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理想的城市

  • 定价: ¥58
  • ISBN:978722011475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人民
  • 页数:267页
  • 作者:唐杰
  • 立即节省:
  • 2019-11-01 第1版
  • 2019-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穿梭于城市森林,或行走,或停留,或凝望,或思考,出国十年的唐杰,视线始终不离建筑。那些由线条、色彩构筑的力量与美,是城市的眼眸,也是历史之脉搏。他将这些散落于世界各国的建筑,以城市为索引串联起来,用文字探照隐藏其中的秘密和故事。同时也让我们看到,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理想的城市,而我们的城市生活,也因那些理想的建筑而获得一种庄严和体面。

内容提要

  

    这是一本以建筑为主题的旅行散文集,是作者出国十年来,对所观赏和考察过的世界各国建筑写下的文字集合。书中的每篇文章均以一个城市为索引,通过对这个城市一至数个公共建筑的解读,引领读者欣赏世界各国的城市与建筑之美。

作者简介

    唐杰,笔名forca。德国联邦建筑师协会(BDA)注册建筑师,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TUM)建筑学硕士、博士候选人,中德建筑交流中心(CDAA)会长。学习工作于中、日、德等多个国家,现定居慕尼黑。在海外十余年间,足迹遍布二十余国逾两百个城市,实地考察建筑并体验当地文化,其文字多见于《UED》《建筑师》《澎湃》《新京报》等诸多刊物及新媒体。2018年,作为特邀策划人,参与组织制作了凤凰卫视《设计家》“德国建筑行”系列节目的拍摄与采访活动。

目录

什切青:奥德河畔的音乐厅
哥本哈根:雅各布森与“丹麦设计”
加的斯:海王
巴塞罗那:从建筑开始
布达佩斯:大河恋
罗马:罗马的巴洛克切片——贝尔尼尼
佛罗伦萨:圣母百花教堂的穹顶下
圣吉米加诺:山丘上的高塔
克罗地亚:那一片好风如水
杭州:良渚博物馆
宜兰:宜兰的海,宜兰的山
台中:禅境和尘境之间——东海大学
坂出:海边的东山魁夷
直岛:在水一方——直岛海之家
犬岛:犬岛故事
丰岛:从自然中来,到自然中去
濑户内海:老龄化的小岛和三陪的教授
佛罗伦萨:浮生半日美术课
索伦托:重回苏莲托
后记
致谢

后记

  

    一路风景,一路走过,一路只为寻找心中那个理想的城市。
    关于理想的城市这个命题,从维特鲁威(Marcus Vitruvius Pollio)开始,无数的人用语言和文字,用图纸和建造,都表达过他们心目中理想的城市应有的模样。
    我在这本书的最后,不涉及学术,只谈谈梦想,我心目中理想的城市应该是什么样?既然是做梦,何妨将梦做得大一点。那就让我贪心不足蛇吞象,所有的要求,全部写下。
    一、雪山
    当我去过奥地利的水晶之城——因斯布鲁克(Innsbruck)之后,我便难以忘怀那抬头可见的雪山。白色的山脊,在蔚蓝色天空的映衬下,显得圣洁、高贵。此时的城市,温柔得如同一只小猫,依偎在一个白衣少女的裙边,安宁,祥和。走在城市的任何地方,无论是街道,还是广场,总有一种美丽值得你抬头仰望。那种感觉,好极了。
    我心目中理想的城市应该具备的条件之一——雪山。必要指数:三颗半星★★★☆☆
    二、湖
    我始终认为,一个城市,有水才有灵性,尤其是湖水。一方湖水坐落城边,城市环抱湖水,从此城和湖都可以不再寂寞。城市里有一个湖,绝对超过任何公共场所如建筑、广场或者公园所能散发的魅力。荡漾的湖水,吸引人来到它的周围定居,人们享受自然,享受生活。比如德国汉堡的阿斯特湖,或者中国杭州的西湖。一春常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有如此美丽的湖水相伴,谁不愿意日日醉湖边呢?
    这里需要解释,我为什么没有选择海或者河。海,也极美。蓝天,碧水,白色沙滩,但是前提必须是晴天,必须是天气好的时候。如果天气不好,台风,海啸,会让人苦不堪言。西班牙的加利西亚(Galicia)位于大西洋边,我在那里时,前三天凄风苦雨,后三天风和日丽,你完全想象不到在同一个地点,天堂地狱仅一线之间。
    湖就不会有这个问题,它有海的壮阔,却不会有海的难以捉摸的脾气。至于河流,虽然城市大多都有一条或大或小的母亲河,但河流存在两个问题——一是面积有限,二是流速过快。如果城市有一个湖,大家想到的往往是泛舟于湖上,让我们荡起双桨,多美的画面。但是如果换成河,则立刻意兴阑珊。想想逆流时荡起双桨,未免太累,还是算了吧。
    我心目中理想的城市应该具备的条件之一——湖。必要指数:四颗星★★★★☆
    三、一百万的人口规模
    城市绝对不能太大。几个千万级人口的巨型城市,比如东京、纽约、伦敦、巴黎,虽然有极佳的聚集效应,但生活在这样的城市,人总是如蝼蚁一般,极容易迷失在茫茫人海和建筑森林里。但凡你要做什么事,一旦需要在城市里移动,往往就要耽误半天的时间,那绝对是时间乃至生命上的浪费。 十、足球 作为十多年的老球迷,最希望生活在一个足球之城里,有自己支持的球队,能去体育场观看令人激动的高水平、高级别的比赛,甚至自己所在的城市能偶尔举办一次大型的体育赛事比如欧洲冠军杯、欧洲杯或者世界杯。可以在家门口看球,就别提有多高兴了。对于球迷来说,足球就是宗教,足球高于一切。所以城市里如果没有足球,不可能! 每次一到重大比赛日,慕尼黑的街头和地铁站里,到处是疯狂的球迷。至于世界杯期间,球迷更是占据了主要的街道令政府只能实施交通管制,而在赢得锦标之后,球迷和球队一起上街游行。这样的城市,球迷是幸福的。这样的城市,就是天堂。问问巴塞罗那、马德里、曼彻斯特、米兰或者都灵的人,你就知道了。 当然,如果你不是球迷,那里就是地狱。 我心目中理想的城市应该具备的条件之一——足球。必要指数:五颗星★★★★★ 最后,我还要补充说明一下,很多没有考虑进来的因素,均做理想化处理。 每个人,谁不希望生活在一个能跟自己相互搭配的理想的城市里?因为种种原因,我们背井离乡,因为种种原因,我们重归故里。最终,还是会在这个城市或者那个城市度过一生。以上十点,仅仅是我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已,希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但不管在哪里,我希望我能够爱上我所在的城市,即使我在那里是因为工作,因为家庭,因为种种,并非本意。所以,我只好向上苍祈祷——神啊,请给我找一个,能坐着地铁上班坐上飞机出国能想买啥就能买啥没事可以去看个球去大学里听个讲座生个病能得到贴心照料的坐落在雪山湖畔人口只有一百万的老城吧!!!!!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什切青:奥得河畔的音乐厅
    什切青,如同跷跷板下面的那一个支点,而跷跷板的两头,一头是德国,一头是波兰。
    历史上波兰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家,由于夹在曾经的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和俄罗斯帝国这三大强权之间,注定成为屠刀下待宰的羔羊,血盆大口边的肥肉,能存活多久永远只能听天由命,几乎完全没有自己掌握命运的可能。
    一九三九年二战爆发,短短一个月,波兰遭遇第三次灭国的命运。一九四五年二战结束后波兰得以复国,在以苏联为首的国际社会调停下,战败国德国割让了奥得河以东的大量土地给波兰,其中包括波罗的海边的一个港口城市——什切青(Szczecin)。什切青离柏林并不遥远,仅仅一百五十公里。我们从柏林出发,伴随着一路秋色,两个小时就抵达德国一波兰的边境,越过边境旋即抵达了什切青。
    在即将到达波兰边境之前,我们的车穿越了德国最东北的联邦州——梅克伦堡一前波美拉尼亚州。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名字中的“前”字:曾经属于德国的一部分——波美拉尼亚州,如今已经名存实亡,不在德国的版图之内了。而曾经的西波美拉尼亚州的首府,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波兰城市什切青。
    什切青在一九四五年之前,有一个原汁原昧的德文名字“斯德丁”(Stettin),今天德国境内高速路牌上,什切青依然显示的是它曾经的名字斯德丁。
    “曾经”,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无法概括这段历史。一九四六年,丘吉尔发表了著名的铁幕演说:
    “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拉下。”
    随着“铁幕”的徐徐降落,什切青连同大量的德国土地也割让给了波兰。这座城市从此从德国的斯德丁更名为波兰的什切青。大量的德国人拖家带口,背井离乡,城市变得空无一人,于是又从波兰波兹南地区引入大量的波兰人来予以填补。在这一来一去之间,这座城市在社会组织、群体身份和城市记忆上,发生了断崖般的撕裂。新来的波兰人对这座在二战时饱受摧残、已经变得破损不堪的“德国城市”毫无兴趣,“破罐破摔”,不但不修复,反而进行大肆的破坏,拆毁的石料和木材运送到华沙,帮助华沙从零复建。
    当我们在城市里漫步,时不时出现的北德典型的哥特复兴式砖构建筑和普鲁士时期留下的青年风格(Jugendstil)建筑,让人如同回到德国一般。然而仅一街之隔的一栋大板楼,仿佛又在提醒我们回到现实。两种毫无关联、毫不协调、毫无对话基础的建筑,就这么隔着一条四车道的街,彼此对立,构成了什切青典型的“撕裂性的”城市风貌。
    什切青这座城市,如同一个巨大的伤口,在历史的变迁中被撕裂。它就像顾城书中写到的那样:我整个就是一个伤口。我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活了多久,刀口就有多长。我被解剖开以后,就无法再保持清洁的样子,我只能说:让我的血流吧。
    作为一个非波非德的外国建筑师,吸引我千里迢迢前往什切青的,并不是这段历史,而是源自这座城市二〇一四年落成的一栋建筑——什切青爱乐音乐厅(The Szczecin Philharmonic)。这栋建筑落成的第二年,即获得欧洲建筑界的“奥斯卡奖”——密斯凡惠罗奖(Miesvander Roheprize),成为欧洲范围内风头最劲的明星建筑。这个作为颁发给建筑作品而非建筑师的奖项,每两年颁发一次,每次只授予欧洲范围内的一个建筑作品。毫无疑问,这是欧洲建筑界含金量最高的重量级荣誉。正因如此,什切青一下从默默无闻变成很多建筑师和建筑爱好者趋之若鹜的目的地之一。建筑就是这样,因为它的纪念碑性和不可移动性,如同一个磁石,让远方的城市有了巨大的吸引力。
    什切青爱乐音乐厅坐落在奥得河畔的一个街区转角,音乐厅前宽阔的城市主干道和街对面的一个广场让这个巨大的、如冰山一般的建筑无所遁形,在阳光下泛着莹白色的光芒。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