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中国哲学

庄子的世界

  • 定价: ¥68
  • ISBN:978710113934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华书局
  • 页数:580页
  • 作者:王景琳//徐匋
  • 立即节省:
  • 2019-10-01 第1版
  • 2019-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庄子》是一部奇书,所谓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来结构文章,给人以新奇有趣之感,所以历代喜欢该书的人不少。但《庄子》中涉及的大量典故、事物,有时又难以准确明白地读懂,所以该书又比较难懂。鉴于以上特点,王景琳、徐匋拈出《庄子》中比较重要而有争议的一项、事物、词语等,进行深入浅出的辨析、解读,使枯奥晦涩的关节点得以准确而平实的疏通与解读,为更加深入、准确地读懂《庄子》,扫清了障碍。因此,本书适用于对《庄子》感兴趣的大多数读者,是一本很好的普及读物。

内容提要

  

    《庄子》是中国古代典籍中的瑰宝,庄子文章以其特有的瑰丽想象、变幻莫测的故事,构成了别具一格的世界。清代文学家刘熙载评其文“意出尘外,怪生笔端”,鲁迅先生也说:“其文汪洋辟阖,仪态万方,晚周诸子之作,莫能先也。”所谓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来结构文章,给人以新奇有趣之感。但《庄子》中涉及大量历史典故,同时纵横浪漫的文风有时又让人难以准确明白地理解,所以《庄子的世界》又比较难懂。鉴于以上特点,王景琳、徐訇二位学者拈出《庄子》中比较重要而有争议的意象、事物、词语等,进行深入浅出的分解与辨析,使枯奥晦涩的关节点得以准确而平实的疏通与解读,为更加深入、准确地读懂《庄子》,扫清了障碍,带读者真正进入“庄子的世界”。

目录

逍遥游的世界
  “鹏”也有所待
    一  什么是“逍遥游”
    二  “鲲”是鱼卵
    三  鹏是骑在风背上的
    四  天上地下都一样
    五  大鹏到了南冥又会怎么样
  蜩、学鸠与斥鴳
    一  蜩与学鸠是什么样的形象
    二  庄子是否真的轻视或者否定蜩与学鸠
    三  知足常乐、安然自得的人生态度
    四  究竟怎样才是“逍遥游”
  圣人无名
    一  “圣人”如尧者也能逍遥游吗
    二  尧“让天下”就是“圣人无名”吗
    三  什么是“名”,什么是“实”
    四  尧最终是否做到“圣人无名”
  神人无功
    一  神人是神还是人
    二  为什么神人要出自接舆之口
    三  “神人无功”源于“神凝”后产生的大功
    四  功名都是尘垢秕糠
  至人无己
    一  什么是“至人无己”
    二  大瓠之“用”与“有己”
    三  “大樗”之“无用”与“无己”
    四  “无己”的意义
  吾丧我
    一  “齐物论”:“齐论”还是“齐物”
    二  “隐机而坐”:南郭子綦是谁?他怎么坐
    三  “丧其耦”:南郭子綦丧了什么
    四  “吾丧我”:我是谁
齐物论的世界
  人籁与地籁
    一  人籁:人为的“万殊之声”
    二  “敢问其方”:“方”是什么
    三  地籁:一石激起千层浪
    四  厉风济则众窍为虚:窍中并无一物
  天籁
    一  天籁:不是人籁与地籁
    二  怒者:通往天籁的桥梁
    三  天籁的功用:齐同物论
  大知小知
    一  大知小知:都是些是非之人
    二  日以心斗:异化的人格,恐怖的人生
    三  近死之心:莫使复阳也
  真宰与真君
    一  喜怒哀乐:“我”之根源
    二  若有真宰:真宰是谁
    三  其有真君存焉:真君又是谁
    四  与物相刃相靡:人生之大哀
  成心
    一  成心:“一家之偏见”抑或“天理浑然”之心
    二  言:出自“成心”抑或“公心”
    三  道与言:“真伪”“是非”缘何而生
    四  莫若以明:“以明”究竟是什么
  物无非彼,物无非是
    一  如何看“物”——“自彼则不见,自是则知之”
    二  圣人看是非:“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
    三  万物一齐:“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
  道通为一
    一  万物都是“道”的体现
    二  丑与美原本相同
    三  分散离合都是“道”
    四  名实未亏而喜怒为用
  “道之所以亏,爱之所以成”
    一  人“未始有物”的远古时代
    二  “爱”是“是非”之源
    三  三子之技都是什么
    四  三子能算是有“成”吗
  万物与我为一
    一  “有”从“无”中来
    二  万物与我为一
    三  “为一”与“言”的矛盾
  “八德”
    一  “八德”之“德”是“道德”之“德”
    二  “八德”与“八吟”
    三  圣人化“畛”为“德”
    四  “故知止其所不知,至矣”
  “物之所同是”
    一  尧究竟算不算是圣人
    二  万物有没有共同的标准
    三  仁义之端,是非之涂
    四  至人对待利与害的态度
  “不从事于务”的圣人
    一  《齐物论》中的圣人
    二  “妙道之行”还是“孟浪之言”
    三  “众人役役,圣人愚芚”
  生死与梦觉
    一  “予恶乎知恶死之非弱丧而不知归者邪”
    二  “夫死者不悔其始之蕲生乎”
    三  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
    四  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
  “和之以天倪”
    一  胜负:我与若不能相知
    二  待彼:待万世之后的大圣
    三  天倪:是不是,然不然
    四  无竟:天籁之境
  蝴蝶梦
    一  罔两问景的意义
    二  蝴蝶梦的象征
    三  庄子对写梦的贡献
    四  《齐物论》前后的呼应
养生主的世界
  “养生”之“主”
    一  从《齐物论》的“知”到《养生主》的“生”
    二  “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之后
    三  养生主:养生“主”还是养“生主”
    四  养生主之“主”是什么
  “缘督以为经”
    一  知:一把双刃剑
    二  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知的最高境界
    三  缘督以为经:养生之主
  庖丁解牛
    一  从技到“道”
    二  从“道”“进乎技”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三  从解牛到养生主
  右师、泽雉与秦失
    一  右师之介
    二  泽雉之“神”
    三  老聃之死
人世间的世界
  颜回与孔子
    一  如何理解“人间世”
    二  孔子与颜回是寓言人物吗
    三  庄子是否尊孔
  颜回请行
    一  颜回赴卫之前
    二  轻易入世必将导致刑祸
    三  “名”与“知”是凶器
    四  切忌“以火救火,以水救水”
  颜回赴卫注定没有结果
    一  圣人也难以抵御“名实”的诱惑
    二  你的方案一定行不通
    三  表面顺从,但不同流合污
  “唯道集虚”的“心斋”
    一  “不饮酒不茹荤”不是“心斋”
    二  “敢问心斋”
    三  “心斋”与“吾丧我”
    四  “入则鸣,不入则止”
  天下的两个“大戒”
    一  “阴阳之患”与“人道之患”
    二  叶公子高为什么“内热”
    三  逃不脱的“命”与“义”
  使臣的困境
    一  传“言”乃“天下之难者也”
    二  为什么事情总是走向反面
    三  “恶成不及改”
    四  最难的是“乘物以游心”
  与“其德天杀”的太子相处
    一  “危吾国”与“危吾身”
    二  “形莫若就,心莫若和”
    三  “彼且为婴儿,亦与之为婴儿”
    四  螳臂安能挡车
  寄身社神的栎树
    一  匠石不顾的“散木”
    二  樗树与栎社树
    三  栎社树之梦
    四  “不为社者,且几有剪乎”
  “不材”的商丘之木
    一  一枝一叶不可侵犯
    二  “嗟乎神人,以此不材”是什么意思
    三  怎样理解“无用之用”
  无用之用
    一  不祥就是大祥
    二  支离疏
    三  接舆之歌
德充符的世界
  “德充”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一  “德充符”是什么意思
    二  “德”的不同境界
    三  “德”可以“充”
    四  支离其德
  德的最高境界:和
    一  世人眼中的兀者王骀
    二  孔子眼中的圣人王骀
    三  “游心乎德之和”的王验
    四  “府万物”的王验
  形骸之内与形骸之外
    一  执政与兀者同师一门
    二  执政子产充德之难
    三  从子产、申徒嘉到伯昏无人
  “天刑之,安可解”的孔子
    一  踵见仲尼的叔山无趾
    二  叔山无趾找错了人
    三  谁在孔子室中“讲以所闻”
    四  无法解除“桎梏”的孔子
  “非爱其形也,爱使其形者也”
    一  鲁哀公的困惑
    二  丑冠天下的哀骀它
    三  小猪为什么弃母而去
    四  德离不开形
  “才全而德不形者”
    一  “才全”和“德不形”是一回事吗
    二  如何理解“才全”
    三  “德不形”是什么意思
    四  鲁哀公的心得感言
  人之形与人之情
    一  走向极端不是忘形
    二  天安排好了一切
    三  没有人之情,就没有是与非
大宗师的世界
  大宗师,何许人也
    一  知天与人者就是大宗师吗
    二  “虽然,有患”
    三  真人与真知
    四  真人就是大宗师
  真人
    一  古之真人
    二  “与物有宜而莫知其极”
    三  真人与圣人
    四  愿“与有足者至于丘”的真人
  “不如相忘于江湖”
    一  “死生,命也”
    二  “相处于陆”与“相忘于江湖”
    三  善吾生者,善吾死也
    四  “藏天下于天下”
  “道”与得“道”
    一  “有情有信,无为无形”的道
    二  “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的道
    三  道,可以学吗
    四  “守而告之”还是“告而守之”
  圣人之才与圣人之道
    一  “杀生者不死”是什么意思
    二  为什么要说“圣人之道”
    三  圣人之才与君主之才
    四  女偊的宏论从何而来
  “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
    一  莫逆于心的“生死之交”
    二  “哀乐不能入”
    三  以天地为大炉
  现实生活中的真人
    一  临尸而歌
    二  游方之外
    三  是醒还是梦
  意而子·颜回·子桑
    一  谁能“息我黥而补我劓”
    二  颜回的“坐忘”
    三  子桑为什么以歌当哭
应帝王的世界
  “顺物自然而无容私”
    一  应帝王是什么意思
    二  “其卧徐徐,其觉于于”
    三  “经式义度”是“欺德”
    四  心境淡漠,天下可大治
  浑沌之死
    一  “明王”就是圣人君主
    二  如何应对“立乎不测”的帝王
    三  倏与忽之罪
后记

后记

  

    写《庄子的世界》一书的念头产生于1984、1985年间。早在北京大学中文系随褚斌杰先生做硕士研究生时,我就选定了《庄子》为论文题目。当时为搜集资料,从晋郭象的《庄子注》到现代的各类《庄子》注本,读了很多种。各类注本读得多了,特别是发现明清时期大量注家对《庄子》的点评颇有见地,却鲜为人知,于是动员徐匋与我一起整天泡在北京大大小小的图书馆里,读《庄子》,做卡片,抄录各家《庄子》评点,打算做一部《庄子诸家评点汇编》。当时预想的体例是:庄子原文,简要注释,白话翻译,诸家点评,最后是我们自己的简论。几年下来,两人抄录积攒了竟近百万字的卡片。两人边抄录边交流、探讨对《庄子》精神及文学的理解,在很多问题上对《庄子》产生了新的看法。那时,我还在中央戏剧学院文学系任教,住学校的集体宿舍。1985年暑假期间我暂住北大。不承想,就在这两个月中,中央戏剧学院调整教师宿舍,把我留在学校宿舍的物品全部遗失。生活用品丢就丢了,可我上大学、研究生六年半间积攒下来的各种读书资料、上课笔记,特别是那近百万字有关《庄子》的卡片也从此一去不复返,成了我心中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1991年8月我先赴美国探亲,继而移民加拿大,不但远离了中国,而且由于种种现实的原因,与学术、学问也渐行渐远。直到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敲出了长篇小说《缘分》,其中讲到禅宗,谈到做学问,言及学术,自此,在心中掩埋了多年的重做学问、重回学术的念头竟一下子被激活,且一日强似一日。原本一直就对禅宗有着浓厚兴趣,现在有关禅宗的想法又开始在脑海中翻腾起来,于是与徐匋合写了《坛经与禅宗六祖》《说说惠能的顿悟》两篇短文。这两篇文章的发表,引起了学界的注意,“百度”有关“六祖坛经”条目中的部分内容就采用了我们的观点。这对在学界沉寂已久的我们来说是很大的鼓舞,重做学问的愿望也一发不可收拾起来。特别在如今信息资料共享与获取条件空前便利的情况下,几十年前需要跑数十天图书馆才可获取的资料,而今只需上网搜索点击,便可迅速复制到自己的文档中,再不必像过去那样耗时费力地一家家跑图书馆忙于繁复的抄写,这也使得我们做学问的想法在现实中成为可能。随着在网上以及通过国内亲友找到并重读的各种《庄子》版本越来越多,沉积在心底多年的有关庄子的想法,也一点一点地浮现出来,越来越清晰。于是,我们全力以赴开始了《庄子的世界》的写作。就这样,边写边改边讨论,花了几年的时间,才终于将此书完成。
    此书中有关《逍遥游》与《齐物论》的篇章曾连载于《文史知识》,有关“内篇”其他五篇的部分则是首次与读者见面。在此,我们要特别感谢原《文史知识》杂志社副主编胡友鸣兄以及原《文史知识》编辑部副主任刘淑丽博士。没有他们的大力支持与鼓励,这本书恐怕还不会这么快就能以如此的面貌问世。同时,我们也非常感谢傅可先生对此书的编辑付梓所付出的努力。
    2019年5月6日
    王景琳于渥太华寓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鹏”也有所待
    庄子在世时或许从来没有想到,两千多年来在中国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并非他那洋洋洒洒、汪洋恣肆的三十三篇文章,而是他在《逍遥游》中尽情渲染的那由“鲲”变化而来的“鹏”。“银鹏水击三千里”(苏轼),“九万里风鹏正举”(李清照),“万里奋鹏程”(张弘范),勾勒出一幅幅多么宏伟、多么震撼的画面,自然,“鹏”也就当之无愧地成了后人志向远大宏伟的象征。然而,细究起来,大鹏如此受人追捧并不完全来自《庄子·逍遥游》的精彩描述,其中一大半的功劳还要归于中国文化史上的另外两位名人。其一是“竹林七贤”之一阮籍的孙子阮修,是他最早看中大鹏,并直接给大鹏注入新生命的。阮修的《大鹏赞》中有这样的句子:
    苍苍大鹏,诞自北溟。假精灵鳞,神化以生。如云之翼,如山之形。海运水击,扶摇上征。翕然层举,背负太清。志存天地,不屑唐庭。
    这大概是《道遥游》中的鲲鹏第一次脱离《庄子》,而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出来吧。经阮修再创造的大鹏,虽仍然遗传了庄子笔下“鲲鹏”的特质,具有如茫茫云海般的翅膀,雄伟如苍山的形体,一飞冲天,带着“水击”千里、海运磅礴的宏伟气势,但是其中最具独创的一笔却是“志存天地,不屑唐庭”,充分表露了阮修自视天下无双、蔑视一切的独立傲然与远大志向。可以说,是阮修的《大鹏赞》为日后大鹏高大完美、傲视群雄的形象奠定了基调。
    不过,阮修笔下的大鹏并没有马上成为文人志士奋发向上的精神象征。大鹏的真正涅槃,还要再等几百年,直到唐代李白写下了《大鹏赋》以及《上李邕》诗。这里,李白不但把《逍遥游》中大鹏乘“扶摇羊角”从北冥飞往南冥的气势渲染得淋漓尽致,而且以大鹏自喻,写出了“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上李邕》)这样脍炙人口的名句。李白笔下的大鹏,活生生就是他自己非凡才能、高远志向的化身。从此,这只经过阮修、李白再创造的大鹏,就一直翱翔在中国人的心中,与《庄子·道遥游》中的鲲鹏化而为一,被理解为庄子哲学中自由的象征与理想的图腾,但后人却完全忽略了阮修和李白对大鹏的“颠覆”与修正。
    那么,庄子心中的鲲鹏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一  什么是“逍遥游”
    鹏,源于《庄子》的第一篇文章《逍遥游》。《逍遥游》是从鲲化为鱼、鱼化为鹏开始写起的,一开篇就创造出一个极其恢宏壮观的场面。可是庄子的目的却不是要说什么大鹏,而是要借大鹏说“逍遥游”。所以,要理解庄子的大鹏,先得说说什么是“逍遥游”。
    顾名思义,《逍遥游》全篇说的就是如何才能逍遥而游。“游”字好理解,庄子从《逍遥游》开篇一直到“至人无己”一节所列举的,无论是乘九万里风高飞的大鹏,还是“以息相吹”的野马尘埃,无一不可以游。“游”就是“活动”,就是“生存”。只是“逍遥”二字的含义究竟是什么,那可就众说纷纭了。不过,庄子在《逍遥游》中说过这么一段话,完全可以当作他自己对“逍遥”的注解:
    夫列子御风而行,冷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郭象《庄子注》在解释这段话的时候,把“犹有所待者也”和“彼且恶乎待哉”两句话概括为“有待”和“无待”两个概念。这是郭象对庄子哲学的一个很大的贡献,也为我们理解庄子《逍遥游》提供了一把钥匙。所谓“有待”,就是万物行动时都有所凭借,凡事依靠外在的力量而不是凭借自己的能力;所谓“无待”,就是万物行动时无所凭借,凡事都依仗自己的能力而不是借助外在的力量。所以,“有待”和“无待”其实就是庄子评判万事万物是不是逍遥游的一把尺子。用这把尺子来衡量列子,他当然算不上逍遥游了。因为列子“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就是说列子还有所待,还要“御风”。而那位“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则是逍遥而游了。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