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时间会说话(精)/文化散文经典系列

  • 定价: ¥42
  • ISBN:9787570210510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页数:258页
  • 作者:夏立君
  • 立即节省:
  • 2019-11-01 第1版
  • 2019-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鲁迅文学奖得主、林语堂散文奖得主夏立君散文新作。
    著名作家张炜、刘亮程倾情推荐。
    夏立君以《时间的压力》惊动文坛,以《时间会说话》悄悄说话。
    本集所收文章,半为近作,半为旧作。内容涵盖童年、故乡、古人、孤旅等。

内容提要

  

    《时间会说话》是夏立君的历史文化散文集,是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时间的压力》姊妹篇。全书分为“生命有初衷”、“时间会说话”、“脚趾要自由”三辑,主要收录了《在西域读李白》《李白的月亮出来了》《作为诗人的曹操》等篇目。夏立君的散文文字优美、情感浓烈,拥有较高的审美价值,是不可多得的文化散文精品。

媒体推荐

    夏立君一直默默地待在海滨小城日照。2018年,他以《时间的压力》忽发大音,震动文坛。现在,其文集《时间会说话》又将面世。时间会说话,作品能发声,立君的出色表现很好地阐释了这一点。我感觉,他出道虽晚,却是有走远路耐力的。我期待着。
    ——张炜
    读《时间的压力》时,作者渗透在历史书写中的参与感或日“在场感”,令我印象深刻——作者与古人同在。《时间会说话》亦如此。我主张散文要塑造人物,这人物应是作者自己。“在场”非到达现场,而是作者先在作品里站住,先有自己的味道,才好展开其他有意味的表达。夏立君就能。
    ——刘亮程

作者简介

    夏立君,1960年代生于山东沂南,现居日照。1980年代始发作品。曾任中学语文教师十余年,后供职媒体。作品大量入列散文或随笔排行榜,并入选大学语文课本、中学语文读本、新中国散文典藏和各种年度选及选本。发表小说《天堂里的牛栏》《草民康熙》等,出版文集《心中的风景》《时间之箭》等。获钟山文学奖、林语堂散文奖等。

目录

第一辑  生命有初衷
  生命中的河流
  一粒大豆的喜剧
  生命的初衷
  蟋蟀入我床下
  傻子二舅
  看人
  娘用她的影子
  你是我的爷
  明天比今天少一天
  门神门神扛大刀
  从童年出发
第二辑  时间会说话
  在西域读李白
  李白的月亮出来了
  人类是个“怀乡团”
  作为诗人的曹操
  说曹操曹操到
  独唱的灵魂
  李陵案的意外事件
  一场关于无耻的比赛
  一个人的仪式
  时间之箭
第三辑  脚趾要自由
  怀沙
  根
  大树
  那拉提
  大地卜辞
  读边塞诗
  绿洲深处
  世纪末的落日
  手握冷兵器的微笑
  我的丝路

前言

  

    说与不说
    确定以“时间会说话”为书名时,又想,用“时间不说话”也一样啊。时间不说话,水流花开、白发皱纹、顽石迸裂等等,都是时间的万语千言。
    本集所收文章,半为近作,半为旧作。内容涵盖童年、故乡、古人、孤旅等。若说内容之间有什么联系,勉强答曰是时间与历史。这二者皆为人的生存背景,只是觉悟不觉悟问题,觉悟深浅问题。
    人生各个阶段对时间感觉非常不同。儿童时间缓慢又混沌,青少年时间茫然又紧张,中老年时间则迅疾又无奈。对历史则是另一感觉——年龄越大感觉历史越近越短。儿童无历史感,青春年少时,会感到百年千年历史漫长到不可思议,年龄渐长就感觉历史渐近渐短了。三十岁时,年龄是三千年历史的百分之一,六十岁时就成五十分之一了。看来,生存时间与历史时间是互动的。此刻,我就感觉与数千年历史同在。数千年岁月在脑海里走马,且路程越来越短。
    物理时间不存在品质问题,“个人时间”则必具特定品质,因为那时间被你“使用”过了。
    自儿童少年时代就喜读李白。我在《在西域读李白》中说:“异域情调漂泊情怀充满李白所有诗文。李白是没有故乡的,或者说无处不是故乡。//游侠李白奔腾而来,双脚和诗笔生动了大唐山水。”我在《李白的月亮出来了》中说:“李白的月亮出来了。//月亮似宇宙里的一位最具诗意的大漂泊者,她一出现,宇宙就成了一个大写意宇宙。//李白来过之后,月亮就不是从前的月亮了。”
    李白一直在我心中“成长”。
    上篇写于二十世纪末,那时我在新疆。下篇写于近年,我在海滨小城日照。两文时间跨度二十年,我从三十多岁到了五十多岁,“个人历史”延长了一大截。我有何变化呢?或许已是面目全非,但具体变了些什么,说不清。“诗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李贽)赤子之心尚在否?李白没有故乡,但大唐山水乃至星空明月都是这赤子的故乡。作家或诗人,既应是一个不断革新自我的人,也应是一个不失童心并努力拓展其精神故乡与地理故乡的人。
    时间不说话,时间却肯为一切作证。在时间面前,个人所能做的,大约只能是尽可能提升“个人时间”的品质。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生命中的河流
    沂河
    我对那些生活在不靠山不靠水的村庄里的孩子,总是禁不住心生怜悯——没有水,看不见山,童心往哪里安放呢?
    而我是幸运的。沂河从遥远的山中,从我人生的起点,流进我的生命里。她是我生命中的原血活水。
    我的家其实就是河的一部分。涨水时节,水甚至会爬上河岸,冲刷墙基那红红的柳树根须。河水几乎常年都是恬静的,清澈的。到了夜里,沂河会将她特有的水音送至我耳边。那种水音,在世上的其他任何地方都不会听到。条件太“苛刻”了——临河的土屋,粗糙的木格窗棂,泛着浓烈土腥味且多年未曾洗过的枕头,三四岁至十多岁的年龄,干瘦的小躯体躺在光光的苇席上,饿着肚子或胃袋里装着一些粗劣的食物,大脑里面则塞满了那个时代特有的革命口号,还有一位躺在另一张床上虽然年轻却整日气息奄奄的母亲。条件还有许多,只有那些条件都具备了,你才会听见那种声音。那种声音,你能听见吗?水在动,沙在动,河在动,天在动,地在动,我在呼吸,我活着。
    沂河知道我童心里的所有委屈和快乐。
    沂河沙声地纯粹地歌唱着,奔流,奔流。
    那是沂河的众声喧哗的时代,有各种鱼,各种鸟,各种昆虫。河流的母性意义不言自明,故乡的河就更是如此了。不论从哪个方向接近沂河,感受都是一样的:土地越来越平坦,空气越来越柔和湿润,鸡鸣犬吠越来越密集。你听见了水声,看见了宽宽的河床,看见生灵们在河上的狂欢。它们全是沂河母亲抚育的孩子。
    1997年春节刚过,我不得不把将要远赴新疆喀什支边的消息,告诉我那顽强活着的母亲。其时母亲正缠绵病榻,她不理解她的儿子何以要抛下她,走那么远那么久。我抚着母亲的病躯,找不出话来安慰她。我走到沂河里,在那里默默地呆了很久,暮色降临时才回到母亲身边。母亲说:“又去河里啦?除了脏水,什么也没有了。我有多少年不去河里了?糊涂了,不知道了。”在沂河边过了一生的母亲,竟有很多年不去抬步就到的沂河了。
    母亲的衰病令我伤心,沂河面目全非同样令我伤心。清澈的水流没有了,鱼类几乎绝迹,鸟鸣声难觅,仅存的物种在量上也少多了。有许多曾与我童年生活密切相关的美丽生命再也找不到了——它们可能已永远绝迹了。这个世界已不配那么美好的生灵活着吗?河水仍在流,但流动声不一样了,不是纯净的声音了,不是愉快的声音了,是哭泣的声音,是呜咽。
    水边仍有许多孩子——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许多孩子的。他们不下水,都穿着整洁,看上去比我儿时幸福多了。可是,他们对沂河会产生我对沂河似的爱吗?面对清纯的对象人会产生清纯的爱,面对污浊的对象呢?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孩子们没有看见过从前异常美丽的沂河。
    孩子们啊,这如何是好?
    这令我更加向往沂河的源头了。天下的河都有一个清澈的源头,正如人有一个清澈的童年,母亲有一个清澈的少女时代。我没见过任何一条河的源头,但我相信天下的河是同源的,都源自一个高远清洁的地方。可是,谁还能向我指出一条称得上清澈的河流呢?她们流着流着,流了千年万年,流到今天,全都变节了。不是变节了。是被人们羞辱了。
    我没法对母亲说这样的话:去遥远的地方,是为了寻找一条不变节的河流。
    沭河
    沭河是沂河的姊妹河。两河同源于沂蒙山,几乎是肩并肩走过沂蒙大地,走向山外的大海。她的形态与沂河也是相似的。
    师专毕业那年,我不想回老家去,天性中的漂泊愿望促使我想走得远一点。师专生的天空是狭窄的,想走远也走不远。我被分配到邻县一所中学。这所中学就坐落在沭河岸边。
    我在她身边生活了十余年,她知道我青春的全部苦涩和欢乐。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