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军 事 > 军 事 > 军事理论

索姆河战役(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幽灵)(精)/华文全球史

  • 定价: ¥75
  • ISBN:9787507551570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华文
  • 页数:262页
  • 作者:(英)约翰·巴肯|...
  • 立即节省:
  • 2019-11-01 第1版
  • 2019-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详细介绍了第一次世界大战重要战役——索姆河战役的始末。作者调查细致入微,从战区地图地貌、双方兵力、将领、武备、部署再到行军堪称无一不包。同时,这本书间隔插入第一人称笔触,仿佛作者也作为大英帝国军队的一员回到了炮火连天的前线去,同当年的官兵们共同呼吸,共同为了国家的荣誉而战,对于自己国家、军队的自豪感、自信感跃然纸上。对于一战历史爱好者来说,本书既可以开阔视野,带来全新的阅读体验,也是一部反对战争、呼唤和平的好书。

内容提要

  

    《索姆河战役》从战场地形、双方兵力、将领、武备、布阵、行军、交战等多个角度详细讲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重要战役——索姆河战役——的始末。作者力图以尽可能翔实的史料,完整描绘造成百万人员伤亡的、惨烈至极的索姆河战役的全貌。比起一般晦涩难懂的军事文献,本书的文学气息浓厚。在作者笔下,冲出战壕的军人不再是冰冷的杀人机器。在战斗过程中,他们的心理过程、思维状况都得到了还原,从而从侧面反思了战争,丰富了本书的思想内涵。

目录

第1章  序曲:索姆河战场态势与交战双方的战前准备
第2章  第一阶段:摧毁德军第一道防御体系
第3章  第二阶段:英军大破德军
第4章  第三阶段:协约国的新式武器、泥泞的战场与骇人的死亡
第5章  第四阶段:被寒冬“逼停”的战役
附录1  道格拉斯·黑格爵士致英国陆军部的第二封战报
附录2  1916年7月德国第四军索姆河战记
附录3  索姆河战役地图集
专有名词英汉对照

前言

  

    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的越开越大,关注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文明的源流、发展和未来已经成为当下世界史研究的一个热点,为了成系统地推出一套强调“史源性”且在现有世界史出版物中具有拾遗补阙价值的作品,我们经过认真论证,推出了“华文全球史”系列,首次出版约为一百个品种。
    “华文全球史”系列从书目选择到人名地名的规范,从书稿中图片的采用到译者的确定,都有比较严格的遴选规定、编审要求和成稿检查,目的就是要奉献给读者一套具有学术性、权威性的高质量的世界史系列图书。
    书目的选择。本系列图书重视世界史学科建设,视角宽阔,层级明晰,数量均衡,有所突出。计划出版的华文全球史中,既有通史,也有专题史,还有回忆录,基本上是世界历史著作中的上乘之作,同时也是填补国内同类作品出版的空白。
    人名地名规范。本系列图书中人名地名,译名规范,重视专业性。同时,在人名翻译方面,我们坚持“姓名皆全”的原则,加大考据力度,从而实现了有姓必有名,有名必有姓,方便了读者的使用。另外,在注释方面,书中既有原书注,即完整地保留了原著中的注释;也有译者注,又体现了译者的研究性成果。
    书中的插图。本系列图书的一个重要特征是书中都有功能性插图,这些插图全方位、多层次、宽视角反映当时重大历史事件、或与事件的场景密切相关,涉及政治、军事、经济、社会、外交、人物、地理、民俗、生活等方面的绘画作品与摄影作品。全景插图与文字结合,赋予文字视觉的艺术,增加了文字的内涵。
    译者的确定。本系列图书的翻译主要凭借的是一个以大学教师为主的翻译团队,团队中不乏知名教授和相关领域的资深人士。他们治学严谨,译笔优美,为确保质量奉献良多。
    “华文全球史”系列作为一套具有较高学术价值的优秀的世界历史丛书,对增加读者的知识,开阔读者的视野,具有积极的意义。但也要看到,很多西方历史学家虽然也包含着一些正确的即符合事实的观点,但很多都存在错误的历史观,甚至还有较多的史实的歪曲,对于这些,我们希望读者不要不加分析地对它们全盘接受或全盘否定,而是要批判地吸收外国文化中有益的东西。
    华文出版社
    2019年8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1章  序曲:索姆河战场态势与交战双方的战前准备
    皮卡第省景观——“桑德里亚”——1916年仲夏前的索姆河前线——德军的处境——为什么不可能缩短战线——德军在索姆河地区的形势——协约国的计划——德军的作战部署——英国新军——英国新军的战斗素质——英国新军的武备——英军的作战部署——法军的作战部署——大轰炸——堑壕袭击与毒气进攻——1916年7月1日早晨:进攻开始
    从西线前线的法国城市阿拉斯往南,离开阿图瓦的煤矿和酸性土壤,就进入了美丽的皮卡第省。在索姆河蜿蜒的上游河道横切昂克尔河支流河谷形成的一片连续台地上,点缀着一个个小镇和上百条发源于这里的碱水溪流。皮卡第省地势低平。放眼望去,三十英里内一切景致尽收眼底。除了一座隆起的丘陵,皮卡第省几乎没有海拔高于五百英尺的地方。通常,当地农民们都以村落为单位聚居,而独立的农庄则非常少见。篱笆围不住的、长长的玉米地一直延伸到台地边缘极富皮卡第当地特色的、拱卫着两排杨树的罗马时代的道路旁。灌木丛生长在索姆河和昂克尔河之间抬升的山坡上。有时可以看到林中村落教堂的尖顶从山坡上的树后边“长”出来。索姆河在宽阔山谷的白垩质峭壁上蜿蜒,旁边有一条水流湍急的运河忠实地相伴。运河同“穿过长着密密麻麻杂草的小岛”的乌浒斯河一样有趣,流经之处形成的水域有的像湖泊,有的像大沼泽。同我们英国威尔特郡的小溪一样,昂克尔河也盛产鳟鱼。仲夏时节,山坡上装点着盛开的黄芥菜花、红罂粟花和矢车菊。除此之外,还有佛兰德平原上绿油油的草地、加莱海峡“黑色国度”般的海景、香槟地区阴沉低温的气候及略带一丝奇特忧郁的凡尔登山区。这里多么生机盎然,完全不像受过战火的袭扰。
    皮卡第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桑德里亚”。有人认为这个名字是由词组“健康之地”演变而来,还有人认为它来自“洁净之地”,因为隐士彼得就是皮卡第人。虔诚的十字军战士在这里留下了数不清的教堂和其他历史遗迹。另外一些人将这里叫作“血腥的地方”,这样称呼似乎理由很充分。皮卡第在加斯科涅北边,这里的郊区历来就是兵家征战之地。克洛维一世和查理曼大帝都曾经将政府设在这里;诺曼人蹂躏过这里;英格兰人更是反复蹂躏过这里;路易十一和“大胆”查理曾经在这里兵戎相见;英法百年战争曾经让这里生灵涂炭;德意志人和西班牙人的军队、’欧根亲王的潘都尔兵和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哥萨克骑兵曾经在这片土地上行军。1814年,佩罗讷城里开了拿破仑战争的最后一枪。如今,在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皮卡第注定又要成为“角斗场”。与这次相比,古代那些著名战役将显得如同街头斗殴一般微不足道。
    直到1916年仲夏,皮卡第前线的动静都不大。1914年9月,狂热的“奔向大海”战役时,卡斯泰尔诺延展了协约国的左侧防线。在卡斯泰尔诺部队更远一点位置的是路易·毛德休伊将军的部队。当时,前线没有什么大动作。凡尔登战役开始前,德军佯攻索姆河,占领了弗里斯和栋皮埃尔的一部分。有时,双方阵地局部会发生交火,但彼此战壕都没有遭到严重破坏,而两军也没有将对手对自己阵地偶然发动的局部进攻当回事。法军阵地后不远就是工业重镇亚眠,而对而德军阵地的背后则是圣昆廷、康布雷和拉费尔。在这个地区,只有发动一次兵力投入大、持续时间长的进攻才能收到战略上的效果。1915年7月,英军控制了阿拉斯一索姆河一带的绝大部分战线。将士们在新战壕里度过了一个平静的冬天。然而,勤劳的德军抓住英军停滞不前的机会,将白垩质的山体改造成自诩为“坚不可摧”的堡垒。德军本来就占据了地利,现在倾一切科技手段将自己的“堡垒”筑得更坚固。可以这么说,尽管在欧贝岭、朗斯和维米岭,德国最高统帅部或许都打了败仗,但毫无疑问,德军在皮卡第的阿尔贝高地防线固若金汤。
    德军在西线的计划是在马恩河和伊普尔对协约国发起进攻(被协约国挡住),然后用少量宪兵和强大的火力守住阵地,并在东线赢得一场决定性胜利。然而,俄罗斯军队坚决执行“弃地保人”的战术,因此德军的战果无法扩大。1915年与1916年之交的冬季,德军最高统帅部开始变得焦躁不安,在德维纳河和巴尔干半岛发起的一系列攻势都无法动摇协约国坚守到底的决心。在十八个月的血战中,协约国积累了丰富的对德作战经验。在兵员方面,协约国已经开始占优势。而在武器装备水平上,协约国也将很快追平德国。古代叙利亚王对部将们说:“无论大小将兵,你们都不要与他们争战,只要与以色列王争战。”协约国的将领们似乎从这句话中汲取到经验。他们不再各自为战,并且变得团结一致。显然,德国这个“以色列王”并不希望局势这样发展。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