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等你回家

  • 定价: ¥25
  • ISBN:978757070563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安徽少儿
  • 页数:220页
  • 作者:吴洲星
  • 立即节省:
  • 2019-09-01 第1版
  • 2019-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中宣部“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获奖作家吴洲星聚焦“浴火重生”的“时代楷模”——特警张劼,以其为原型倾力撰写的长篇现实主义儿童小说。将童年的理想主义和新时代的英雄主义相结合,聚焦平凡人的“大国担当”与“家国情怀”,反映新时代优良家风的传承。
    作家关注特警这一特殊职业家庭的孩子,细致描摹当代城市孩子从胆小脆弱到直面生活压力,迎难而上、重塑自我的心路历程,启发读者懂得独立自主与责任担当。
    父亲形象无私无畏、勇敢坚定,母亲形象温柔坚强、独当一面,姐弟之间互爱互助,教育孩子理解父母,善待家人,促进家庭成员平等互动,培养和谐的亲子关系。

内容提要

  

    “砰——”
    电话里的那个响声如此巨大,就像打雷一般,仿佛整个世界都被炸毁了,女孩小船和妈妈愣住了。
    因为爸爸是特警,妈妈工作也很忙,就在不久前,小船和小旦姐弟俩转学了。新生活并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顺利,学校里接踵而至的烦恼让他们不知所措。然而,爸爸在一次重大事故中浴火重生的经历,让姐弟俩的心灵受到巨大震撼。
    从英雄爷爷到英雄爸爸,正气凛然、无私无畏的家风默默感染着纯真善良的姐弟俩。小船在整个家庭遭遇大风浪之时,暗下决心勇敢掌好生活的小船,他们在乘风破浪中渐渐领悟成长的真谛。

作者简介

    吴洲星,1988年生。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获2010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浙江省年度优秀作品奖、九歌现代少儿文学奖、“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奖等。出版长篇小说《沪上春歌》《红舞鞋》《秘密如花》《小城故事》《大院里的夏天》《高四》《哭泣的月亮》《不说再见》《亲爱的土豆》,绘本《出售自己的蛇》《神奇的爆米花机》等。

目录

第一章  我的名字
  1  我的名字
  2  大忙人爷爷和田螺奶奶
  3  我们的新学校
  4  超能老妈
  5  乘风破浪的小船
第二章  孤单的小船
  1  孤单的小船
  2  猪妈妈生日快乐
  3  戒指
  4  奇怪的小蛋
  5  石头的铁头功
  6  香橡皮
第三章  黑塔一样的铁头
  1  黑塔一样的铁头
  2  肖像画
  3  照片风波
  4  丑爸爸,帅爸爸
  5  沙和尚
  6  伤心的运动会
  7  门外的目光
  8  再一次的孤独
第四章  家长会
  1  不开心的周末
  2  争吵
  3  家长会
  4  好老的爸爸
第五章  留级生
  1  市场里的偶遇
  2  除夕之夜
  3  留级生
  4  不愉快的相处
第六章  爸爸小时候
  1  爸爸小时候
  2  奇怪的铁头
  3  风波
第七章  不平静的夜晚
  1  不平静的夜晚
  2  电话那头的世界
  3  可怕的意外
  4  爸爸去了上海
第八章  七秒钟的相见
  1  铁头的作文
  2  千纸鹤
  3  七秒钟的相见
  4  坚强的爸爸
第九章  日历
  1  乔治和猪爸爸
  2  我变成了佩奇
  3  出租屋里的生日
  4  回家
  5  日历
后记  平凡的力量

后记

  

    平凡的力量
    2018年5月,我在和一个编辑朋友聊天时,第一次听到了张劫这个名字,他是一位安徽特警,在一次爆炸事件中受了严重的伤,被授予“时代楷模”称号。
    我莫名觉得“张劼”这个名字很熟悉,事实证明我真的“见”过这个人。就在前不久看微博的时候,我看到一张照片,那是一组关于警察的照片,其中一张就是他的。照片中的他露出结实饱满的肌肉,尤其是那健硕的腹肌非常显眼,看上去很年轻,然而他的整张脸却毁容了,视觉上对比非常强烈,给人触目惊心之感。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把张劫和照片里的人联系起来。
    就在那一刻,我有一种冲动,我跟这位编辑朋友说,我想写他的故事。与其说我觉得这是冥冥之中的相遇和安排,不如说,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会在那一刻将生死置之度外,完成舍生取义的壮举。我记得上学的时候,课本上不乏这样的英雄人物,雷锋、刘胡兰、黄继光、狼牙山五壮士……隔着纸张,我总觉得他们有些遥远,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接近活生生的英雄人物,我很想把握住。
    我至今还记得见到张劼时他的样子,个头不高,很精瘦,是一个走在街上就会完完全全被当成路人的人。这是我对他最初的印象。那时候他尚在恢复期,戴着一副墨镜,依然掩盖不住还没有完全恢复的伤疤,胳膊上戴着长及腋下的弹力套,后来他告诉我们那是用来抑制疤痕增生的。他的话很少,但做事雷厉风行,走路带风。和他一路同行,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药膏味,让我感觉他就像一个行走的药瓶。只有当他立在那里或者坐下来的时候,你才能看清他脖子上的伤疤,像蚯蚓一样,爬满了脖子……
    我在张劼的单位见到了很多人,也采访了很多人,他的领导、他的同事……张劼的同事特意带着我们去了爆炸发生的居民楼。爆炸事件已经过去两年了。那个小区看上去非常普通,花坛里种着石榴树,枝头上结了几个青果子。
    我们进入那个房间,里面黑乎乎的,还保留着爆炸发生的痕迹。门窗上还有当时犯罪嫌疑人钉上去的钢条,有的已经弯曲,张劼的同事说是当时特警队员突破的时候造成的。地上一片狼藉,我到阳台去看了看,外面云淡风轻,谁还记得这里曾经发生过惊心动魄的故事呢?
    第二天,张劼又带着我们去了他的父母家。这是我们特意要求的。张劼的父母是一对非常亲切慈祥的老人,为了接受我们的采访,特地换了一身衣裳——这是我们采访结束后想起来忘记合影又匆忙返回去的时候发现的。张劫的母亲在卫生间换衣服,张勘的父亲说:“别换了,还得拍照片。”和每一对疼爱孩子的父母一样,说起张劫小时候的趣事,他们会露出会心的笑容;说到张劼受伤的事情,脸上露出痛惜的表情。这些细节都被我一一记录在本子上。
    短短的两天,我获得了太多珍贵的素材。文章中非常关键的情节都是在我采访的时候获知的,比如有一章是《七秒钟的相见》,就是根据张勘的母亲告诉我的真实场景创作的。如果没有去实地采访,我根本想不出这样的情节。在一遍又一遍的修改中,我也渐渐把艺术与生活融合了起来。 这是一个典型人物的典型题材,我打算从最打动我的生活细节入手。 什么是最打动我的细节呢? 是他给我讲述的在病房的那些日子。他说,在特殊病房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他整天躺在那里,手脚被束缚住,没有人跟他说话,也没有人陪伴他。他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对面的一堵墙,墙上有一个被遮住一半的钟。他盯着半面钟,看着时间缓慢地流逝,有时候时针走到被遮住的那半面,只能看见秒针,他就在那里猜测会是几点。一个人,要在孤独、疼痛、绝望中寻找生的希望,那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正是平凡生命在死的绝望和病痛的折磨中依然对生命保有的强烈渴望和勇气打动了我。 是他被转移到普通病房后,女儿第一次来看望他,听到女儿的声音,他惊喜焦急地扭头去看,因为太过着急,在扭头的一瞬间,脖子上的伤口撕裂了,血瞬间流了出来……这父母子女之间深重的亲情打动了我。 是他的同事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流露出来的真情实感。我进入房间没一会儿,他的同事只说了一句话就扭头走了。我一时没有听清楚,追问了一句,他语气低沉地说自己一提起就受不了……战友间如兄弟般真挚的情感打动了我。 有太多太多的情感,太多太多的话,只能通过小说中的姐弟来表达。 有一天写到一个情节,是弟弟去看望毁容的爸爸,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弟弟由于害怕一直不敢进病房,爸爸想出一个办法,把脸蒙在被子下,发出猪哼哼的叫声(这是小说中爸爸和弟弟经常做的一个游戏),想让弟弟克服恐惧。我写着写着,竟为这个情节流泪了。 我庆幸可以认识张劼,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去触摸生活里的真实的痛楚与炽热的爱和情感。对于我来说,这不仅是一次写作,更是一场精神的洗涤与心灵的感动。 在小说的结尾处,弟弟对姐姐说:“我只希望他当我们的猪爸爸,不希望他当英雄。因为当英雄会疼。” 写到这一句的时候,我的鼻子忍不住酸了一下。我们眼中的英雄其实也是普通人,是父母的孩子,是妻子的丈夫,是孩子的爸爸,他们跟我们一样有着血肉之躯,一样会疼,一样需要爱。 我之所以选择写这样的一部作品,是希望给当下的孩子们树立一种坚实的品格,传递给他们一种高贵的品质,一种无私的大爱;也希望这部作品可以化作一朵小绒花,轻轻地别在英雄的胸前。 致敬我们的警察爸爸! 吴洲星 2019年8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  我的名字
    我的名字叫小船,蒋小船。很奇怪的名字是不是?就好像有人拿小桌子、小板凳、小盘子做了名字。每到一个新地方,当我向别人说起我名字的时候,对方总是一脸惊讶的表情,好像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艘会说话的小船。他们总是这样问我:“你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你的名字是谁给你起的?”“你是不是还有哥哥或姐姐叫大船?”
    因为这个有些独特的名字,我总是会引来各种各样的关注。比如我们换了新老师,上课的时候,他拿着点名册叫同学回答问题,百分之百会叫到我,这个概率比中彩票的概率高多了。
    最郁闷的是,小学语文课本里有一篇课文,恰好就叫《小小的船》。那段时间,最让我头疼的就是下课的时候,因为总会听到男生们在教室里鬼吼鬼叫:“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小小的船儿两头尖。我在小小的船里坐,只看见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
    老师讲这篇课文的时候,同学们的脸上都带着秘而不宣的笑,就连老师也这样笑,好像我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这种感觉真是太讨厌了!
    这都是我上一年级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谢天谢地,我终于上完了一年级,摆脱了那篇课文。
    可不幸的是,等到我弟弟上一年级的时候,这种玩笑又开始了。
    弟弟班里的同学都知道他有个叫小船的姐姐,下课的时候,老有人叫我:“小船!小船!”
    等到回家的时候,弟弟还会在家里大声叫:“小船!”
    等我生气地瞪着他的时候,他就开始笑嘻嘻地背起那篇课文,气得我特别想揍他。
    噢,忘了说我的弟弟。我的弟弟也不比我幸运,因为他的名字听上去非常可笑,他是元旦生的,所以名字叫蒋小旦。听起来是不是很像“小蛋”?我们全家人都爱叫他小蛋。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字的缘故,凡是跟“蛋”有关的词语都跟他有关:倒霉蛋(因为他非常倒霉,有一回压岁钱丢了,哭了一个礼拜)、糊涂蛋(会把压岁钱弄丢的人当然是糊涂蛋)、懒蛋(这个嘛,不用解释,去看看他床下塞的一堆臭袜子就知道了)、零蛋(有一回他在考试的时候睡着了,结果“光荣”地捧回了一个“大鸭蛋”)、捣蛋(这个也不用解释),当然还有小坏蛋(妈妈经常这么叫他)、宝贝蛋(他是爷爷奶奶的宝贝蛋)。
    我觉得这个名字特别适合他,名副其实。
    小蛋的胳膊那么细,脖子那么长,头发软软地贴在头皮上,脑袋是椭圆形的,看上去真的很像一个鸡蛋。他是一个胆小鬼,看见毛毛虫都会脸色发白,几乎要晕倒。而且他特别爱哭,不是哇哇大哭,也不是哭到要晕厥的那种哭,而是像露珠从花瓣上往下淌那样,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看上去特别可怜。
    就因为转学的事情,他还哭过一次呢!他说不愿意离开熟悉的环境,离开要好的同学和熟悉的老师,说着说着就伤心地哭了起来。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