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艺 术 > 艺 术 > 电影电视艺术

大约在冬季电影全记录

  • 定价: ¥42
  • ISBN:9787569932201
  • 开 本:16开 平装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原著作者、电影编剧饶雪漫执笔记录《大约在冬季》拍摄全过程;独家收录电影《大约在冬季》主创人员采访实录;马思纯、魏大勋等共同撰文,书写有关《大约在冬季》拍摄的点点滴滴;更有拍摄现场大量拍摄趣事,揭露那些《大约在冬季》背后的秘事。

内容提要

  

    著名作家、编剧饶雪漫全新随笔集,饶雪漫×齐秦×马思纯×霍建华×张瑶×魏大勋×文淇×林柏宏共同撰文。
    本书为著名作家饶雪漫的全新随笔集,真实、详尽还原了电影《大约在冬季》的制作过程。
    主创人员采访实录,海量未曾公开精彩剧照全收录,华语流行男歌手齐秦、著名作家饶雪漫、金马影后马思纯、最具号召力著名演员霍建华、金马最佳女配角文淇、金马最佳男配角林柏宏、金钟奖提名主持人侯佩岑、华鼎奖最受观众喜爱女演员张瑶、人气小生魏大勋,9大主创共同撰文,齐齐发声,共同讲述制作前后、未曾披露的故事。

媒体推荐

    这部电影里,我最喜欢的是那种情怀。那是一种丢失很久的东西,慢慢谈恋爱,脸红心跳的感觉,无力回天的滋味,在这部电影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齐秦
    安然的情感和人生都是我很想在银幕上塑造的角色类型,这也是我之前从没演过的角色。
    ——马思纯
    很多了解这个角色的朋友都会说,齐啸这个角色太复杂了,不好演,我也觉得自己未必能胜任这个角色。但我不想错过这么好的剧本和故事,最终还是决定加入。
    ——霍建华

作者简介

    饶雪漫,自由作家,生于1970年代。已出版作品60余部,作品语言优美、故事动人、风格多变,享有“文字女巫”之称。
    代表作有《那些女生该懂的事》《那些不能告诉大人的事》《雀斑》《小妖的金色城堡》《校服的裙摆》《左耳》《沙漏》《离歌》《秘果》等,作品多次登上全国各地(含港台地区)畅销书排行榜,是当之无愧的青春文学领军人物。在多年的文学创作中,饶雪漫始终亲近女孩,聆听成长期女孩的心声,并于2004年开始,每年举办“我不是坏女生”夏令营,关注女孩成长问题,执笔写出真实的女生故事,成为万千女生心目中最喜爱、最信任的作家。

目录

PART 01  缔造者言
  序:短暂的分离是为了更长久的相聚  齐奏
  缘起:没有人能挽回时间的狂流  饶雪漫
PART 02  创造者言
  所有的故事,只能有一首主题歌  编剧  饶雪漫
  一段充满乐趣与挑战的旅程  导演  王维明
  每个人都在超越自我  监制  黄志明
  做电影就像“嫁女儿”  总制片人  孙嵘
  我是一个没有风格的人  摄影指导  李屏宾
  相信命运,也相信自己  B机摄影师(斯坦尼康)  邓璐
  时间和季节的日夜穿梭  造型指导:高仙龄
  角色的一场游戏一场梦  剪辑指导  邝志良
  如果声音都记得  声音指导  李丹枫
  音乐是电影的华美衣裳  音乐指导  钟兴民
PART 03  表演者言
  有些命中注定就是命中注定  马思纯
  还好没错过  霍廷华
  “红薯男”  魏大勋
  安全感  张瑶
  从遗憾里滋生的幸福  林柏宏
  穿针引线也自有妙处  文淇
  人生的每个阶段,都要有所期待  候佩岑
  自己的心情自己感受  李静  张家鲁  陈鸿字
  每个配角都是自己的主角  李光复  傅雷  廖擘秋  刘惠仪  黄成麟  杨小兰  胡子轩  秦川  陈彦嘉
  一路狂飙:电影《大约在冬季》演唱会拍摄特稿  齐秦  Peter 王文清  钟兴民
PART 04  镜头之外&片场日记
  片场日记: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后记
  代后记:“蓄谋已久”的光影邂运
附录
  看电影前你必须知道的一些事
  电影《大约在冬季》大事记
  春天的留言板

前言

  

    短暂的分离是为了更长久的相聚
    IP缔造者:齐秦
    也许是缘分,又或许是天意。四年前,第一次在光线传媒见到雪漫,其实那时候我并没有想到,《大约在冬季》真的会成为一部电影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对我而言,它就是一首歌。当时我有一个女朋友,她是演员,常年在香港拍戏,我在台湾做歌手,聚少离多是常有的事。平常我若得空会去香港探班,去看看她。手上拎着的是买来的大闸蟹,到了她家后两个人却为一些小事大吵一架,把大闸蟹弄得一地都是,然后我就闪了。又譬如说,她回到台湾来看我,我们会开车去阳明山,把天窗打开,看看星星,聊聊天,再喝上两杯。这些都是我当时真实的生活状况。面对分别,所以有感而发,写出了这首歌。
    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有些担心,一首歌怎么拍电影?它需要一个怎样的故事?
    后来,雪漫先写好了电影剧本的初稿,然后又把这个故事扩充成了一部小说,我的心才踏实下来,觉得可以真正地去做这件事了。
    雪漫对我是了解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她听我的歌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因为这份积攒,所以她才能够跟这首歌如此接近。她让两代人在不同的时代,用不同的角度去叙述同一个故事,那种不期而遇的感觉还是很妙的,也是我觉得非常特别的。如果换成别人来写,可能很难达到这样一个作品的缘分和创作的水平。年轻一点的雪漫也不行,也是到了这个年纪的她才能给到这个故事最恰到好处的表达和编织。
    有人问我最喜欢这部电影里的哪个部分,我觉得应该是往日的那种情怀。那是一种丢失很久的东西,慢慢谈恋爱,脸红心跳的感觉,无力回天的滋味,在这部电影里都有很充分的体现。男女主角最后有没有在一起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有过那么美好的一段,总比一片空白的人生要值得纪念。
    电影里有句台词我很喜欢:“别离是常态,相聚是奢华”。每次上台唱《大约在冬季》这首歌之前,我都会讲一句话:“人生在世难免会有短暂的分离,短暂的分离是为了更长久的相聚。”
    的确是这样的,就像这一次,我们所有人相聚在一起,制作出这部电影,然后又分开,再等待机会重聚。对于我自己,对于参与这部电影的每个人而言,都是奢华难得的时光。所以也要借这个机会,特别感谢为这部电影付出心血的每一个人,因为大家共同的努力,才能呈现出这么一部动人的电影,也为这首我唱了三十多年的歌赋予了新的内涵和意义。
    我其实并不是一个喜欢回忆的人,但有点梦幻的人生总还是算美好的。希望大家通过这本书,可以看到更多关于这部电影台前幕后的精彩故事,了解这部电影诞生的细枝末节,因为每一个创作者都需要被肯定、被尊重、被接纳。
    当然更希望这是一部可以被岁月留下或者被大家记住的电影,希望大家都可以在这部电影里收获爱,感受到正在爱和曾经被爱的幸福。
    谢谢大家。
    2019年7月29日于北京

后记

  

    “蓄谋已久”的光影邂逅
    小编导语:
    电影走到最终章,终于把安然和齐啸的故事说到尽兴。
    在2019年的齐秦“狂飙依旧”演唱会上,小念挥舞着围巾,像当年安然第一次亲眼见到自己的偶像时大喊“齐秦”一样。那一刻,“小哥齐秦”成了这个时代的音乐记号,而千千万万的歌迷不仅是这个时代的参与者,更是齐秦音乐的分享者,作为“铁杆粉丝”的饶雪漫自然就是其中的一员。
    回到电影本身,从“小粉丝”和“大偶像”的相遇,到把这个故事以电影的形式呈现在大银幕上,这一场“蓄谋已久”的光影邂逅要从2015年7月29日说起。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所有的故事,只能有一首主题歌
    编剧:饶雪漫
    我也不太喜欢回忆,因为回忆总归是伤神的东西。
    时间应该用来向前看,或者往前走。
    所以我知道,我一定不会在这里停留。
    (1)
    拍电影《左耳》的时候,录音老师周磊习惯在拍摄间隙播放音乐,来缓解大家的紧张情绪。杀青那天,是在北京郊区的摄影棚里,冬天已经来了,棚里的温度跌到零下,没有暖气,每个人都裹着自己最厚的衣服跺脚取暖。最后一个镜头拍完,周老师放出了这首《大约在冬季》,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凝重。我以为这是一次依依惜别,却万万没想到,这是一场命中注定的重逢。
    坦白讲,我第一次听《大约在冬季》这首歌,十多岁吧,没有很喜欢。觉得这首歌比起齐秦其他的歌,显得太过直白,也没什么腔调可言。《外面的世界》我也不是很喜欢,不过喜欢齐秦是真的,也不是喜欢他的长发,而是他歌声里的孤独感。他开启了我对文字新的认知,以及对外面的世界的渴望。
    我没想过有朝一日能见到他,还能帮他拍电影。这件事的起源说了很多次,不想再说了。电影起初也不是我爱的东西,我很少看电影,除了在长途飞机上看一些特别惊险的不用烧脑的动作片。文艺片的节奏是我几乎不能忍受的,看了开头就能猜到结局,是我更不能接受的。但有些东西就是会很固执地跑进你生命里面来。说得好听点,是缘分;说得无力点,是使命。
    我很清楚刚开始的时候,小哥本人也没有很确定一定要把这部电影拍出来,他只是在各方各面的压力和催促之下,觉得或许我们可以试试看。我当然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更何况在那段时间里我还干砸了好几件事,比如电视剧《左耳》一直找不到播出平台,比如《沙漏》写不出剧本,再比如《秘果》电影票房惨败等等。所幸的是我这个人活得大大咧咧,一向不把成功和失败放在心上,小哥也从来没有因此责怪或怀疑过我,所以很长一段时间这部电影都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推进着。并且小哥决定事情很慢,我却往往一秒钟就冒出一个新主意来,两个节奏完全不一样的人要协调着去共同完成一个任务,说是奇迹有点夸张,但至少算得上是神奇吧。
    电影大纲正式出来之前,关于到底要呈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我和小哥有过很多正式或非正式的聊天。歌是他写的,他唱的,又有那么多人喜欢,我当然不能由着我的性子来搭建故事的轮廓。这对于从小写作就天马行空的我来说,其实挺难。那种和原创作者慢慢接近的过程,现在回想起来,应该也是我打破自己常规的一个过程,也让我懂得一个道理——你只有去做一件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你才有机会变得跟以前不一样。
    我和小哥达成的第一个共识是一定不能拍一个“在一起”的故事,男女主角到最后是一定一定要分开的。“皆大欢喜”不是我们的需要。
    当然,故事讲到最后,至于我们真正想讲的是什么,我想看完电影的你自然有你的答案。而我有些自以为是的坚持,都在拍电影的过程中渐渐遗忘和放弃了。
    这一切就像徐克导演对我说的一句话:创作最让人兴奋之处,并不是知道,而是不知道。
    终于,世间有一首歌,有一本书,有一部电影,它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大约在冬季》。
    完成这件事,我们用了整整四年的时间。
    四年,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珍贵的。
    P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