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弘治皇帝全传(共2册)

  • 定价: ¥128
  • ISBN:978751551895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金城
  • 页数:1012页
  • 作者:廖心一
  • 立即节省:
  • 2019-10-01 第1版
  • 2019-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明朝计有十六帝,本丛书包括除开国皇帝朱元璋和末帝朱由检而外的十四位皇帝的全传。虽名为“皇帝全传”,实则各卷以皇帝为核心人物,对该朝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做细致、生动的描绘,力求向读者展示出一幅完整的社会风俗画卷。
    本丛书作者廖心一先生原为历史学者,其创作秉持“言必有据”的原则,意在以小说的体裁书写历史,与当今通行的戏说类、穿越类写作迥异其趣。整套丛书字数达千万之巨,涉及人物三千二百余,百分之九十以上实有其人;书中除个别情节属想象与虚构外,稍微重要的人物、情节及典章制度,都有出处。为此,作者翻阅了大量史料,前后历经三十余年,呕心沥血,方告完竣。各卷末附《人名索引》,列出该卷出现的重要人物,以便读者随时翻检。
    《弘治皇帝全传(共2册)》是其中一本。

内容提要

  

    本套书为明朝十四个皇帝(开国皇帝朱元璋与末代皇帝朱由俭除外)的全传。《弘治皇帝全传》是其中一本,分两册,上册为“黄河清,圣主出”,下册为“群贤毕集”,细致描绘了明孝宗朱佑樘治理下的短暂而辉煌的“弘治中兴”局面,对弘治朝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做了全景式的展现。本书的作者为典型的学者,作品迥异于如今流行的戏说类、穿越类历史小说,实是以小说体裁书写历史。不是局限地每个皇帝,而是写出了每个皇帝的整个时代。

媒体推荐

    历史小说并不好写。既然是历史小说,就不能脱离历史,大背景不能游离于历史之外。但它毕竟是小说.情节必须生动曲折,方能吸引读者。廖心一是明史大家王毓耸先生的人室弟子,既有良好的史学素养,又兼具文学才华。他写的这套明朝十四值皇帝全传,取材宏富、可信,文笔流畅,对读者而言实为赏心乐事也。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王春瑜
    明朝的历史很精彩。明朝皇帝的故事也很精彩。历史家写不免呆板;文艺家写则往往违背历史。廖心一兼具史学功力和艺术家的素养。他师出名门,精研明史三十余年;他生长于戏剧文学大师之家,自幼受家学需染。他写的明朝皇帝的故事既可信又好看。要想了解明史,在愉快中阅读,这套“明皇帝全传”是不错的选择。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毛佩琦

作者简介

    廖心一,1946年生。1977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1979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历史系,师从王毓铨先生学习明史。曾担任《中国历史大辞典·明史分册》和《中国通史·明史分卷》(白寿彝主编)编委;有《明朝文职的升迁》《明朝的宦官制度》《明朝的宗藩制度》等文章发表;曾为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通史小丛书》撰写《明朝》册;专著《正德皇帝全传》1998年由现代出版社出版。1988年移居香港,此后近三十年的时间,一直致力于以皇帝为中心的明史纪实小说系列的创作,在写作过程中,秉承一贯的理念:言必有据和全景描写。

目录

黄河清,圣主出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九章
第七十章

群贤毕集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九章
第八十章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九章
第九十章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三章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六章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九章
第一百章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百零五章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一百零八章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百三十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百四十章
第一百四十一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人名索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成化二十三年九月初六日,大行皇帝宾天后的第十四日,新皇帝即位的当天黄昏,提督东厂的司礼太监陈准匆匆赶到乾清宫。皇帝即位,是大节中的大节,大仪中的大仪,丝毫马虎不得。事先的筹备不说,这天的仪式进行下来,已经累得不亦乐乎。陈准实在想不明白,还有什么事情,皇帝一定要立时就办。
    远远见到皇帝,他忽然明白。倒不是从皇帝的脸色看出来的,而是从皇帝周围的阵势看出来的。皇帝坐在那里,头扭向一边;御座前跪一人,是尚膳监掌酒内臣,叩头如捣蒜;另有几名皇帝的贴身内侍,垂首而立。不用说,是掌酒内臣犯事,皇帝要处分他。
    陈准急上前两步,躬身道:“爷,奴才奉旨见驾。”
    皇帝仍不肯转过头来。他一指掌酒内臣,说:“朕把他交给你!”
    “是!”陈准应一声,小心地问,“爷,他犯的是何事?,’
    “让他自己说!”皇帝道。
    掌酒内臣不知跪有多久,不知磕过多少个头,直磕得前额血迹斑斑。但或是惧怕,或是麻木,他已不觉疼痛。听到皇帝的话,看到陈准询问的眼神,他才稍稍挺直上身,结结巴巴道出原委。原来他有一相好,是宫外女子,经常被他蒙混带入、蒙混带出地在大内住上两日。不料,这次却出了岔子。人带进来,适逢大典之前,巡查极严。出是肯定出不去,藏也藏不住,情急之下,他把人塞入酒缸,如花似玉的女子竟被活活淹死。有平常和他关系不融洽的内臣揭发此事,皇帝大怒。
    私携外人入大内,就是天大的事,何况又致人死命。皇帝虽然说把人交给陈准,陈准却不敢立刻把人带去东厂,他愈发小心地说:“该如何处置,乞爷降谕。”
    “该如何处置,正是朕要问你的。”皇帝道,“草菅人命,致人于死,依据我大明律,该当何罪?”
    “论死。”答案简单明了,但还有后言,“不过——”
    “不过什么?”皇帝紧逼。
    “今日吉辰,不宜刑戮。”陈准道。
    皇帝哼一声,说:“法者,祖宗所立,朕不能因吉辰而宽贷。”
    在简短的几句对话中,掌酒内臣的心情三变:先是陈准说到“论死”,他心里一沉;继而陈准提及“吉辰”,他心里一喜;而皇帝断然拒绝宽贷,他知道再无生机,如烂泥般瘫倒。
    陈准所言吉辰不宜刑戮,虽则就事论事,却也不是全无私心。掌酒内臣和他是同乡,平日一口一个“陈叔”地奉承,得救人时为何不救?不过,他绝不会为解救这样一个人,而在皇帝登极之日,重违圣意。
    他稍理思绪,道:“奴才懂了。奴才这就去处置。”
    “让他等把人送去东厂,你不忙走。”皇帝还有话说,待两名近侍将掌酒内臣架出去后,皇帝说,“今日行过大礼,朕回到后宫,心里不知为何惴惴不安,所以留下你说说话。”
    “爷宠眷之恩,奴才不胜感荷!”陈准先说句感恩的话,再问,“有覃老师傅在身边陪伴,爷对后宫还有什么不放心吗?”
    覃老师傅是指皇帝在东宫时伴读的内臣覃吉。他虽然不是二十四衙门里任何一个衙门的掌印太监,职位和权势远不能和陈准相比,但他的辈分极高,又是东宫旧人,所以陈准提起他时很是敬重。
    皇帝摇摇头,说:“朕并非对后宫不放心。”
    陈准敏感地想到自己的衙门,小心地试探:“爷对东厂——”
    话没说完,被皇帝打断:“朕听说,你接掌东厂时,曾告诫校尉们:发现大逆之事,告与我知;非是,不得干预。你怀此心,朕甚是欣慰。”
    不为后宫,不为东厂,陈准不难明白皇帝的心思。
    “爷欲司礼监办事得力,何不召回怀恩?”他说。
    这话不能随便说:怀恩是被大行皇帝贬谪去凤阳的。皇帝方即位,就把大行皇帝贬谪的内臣取回,岂不有损大行皇帝的圣明?可陈准相信,这话正是眼下皇帝最想听到的。
    怀思并非姓怀,其原姓氏,所言有二:一者戴,是朝臣子弟,父亲得罪,他被殃及,做了宦官;一者马,来自苏州。怀乃赐姓,不是他自己所改。若依前说,他遭到如此之大的打击,却要他怀恩,可谓莫大的讽刺;但他为人耿直,行事正派,也真不愧“怀恩”二字。更重要的是,皇帝得以顺顺当当地承继大统,他功莫大焉。
    大行皇帝宠爱万贵妃,而万贵妃奇妒,因此,当今圣主,当年的太子,自成化六年七月出世以后就有一番磨难,这一番磨难使得皇帝比他的实际年龄要显得成熟。这且不说。成化末年,万贵妃及几个太监,惧怕太子即位,将对自己不利,劝说大行皇帝易储;而大行皇帝又比较喜爱四子,遂动易储的心思。危难之际,身为司礼掌印太监的怀恩拼死力争,平息了一场大的风波,而他自己却被斥居凤阳。
    这些秘事不会不传到皇帝耳朵里。
    所以陈准相信,皇帝对他诉说自己的不安,是对司礼监不放心,是迫切地想见到怀恩。何况,陈准和怀恩在司礼监同事,交情不错,对怀恩的人品、学识,一向敬佩。即使有几分风险,这话他也会说的。
    皇帝默坐片刻,才说:“陈准,这才是朕要你办的差事。”
    原来处置一个小小的掌酒太监,不过是个引子。
    陈准大为兴奋,应道:“是,奴才这就去办。”
    皇帝点点头,问道:“怀恩现在凤阳吧?”
    “是。”陈准应道。
    “他几时可到京?”皇帝又问。
    陈准略一盘算,说:“速则一月,迟则四十日。”
    “朕要在这个月内见到他。”皇帝却不容分辩地说。
    三干余里的路程,要在二十几天里赶个来回,确有难处。但陈准还是痛痛快快地接旨:“是,奴才绝不让爷失望。”
    ……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