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地理 > 世界地理、旅游

尼泊尔的性格

  • 定价: ¥48
  • ISBN:978751535694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青年
  • 页数:219页
  • 作者:编者:胡钰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图文并茂,以多幅精美插图展示了尼泊尔的自然风光、风土人情,使文字更具说服力。本书得到尼泊尔各界和清华大学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有潜力成为中尼人文交流的典范作品和尼泊尔旅游必读书,并对中尼人文交流起到积极的桥梁和纽带作用。

内容提要

  

    作者以尼泊尔人的国民性为纲,从快乐、自然、友善、自豪、勇敢、虔诚、包容七个侧面入手,比较详细地介绍了尼泊尔兼具高山与谷地的壮丽风光、悠久而灿烂的历史和多元丰富的文化,语言朴素生动,真实可信。
    书稿重点论述、阐发尼泊尔虽然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幸福指数却常年位居世界前列的现状和来龙去脉,向不熟悉尼泊尔的普通读者打开了一扇管窥尼泊尔文化之窗,发扬了尼泊尔作为现代人涤除焦虑的心灵栖息地的意义,对前往尼泊尔的游客亦具有一定程度的实用性。在介绍近年中尼往来之余,书稿还包含一部分在尼中国人、尼泊尔留学生的自述,因此亦具有一定促进中尼深层次交流的意义。

作者简介

    胡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经济学学士、新闻学硕士、法学博士,美国南加州大学访问学者。曾任科技日报评论理论部主任、《科技日报内参》主编、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副主任。主要研究方向:新闻传播理论、科技传播、企业传播、战略传播。承担国家级课题和省部级课题若干。在各类核心期刊发表论文60余篇。出版著作(含教材)16部,其中专著7部,译著2部。

目录

序言一/克里希纳·巴哈杜尔·马哈拉
序言二/利拉·马尼·鲍德尔
序言三/胡钰
尼泊尔的快乐:超越贫穷的幸福之国
尼泊尔的自然:山水之间的自由与皈依
尼泊尔的友善:双手合十,闭眸垂首,微笑道一声Namaste
尼泊尔的自豪:民族文化的闪光与荣耀
尼泊尔的勇敢:一代王朝,一把弯刀,一个廓尔喀军团
尼泊尔的虔诚:生与死的融合,万国佛园的多彩
尼泊尔的包容:东方的多元文化
山水相连  人文相通——坦卡·普拉萨德·卡尔基、胡钰对谈录
中尼人文交流的民间使者
知识链接
尼泊尔历史年表
中尼人文交流大事记
尼泊尔日常用语
后记

前言

  

    我很高兴能为来自邻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朋友写的《尼泊尔的性格》一书作序,这本书包含了尼泊尔文化和历史的各个方面。这让我回忆起2018年胡钰教授带领他的团队访问尼泊尔期间与我进行的一次会面,那是一次有关尼泊尔的精彩的分享。我感谢他们对尼泊尔和尼泊尔人民产生了日益增长的学术兴趣。
    自古以来,尼泊尔和中国就拥有根深蒂固的社会、经济、文化和宗教联系,因此两国在1955年建立双边外交关系。我们两国在公共生活的各个领域都有着人文交流。我认为这本书就是这种交流的一个典范。这本学术著作进一步探讨了尼泊尔的社会、文化和行为层面的问题。
    我还要向将这本书呈现给中文读者的出版商表示感谢。毫无疑问,这本书将有益于深入了解尼泊尔的更多信息。我带着极大的兴趣浏览了这本书的几个章节:尼泊尔的快乐、尼泊尔的勇敢、尼泊尔的友善、尼泊尔的自豪、尼泊尔的包容、尼泊尔的虔诚和尼泊尔的自然,这些都真正反映了尼泊尔的核心价值观及其精神气质。作者在他们的文章中阐释尼泊尔的人民、文化、宗教、特征和自然等各个方面的方式,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代表尼泊尔人民和我本人向所有为本书贡献创造性的章节的作者表示祝贺。
    本书所有的文章都提供了很多有益且饶有趣味的信息,必将有助于加深和增进人们对尼泊尔和尼泊尔人民的认识和理解。这是一本富有价值的著作,它将尼泊尔及其形象介绍给中国人民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这本书也定将有助于促进我们的旅游业的发展。
    我再一次感谢这本书的作者和出版商,感谢他们为这本完美叙述尼泊尔性格的书所提出的积极、有力的想法。
    我希望他们创造性的努力一切顺利!
    谢谢!
    克里希纳·巴哈杜尔·马哈拉
    尼泊尔众议院议长

后记

  

    前两天是尼泊尔的“洒红节”,这是印度教的传统节日,其规模之大相当于我国的春节。多家媒体报道了节日的欢乐盛况,也有一些在尼泊尔工作和生活的朋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照片和视频,看着镜头下人头攒动的杜巴广场、肆意欢笑的笑脸和随歌起舞的场景,脑海中不禁又回想起去年夏天的那段快乐时光。
    第一次了解尼泊尔,是因为《等风来》这部电影。因为“等风来”被赋予的文艺范儿,加之媒体对于尼泊尔“幸福之国刀的鼓吹,越来越多的国际游客到尼泊尔观光旅游,2018年中国游客入境尼泊尔的人次超过13万,打破历史纪录。
    到尼泊尔旅游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人们对于尼泊尔的历史、文化、宗教等社会风貌又了解多少呢?尼泊尔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为了能够全面而深入地了解尼泊尔,清华大学全球胜任力海外实践课程在2018年夏天走进尼泊尔,由新闻与传播学院胡钰教授带领三名硕士研究生,在尼泊尔开展了为期十天的人文交流之旅。经过这一行,尼泊尔的形象在我们心中逐渐变得立体。
    旅程之中,我们不仅体会到快乐与宁静,也感受到经济发展的压力。
    尼泊尔被称为“节日之国”,每年大大小小的节日有300多个,每逢节日,人们都会放假或者请假来欢庆节日。我们到尼泊尔的第一天,正巧遇上尼瓦尔族的神牛节,真切体会到了快乐的节日气氛,而且这种快乐氛围的感染力极强。平日里,尼泊尔的生活是悠闲而宁静的,广场上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坐着,或是聊天,或是安静地坐着晒太阳。走在这些地方,我们的脚步都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但是,过慢的生活与工作节奏却极大地制约了尼泊尔的经济发展。在尼泊尔工作了多年的朋友告诉我们,“晴天都是灰,雨天都是泥”是对尼泊尔环境状况最贴切的描述。行驶在坑洼不平的道路上,车窗外到处都是简陋的房屋和满是泥泞的道路。跟我们同行的尼泊尔青年向我们介绍了他在Facebook上面发起的关于尼泊尔修路的倡议。倡议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胡钰教授笑着说:“一向没有压力的尼泊尔人,也开始变得有压力了。”
    旅程之中,我们不仅体会了最自由的状态,也体验了最不自由的状态。
    在博卡拉,我们体验了滑翔伞运动。在天空中飞行时,四周美景一览无余:在葱翠山林的掩映下,远处的雪山就像羞答答的小姑娘一样露出“雪山一角”,在太阳的照射下变得耀眼夺目。我们内心中没有丝毫征服大自然的喜悦,有的只是对于壮美风景的惊叹、对于自然馈赠的感恩,以及感受到个体渺小之后的踏实与宁静。有人说,飞翔与永生是人类的永恒追求,其实,前者带给人的快乐感更强,因为飞翔能够带给人们不可思议的自由与美丽。
    就在同一天,在从博卡拉返回加德满都的途中,我们真切地体会了一把“尼泊尔的堵车”,如果不是因为车窗外崎岖的山路和漆黑一片的村庄,我们很容易产生身在北京的错觉。那天,200公里的高速路整整走了10个小时,其中最后的20公里路程花费了5个小时,我们被堵在山路上,丝毫动弹不得。司机告诉我们,每天晚上都会是这种情形,因为高速公路只有在晚上才允许货车通行,这样一来,小车便难逃被堵的命运。到达加德满都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但是尼泊尔的商店通常在晚上9点钟就都关门了,酒店也已经过了提供餐饮的时间。一阵软磨硬泡之后,厨师终于答应给我们做了四份蔬菜三明治,我们才不至于饿着肚子睡觉。 旅程之中,我们既有自豪之感,也有尴尬之时。 …… 此次人文交流的顺利成行和这本书的顺利出版,离不开以上所有人对我们的支持和帮助。 如今,尼泊尔之旅已经结束半载有余,但是我们却时常想起那段经历,关于中尼人文交流的青年参与一直是大家提及最多的话题。中国和尼泊尔有着长久而牢固的友谊,要想进一步推动两国关系更加紧密、友好,青年的力量不可忽视。在尼泊尔,我们见到许多曾经在中国学习的留学生,但是在尼的中国留学生却寥寥无几,汉语志愿教师也处于紧缺状态。但是,越来越多的尼泊尔青年想要到中国看看,他们身上的中国情结真诚而热切。人文交流,应当青年先行。 跨文化的视角是进行人文交流的前提和基础。此行出发前,我们一再告诉自己,不能抱有偏见、不能持有刻板印象。我们通过一系列的走访、座谈、参观和体验来逐渐挖掘尼泊尔的社会面貌和尼泊尔的国民性格,发现“幸福”并不是尼泊尔的唯一标签,其真实情况更加多样、复杂。我们不能采用二元对立的思维将东方与西方完全割裂开来,更不能用文化中心主义的视角来看待世界文化的多样性。要想了解一个国家的真实面貌,就要放下偏见,抛弃外界杂音的干扰,真正浸润其中。 “旅游”这一概念也应当被赋予新的人文内涵。我们要学会告别传统的“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刀的传统旅游模式,而要尝试“前往一个国家,了解一个国家刀的人文旅游模式。我常常在想,我们之所以对尼泊尔之行的经历印象深刻,是因为我们通过阅读书籍和与尼泊尔人的深入交流,真正理解了尼泊尔文化的特性,并被尼泊尔的国民性格所感染。 尼泊尔是很多人心中的圣地,他们希望通过尼泊尔之旅寻找心灵涤荡的感觉。但是,尼泊尔的魅力不仅浮于表面,而是沉潜在风光与景点之下,蕴含在丰厚的历史与文化之中,需要我们细细挖掘和品味。 希望这本书能够带领大家走进尼泊尔,了解尼泊尔,发掘尼泊尔的独特魅力。一旦发现尼泊尔的美,便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它。 万宁宁 2019年3月22日于清华园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尼泊尔的快乐:超越贫穷的幸福之国
    尼泊尔是中国的邻居。但或许是因为中国与尼泊尔之间隔着高高的喜马拉雅山,也或许是因为尼泊尔太小了,且三面被印度包围,这个紧挨着中国的国家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却是陌生的。走进这个“陌生的邻居”,细细地品味这一文化古国的历史、宗教和生活,很难不被这里的快乐而平和的氛围所感染。
    生疏的“老朋友”
    如果对尼泊尔的历史有所了解,便不难发现中国和尼泊尔的历史渊源久远而深厚,高至庙堂,远至江湖,佛教文化将两个国家紧密地连接在一起,古今皆是。
    尼泊尔的蓝毗尼(Lumbini)是佛祖释迦牟尼的诞生地,早在1600多年前,东晋高僧法显就曾到访过迦毗罗卫国,释迦牟尼是这个国度的王子,其原址就在现在的蓝毗尼。之后,著名的唐朝高僧玄奘也来过这里。在法显访问迦毗罗卫国的同时,一位释迦族人、迦毗罗卫国的僧人佛陀跋陀罗(觉贤)也来到了中国,大约于406年到达长安(今西安),后又到建业(今南京),其间弘法并翻译许多佛经。
    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也记载了他当年访问尼泊尔的场景。迦毗罗卫国被称为“劫比罗伐窣堵国”,这是梵文Kapilavastu的音译。该书对1000多年前尼泊尔的情况有详细记载,其中对当地气候、民风的描写是“气序无愆,风俗和畅”,评价很高。
    1262年,尼泊尔建筑师阿尼哥应元世祖忽必烈和国师八思巴之请,率领80余名建筑师,跨越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抵达西藏参加营造黄金塔工程。现存的北京妙应寺白塔也是阿尼哥设计的。这座高51米的喇嘛塔,由台基、塔身、相轮、华盖和塔刹组成,覆钵状塔身直径18.4米,是我国现存最早、最大的喇嘛塔。因为这座塔通体涂以白垩,人们更习惯将妙应寺称为白塔寺。在寺院门口的一侧,阿尼哥的雕塑伫立在红墙灰瓦之外,头戴尼泊尔传统礼帽,手持工具,脸上带着笑意,好似在满怀希冀地注视着中尼两国人民的文化往来。
    当然,尼泊尔的尺尊公主嫁给西藏吐蕃王朝赞普松赞干布的佳话也在民间广泛流传。传说,尼泊尔公主当年取道芒域(吉隆沟)进入西藏,因此吉隆地区保留了大量和尺尊公主有关的遗迹和传说。甚至现在还流行在吉隆沟内的藏族舞蹈“同甲拉”,也曾为迎接公主而表演过。尺尊公主入藏后,松赞干布还专门营建了大昭寺来供奉尺尊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像。
    从中尼人文交流的历史来看,尼泊尔之于中国有着特殊的历史文化意义。但是,我们对于尼泊尔的认知却远远不够,甚至存在很多偏差。
    250年前,为了避免西方通过文化征服尼泊尔,尼泊尔国王们不允许英国基督教的传教士留在尼泊尔,因此西方国家从未能战胜喜马拉雅山麓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一些西方学者对尼泊尔心存偏见,在他们关于尼泊尔的著作中提出,尼泊尔的政治、经济都存在问题,不可能成为有影响力的大国。事实上,尼泊尔虽是小国,但有着独特而丰富的历史、文化、宗教,国家的自主意识强,国民的文化认同强。然而,作为邻居的我们对此知之甚少,即便是很多到过尼泊尔旅游的人也是如此。因此,在当今时代增加多样的人文交流,特别是学术和青年交流,是在两国人民之间建立深厚友谊的重要方式。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