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慢煮生活(汪曾祺散文精选升级回馈版)

  • 定价: ¥42
  • ISBN:978755940725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43页
  • 作者:汪曾祺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9-09-01 第17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慢煮生活》汪曾祺散文精选集——畅销榜首之作,执笔75周年白金纪念版!畅销多年,升级回馈读者。是迄今为止最全面、最经典、最值得珍藏的汪曾祺作品。既收录作者经久流传的经典文章,更囊括中高考阅读及作文试题。
    半个文化圈鼎力推崇的现象之作!
    贾平凹、莫言、蒋勋、冯唐、苏童、沈从文、王安忆、铁凝、毕飞宇、梁实秋、双雪涛、阿城等文学名家倾情推荐。
    《金岳霖先生》《葡萄月令》《北京的秋花》……汪曾祺的作品已成为课本及中高考试卷的常客。读懂汪曾祺,也就读懂了语文试卷。
    清华附小校长窦桂梅每年必推书目,已成为中小学生的必读之作。
    新版特别新增《贴秋膘》《书画自娱》《三圣庵》等经典内容,完整还原汪曾祺的文学价值与内涵。
    特别赠送大幅汪曾祺亲作水墨画,珍贵至极。

内容提要

  

    怀念汪曾祺最好的方式,就是阅读他的文字。
    本书为汪曾祺的散文精选集,完整收录《五味》《昆明的雨》《人间草木》《星斗其文,赤子其人》等经典名篇,同时新增《猫》《一技》《名优逸事》《和尚》《一辈古人》等罕见篇目。作者从花鸟虫鱼、乡情民俗、凡人小事、旅途见闻等多个主题出发,详尽展现了一代“生活家”汪曾祺的精神世界与生活志趣。
    “你很辛苦,很累了,那么坐下来歇一会儿,喝一杯不凉不烫的清茶,读一点我的作品。”

媒体推荐

    明末小品式的文字,阅读时开窗就能闻见江南的荷香。
    ——冯唐
    这世间可爱的老头儿很多,但可爱成汪曾祺这样的,却不常见。
    ——鹦鹉史航
    就像一碗白粥,熬得刚刚好。
    ——梁文道

作者简介

    汪曾祺(1920-1997),江苏高邮人,沈从文的高徒,中国现当代著名作家、戏剧家、小说家,京派文学小说的代表人物及传人,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
    汪曾祺早年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1939年考入西南联大中国文学系,师从沈从文先生。曾任中国作家协会理事、顾问,北京剧作家协会理事。他在短篇小说和散文创作领域成就颇高,充溢着浓郁的中国味道和灵性美质,语言平和质朴、清新隽永、娓娓而来、如话家常。著有短篇小说集《邂逅集》《羊舍一夕》《晚饭花集》,散文集《蒲桥集》《故乡的食物》《逝水》,京剧剧本《范进中举》《沙家浜》(主要编者之一),文学评论集《晚翠文谈》等。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介绍到国外。

目录

第一章  一花一叶皆有情
  人间草木
  葡萄月令
  夏天
  草木春秋
  冬天的树
  北京的秋花
  一技
第二章  一茶一饭过一生
  五味
  豆汁儿
  故乡的食物
  肉食者不鄙
  四方食事
  家常酒菜
  萝卜
  贴秋膘
第三章  生活,是很好玩的
  跑警报
  草木虫鱼鸟兽
  夏天的昆虫
  泡茶馆
  自得其乐
  北京人的遛鸟
  无事此静坐
  猫
  书画自娱
第四章  万水千山走遍
  七载云烟
  我的家
  旧病杂忆
  多年父子成兄弟
  昆明的雨
  新校舍
  三圣庵
第五章  花枝一束故人香
  闹市闲民
  一辈古人
  名优逸事
  金岳霖先生
  大妈们
  林斤澜!哈哈哈哈
  和尚
  星斗其文,赤子其人
  老舍先生
  腊梅花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人间草木
    山丹丹
    我在大青山挖到一棵山丹丹。这棵山丹丹的花真多。招待我们的老堡垒户看了看,说:“这棵山丹丹有十三年了。”
    “十三年了?咋知道?”
    “山丹丹长一年,多开一朵花。你看,十三朵。”
    山丹丹记得自己的岁数。
    我本想把这棵山丹丹带回呼和浩特,想了想,找了把铁锹,把老堡垒户的开满了蓝色党参花的土台上刨了个坑,把这棵山丹丹种上了。问老堡垒户:
    “能活?”
    “能活。这东西,皮实。”
    大青山到处是山丹丹,开七朵花、八朵花的,多的是。
    山丹丹开花花又落,
    一年又一年……
    这支流行歌曲的作者未必知道,山丹丹过一年多开一朵花。唱歌的歌星就更不会知道了。
    枸杞
    枸杞到处都有。枸杞头是春天的野菜。采摘枸杞的嫩头,略焯过,切碎,与香千丁同拌,浇酱油、醋、香油;或入油锅爆炒,皆极清香。夏末秋初,开淡紫色小花,谁也不注意。随即结出小小的红色的卵形浆果,即枸杞子。我的家乡叫作狗奶子。
    我在玉渊潭散步,在一个山包下的草丛里看见一对老夫妻弯着腰在找什么。他们一边走,一边搜索。走几步,停一停,弯腰。
    “您二位找什么?”
    “枸杞子。”
    “有吗?”
    老同志把手里一个罐头玻璃瓶举起来给我看,已经有半瓶了。
    “不少!”
    “不少!”
    他解嘲似的哈哈笑了几声。
    “您慢慢捡着!”
    “慢慢捡着!”
    看样子这对老夫妻是离休干部,穿得很整齐干净,气色很好。
    他们捡枸杞子干什么?是配药?泡酒?看来都不完全是。真要是需要,可以托熟人从宁夏捎一点或寄一点来。——听口音,老同志是西北人,那边肯定会有熟人。
    他们捡枸杞子其实只是玩!一边走着,一边捡枸杞子,这比单纯的散步要有意思。这是两个童心未泯的老人,两个老孩子!
    人老了,是得学会这样的生活。看来,这二位中年时也是很会生活,会从生活中寻找乐趣的。他们为人一定很好,很厚道。他们还一定不贪权势,甘于淡泊。夫妻间一定不会为柴米油盐、儿女婚嫁而吵嘴。
    从钓鱼台到甘家口商场的路上,路西,有一家的门头上种了很大的一丛枸杞,秋天结了很多枸杞子,通红通红的,礼花似的,喷泉似的垂挂下来,一个珊瑚珠穿成的华盖,好看极了。这丛枸杞可以拿到花会上去展览。这家怎么会想起在门头上种一丛枸杞?
    槐花
    玉渊潭洋槐花盛开,像下了一场大雪,自得耀眼。来了放蜂的人。蜂箱都放好了,他的“家”也安顿了。一个刷了涂料的很厚的黑色的帆布篷子。里面打了两道土堰,上面架起几块木板,是床。床上一卷铺盖。地上排着油瓶、酱油瓶、醋瓶。一个白铁桶里已经有多半桶蜜。外面一个蜂窝煤炉子上坐着锅。一个女人在案板上切青蒜。锅开了,她往锅里下了一把干切面。不大会儿,面熟了,她把面捞在碗里,加了作料、撒上青蒜,在一个碗里舀了半勺豆瓣。一人一碗。她吃的是加了豆瓣的。
    蜜蜂忙着采蜜,进进出出,飞满一天。
    我跟养蜂人买过两次蜜,绕玉渊潭散步回来,经过他的棚子,大都要在他门前的树墩上坐一坐,抽一支烟,看他收蜜,刮蜡,跟他聊两句,彼此都熟了。
    这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高高瘦瘦的,身体像是不太好,他做事总是那么从容不迫,慢条斯理的。样子不像个农民,倒有点像一个农村小学校长。听口音,是石家庄一带的。他到过很多省。哪里有鲜花,就到哪里去。菜花开的地方,玫瑰花开的地方,苹果花开的地方,枣花开的地方。每年都到南方去过冬,广西,贵州。到了春暖,再往北翻。我问他是不是枣花蜜最好,他说是荆条花的蜜最好。这很出乎我的意料。荆条是个不起眼的东西,而且我从来没有见过荆条开花,想不到荆条花蜜却是最好的蜜。我想他每年收入应当不错。他说比一般农民要好一些,但是也落不下多少:蜂具,路费;而且每年要赔几十斤白糖——蜜蜂冬天不采蜜,得喂它糖。
    女人显然是他的老婆。不过他们岁数相差太大了。他五十了,女人也就是三十出头。而且,她是四川人,说四川话。我问他: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说:她是新繁县人。那年他到新繁放蜂,认识了。她说北方的大米好吃,就跟来了。
    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