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无污染无公害

  • 定价: ¥48
  • ISBN:978750574744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友谊
  • 页数:301页
  • 作者:Priest
  • 立即节省:
  • 2019-10-01 第1版
  • 2019-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高人气作家Priest继《镇魂》《有匪》《默读》后全新力作!
    江湖百味、冷暖人间
    谁说江湖都是快意恩仇、白马啸西风?当白领精英被迫成为武林盟主,江湖豪杰变成市井平民,一系列啼笑皆非但又感慨万千的故事,让你感受一个不一样的现代江湖!
    一个是以手为刀,一个是以身为剑。刀是三寸的指尖刀,见血封喉。剑是厚背宽刃的重剑,含着浩然之气。
    随书附赠梦梦老师的福包:“星之梦”同款幸运卡随机1-3张+一百一十号院月历手账本!

内容提要

  

    现代社会的江湖没有仙风道骨,只有被迫上任武林盟主的金融界精英,因熬夜加班爆肝,正在闹情绪,并拒绝组织新一年度的武林大会。
    上一任丐帮帮主的后人是个剁手购物狂;踏雪无痕的“堂前燕”出了个重度社恐的肥宅;掌法堪称一绝的“浮梁月”后人,大概真的做到了“无为”——毫无作为……
    而以上江湖中人,无论正邪,一个能打的也没有。
    快意恩仇、白马啸西风?不存在的,大家还得还信用卡还房贷呢。

作者简介

    Priest,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镇魂》《默读》等
    其中,“有匪”系列图书2016、2017连续两年荣登豆瓣年度读书“幻想文学类”榜单。

目录

楔子
卷一 失路
卷二 失语
卷三 失望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男孩咽了口唾沫,嗓子像生了锈的铁片,泛着腥,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不知踩了什么,他脚踝一软,一声不吭地往前栽去。
    旁边的少女没轻没重地揪起他的领子,拖死狗似的拽住了他。男孩胡乱在地面上撑了一把,维持住了姿势,好歹算是没躺下,感觉耳边的声音忽远忽近,像隔着一层什么。
    “你怎么了?”
    “我……我实在……”
    实在跑不动了。
    这话说了一半,男孩就没了力气,后半句虚虚地悬在嗓子眼儿里,被上气不接下气的吐息吹得七零八落。
    “你说什么?”少女没听清,凑过来捏起他的下巴,看了看他的脸色,皱眉问,“他们打你了?”
    “没……没有。”男孩软绵绵地抓住她在自己身上乱拍的手,气若游丝地说,“……低、低血糖……姐姐……”
    少女听了这个称呼,愣了愣,但也没反对。她在自己身上摸了一圈,不知从哪儿翻出了一块巧克力:“给,好像过期了,我也没别的,你先凑合吧。”
    这块巧克力饱经风霜,也不知道融化凝固了几轮,男孩哆哆嗦嗦地接过来,感觉自己就像剥开了一块黏糊糊的裹尸布,但也别无选择,只好强行塞进嘴里,并从里面尝出了浓浓的洗衣粉味。饿到低血糖,本来就容易头晕恶心,加上他嗓子发炎,吞咽困难,这团不知道经历过什么的巧克力不上不下地糊在了嗓子眼儿,噎得男孩干呕了几下,泪流满面。
    “不是给你吃的了吗?还哭什么?”
    “我……呃……没哭,就是……咽……呃……咽不下去……”
    “公主殿下。”少女老气横秋地叹着气,在他身边蹲下,耐着性子等他擦干了眼泪,又问,“哎,问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绑你吗?”
    “不……嗯,不知道。”男孩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喘过了这口大气,“我不认识他们,但他们有车,还养着几条大狗,我觉得他们马上就能追上咱们,咱们得报警——你有通信工具吗?我的手机被他们搜走了。”
    “没有,我们村都是用喊的。”少女一摊手,“还手机……你可别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吧?他们绑票要钱啊?”
    “不是,我父母都是普通人。”男孩想了想,又说,“应该不是为了钱,他们没给我拍照,也没让我给家人打电话要赎金。绑架我的是个团伙,一共有七八个人,我觉得一般参与绑架勒索的团伙应该不会有这么大规模,因为团伙内部如果人多眼杂,就很容易因为利益而发生冲突,团伙很难稳定。”
    他说得头头是道,还夹杂了书面语,少女听得一头雾水:“哦,这么讲究?”
    男孩拘谨起来:“……我从书上看的。”
    这俩半大孩子在一个很荒僻的地方,不远处有个通往外省的高架桥,这会儿车都没一辆。附近还有个垃圾处理厂,夏末秋初的晚风一阵阵地刮来“销魂”的馊味。男孩被这味道呛得口鼻生疼,生理性地干呕了一下,又连忙捂嘴憋住,小心翼翼地看了旁边的女孩一眼,怕她嫌弃。
    少女则穿着一件很旧的男款短袖衬衫,20世纪90年代村委书记的流行款,不过衬衫对她来说太大了,罩在身上像口麻袋,反倒显得没那么土了。她单手挎着个牛仔书包,包上的拉链坏了,自己钉了几颗里出外进的扣子,软塌塌的背带垂着,看起来就像刚从垃圾箱里捡的。
    但尽管这样,她居然也并不显得邋遢,反而有种满不在乎劲儿。
    “姐姐,你是住在这附近吗?”男孩轻声问,“咱们去哪儿能找到大人?”
    “我哪儿知道,我扒在他们车后面跟来的。”少女从地上薅了棵草,叼进嘴里,一边观察周围地形,一边盘算着什么,漫不经心地说,“他们是在泥塘后巷里把你绑走的吧?我买早饭正好经过,不过这伙人下手可真快,我当时都没看清楚是抓了人,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才跟过来看一眼,算你命大。”
    男孩目瞪口呆。
    少女接着说:“我还没问你呢,大清早的,你一个小不点,跑到泥塘后巷那个流氓窝里干什么?”
    男孩结巴道:“你……你自己?一个人?”
    “嗯,对,不好意思啊,我一般没有随身带啦啦队的习惯,可能出场不够隆重。”
    “你没告诉大人?没报警?”男孩回过神来,毛奓起两尺来高,“你还什么……扒车上?你、你扒哪儿了?万一掉下去会被路上的车碾死的,还有,万一他们发现你……”
    少女硬是被他的喋喋不休打断了思路,扭过头,一脸无奈地看着他:“报什么警?我上哪儿报去?从泥塘后巷跑到派出所,把事儿跟人家说明白,再跑回来——关键我还说不明白——这么来回一趟,够把你拉火葬场回个锅了。乖,滚一边背你那‘小学生行为守则’去,再啰唆,姐姐就把你打哭。”
    “我在跟你讲道理,还有,我已经上初中了!”
    少女“噗”一声笑了出来:“那你学历好高啊,我……”
    她话没说完,神色忽然一变,猛地揪起男孩,把他搡进了路边的灌木丛里。男孩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紧接着,一道浑浊的光扫了过来。
    是车灯。
    好几辆车,引擎和排气管的噪音在空旷的夜色里尤其显声势,轰炸机似的围着他们转,随即在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紧接着,风中传来了人的污言秽语和狗叫声。
    他们带着狗追来了!
    男孩连忙扭头去看身边的同伴,借着微光,他突然发现她可能并不比自己大多少,甚至可能是同龄人,她脸颊和下巴上还带着一点柔嫩的婴儿肥,只是女孩发育得早一些,她又显得太有“主意”,让人有种成熟的错觉。那张侧脸看上去没有正脸清秀,因为鼻梁上略有一点驼峰,浓眉很长,斜斜地往上飞,岁月还没来得及雕琢她的脸,骨肉尚未长开,却已经显出了一点桀骜不驯的质地。
    “他们人多,有车还有狗,抓咱俩……不,抓我很容易。”男孩把声音压得又低又急,“我们应该分开,如果我被抓走了,你千万不要出来。听我说,我觉得附近应该有个垃圾场,大型垃圾场附近肯定有IC电话,你去找人来救我。”
    “我没有电话卡。”
    男孩额角的青筋都跳了起来:“打110免费!你连常识也没有吗?”
    “哦,真的吗?”少女露出“涨了知识”的表情,随后她镇定地收回视线,吐出嘴里的草,“好吧,有机会我试试,今天还用不着——你把衣服脱下来。”
    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