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隆美尔一战回忆录

  • 定价: ¥49.8
  • ISBN:978750755171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华文
  • 页数:228页
  • 作者:(德)埃尔温·隆美...
  • 立即节省:
  • 2019-10-01 第1版
  • 2019-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埃尔温·隆美尔,纳粹德国的陆军元帅,世界军事史上著名的军事家、战术家、理论家,绰号“沙漠之狐、帝国之鹰”,他与曼施坦因和古德里安,被后人并称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的三大名将。
    本书作为一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回忆录,极具历史价值,里面记录了隆美尔从一名初出茅庐的中尉成长为经验丰富、战功赫赫的指挥官的全过程。

内容提要

  

    本书是二战时纳粹德国著名将领隆美尔根据自己在一战中的亲身经历写成的,他对每一场自己参加的战役,都进行了详实的记录,并且进行了切实的评价,称得上是一部关于战争的技术类书籍,也可称为军事理论的经典之作,同时也是一战史优秀的回忆录。

作者简介

    埃尔温·隆美尔,一战中因在意大利战场上的卓越指挥而获颁德意志帝国最高等级的蓝马克斯勋章,战后常年于军校中担任教官,并于1937年根据自己在一战中的亲身经历写成《步兵攻击》,而后声名大噪。美国陆军于1943年翻译了本书,巴顿将军对本书的内容如数家珍。
    此次出版的《步兵攻击》是依据美国第一个未删节的完整版ATTACKS翻译而来,其中修订了陆军版本的几百个段落,补全了不少插图,完善了大量细节,最大限度地呈献给读者作品的原貌。

目录

第一章  法国北部的战争
  第一节  踏上征途
  第二节  做好战斗准备
  第三节  战斗正式打响
  第四节  继续在布莱德战斗
  第五节  渡默兹河
  第六节  热斯内的战斗
  第七节  普雷兹之战
第二章  树林阻击
  第一节  向德福依树林前进
  第二节  在树林里战斗
  第三节  突袭敌人阵地
  第四节  无缘无故地撤退
  第五节  博松树林
  第六节  树林战
第三章  在阿戈讷的那些事
  第一节  夏洛特山谷
  第二节  乘胜追击
  第三节  发现敌军“中央”阵地
  第四节  在“中央”阵地上战斗
  第五节  攻占敌军阵地
第四章  新的阵地战
  第一节  休假归来
  第二节  突袭的准备工作
  第三节  正式进行松树瘤突袭
  第四节  斯库杜克隘口
  第五节  和罗马尼亚人第一次正面交锋
第五章  1916年底和1917年初的战斗
  第一节  瓦拉里村庄
  第二节  死守瓦拉里-库佩努尔
  第三节  占领1001高地
  第四节  罗马尼亚俘虏
  第五节  防守
  第六节  在维德拉附近战斗
第六章  喀尔巴阡山东南部的战斗
  第一节  喀尔巴阡山的前线
  第二节  山脊公路转弯处
  第三节  守住阵地
  第四节  向前推进战线
  第五节  重要的科什纳山
  第六节  正式进攻
第七章  持续在科什纳山附近进攻与防御
  第一节  1917年8月12日的战斗
  第二节  防御战
  第三节  生命不止,战斗不息
  第四节  最后的倔强
  第五节  二次进攻科什纳山的准备
  第六节  开始进攻!
  第七节  再次进入防御战
第八章  进攻托勒敏
  第一节  备战安排
  第二节  寻找攻击点
  第三节  拿下阵地
  第四节  和波斯默少校的尴尬关系与和解
  第五节  突袭科洛夫拉特阵地
  第六节  进攻库克
  第七节  克拉格恩扎山
  第八节  进一步推进战线
第九章  越过河流追击敌军
  第一节  行军路上
  第二节  追击敌人
  第三节  西莫莱斯之战
  第四节  在隆加罗内战斗
  第五节  法伊之战
  第六节  我在山地部队的最后日子

前言

  

    步兵指的是徒步行军作战的士兵,是军队里一个常见的兵种。冷兵器时代,步兵和车兵、骑兵等都是分开的,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近现代的步兵也会使用马匹、自行车、火车等交通工具。
    远古时代就已经有步兵了,冷兵器时代的步兵大多拿着用青铜或铁打造的兵器,有时也会带着弓箭或者弩,他们身披铠甲,是作战的主要力量。
    到了中世纪早期,骑兵开始兴起,有限的几次以步兵战胜骑兵的事件都有极特殊的情况。不过,要想拥有骑兵,需要花费巨资,因为骑兵要从小训练并装备合身的武器盔甲。
    12世纪长弓出现之前,除非借助马的冲击力,没有步兵能对骑兵造成伤害。这时的骑兵占据了绝对优势,步兵在战场处于仆从地位。
    长弓出现之后,情况发生了逆转,长弓是平民拥有的第一个可以杀伤骑兵的武器,英国凭借长弓取得了多次惊人的胜利后,骑兵开始跌下神坛。
    长弓虽然可以克制骑兵,但是它对长弓手的臂力要求极高,得从小训练,而且身高通常不得低于180厘米,而且长弓作为一种冷兵器,其威力还是有上限的,所以骑兵并没有完全被长弓打倒。
    真正让步兵翻身的还是火枪,它可以无限提升使用者的威力。一般情况下,士兵只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进行训练就可以上战场,如果战况紧急,也可以缩短到7~15天。任何一个没经过训练的平民都可以用火枪杀死一个世代习武的贵族骑士。
    17世纪,刺刀的发明使步兵的火力和功能性大大增强,步兵取代骑兵成了战场主力。骑兵逐渐成了战场上的辅助兵种,骑手也从贵族变成了平民。
    真正使得骑兵彻底退出正面战场的是机枪的发明。19世纪80年代,许多国家开始研制可以连发的枪械,英籍美国人马克沁于1883年成功研制出机枪,这种机枪在后来的“一战”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步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是主力兵种,德国陆军将领埃尔温·隆美尔也是由于在这次战争中出色地发挥了步兵的最大威力而为他日后成为德国j大名将之一奠定了基础。
    隆美尔于1891年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1910年7月参军。1914年,隆美尔中尉参与到一战中并屡立战功,荣获了二级铁十字勋章、一级铁十字勋章和功勋奖章。
    1937年,隆美尔出版了《隆美尔一战回忆录》一书,这本书作为一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回忆录,极具历史价值,里面记录了隆美尔从一名初出茅庐的中尉成长为经验丰富、战功赫赫的指挥官的全过程。
    时值“二战”前夕,这本书一经出版便引起了轰动,贯穿全书的德国军事进攻精神甚至还得到了希特勒的赏识,隆美尔因此声名鹊起。
    1943年,美国陆军翻译了《隆美尔一战回忆录》,包括巴顿将军在内的美国军官对此书推崇备至,曾反复研究其中的战术、战略。
    虽然现在距离书中所记载的事件已经过去一个世纪,但这本书的价值却未随着时间流逝而降低,故笔者再次翻译此书,供我国读者赏阅。
    当然,隆美尔在二战期间曾追随希特勒,成为纳粹德国侵略他国的工具。从这个角度上说,他是战争罪犯,是不可饶恕的。希望大家在看完这本书后,对和平有更深的体悟,更加珍惜当下来之不易的稳定环境。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法国北部的战争
    第一节  踏上征途
    1914年7月31日的乌尔姆硝烟弥漫、人心惶惶。一些危言耸听的谣言传播得和瘟疫一样快。每天早上,布告牌前都站满了人,号外的报纸接连不断。
    早上,第49野战炮兵团第4炮兵连以饱满的精神状态穿行在这座城市间,他们高唱着《守卫莱茵》,对即将面临的战事充满了期待。
    我从今年3月开始担任福克斯炮兵连中尉排长,从那时候起,我每天早上都会陪着士兵们做操,有很多热情的群众围观我们,士兵们在众人的目光下更加英姿挺拔了。
    下午的时间,我们总算可以松口气了。因为不用再执行任务,我就把马拴在了营房院子里。现在的局势对我们越来越不利,我一心想早日回到国王威廉一世步兵团,也就是第124步兵团(符腾堡第6团)第7连。过去的两年时间里,我一直都和7连里的士兵一起同甘共苦。
    我和二等兵汉勒匆忙收拾了行李,终于在当天深夜赶到了魏因加藤。团部驻扎在魏因加藤一座很旧的修道院中,营地里的士兵们检查着自己的所有装备。我一边向总部报告,一边和我的老战友们打招呼。他们还很年轻,脸上写满了激情,看来他们很期待即将到来的一切。
    下午6点,哈斯上校来看看我们准备得怎么样了。他简短地说了几句话,说得我们更加斗志昂扬,恨不得马上就冲到战场上。就在这时,正式的命令终于传达下来。战士们激动得欢呼了起来。
    第二天是安息日,我们伴着好天气举行了礼拜仪式。傍晚时分,士兵们唱着歌出发了,大家要乘火车去往拉芬斯堡。长长的列车朝着西边义无反顾地驶去。
    在一片欢呼呐喊声中,我所在的团也按时出发了,但上级让我再留守几天,带预备队上去。我很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个任务,很担心自己会赶不上第一场战斗。
    我终于在8月5日和预备队一起踏上了征途,耳畔有祖国人民的欢呼声,眼前有祖国的大好河山,这段旅程简直好极了。每到一个站点,迎接我们的都是无数的水果、零食和面包卷。甚至在经过科恩韦斯特海姆时,我还和家人短暂地见了一面。
    我们晚上渡过了莱茵河,我看着搜寻敌人痕迹的探照灯两两交错之后又分开。战友们唱歌的声音渐渐小了,他们都睡着了。天气热得我有些烦躁,我目光游离,想象着过几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8月6日傍晚,我们到了迪登霍芬附近的克尼斯马赫,终于离开了拥挤的车厢。我们穿过迪登霍芬,往卢斯瓦勒走。这里和我的家乡斯瓦比亚一点儿都不一样,人们看上去有点儿冷漠,路上到处都脏兮兮的。
    我们天黑时还在不停地往前走,大雨突然落了下来,我们全身都被浇透了,行李里面也全是水,但这丝毫没能打击我们的积极性。经过6个小时的不间断行军,我们终于到了卢斯瓦勒。连长巴莫特中尉已经在这儿等我们很久了,他安排我们睡在了稻草床上。
    后面几天,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训练。另外,也会强化一下使用铁锹等工具的能力——我们一点儿都没有放松。
    下雨天我们没法训练,就会到附近的波林根执行警戒任务。我和我的几个手下在执行警戒任务时吃了油腻的食物,导致现在胃有些不舒服。
    8月18日,我们开始继续向北前进。我骑着连长的备用马,士兵们一如既往地唱着歌,穿过了德国与卢森堡的边境。那里的人给我们带来了水果和饮料,我们就这样吃着水果、喝着饮料到了布德斯堡。
    第二天早上,我们开始往西南方向走。穿过法国布置在隆格维炮兵的枪林弹雨,我们到了黑姆安营扎寨。
    第一场战斗随时有可能开始,我的胃却特别难受,吃什么都不能缓解。我没有告诉别人我生病了——刚到战场就退缩是懦夫的行为。
    又走了一天,我们到了比利时的梅勒蒂日。当地人大概深受战争之苦,所以变得沉默寡言了。等我们一切安排就绪后,突然有几架飞机朝我们开火,幸好什么都没打到。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