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沙粒集(精)

  • 定价: ¥39
  • ISBN:9787544779753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译林
  • 页数:167页
  • 作者:张新颖
  • 立即节省:
  • 2019-11-01 第1版
  • 2019-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张新颖为这本随笔集取名《沙粒集》,沙粒是微不足道而又坚实之物。“不起眼的沙子,每一粒却自有硬度,自有形状、颜色,他们的构成携带着各自的经历。”“生命不断流逝,或许并不至于完全虚无,总有一些沙粒不肯消失于无形,不妨把它们当作时间的馈赠,生活的纪念。”这本小书收录了二〇一七年至二〇一九年间张新颖所写的全新随笔,在这里我们既能看到一个文学批评家张新颖,也能看到一个有情的作家张新颖。

内容提要

  

    本书收录了作者于二〇一七年至二〇一九年间所写的二十二篇随笔,内容涵盖童年求学时的经历和遇到的良师益友,对文学和写作的理解,自序或受邀写作的序言,关于沈从文的研究拾遗,以及其他文本研究(穆旦、余华和艾略特)。这些生活的纪念由无数个细小的场景组成,如同不起眼的沙粒,细腻而朴实,却蕴含着令人感动的瞬间。

媒体推荐

    他很平和,他也很低调,但是我觉得他确实会,从他的写作也能看出来,他确实会做让你很意外的事情。在我们熟悉的新颖老师内心深处,我觉得是藏着一个很不同的新颖老师。而且这个很不同的新颖老师的存在,可能也是他多方面创作力的一个源泉。
    ——李敬泽(作家)
    我觉得张新颖有很多碎金的东西在里面,他不会把这里面的碎金打成一件首饰,就是很有表现力的一种形状呈现出来。
    ——林白(作家、诗人)

作者简介

    张新颖,一九六七年生于山东招远,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曾获第四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文学评论家奖、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理论评论奖、第十届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等多种奖项。主要作品有:现代文学研究著作《二十世纪上半期中国文学的现代意识》、《沈从文的后半生》、《沈从文与二十世纪中国》等;当代文学评论《栖居与游牧之地》、《双重见证》、《当代批评的文学方式》等随笔《读书这么好的事》、《迷恋记》、《此生》、《有情》等。

目录

小序
1
一九七五年夏天
我的小学
收录机
香烟的故事
读钱细事

此时此地
2
写作使我们发现自己的不足
如果可能,我愿意是个随笔作家
这是一本新书——《读书这么好的事》新版后记
写诗的事——关于《在词语中间》
3
文珍的《柒》
《空响炮》序
原来是篇序,现在不是了
现代诗的声音——《冬天的树和春天的树》序
关于笔记本的书评
4
沈从文与五四
《沈从文诗集》前言
凌宇与沈从文研究
5
“孤独的爱情”与丰富的现代敏感
惩罚和被惩罚,被伤害和伤害别人
T. S. 艾略特与几代中国人

前言

  

    小序
    这本小书里的文章,是二〇一七年到二〇一九年写的,取名《沙粒集》,是说它们微不足道。
    不起眼的沙子,每一粒却自有硬度,自有形状、颜色,它们的构成携带着各自的经历。我从小喜欢沙粒,如今借文字用到书名上来,仿佛触着了坚实之物。生命不断流逝,或许并不至于完全虚无,总有一些沙粒不肯消失于无形,不妨把它们当作时间的馈赠,生活的纪念。
    张新颖
    二〇一九年六月六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九七五年夏天
    一九七五年夏天,我念完小学一年级,认识了很多字,就很想把这个本领用一用。
    识字还主要不是学校里学的,也不是父母教的,邻居一位老头,没当回事,对我进行了好几年学前教育。学前教育是现在的说法,那个时候在我们那个偏僻的地方,没人这么煞有介事。老头从前是个银匠,大概土改之后就没法打银首饰之类的了,改做锔锅锔碗锔盆锔缸,配钥匙,打剪刀,我们家里用了很多年的铁衣架,也是他做的。村子里的人不改口,还是叫他银匠。他家里藏有些老书,轻易不示人,我母亲借过几册《今古奇观》,到我勉强能读繁体字的时候,从这部线装书偷偷看过《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和《卖油郎独占花魁》。
    老头教我认字,当然不是用他的老书,而是贴在墙上的毛主席语录。屋子很暗,很空,墙上红色字体的语录尤为显眼。“为人民服务”“以学为主,兼学别样”“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这些是我最先认识的字。他一边手拿铁锤叮叮当当敲打铁砧上的什么物件,一边教坐在对面小板凳上的我一句一句念,苍老的声音后面跟着稚嫩的学语,铁锤起起落落,节奏也出来了。
    回来说这个夏天,放假了,趁家里没有人,我东翻西找,打开了母亲的一个小书箱。
    我挑了一本小说,一读就被吸引住了:抓特务的!不能全懂,但整体上紧张,神秘,一连几天魂不守合。书没有封面,书脊损坏了一点,还看得出书名:《木结束的战斗》。“木结束”,什么意思?十年之后,我刚上大学,想起读的第一本小说,就从图书馆里把它借了出来,噢,原来是《未结束的战斗》,赵洪波著,江西人民出版社一九六三年出版。我想重读一遍,第一页还没有看完,就觉得实在读不下去。我以为不会有人再读这样的书了,但可能错了。写这篇短文时候,特意上网查了一下,这本书一九八一年江西人民出版社重版,二○一五年长江文艺出版社又出,二○○六年河北美术出版社还出了连环画《红旗颂——未结束的战斗》。
    书箱里还有一套《毛泽东选集》,四卷,我觉得应该好好读毛主席的书——先读了小说,再读毛主席的书,这个顺序让我有点惭愧——拿出第一卷,翻开第一篇,(《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题目,不懂;第一句,“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好,我急切地想知道答案。读完第一段,不懂。再读,好在文章不长,读完了,完全不懂。我把书放回书箱。
    夏日漫长,无所事事。过了几天,又想起毛主席的书,这次,抽出第四卷,翻到最后一篇,《别了,司徒雷登》。司徒雷登是什么?书页下面有注释——我读毛选的收获之一是,从此知道注释这回事。这篇文章太长了,我带着自责的心情,虽然不懂,还是分好几次终于读完。快要结束的时候,有几句话读懂了:“闻一多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屈服。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闻一多和朱自清,因此成了我最早记住的中国现代作家的名字。不过那时候我不知道他们是作家,闻一多的名字让我好奇,他父母起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上了大学以后,我查了一下,才知道这个名字是闻一多自己改的,他本叫闻亦多,入清华学校,改为闻多,五四后又改叫闻一多。我还找朱自清之死的资料,知道是因为严重的胃溃疡导致胃穿孔而不幸去世。
    书箱里还有什么书,完全不记得了,对此我没有多少遗憾。因为最重要的发现不是书,而是一个笔记本。绒布面,里面有十几幅彩色插页,全是梵高的画。笔记本是空白的,现在我猜想可能是母亲读高中时候留下来的,没舍得用。
    多年来有个问题常会浮现,但我找不到熟人请教:梵高画在中国的流传史。特别是,六十年代初什么地方印制的笔记本,会用梵高的画插页?其中一本在胶东半岛的一个角落,保存到一个特殊时代的后期,然后,一个对绘画一无所知的小孩子打开了它。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