年说“让中日友谊再起航”,这无疑是一件好事。中日两国人民的交流源远流长,让我这本小书,让更多的中国人来重新认识今天的日本,从中取长补短,要玩就去日本吧! 为本书作序的贾树枚先生,是我熟悉和尊敬的一位长者,他担任中国记协常务副主席和上海记协主席。我最早认识贾树枚先生,是他在担任上海新闻出版局领导时,当时我正在编“读书乐”专刊,联系上海各大出版社,在不同场合感受到他儒雅的风度。后来,他又担任上海市宣传部的领导,我在宣传“振兴中华”读书活动中,也多次见到他的身影。他后来成了管我们这些记者编辑的“头”,但他从不厉言怒色,待人接物令人如沐春风,偶尔读到他写的文章,平中出奇而妙语如珠。这次蒙他为本书作序,非常感激。 最后要感谢日本明星观光株式会社总经理鸣海亮先生与导游张荃女士的大力帮助,许志浩兄为八次自由行设计了自助游线路,也让我获益甚多。同时,我还要感谢与我一起去日本旅行的朋友们,谢谢你们! 曹正文 2019年5月28于沪上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京都八百庙
    初到日本,就听人说,东京有八百所(政府机关),大阪有八百桥,京都有八百庙。这是说东京官多,大阪桥多,京都古迹多。
    京都位于日本列岛中心的关西地区,是一座内陆城市,它曾是日本的首都,又被称为“千年古都”,有199处建筑物被指定为“重要文化遗产”,有38处被称为“国宝”,19处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其中最著名的有京都御所、金阁寺、清水寺、万福寺、二条城。上世纪40年代美国想用原子弹轰炸日本,有人提议目标定为东京和京都,当即遭到反对,一位美国将军说,炸了京都,日本人会世世代代憎恨美国人。结果,美军把原子弹扔在了广岛与长崎。
    第一次去京都,我只待了一天,参观了金碧辉煌的金阁寺与令人有梦幻之感的清水寺。这两座寺庙都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香火袅袅,梵音不绝。听导游说,日本有1.3亿人,但信奉宗教的却有3亿人,原来有的人信奉了两三种宗教,因此,京都有寺庙八百座也就不奇怪了。日本人还信自然神,如树神、稻神,祈祷丰收,祈求平安。人年轻时大都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年纪大了,总觉得有些不妥。一个人什么都不敬畏,什么都无所畏惧,那就很可能自以为是、自行其是、自命不凡、自高自大、自吹自擂、自欺欺人,最后必定是自作自受、自惭形秽。
    京都的日本味很浓很纯正。从公元794年到1868年的明治维新,在近1100年的时间里,京都一直是日本的皇城。京都兴建之初正是中国的唐代,日本曾派遣使者到中国学习,京都城就是以长安和洛阳为样板建起来的,整个城市面积20平方千米,呈长方形,街道纵横对称相交,形如棋盘。至今日本仍把到达京都称为“入洛”,把市中心叫做“洛中”,可见中日文化交往之源远流长。京都是一座充满禅意的城市,光佛教寺院就有1649所,有些佛寺的历史比京都成为皇城的历史还长。
    我在京都的街上散步,无形之中体味了一种浓厚的文化氛围。那街道、那寺庙、那园林,都和中国唐朝的建筑与气度相仿。原来清水寺就是唐人玄奘第一代弟子慈恩大师于公元798年在京都创建的。万福寺则与中国明朝高僧隐元和尚有关。隐元是福建人,他在普陀山出家,后成为高僧,63岁东渡至日本,日本人为其气度所折服,在京都给了他一片土地,隐元便依照家乡寺院风格,修建了这座万福寺。无怪乎这两座寺院的建筑风格似曾相识。而西本愿寺门口的石狮子,亦有中国唐朝的风格,两侧的绘画讲的是尧舜禅让的故事。至于唐招提寺,听其名字,就知道与中国唐代有关,是唐朝高僧鉴真的杰作之一。
    在京都的街上,我还看到不少商店在卖陶瓷、漆器和丝绸衣物。京都的丝绸衣物,又称西阵织,高超的印染技艺与独创的花纹图案给人以特别的美感,其中以领带、桌布与和服腰带最受欢迎。京都的油布伞也吸人眼球,用料考究,色彩与图案极具日本民族特色,但价格不便宜,在5000日元以上。而供应的陶瓷,又名清水烧,色彩与质地都佳。那些小玩意相当雅致漂亮,风格上有明显的日本乡土特色。还有一些花道与茶道的小店,也令人驻足,店中的日本女子都以和善的笑容相迎,这让我感到十分亲切。我在日本京都深深感受到了异国的风情,还有良好温馨的礼仪风范。
    我一共去过京都三次,知道日本历史上首部长篇小说《源氏物语》的故事舞台就在京都,京都还诞生了《枕草子》《方丈记》《更级日记》《今昔物语集》《平家物语》等众多文学作品。京都曾是日本最早的美术学校创办地,许多日本名画家也出生在京都,如尾形光琳、竹内栖风、堂本印象等,而歌舞伎剧场也发祥于京都。古老的文化风俗让京都名声显赫,它与世界各国名城结为姐妹城市,如法国的巴黎、美国的波士顿、德国的科隆、意大利的佛罗伦萨、中国的西安等。
    P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