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米格尔街(精)

  • 定价: ¥45
  • ISBN:9787544280563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南海
  • 页数:200页
  • 作者:(英)V.S.奈保尔|...
  • 立即节省:
  • 2019-11-01 第2版
  • 2019-09-30 第17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生活如此绝望,每个人却都兴高采烈地活着。
    米格尔街和米格尔街上的人,都像盐一样平凡,像盐一样珍贵!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V.S.奈保尔成名作!
    荣获英国极具盛名的毛姆文学奖!备受中国读者欢迎的作品!
    内容修订、全新内封,赠精美书签。

内容提要

  

    《米格尔街》是最备受中国读者欢迎的诺奖得主奈保尔的作品。由十七个平行展开的短篇小说精心编织而成,各篇小说相对独立,但小说与小说之间又相互关联、相互穿插,形成在纵横两个维度彼此交互的结构。
    米格尔街生活着一群有脾气、有盼头的小人物:“哲学家”波普,要做一样叫不出名字的东西;“艺术家”摩根,扬言美国国王会来买他的产品;“诗人”布莱克·华兹华斯,每月一行的诗写了几十年;“疯子”曼曼,频频参加议员竞选;“机械天才”巴库,百折不挠地改造一辆辆进口汽车……
    他们兴高采烈地,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

作者简介

    V.S.奈保尔(V.S.Naipaul),英国著名作家。
    1932年生于特立尼达岛上一个印度移民家庭,1950年进入牛津大学攻读英国文学,毕业后迁居伦敦。
    50年代开始写作,著有《米格尔街》《斯通与骑士伙伴》《毕司沃斯先生的房子》《自由国度》《大河湾》《非洲的假面剧》《印度:受伤的文明》《幽暗国度》等。200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2018年8月11日,奈保尔于伦敦家中逝世。

目录

鲍嘉
没有名字的东西
乔治和他的粉红房子
职业选择
曼门
B.华兹华斯
懦夫
花炮师
泰特斯·霍伊特,中级文学学士
母性的本能
蓝色马车
只是为了,爱,爱,爱
机械天才
谨慎
直到来了大兵
哈特
告别米格尔街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鲍嘉
    每天早上,哈特起床后,总要坐到屋后阳台的栏杆上,扯大嗓门朝对面喊:“有什么事吗,鲍嘉?”
    鲍嘉总会在床上翻个身,用谁也听不见的声音咕哝道:“有什么事吗,哈特?”
    大伙儿为什么叫他鲍嘉可是个谜;不过,我猜是哈特给他起的这个名字。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电影《卡萨布兰卡》上映的那年。就是那年,鲍嘉的名字红遍了整个西班牙港,小伙子们纷纷开始仿效鲍嘉那种冷酷强硬的姿态。
    人们在叫他鲍嘉以前叫他佩兴斯,因为他从早到晚总在玩那种游戏。但其实他并不喜欢打牌。
    不论什么时候走进鲍嘉的小屋,你都会发现他坐在床上,面前放着一张小桌,上面摆着七行纸牌。
    “伙计,有什么事吗?”若有人来,他总是这么轻声招呼一句,然后就不说话了,一沉默就是十或十五分钟。你会觉得真要和鲍嘉说点什么几乎不可能,他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而且傲气十足。他眼睛很小,总是睡意蒙咙,脸很胖,头发黝黑发亮,手臂圆润丰满。可他并不滑稽。他做什么事都不慌不忙,即使洗牌时舔一下大拇指的动作也十分优雅。
    他是我见过的最百无聊赖的人。
    他假装要开缝纫店谋生,甚至还付钱让我为他写个招牌:
    本店专事裁缝
    定做各种西服
    价格低廉公道
    他买了台缝纫机和一些蓝、白、棕色的粉笔。但我怎么也想象不出他能和什么人竞争;而且在我的印象中,他连一件西服也没做过。他有点像隔壁的那个木匠波普,波普就从未做过一件像样的家具,可他整天总是计划呀,刨呀凿呀,做着我想是被他称作榫头的东西。每次我问他:“波普先生,你在做什么呀?”他总是回答说:“哈,孩子!这个问题提得好,我在做一样没有名字的东西。”鲍嘉倒好,连这点作为也没有。
    小时候,我从未想过鲍嘉是怎么挣钱的。那时,我总以为人长大了自然就会有钱。波普有个干各种活计的老婆,而且她最终成了许多男人的朋友。我简直想不出鲍嘉会有母亲或者父亲,他也从不往他的小屋带女人。他住的那间小屋叫仆人房,但里面从没有什么伺候那栋主屋住户的人住过。不过是建筑上的设计罢了。
    像鲍嘉这样的人居然也会交朋友,在我看来可真是奇迹。但他确实有许多朋友,有一阵他还算得上是我们街最受欢迎的人呢。过去我常见他蹲在人行道上,身边围着的都是这条街上的大人物。连哈特、爱德华和埃多斯这样的人说话时,他也总是眼皮朝下,手指在地上画圈圈。他笑时从来不出声,也从不讲什么故事,但每逢聚会,大家总要说:“我们得请鲍嘉来。那家伙鬼着呢。”我猜,鲍嘉一定给了他们很多安慰和快乐。
    不然,哈特怎么会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每天早上都要扯着嗓门喊:“有什么事吗,鲍嘉?”
    不然,他怎么有耐心天天去等鲍嘉那句模糊不清的回应:“有什么事吗,哈特?”
    但有天早上,哈特喊过之后,没人回应。过去那种似乎不可改变的东西消失了。
    鲍嘉不见了。他走了,一句话都没说就离开了我们。
    整整两天,街上的伙计们都闷闷不乐的。大家聚在鲍嘉的小屋里。哈特拿起留在桌上的那副纸牌,又若有所思地将它们两三张两三张地抛落下来。
    哈特说:“你们觉得他会不会去了委内瑞拉?”
    但没人知道。鲍嘉很少对他们吐露什么。
    第二天早上,哈特起床后,点了一支烟,走到屋后的阳台上,刚要张口喊,却突然想起鲍嘉离开了。那天早晨他给牛挤奶的时间比平时要早,牛很不高兴。
    一个月过去了,又一个月过去了,鲍嘉还是没有回来。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