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海派收藏名家(上下)

  • 定价: ¥188
  • ISBN:978754447492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教育
  • 页数:725页
  • 作者:编者:马建勋
  • 立即节省:
  • 2019-10-01 第1版
  • 2019-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收藏始于人类的本性和需要。秋收冬藏,从储藏食物起,超量的东西要保管、要收藏是很自然的。文化、思想、艺术凝聚在载体中,于是收藏这些载体如石刻、青铜器、书画、雕塑、手稿、文献等器物,就是自然的行为。中华民族具有悠久的收藏历史。
    本书分上、下两册,涉及收藏、保存、鉴定、经营、拍卖、展览、出版等内容,大多是第一手资料。涉及钱镜塘、吴湖帆、余榴梁、汪统、陈佩芬、许四海、刘海粟、王一平等知名藏家、书画家50余位,本书收录的史料记载了传主倾力收藏文物,以及由此生发的研究、创作、交往、交易等相关的往事,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资料。文中涉及的收藏理念、鉴识技能、聚散心得,无不折射出收藏家文化及精神层面的修养及其心路历程,相信对于后来者具有积极的启迪作用。

内容提要

  

    文物、艺术品收藏活动在我国具有悠远绵长的历史。上海在近现代历史上,是我国文物、艺术品收藏的“半壁江山”,改革开放以来,上海收藏以及相伴相随的收藏市场,再度风生水起,成为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本书采集对与上海有关的收藏家采访资料和藏家后人回忆文章,涉及收藏、保存、鉴定、经营、拍卖、等内容,记载了传主倾力收藏文物,以及由此生发的研究、创作、交往、交易等相关的往事,涉及的收藏理念、鉴识技能、聚散心得,无不折射出收藏家文化及精神层面的修养及其心路历程,相信对于后来者具有积极的启迪作用。

目录

上海收藏概说(《海派收藏名家》代序)
怀念祖父钱镜塘——钱道明先生访谈
医缘芳耕陆地花——陆芳耕先生访谈
心底无私天地宽——王时驷先生访谈
韫石美如玉——汪统先生访谈
收藏,六代的传承与守望——翁万戈先生访谈
书画鉴定是让人耗尽心血的工作——陈佩秋先生访谈
活到老学不了——张宗宪先生访谈
清玩者,毋须认真——蔡一鸣先生访谈
一位老人的文化之旅——刘冰先生访谈
因瓷成名,以瓷为魂——张浦生先生访谈
保护古建,另一种收藏——阮仪三先生访谈
西洋艺术品的收藏鉴赏家——唐无忌先生访谈
艺术价值是收藏的关键——王良福先生访谈
为收藏家立传——郑重先生访谈
青铜研究一甲子——陈佩芬女士访谈
力所能及心之所好——陈德曦先生访谈
坐在金山上的乞丐——王度先生访谈
收藏是我的教师——韩天衡先生访谈
精诚鉴古谋立身——马成名先生访谈
触摸历史的印记——余榴梁先生访谈
鉴·赏·收·藏——徐伟达先生访谈
缘分来自有准备的头脑——童衍方先生访谈
一个拾荒者的文人情怀——许四海先生访谈
古书画中论乾坤——陆忠先生访谈
艺术品应该藏之于民——劳继雄先生访谈
独辟蹊径赏珍玩——黄蕙英女士访谈
从文化角度考虑收藏——陈鹏举先生访谈
历久弥坚书画情——曹海英女士访谈
一位拍卖师眼中的中国拍卖廿年——戴小京先生访谈
无形永远大于有形——赵月汀先生访谈
驻英淘宝“天物”使者——钱伟鹏先生访谈
让“三无”匾额有个家——洪涛先生访谈
实践见真章——张荣德先生访谈
用收藏延续艺术梦想——董荣亭先生访谈
为中国古建留根,为民间手艺续命——秦同千先生访谈
理想的推进——王薇女士访谈
弃商恋藏乐陶陶——陆牧滔先生访谈
收藏:一份幸福的责任——郑好先生访谈
石湖草堂四代的收藏故事——孙翼先生访谈

前言

  

    收藏,从广义上讲是对人类文明发展阶段富有意义的物证留存和保管。而人们平时所讲的收藏,可能更多地侧重于那些凝聚人类文化和精神创作的文物、艺术品,因为其所承载的意蕴要超出一般物证所能涵盖的范畴。
    文物、艺术品收藏活动在我国具有悠远绵长的历史。收藏者不仅将文物、艺术品作为人类文明进步的物证,更是将之作为自己文化和艺术创作的镜鉴,作为自身文化艺术修养提升的媒介,汲古濯新,创造新的文明。真正的收藏,必定折射收藏者的情趣、品位和修养,对于收藏者来说,收藏过程就是陶冶自身情操、提升自身修养的过程。如何穿透时空的烟云,寻觅能够提升自我的收藏品,成为文物、艺术品收藏人士的共同追求。
    在近现代历史上,上海是我国文物、艺术品收藏的“半壁江山”,拥有众多的收藏家,他们为我国文化的保存、传扬和发展,做了大量的工作。改革开放承续了这一历史传统,上海收藏以及相伴相随的收藏市场,再度风生水起,成为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收藏家、收藏者和收藏机构,无疑是整个收藏事业的主体。为此,记录收藏界人士的史料,则是一项很重要和很有价值的工作。
    秉承文史资料“存史、资政、团结、育人”的工作要求,上海市政协近年来一直努力征集各界代表性人物亲历、亲见、亲闻并有价值的史料,抢救即将湮没的一手素材,以供当代和后人进一步研究历史、传承文明所用。在多年来收集、整理与上海有关的收藏家采访资料和藏家后人回忆文章的基础上,近年上海市政协文史委又进一步扩大征集,补充了改革开放时期上海的收藏史料,尤其收录了一些新一代收藏界人士的回忆,使本书终成完璧。
    经各方努力,本书上、下两册收录文章近60万字,涉及收藏、保存、鉴定、经营、拍卖、展览、出版等内容,大多是第一手资料。涉及传主50余位,本书收录的史料记载了传主倾力收藏文物,以及由此生发的研究、创作、交往、交易等相关的往事,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资料。文中涉及的收藏理念、鉴识技能、聚散心得,无不折射出收藏家文化和精神层面的修养及其心路历程,相信对于后来者具有积极的启迪作用。
    上册收录的是自十年前开始的对一些年事已高的收藏家所作的抢救性访谈的记录,也可视作一种“口述历史”。访谈录通过采访当事人或与当事人有密切关联的知情人,留下了难得的文字记录。该项工作始于2008年祝君波先生筹办的首届世界华人收藏家大会,目的是为了保存日益流失的收藏史料。值得庆幸的是因为抢救及时,并持续进行至近年,一些知名藏家如汪统先生、王度先生、陈佩芬女士、陈德熙先生等人虽已离世,但留下弥足珍贵的收藏、鉴识经验。
    本书下册主要收录回忆性文章,既有著名收藏家后人回忆先辈收藏经历的文章,也有当代收藏家以及文物艺术品经营、拍卖机构亲历者对于所从事工作的描述;另有附录四篇,其中三篇记录了世界华人收藏家大会、上海市收藏协会、上海市收藏鉴赏家协会台前幕后的往事,一篇为上海地区私人美术馆、博物馆汇编。
    我们在编写此书时十分慎重,编人本书的收藏家特别是老一辈收藏家,都是在上海乃至全国具有重要影响的大家。同时收入汇编的还有记录上海地区一些重要的文物、艺术品经营和拍卖机构的文章。从个体到机构,希望能给读者相对全面的了解。
    由于文章组稿到成书的时间跨度比较长,加上采访人员各有风格,我们认为,保留当时的口述状况,是最好的选择。同时,由于各种原因,本书还有一些遗憾,我们将在今后文史资料征集中加以补充。
    在成书过程中,得到了原世界华人收藏家大会秘书处沈婧同志以及出版界杨治垫、张建一等同志的大力支持,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怀念祖父钱镜塘——钱道明先生访谈
    采访者:您的祖父钱镜塘老先生是海上的大收藏家,如今您亦是个中高手,最近有什么收藏计划吗?
    钱:我祖父是收藏家,我也喜欢收藏书画,虽然实力有限只能买些小东西,但现在的拍卖我基本每次都去。我买东西有一个目的,我祖父的家乡海宁市正在筹划为我祖父盖一座纪念馆,近年来我选择收购一些名家的作品,准备将来放入纪念馆。
    采访者:钱老先生已经向浙江博物馆捐献了很大一批收藏了。
    钱:对啊。我祖父一共向国家捐献了3900多件藏品,他一生共收藏了5万多件东西,当年抄家抄了整整16卡车。他都是根据作品的出处选择捐献对象,因为他是浙江海宁人,
    所以捐给浙江省的最多,有1000多件。按照地域,还曾向西泠印社和上海博物馆捐献,岭南画派的作品捐给广东省博物馆,江苏画家的作品捐给南京博物院,这样一共是3900多件收藏。我祖父常感叹自己还是实力不够,对于更多其他省份的博物馆,无力以无偿的形式支持,只能通过出让丰富其馆藏,现在几乎中国所有的博物馆都有我祖父的收藏。
    采访者:钱老先生不愧是中国收藏大家。
    钱:不能说很厉害吧,只能说就藏品数量而言是全国藏家中较多的。捐献的部分不能说质量最为顶尖,但数量是最多的,无论哪个收藏家都没有如此丰富的收藏。
    采访者:您认为收藏家必须具备哪些素质?
    钱:我祖父曾说,成为收藏家必须具备三个条件,财力、眼力、精力。我还要加上一条:魄力。没有钱财你没法买东西;没有眼力就会经常买到假货;精力,做收藏需要投入巨大的心思和时间去钻研;还有就是魄力,比如说现在一件东西卖家开价:300万,有人敢买,有人不敢,就看你的魄力。那个时候的五马路(今广东路),每天都会有人拿东西过来给祖父看,上海有许多收藏家,这些人为什么都来找我祖父,就是因为他的魄力和大气,不像有些收藏家是100件里挑10件,祖父说他们都知道我喜欢的风格和水准,所以他们送来的东西我全拿。
    采访者:难道不怕有赝品吗?
    钱:不会。我祖父的原则就是不能拿地摊货、“苏州片”来唬人,价钱方面是在行情价上加一成,然后他们拿来的东西他全都要,就是这样爽气,所以他才能收藏这么多东西。
    采访者:外人看来,钱老先生是收藏界的风云人物,在您眼中祖父是个怎样的人?
    钱: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喜欢书画,一生以书画为乐,没有书画就不能活的那种人。
    采访者:钱老先生的朋友也都是艺术家和收藏家,您对他们印象如何?
    钱:我祖父最钦佩,也是对他帮助最大的人是吴湖帆。他亲口告诉我:“没有吴湖帆,就没有我钱镜塘的今天。”他们的关系特别好。吴湖帆在当时可以说是画坛领袖人物,江南画坛的盟主,桃李满天下,人们对他都毕恭毕敬,而且他比我祖父大十几岁。就是这样,在一次聚会上,有人向吴湖帆问起我祖父:“这是您新带的学生吗?”吴湖帆回答说:“你们不认识他吗?收藏书画的钱镜塘都不认识,你们还能算画家吗?”他对我祖父的扶持太大了。
    采访者:您小时候看到的吴湖帆是怎样一个人?
    钱:那时还小,还不知道那许多画家都是谁,很多画面是后来回想起来才知道:哦,那就是吴湖帆。他上我们家来,总是叼着根雪茄,一看便是令人肃然起敬的人物。他家住嵩山路,离我们家茂名南路非常近,他们经常串门一起看画。吴湖帆有个特点:特别喜欢题跋。看到好东西,兴起了就题。“文革”期间我十来岁了,清楚地记得吴湖帆在华东医院把氧气管拉掉去世,祖父一接到消息就哭了:“啊,吴湖帆没了!”
    祖父的藏品独树一帜,的确让人服气,直到现在,无论在拍卖行还是博物馆,只要出现他曾经的收藏,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钱镜塘藏过的东西。因为他的收藏都有固定的装裱模式,非常具有代表性。一是裱工,藏品全都由严桂荣重新装裱,而且都是用绠绢挖裱;二是签条,多为吴湖帆或张石园题写。这就是钱家模式。
    采访者:钱老先生自己也会非常工整地为藏品题写文字,比如对作品的考据、画家介绍、艺术风格的点评等等,这种严谨的态度已大大超越了简单的收藏行为。(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