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致青年书(1926-1931)

  • 定价: ¥48
  • ISBN:978755962454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01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舒新城先生是教育家、出版家、《辞海》首任主编、现代教育奠基人之一。他站在传统与现代之交,既有旧学底子,又接受了新式教育。舒新城认为人在社会上获得高贵的地位、重大的责任,全靠中学校的教育做基础,这也是他为何尽心尽力于青年教育的缘故。他提出教育为人的目标是:一、处己须具平民的精神,治事须耐劳负责;二、以宇宙为大学校,继续不断地研究学问。
    他对于青年人给出的经验与见解,在今天仍然适用,而今天愿意给青年人说点诚实而有益的话,显得多么难能可贵!对于青少年,除却学问外,他以为生活、职业、事业上的问题也与求学同样的重要。他曾经为这些问题烦扰多年,而且看见无数的青年受这些问题烦扰。故此,他像一位大朋友,不厌其烦又巨细无遗,给出了如何交友、如何恋爱、如何用钱等的建议。
    本书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学术著作分社社长、资深出版人、历史学者谭徐锋整理。

内容提要

  

    本书是著名教育家舒新城先生写给青年朋友的一个集子,收录了他1926~1931年间所写的七封书信,信中讨论的主题全是关于青年的,涉及治学、治事、恋爱三个方面,把自己作为过来人的经验奉献给青年朋友。本书亦收录他给子女的信七篇作为补充,内容相似,体例相仿。
    舒新城饱读诗书,又久经沧桑,对于民间疾苦知之甚深,在教育、出版领域精耕细作,提出的不少看法让人觉得言之有物、亲切有味。他很坦诚,对于形形色色的青年困惑思考很多,善于结合亲身经验,无论是读书、恋爱、交友,还是其他提升自我的途径,他提出的建议都能体贴入微,给人以启发。

目录

致青年书
致读者书代叙
致青年书——讨论几件关于读书的事
致中学生书——关于求学治事的几个小问题
致青年教育家
考试与文凭——致中学生的一封公开信
恋爱上的几个问题——给男女青年的一封公开信
爱的无抵抗主义——复某君兼论金罗情杀事
附录 中学生的将来——在绍兴浙江第五中校讲演
给孩子的信
怎样自立和进修
一个错综的婚姻问题
关于用钱及其他
关于交友
父与子
几个切身的问题
做人做事的方法
整理后记 致快慰而真切的青春

前言

  

    这本小册子是我立意献给青年诸君的。我想本书的读者,大概是青年罢!所以再趁此机会谈谈我对于青年所要谈的话。
    我在致中学生书说过:“我是寤寐追念青年已弃我而去的一个人。”从这句话中,诸君最少当知道我现在已不是青年了。可是十几年前,我也一样地像诸君的年青,更一样地被人称为青年。
    时间的轮子一天一天地向前转去,社会的文化也跟着它一天一天地向前推进:我青年的时代当然不及诸君现在的好,我青年时代的环境和生活恐怕也有许多不及诸君之处——我有一本自传式的我和教育,详述我的三十余年的生活——可是,那青年的黄金时代,却无时不引起我深长的、甜蜜的回忆。
    我常常自己问自己:“青年的生活何以时时要唤起我的回忆?”我必不假思索地说:“因为它太可爱了。”倘若你们再问我何以“可爱?”我便不能立刻答复:因为这只是我的“灵感,”没有适当的语言可以表现它。这灵感、在诸君的现在,还不会得到;能得到这种灵感的人们,恐怕又会要以“长者”自居而不肯向诸君说话。可是我爱青年,尤其爱我青年时代的生活:我虽然不能有适当的文字,将我这灵感一一表现出来,虽然不能将我青年时代的经历一一告诉诸君,然而至少我可把常常回忆的资料,归纳作几条抽象的东西写出来,一面借以作我和诸君精神上交通的媒介,一面发抒我个人久积的情感。
    人生的隔膜,我以为是事实上无可免除的;但是,在程度上,却可以有很大的差异:就人类讲,凡是文明程度越高的,机诈随知识而发达,彼此相互间的隔膜也越大;就个人讲,年龄越大的,社会上的经验越多,对于人生的隔膜之感也跟着加大。这是人间的缺点:在个人虽然有例外,在人类的全体则无法补救。所以隔膜之苦是人生的共相:“我”如此,“人”也如此,诸君现在虽或不如此,但有一日之必须如此,是可以断定的。
    诸君现在的生活,虽不曾完全埋没在机诈的社会中,但现在社会上的种种事象,已有形无形地掺入你们的心影之中,而把你们儿时的天真打破了。可是你们还有几种未尽泯灭的特质,令人羡爱不已;它们虽然不能把人生的隔膜完全消灭,但可以减去许多:这就是愉快的心绪、豪爽的气概、勇敢的精神。这三种特质是人间的至宝,是文化的源泉;个人的生存、社会的绵延,都赖它们维系。现在的诸君或者不知它们之可贵:但是人间世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不能动摇你们的乐天观;出生入死的险问题,不能阻挠你们一往无前的真精神;机诈万端的恶社会,不能湮灭你们待人的赤忱,你们的世界是快乐的、率真的、平和的,社会上一切的苦闷、险诈、困穷,纵能偶然侵及你们,也绝不会使你们如实地感着。这样的行为与态度,自然也是“成人”所能有,但绝不是长于利害计较心的“长者”所能一一办到。在诸君,不必借特殊的修养与训练,只要顺着你们的天禀走去,就会踏上这些路道:这岂不是黄金不易的宝贵时代吗?
    我感着人生隔膜之苦,便常想到这人间的至宝,更常回忆到这些至宝在我青年时代所开的花,所结的果。我现在自然极力要永续地保持这些至宝,但同时更望诸君能宝贵它们,善用它们!——这是我久积于心的夙感,平时不曾说过,在本册的各篇中也不曾说及的!
    这册所收集的六封书信,是我于民国十五年至二十年所写的,除去致中学生书一篇外,都曾发表过;附录一篇,原载在我的《教育丛稿》第一集中,因为所讨论的问题全是关于青年的,而青年诸君又不一定需要购读那书,故而转录于此。这些书信所讨论的问题大概可以分作治学治事恋爱三类。前两类,一般所谓学者尚有时说及,第三类也许为着“尊严”的缘故而少有人愿说。在我,则很相信“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的话,而以治学治事为谋饮食的工具,恋爱为解决男女问题的大道:所以一并说出。不过为着时间的限制,关于各方面——尤其是恋爱——的意见还不能尽量如实地发表。时间许我,也许再能写一部人生论或恋爱论与诸君相见!各篇所说,是见解也是经验。这些见解和经验是后时代的,同时也许是先时代的;许是于诸君有益的,也许是无益,这全凭诸君各人自己的立脚点去判断。我只知道写我所要写的,说我所要说的;其他的一切,不但写的时候不曾想到,现在也不曾顾到。
    不过我得申明的,这册各篇所说,都是些人生的枝节问题,并不是什么社会改造、国家建设的根本大计。望诸君不要把枝叶当作根本;更望诸君永续地保持那三件至宝,而努力于人生隔膜的减除与根本大计的建立。青年虽弃我而去,我却很愿为青年作执鞭的卫士诸君想不我遐弃罢敬。
    舒新城
    二十年二月十日上海

后记

  

    近代中国新旧叠加,中西碰撞,思想文化界多姿多彩,涌现出不少活色生香的人物,舒新城就是其中一位。
    同为湘西人,舒新城当年的名气可不亚于当下声名赫赫的沈从文,其所涉足的领域、所交往的圈子、所造成的社会反响,在整个近代中国,都是不多见的。
    他既是教育学、心理学研究的开拓者之一,在辞书编纂方面筚路蓝缕,又是中国第一波玩摄影且撰有摄影学专著的,散文作品也清新可诵,更不用提他长期主持出版事业,留下了五百万字的日记,以及作为少年中国学会成员的社会参与。
    民国时代不少名人都有类似青年指导的论述,多是学院派的写作方式,有些局限于读书,至于谈论如何应付烦乱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值得称道者。
    舒新城饱读诗书,又久经沧桑,对于民间疾苦知之甚深,在教育、出版领域精耕细作,所以提出的不少看法让人觉得言之有物、亲切有味。透过这些一九二。年代后期的文字,可看出他很坦诚,对于形形色色的青年困惑思考很多,善于结合亲身经验,无论是读书、恋爱、交友,还是其他提升自我的途径,他提出的建议都能体贴入微,给人以启发。
    本书除了收录舒新城《致青年书》一书之外,还辑入其公开发表的几封一九四0年前后给孩子的家书,亲子之间和和气气地无所不谈。近代家书里除了梁启超先生的家书,似乎还找不到第三个人能如此亲切而深入地跟自己的孩子谈这些问题。
    关键的是,这些并非旧时代的老问题,在当下依然值得去不断讨论。舒新城文字中那种商量的口吻、温婉的劝说,让人甚至想起了汪曾祺所提到的“多年父子成兄弟”。这其实是我们传统里一个让人倍感温暖的画面,远没有三纲五常那么森严可怖,希望借着这些文本复兴一二。
    我之所以整理这么一本小册子,跟不少小朋友问我一些人生问题有关系,他们的不少困惑,跟后“五四”时代的年轻人没有太多的区别。尽管我们现在所凭借的手段与机械看起来已经改天换地,但人一C,-~A性,以及那种随时都可以沉渣泛起的环境,其实也一样考验着当下年轻人的定力与心智。想起来我应对他们种种困惑的一些体会,远不如舒新城见解之晶莹剔透,越发觉得这本书整理出来的必要了。
    这里面当然没有可以照单全收的锦囊妙计,但那种恳切的言语、那种探索的精神,以及作者再三提醒的青年之特性——“愉快的心绪,豪爽的气概,勇敢的精神”,我觉得当下的青年朋友是很可以借鉴的。由此,那些人生中的枝枝节节,或许可以更加伸展开来一些。
    此次整理,《致青年书》所据版本为中华书局一九三三年版,“给孩子的信”则辑自《中华少年》杂志。除酌情加少量注释与分段之外,严格保存文本原貌。注释以“编者注”标明。不足之处,敬请读者不吝赐教。  ’
    祝愿有幸遇到此书的读者,有一个快慰而真切的人生。
    谭徐锋 己亥仲夏深夜于北京观海楼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致青年书——讨论几件关于读书的事
    一、购书 二、阅书 三、阅报 四、做笔记
    希望负青年教育责任的人们乘便转达你们日夕相处至可爱敬的青年!
    青年朋友们:
    我很爱敬你们,所以在这百忙之中写这封信给你们:
    我现在已是成人,虽然青年时代离我还不很远,然而我现在总不能自称为青年。所以一面爱慕你们的年青,一面又追念自己年轻时的苦寂生活,而有种种矛盾不安的情绪。若要细说起来,恐怕这青年教育专号的篇幅给大半于我,还是不很够用。这自然不是教育杂志记者所愿意,也不是我现在的时间所能办到,故只择几件关于读书的小事和你们谈谈。
    倘若你有机会而又愿意看我这封信,我便假定你是要读书的,所以青年应不应当读书的问题我们不讨论;而且,我所谓青年,是指十二岁以上二十岁以下的“人”,无男女、无职业的区别。这对象自然很广泛,然而“青年”的范围确有这么大,我,或者你们,也都不愿意把它缩小。所以我的话,在你看来,也许觉得很有趣或很隔膜的。
    我只限定说几件读书的小事,故第一从“书”讲起。
    辞源下书的定义说:“以文字记载事物曰书。”我们把这句话分析,便知“书”有两种要素:一是文字,一是事物。文字是形式,事物是内容;形式自然要美,内容更加要丰。内容如何才得丰?形式如何才能美、才算美?这是文章论上的大问题,我们当然不能讨究。不过我能说的书中的丰富的内容是由于丰富的经验,而优美的形式则由于作者“体验的练习。”我们读书无非为贪点便宜从他人的言论中“增加自己的经验”而已。
    读书的目的虽然很简单,但因为自然界、人事界的事物太繁,我们决不能把所有的现象或者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一一“亲历其境,”自不能不借助于他人的耳目,所以读书便成为必要了。不过“当今之世,”读书实在是一个不很容易的问题。若果你真欢喜读书,无论如何,你总可以碰着两个很平常而使你费去许多心思不易解决的问题。这两问题简单说来,就是:
    (1)读什么书。
    (2)怎样读书。
    朋友!你果真愿意而又能看我这信,我想你最少亦曾在小学或中学读过书,但我不知你是否曾被称为“好学生。”倘若你果真为你们的教师或长辈称为“好学生,”你大概对于读书不会感大的困难:因为要作“好学生,”在读书方面讲,各种功课都非弄到九十分以上不可,你的注意力既集中于“分数”上,而且要天天机械般专心致志地读预定的教科书,别的事情能扰乱你心思的机会自然很少。倘若你不是十分好的“好学生,”平日对于“古今中外”的故事欢喜留意,欢喜涉猎,那么,我想你:
    第一要感着书太多,不知从哪里读起;
    第二要感着书太贵,没有这多钱去买。
    在贫乏的中国出版界,每年出版的新书籍和欧美文明国比较起来,自然有限得很。然而要不加选择地一一读过,姑无论在个人时间上绝对办不到;就能办得到,也没有这许多金钱去买;而况有许多书籍更不值得一读,不值得费钱去买的呢!关于买书问题,我们自然希望图书馆代我们解决。不过在现在的中国,连学校教育部因军事影响而成为“告朔的饩羊” ,要完全靠图书馆代我们购书,真是“俟河之清,人寿几何。”有图书馆的地方,我们自然要尽量利用图书馆;若无图书馆或有图书馆而没有我们所要读的书,便不能不自求解决。解决较简单而较经济的方法,是集合少数朋友各人定购若干书籍,公开的循环阅读。假期你能集合十人,每人平均每年费三元钱买书,再每月省去瓜子花生小吃费二角五分,十人便可购六十元的书籍,尽购“国货,”当可得日报一种、杂志三四种、书籍一百本上下。
    虽然说不到怎样丰富,然而能选择得当,就把这些出版物细细读过,大概总不至对于社会、国家、世界上的种种事情茫无所知。倘有图书馆可利用,那就所得更多了。
    没有钱买书固然是困难的问题,有了钱买什么书也是当研究的。新书报的消息传达到我们的脑中,大概不外两种媒介:一、“广告”,二、“介绍”。照广告去买书,自然是一种很简便的办法;但是广告只说书的好处,而且不免有言过其实的地方,所以还是不大可靠。靠人介绍又未见得有许多机会;而且介绍者若是专家,则不能为我们指示各方面的常识书;若不是专门研究的,又怕他的判断靠不住,结果还是不大可靠。到底怎样?据我的经验有几种方法大概可以采用:
    (1)亲到书店去选择;
    (2)请相信的人介绍;
    (3)依赖著作者;
    (4)信赖出版家。P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