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绝望俱乐部

  • 定价: ¥42
  • ISBN:978754049273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63页
  • 作者:(新加坡)王清佩|...
  • 立即节省:
  • 2019-10-01 第1版
  • 2019-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部审视人类审视人类对青春的迷恋,对完美的执着,对永生的渴求的科幻警世力作。媲美《1984》《使女的故事》,入选13家媒体年度荐书。
    一场反乌托邦的人性实验,引发读者对于前沿科技反思。通过设想一个高福利社会的设想,检视了在对基因筛选以及器官修复技术的追逐背后,人类对青春和永生的痴迷、对自身衰老肉体的厌恶,以及对死亡的恐惧。
    一则未来社会的恐怖预言,在科幻框架下对于人性与社会的深刻反思。在炫目的科幻外衣下,故事包裹着一个引人深思的生命哲理——生命需要赌注,需要时限,需要能为爱不顾一切,能带来快乐的不是无限延长的寿命,而是活得精彩。

内容提要

  

    在不久的未来,人类平均寿命达到三百岁,倘若你有“长寿”基因,还可以接受政府的种种延年益寿的理疗计划,真正走向不衰老。
    莱亚住在纽约,已经一百岁了,正职是大型基因公司的“器官交易员”,收入颇丰,有俊朗的未婚夫,还有得天独厚的完美长寿基因,俨然人生赢家。
    在意外经历了一场车祸后,她被列入了政府的观察名单。她的基因可能存在某种瑕疵,政府需要重新审核她是否有资格得到永生不死的待遇。
    某天,在接受治疗时,莱亚遇见了安雅,并在其引介下走进“自杀俱乐部”的秘密世界:那是一个非法地下组织,以争取“死亡权”为宗旨。与莱亚疏离多年的父亲也在这时现身,揭开她的身世之谜,引导她一步步发现了政府的惊天秘密……

媒体推荐

    她的灵感来自乔治·奥威尔的《1984》和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使女的故事》,讲述了未来纽约的生活,“健康文化”已经成为“道德准则”,同时我们社会“狭隘的成功观”在那个社会有了进一步的极至化。
    ——BBC
    阅读本书的真正乐趣,在于作者创造了这样一个世界,以提醒我们尊重个体自决,身体自治,意味着人们必须对自己的身体拥有最终决定权。
    ——Tor。com
    在王清佩的小说《绝望俱乐部》中,本是文化层面的“健康”议题成为了一种政治口令,并在所谓自我赋能理想的推动下,将表面清新实则污浊的意识渗透到个体的日常生活中。
    ——《大西洋月刊》
    作者通过她极其娴熟的写作技巧构建出了一个逻辑严密的未来社会,以及生活在这个社会中各色各样的人物……这是一部复杂但却才华横溢的处女作,是对当下追求极端健康的文化的一种讽刺。
    ——《科克斯书评》

作者简介

    王清佩(Rachel Heng),新加坡华人,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比较文学和社会学学位,后曾在伦敦金融界任职多年,现在在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米切纳中心攻读小说和影视创作硕士。早在《绝望俱乐部》出版之前,便有部分作品刊登于《赫芬顿邮报》。曾获简?盖斯克奖,以及全球英文小小说界的蕞高奖项“小推车奖”提名奖。译者简介:宋伟,青年译者,译有多部小说及社科类作品,如《深度工作》《睡人》《战火之外》等。

目录

《绝望俱乐部》无目录

前言

  

    想要体会善良的真谛
    就必须有所失去
    感受未来溶在这一刻
    就像盐溶在淡淡的肉汤里
    你所珍视的和用心保存的
    所有一切都要舍弃
    这样你才能体会善良之外的土壤
    是多么荒凉
    ——内奥米·谢哈布·奈伊《善良》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男人站在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他穿着一件燕尾服,乌黑色的,笔挺熨帖。房间里空空如也,只有他脚旁的一只玻璃瓶和一盒火柴。那天晚上观看这段视频的人看到这里时,有些会以为是广告或垃圾邮件,就关上了视频。另外有些人会被他的正式着装或双眼中闪烁的冷峻目光吸引,继续看下去。这些人会听到他说出自己的名字和年龄,会听到他解释接下来所做事情的原因,做出这个决定用了多长时间,费了多少思量,他为什么不想再活两百年。他们听到他说自己的家人没有参与这件事,还说特意为了这个场合穿上盛装。
    男人说完之后,从地上拿起瓶子,喝下了瓶里的东西。吞咽的时候,喉结在脖子肥厚的褶皱下起起伏伏。他喝完之后,安静而久久地看向他看不见的观众。
    “他们害我们别无选择。”他终于开口说,“钻石皮肤TM,强健肌肉TM,替代器官。想想从前该多简单,那时只要拿一把菜刀往手腕上一割,就能看着生命从血管里淌出来。”敏锐的观众会发现,他说话的时候,有一股透明液体从他一侧的嘴角往下淌。
    “有些事情必须改变。当死的权利被剥夺,生的权利也不复存在。”他点燃了一根火柴。火焰在冷冷的荧光灯下摇曳着。
    “他们害我们别无选择。”
    他伸出舌头,当舌头触碰到火柴头的那一刻,火焰似乎静止了一会儿,仿佛在思考该往哪里去。但这时他吸了一口气,火焰越来越旺,占据了他被酒精浸透过的口腔,蹿入喉咙,涌进鼻腔。男人再也没有说话。
    这是一个巨大的分层蛋糕,裹着奶油霜,装饰着小小的红色花朵,放在一个玻璃基座上,摆在拥挤的房间中央。
    没有人谈论这个蛋糕,甚至都没有人看它一眼。但时不时会有人在饮品桌前逗留,时间稍长,假装品评供应的各种绿色气泡饮品,其实眼角余光却偷偷瞥向那个蛋糕。
    托德安守在莱亚身旁,手里端着细长的香槟杯,里面盛着淡白色的饮品。
    “派对真不错,”他边说着边点头,好像有人问了他问题一般,他举起手中的酒杯向她示意,“饮品相当棒。我真的很喜欢这种螺旋藻鸡尾酒。”
    莱亚心不在焉地莞尔一笑。她的目光掠过人群,扫视着深蓝的礼服、精致的银饰和不同灰色调的雅致西装。蛋糕上的花朵在这本来毫无血色的房间里十分突出,好似星星点点的血。就连那些头发光亮精致的古铜色面庞,在她眼中也变得昏暗无光。
    但是不管从哪个方面讲,这都是一个成功的派对。
    她不会忘记微笑。健康心智,健康身体。
    “他们在这儿!我最喜欢的一对儿。”
    “娜塔莉。”托德面露喜色,点了点头,向她致意。
    娜塔莉对他们行贴面礼,举手投足都如名人屈尊等别人拍照般克制。先是和托德,然后和莱亚,小心翼翼地不碰到他们的脸颊。
    “你看起来——哇——太棒了。”托德还在不停点头。莱亚强压着冲动,才没去抓住他的脑袋,让他不再晃了。
    不过她看起来确实很棒。紧身礼服在烛光中闪动着靛蓝色的朦胧暗影。就好似娜塔莉在黑色光滑的礼服上倒上了一种乳状的液体。
    莱亚莞尔一笑,心里也估量着自己的样子。她暗暗对比着自己的黑色直发与娜塔莉的棕色自然鬈发(娜塔莉的更成熟,更有生机),她那棕色的健康皮肤与娜塔莉长着雀斑的苍白面容(苍白面容容易受紫外线伤害,也容易沉淀黑色素,因此这一点莱亚有明显优势)。娜塔莉脸长,棱角分明,加之门牙大,面相有些像马。但是莱亚一直保持了一点儿婴儿肥,面颊饱满,圆乎乎的,缺少棱角。少女时,这样的面容时常令她烦恼,现在却为她所珍视。因为大多数年龄相近的长岁人,面容干差万别,身体却是相似的,身高和肌肤色调几乎一致。
    “算了吧。”娜塔莉说,“别笑话我了。你看不见这些皱纹吗?”她指着自己那张化过妆的光滑面庞,“我知道你能看出来,不用客套了。过去一周最糟糕了,简直糟透了,至少要耗去我三个月的岁长。但是我不想再提那些事了。”
    她的双唇抿在一起。显然她非常想说一说发生的事情,但是没有人接上话茬。
    “莱亚!”她突然开口说,“讲讲你的近况吧!你个小淘气,总是把事情都藏在心里。”娜塔莉偷偷瞥了托德一眼。
    “我确实喜欢保留一些秘密。但是对像你这样的朋友……”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