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曹操

  • 定价: ¥45
  • ISBN:9787570208180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页数:348页
  • 作者:赵扬
  • 立即节省:
  • 2019-11-01 第1版
  • 2019-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是一部长篇历史小说。以曹操的青年时光作为开始,历经官渡之战,远征乌桓,赤壁之战,襄会战等,最后称雄北方为终。描述了他近半个世纪的所作所为,充分展现曹操在治国用人、发展生产、和睦民族、繁荣文学诸方面的卓越成就,突出表现曹操在军事谋略和家庭婚姻情爱方面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提示人物复杂多面的本质和个性。

内容提要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数十年波澜壮阔的征战杀伐中,阴险的权谋者,伟大的开拓者,卑鄙的窃国者,哪个才是真正的曹操?
    本书用大气磅礴的文字,通过灭黄巾、平董卓、战官渡、走华容等重大事件,全景式地展现了曹操纵横跌宕的一生,同时塑造了一大批文臣武将的人物群像。其间血腥残酷的宫廷争斗,金戈铁马的战争场面,壮怀激烈的家国情怀,在书中都有淋漓尽致的体现。

作者简介

    赵扬,中文系毕业,虽转战商海,仍笔耕不辍,尤其痴迷古典文学,心醉大唐盛景,穷数十年之功研究唐史,已出版历史小说《唐太宗》、《唐玄宗》等。

目录

楔子
第一回  皇帝频易乱天下曹操间道离京城
第二回  卫兹散财助募兵关东起兵反董卓
第三回  袁绍智赚冀州城曹操巧击黑山军
第四回  王司徒计除董卓荀文若归附曹操
第五回  曹操自领兖州牧名士质疑陈公台
第六回  曹操报仇攻徐州陈宫挟怨引吕布
第七回  曹军西归战濮阳汉帝东行入河内
第八回  皇帝诏封兖州牧许县有缘成帝都
第九回  八方请贤换门庭四面进击固许都
第十回  兴屯田再征南阳逐袁术收取徐州
第十一回  安关中收归河内尝青梅品酒水畔
第十二回  袁绍北归欲南征曹操攘外先安内
第十三回  声西击东首战捷坚韧不拔撑中盘
第十四回  许攸献计袭乌巢袁绍兵败逃冀州
第十五回  议南征心系北方军谯城北击黎阳
第十六回  占邺城击斩袁谭攻并州奔袭乌桓
第十七回  田畴献策趋柳城曹操班师临碣石
第十八回  丞相议建玄武池铁骑间行襄阳城
第十九回  孙权联刘共抗曹曹操横戟赋新词
第二十回  赤壁相遇曹军败黄盖诈降吴师攻
第二十一回  艰辛北归狼烟起让县明志备谯城
第二十二回  战潼关巧渡黄河施离间终定关中
第二十三回  收汉中议封晋爵击孙权封公建国
第二十四回  弃汉中晋爵为王联孙权婉拒称帝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东汉中平五年(公元188年)春,豫州沛国谯县城。
    谯城的东部,北靠隍城,东依倚城墙,有一片森森的宅院,这里是谯城大族曹氏所居。大约在汉顺帝永建年间,一位姓曹名萌之人迁居于此,并接连生下四个儿子,由此子孙兴旺,曹氏宅第因之而连片建起。
    曹氏宅第群中的东南角,有一处不起眼的两进院落,皆用青砖砌成。前墙正中开有大门,上设门楼一座,五脊庑殿式顶,椽头有瓦当;大门内为前堂,左右各有一厢房;再往后为正房,屋顶也是五脊庑殿式顶,脊端上翘,一色青瓦铺就。如此宅子虽在曹氏宅群中不起眼,但与正前方一里处的民房相较,那片民房多是土墙茅草造就,就显得有些讲究了。城中人皆知,此宅系刚刚辞去济南国(济南国系青州所辖,与郡同级,国王由皇家宗亲担任没有实权,国相与郡守相同负责处理国中事务)国相的曹操所居。
    宅中陈设、器物皆很简单朴素,唯院落中植树花木颇具匠心。院内以桂树、丁香树为主,自前庭开始,还依次植有沙棠、乌椑、梨树等花木,使满院栖静而四季景常新,结幽兰而援芳桂。是时正是早春,满树的丁香花开成了喇叭状散出馥郁香气,微风拂过,这香气顿时沁满了整个院落并浸入窗棂之中。
    三十四岁的曹操此时正凭几观简,阳光裹挟着丁香花的芬芳掠过了书案,可以看到案几上堆满的书简正是《孙子兵法》。曹操观简有个习惯,即是边读边注,手边备有笔墨,兴之所至就要提笔加注。
    他此刻正读到《用间篇》,曹操提笔注曰:战者必用间谍,以知敌之情实也。读过“故用间有五:有因间、有内间、有反间、有死间、有生间。五间俱起,莫知其道,是为神纪,人君之宝也”。曹操凝神思虑片刻,然后提笔重重写道:“同时任用五间也。”
    曹操读到这里,忽然又想起前篇的言语,遂将手中书简轻轻放在一边,然后取过《计篇》书简,只见“兵者,诡道也”之下自己注曰:“兵无常形,以诡诈为道。”再其下“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又注曰:“敌治实须备之也。”他快速将《计篇》又浏览了一遍,然后掩卷闭目而思,心中叹道:“兵者凶器也,虽为圣人临战,亦不可温良恭俭让以贻战机。”
    窗外斜入的春阳正暖,忽听一阵脚步声响,一个十岁的小儿跑入屋内,他气喘吁吁地叫道:“阿父阿父,叔父们狩猎回城,现在正抬着一只大鹿已入院中,阿母让来禀报一声。”
    来者为曹操的长子曹昂,字子脩,他口称的阿母是曹操夫人丁氏。然曹昂非是丁氏亲生,其母刘氏为曹操的妾妇,生曹昂时难产而死,丁氏因不能生育,从此将曹昂养育长大,并视若己出。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