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脱轨

  • 定价: ¥48
  • ISBN:978755028958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351页
  • 作者:Priest
  • 立即节省:
  • 2019-08-01 第2版
  • 2019-08-01 第3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脱轨》是软科幻版本的“变形记”,超级正能量的励志故事,披着科幻的壳子,讲述白富美变打工妹再从逆境中崛起的故事,这一设定本身非常有噱头,堪比大热的美剧《破产姐妹》。“剥离开家世、学历、相貌和财富,什么才是最终的自己?”读者将跟着Priest在嬉笑之间追寻这个人生的深刻命题。

内容提要

  

    你相信存在无数个和你生活的宇宙一模一样的平行空间吗?明明是同一个人,在这个空间中是不可一世的富家太妹,在另一个地方就是一无所有的打工妹。所有的平行空间井水不犯河水,理论上永远也不会相交。
    然而有一天,盛气凌人的富家女江晓媛在一场意外中,变成了另一个时空中的“自己”。
    “为什么你需要那么多优越感才能活下去?”
    “因为除了靠家世堆积起来的优越感,我其实一无所有。”
    在另一个时空,她终于知道什么叫“一无所有”。剥离开家世、学历、相貌和财富,什么才是真正的自己?

媒体推荐

    《脱轨》是软科幻版本的“变形记”,超级正能量的励志故事,披着科幻的壳子,讲述白富美变打工妹再从逆境中崛起的故事。这一设定本身非常有噱头,堪比大热的美剧《破产姐妹》。“剥离开家世、学历、相貌和财富,什么才是最终的自己?”读者将跟着Priest在嬉笑之间追寻这个人生的深刻命题。

作者简介

    Priest,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镇魂》《默读》等
    其中,“有匪”系列图书2016、2017连续两年荣登豆瓣年度读书“幻想文学类”榜单。

目录

第一章  意外
第二章  平行空间
第三章  美发店
第四章  废柴的奋起
第五章  征程
第六章  涅槃
第七章  大赛
番外一·蒋博
番外二·祁先生的奋武
番外三·浮生若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那是个让人昏昏欲睡的下午,工作日,天气阴沉。
    整个城市同冷空气搏斗了几次三番后,终于还是败下阵来,丧家之犬似的准备滑入一个漫长的冬天里。
    街上人车稀疏,都是匆匆呼啸而过。
    一辆红色越野车停在街角,车里走出一个年轻姑娘,约莫二十五六岁,挺漂亮——本人长得有六七分漂亮,妙手妆容一化,成了十分的漂亮。她身材高挑,上身穿着应季的新款小斗篷式披肩,光腿穿短裙,手里拿着个新手袋,时髦得像刚从杂志封面上走下来的,跟满大街苟且在棉衣羽绒服与松垮秋裤里的路人完全是两个物种。
    她锁好车,借着车里的暖气,悍不畏寒地迈开两条大长腿,走向街角的一家咖啡厅。
    咖啡厅布置得很用心,门面装潢让人眼前一亮,被对面婚纱影楼的摄影师看上了,正在这里取景,拍照的新人冻得活似一对掉毛鹌鹑,在镜头下一起强颜欢笑,镜头一走,立刻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穿短裙的长腿美女经过,既没有看摄影器材,也没看新郎,将一干人等都当成了布景板,只重点盯了新娘一眼,见此新娘子长得腰圆腿短脸盘大,她才仿佛放了心,愉悦地将下巴抬高了两分,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她轻车熟路地推开咖啡厅的门,态度熟稔,也不见东张西望,大概是个熟客,但进了门却并不立刻往里走,微妙地在门口停顿了一下,不慌不忙地伸出两根手指,借着反光的玻璃门将自己额发微整了一番,保证每一根都歪斜得恰到好处,这才将双手一起搭在手袋上,置于身前,端庄优雅地等着人来招呼。
    这姑娘的两眼微垂,本来是个杏眼长眼角的温婉相貌,但此时静立门口,却无端显出几分旁若无人的自矜来。
    店长本来正在给咖啡拉花,被旁边的服务员提醒了一声,转过头看见她,脸上立刻露出笑容:“晓媛来啦?”
    店长说着,三步并做二步,从柜台后面走出来,亲自迎到门口,亲热地拉住那美女的手腕,嘴上还没忘了把客人恭维一番:“今天这身衣服真好看——但是不冷吗?咱们这么瘦又不抗冻……要不今天就坐有阳光的地方吧?暖和暖和。”
    来店里的这位美女名叫江晓媛,是咖啡店长冯瑞雪的中学同学兼好友,小时候两人是同桌,长得都不错,学习都不行,臭味相投,玩得挺好。两人在高考考场上“同生死”,一起考了个完蛋的分数,结果却没有“共命运”——因为江晓媛比冯瑞雪多了一个有钱的爹。
    江晓媛被她爸送到了国外,上了一所花钱就能进的野鸡大学,学习“陶器艺术研究”专业。
    冯瑞雪则因为家境不好,放弃了学费高昂的三本大学,进了当地一所专科学校。
    四年中,两人过着截然不同的日子。
    江晓媛每天跟一帮狐朋狗友出去鬼混,成功地释放了她被应试教育禁锢的灵魂,将不学无术进行到了底——毕业设计时,她本想做个“艺术杯”敷衍老师,不料手一哆嗦,材料放多了,就临场改成了欧式花瓶。然而花瓶的工程巨大,做了一半,她屁股也麻了,手也酸了,遂没了精雕细琢的耐心,江晓媛当机立断,一掌挥下,把花瓶压扁了,一个不规则不对称的趴地器皿就此诞生。
    导师拿着她的大作端详了五分钟,愣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开口询问江晓媛这是何方妖孽。江晓媛本想大言不惭地回答说这是个烟灰缸,谁知由于不抽烟,“烟灰缸”一词不是她的日常用语,她一时想不起来外语怎么说,只好临时改口:“一个碗。”
    导师与她大眼瞪小眼了一会,感觉自己又被这帮傻逼富二代们开了一回眼界,秉承着“给钱的是大爷”的原则,他给了她一个富有反讽意味的高分评价:“打破规则,有尖锐棱角,颇具先锋艺术的反叛精神。”
    该评价配合实物食用效果最佳,反正谁看谁知道。
    就这样,江晓媛带着她的先锋艺术烟灰缸学成归国,中间还生出一番波折——由于她的先锋烟灰缸造型太过奇诡,险些被机场安检扣下。
    而这时的冯瑞雪已经在社会上磕磕绊绊地打拼了几年,学了一手西点烘焙的好手艺,还考下了咖啡师,最重要的是,她学会了一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绝活。同学会上再相见,虽然物是人非,但冯瑞雪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成功地套回了和江晓媛的交情,从她手里拿到了五十万的启动资金,开了这家咖啡厅。
    这笔投资是江晓媛这辈子花过的最值的钱,冯瑞雪肯做事,手艺好,善于包装和钻营,很有管理天赋,朋友圈里流传的什么“本地最好吃的十家咖啡甜品店”之类软文里总能有她家的身影,两三年就做出了品牌,还开了一家分店。现在江晓媛已经从她这里收到过一笔不小的分红了。
    冯瑞雪把股东江晓媛带到了店里最阳光灿烂的一张桌前,亲自做了她平时喜欢的饮料和点心,端上来陪她坐着,江晓媛的态度却不同寻常的冷淡,也不看对方,目光飘飘悠悠地落到了隔壁桌上。
    冯瑞雪打量着她的眼色,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讨好问:“你怎么这时候来了?上班又摸鱼?”
    没错,江晓媛是有工作的,她是个写字楼里的小白领,属于毫无技术含量的低端脑力劳动者,税后月工资三千五百块,是她月平均开销的二十分之一。
    这份工作是她爸不想让她年纪轻轻就游手好闲,硬逼她去的,老板是她爸的朋友,也知道她是个什么货色,万万不敢对她委以重任,只是养在办公室里,跟长得张牙舞爪的绿萝一起当吉祥物。
    幸好,江晓媛虽然不干活,也不给别人捣乱,她上班就在办公室玩电脑,不高兴了就开车跑出去玩。
    江晓媛吹了吹咖啡上的泡沫,格外漫不经心地说:“今天懒得去了。”
    好像提起的不是她的工作,而是约的美容美发。
    “小心烫啊,”冯瑞雪习以为常地递了一张餐巾纸给她,“其实我觉得你爸让你上班是对的,人总得干点什么吧?”
    江晓媛听了这话,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冯瑞雪。
    冯瑞雪莫名其妙:“看我干吗?怎么了?”
    江晓媛用两根手指拎起餐巾纸,指甲红得触目惊心,她有些做作地擦了擦嘴角不存在的污迹,手指微微一顿,仿佛想好了对策似的,将她暗自揣着的恶意向冯瑞雪释放了出去。
    “我又不缺钱。”江晓媛说,“不缺钱干什么工作?我就不相信什么热爱事业,人从骨子里就是好逸恶劳的,什么工作狂,那不都是穷的么?”
    冯瑞雪漂亮,会说话,讨人喜欢,虽然学历不怎么样,但是做事的能力足以弥补,可谓是个十全九美的人,唯一一点遗憾,就是她家庭条件很一般——她爸卧病多年,她妈小学没毕业,平时替人打零工补贴家用。这也是冯瑞雪一直以来的心病,总觉得自己出身不好,即便将来发达了,也只能算是个不上档次的暴发户。
    江晓媛跟她认识那么多年,对这些事当然心里有数。
    此时,要是冯瑞雪再听不出来江晓媛是故意的,她就实在不配从事服务业了。店长那可掬的笑容不可避免地停顿了一下:“晓媛,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江晓媛皮笑肉不笑:“没有。”
    冯瑞雪:“没有就好——你看你新买的包多好看,不便宜吧?你这种白富美要是也每天不高兴,就没天理啦。”
    江晓媛的目光落在崭新的手袋上,眼睛里闪过不易察觉的厌恶,她伸手按住那包,往冯瑞雪面前一推:“觉得好看就拿去吧,送给你了。”
    刚才还在拿话挤兑她,转眼又随手送东西,冯瑞雪有些懵,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开玩笑地说:“真的啊?两百块钱以内我可就不跟你客气了,不过要是……”
    “四万六。”江晓媛面无表情地说。
    冯瑞雪:“什么?”
    江晓媛:“上午逛街刚买的,小票和保修单还在里面没拿出来,你可以当新的用。”
    冯瑞雪被烫了一样缩回了手:“你到底怎么了?”
    江晓媛淡定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我说真的,我不喜欢了,你要是看上了就拿去,反正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东西。”
    冯瑞雪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搭在桌上的双手紧张地搅在一起——有些时候,女人和女人之间,是有这种心照不宣的。
    这时,江晓媛放在桌上的手机振动了起来,两人一起低头看去,都看清了来电显示——来电人霍柏宇。
    冯瑞雪嘴唇微微掀动几下,没说出话来。
    江晓媛按了拒接,她十指交叉,端庄地坐在漂亮的咖啡桌后,精雕细琢的桌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像是打过柔光的画片。
    “我现在不想搭理霍柏宇那个傻逼,”江晓媛说,“就想听你说,冯瑞雪,你和霍柏宇到底是怎么回事。”
    店长脸上的血色一瞬间消失了。
    霍柏宇是何许人也呢?
    名义上,他是江晓媛的现任男朋友,只不过她没把他当回事。
    霍柏宇自称是个搞艺术的,实际是艺术在搞他。他热爱制造饼脸大肚子的光屁股小人,由于作品太过离奇,连江晓媛这种艺术专业出身的都无法欣赏,更别说普通群众了,总而言之,尽管他十分高产,却一直没人买账。
    这男人长得眉清目秀,颇有旧电影里男主角的风流倜傥,造型也很是多变,时而是随时能去收破烂的犀利哥,时而是眼神忧郁的文艺青年,刮了胡子能装嫩,留起胡子也会颓废。江晓媛有时会怀疑这许多的行套背后,可能是他胸腔里那颗娘炮之心在作祟——他把自己当换装芭比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鬼混,江晓媛深切地认识到,这男花瓶恐怕是一个赤诚的二百五,非但拿胡闹当艺术,还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在胡闹。霍柏宇真心诚意地认为自己是个郁郁不得志的艺术家,时而以雕塑界的梵高、泥潭里的杜甫自居。江晓媛纯粹是觉得看他神经兮兮的自我陶醉挺解闷,兼之霍柏宇长得养眼,才肯纡尊降贵花时间与金钱泡一泡他。
    所以江晓媛来找冯雪瑞,而不是去找霍柏宇分说——在她眼里,霍柏宇是个玩意,但是冯瑞雪好歹算是个人。
    闺蜜撬男人这种狗血的三角关系一旦发生,如果爱情比友谊深厚,那么这是男女之间的事,如果友谊比爱情深厚,那就是她和冯瑞雪之间出了问题。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