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三生三世枕上书(下)

  • 定价: ¥46
  • ISBN:978751422879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文化发展
  • 页数:463页
  • 作者:唐七
  • 立即节省:
  • 2020-01-01 第1版
  • 2020-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畅销百万册言情经典作品全新再版!
    新增作者序言解密【三生】系列未来规划!
    【中国最美的书】设计师操刀,全新装帧工艺!
    全新审校版,统一了旧版本中的部分上下册的文词错漏。同时最大限度的保留了作者的文字原貌。
    2020年1月,同名网剧《三生三世枕上书》将开播,男女主主角延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班底,由迪丽热巴和高伟光主演。
    本书为《三生三世枕上书》下册。

内容提要

  

    唐七作品,三生三世系列,东华和凤九的故事。
    原来帝君的心底,是一片佛铃花海,不知得他如此记挂上心的,究竟是这片花海,还是花海后头的一个谁?
    “你不是总在我被困的时候来救我吗”。
    “我们无缘,你让我赌缘分,可能我永远也找不到她。”
    他想,这四海六合八荒之中,她或许是唯一适合他的那个人。又或者说,她是唯一让他喜欢的那个人。原来,他竟是喜欢她的。原来,竟是他默许了她将他拽入这段风月,与他共谱了这千年爱恨。
    天命说有缘如何,无缘又如何,本君不曾惧怕过天命,也无须天命施舍。

作者简介

    唐七,作家,曾用名唐七公子。
    四海为家,过闲散人生,写连篇梦话。
    作品:
    《华胥引》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三生三世枕上书》系列
    《岁月是朵两生花》

目录

第三卷 —— 阿兰若
  第一章 梦境内外
  第二章 这也需要我教你吗
  第三章 魂魄调换化身阿兰若
  第四章 月令花不知
  第五章 天地共主也有情绪
  第六章 息泽神君有些怪
第四卷 —— 影中魂
  第一章 她与他的过往 【一】
  第二章 紫衣神君大战多尾蛟
  第三章 她与他的过往【二】
  第四章 你的确不是她
  第五章 紫衣神君余毒未清
  第六章 她与他的过往【三】
  第七章 息泽神君吃醋了
  第八章 她的一生
  第九章 他的一生
  第十章 原来他们都不过是影子
第五卷 —— 错天命
  第一章 渴望竟成了现实
  第二章 兵藏礼上遭遇挑战
  第三章 碧海苍灵乐逍遥
  第四章 再伤情避走凡界
  第五章 奈何天命无缘
尾声 —— 父子初见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梦境内外
    夜风微凉,水月潭漾了一湖波光,倒映着皎皎的明月。沿着潭边栽种的白露树参差向天,令十里神木林徒显得幽凉。
    这一番景致,粗瞧,似乎同近来无数个日夜都没有什么不同。
    但梵音谷这个地方,原本四时积雪,水月潭就生在王城边儿上,按理说也该覆盖上皑皑的雪幕。可此时,此地,却不见半分有雪光景。
    因这个空间,它其实是个梦境。阿兰若的梦境。
    这个梦境虽与梵音谷吻合得如同水中倒影,但真正的梵音谷乃是同四海六合八荒相系,延展开来,当得起广阔无垠四个字。而此地,却仅是个有边有角的囚笼。
    东华和凤九陷入这个囚笼,已经三月有余。
    掉进阿兰若这个梦境时,凤九竭尽周身仙力凝出来的护体仙障成功被毁,三万年修行一朝失尽,身子虚弱得比凡人强不了几分。
    屋漏偏逢连夜雨。未承想阿兰若的梦境中竟蓄养着许多恶念,恶念豢出小妖来,专吸食人的生气。从天而降的凤九,正好似一块天外飞来的丰腴馅饼,令饥肠辘辘的小妖们一顿饱餐。待东华穿过蛇阵来到她跟前,她雪白的面庞已浮显出几分油尽灯枯的症头。
    瞧着这样的凤九,东华的脑子有一瞬间空白。
    他一向晓得她乱来,却没有料到她这样乱来。原本以为将天罡罩放在她的身上,无论她出什么祸事,保她一个平安总该没有什么问题。这个事,却是他考虑不周。
    他晓得她对频婆果执着。但据重霖提给他的册子来看,她往日里为饱口腹之欲,执着得比这个更过的事情并不是没有。
    册子里头载着,她小时候有一年,青丘的风雨不是那么调顺。遇到枇杷的荒年,但她在她们家洞府后山育出了一棵枇杷树,且这棵枇杷树还结出不少皮薄肉厚的鲜果。住在附近的一头小灰狼犯馋,摘了她几个果子,被她坚持不懈地追杀了整整三年。
    因有这个前车之鉴,那时,当他问她拿频婆果是做什么用,她答他是为了尝尝鲜,他就信了。这个尝鲜还同他近来越发看不惯的燕池悟连在一起,当然令他很不愉快。
    是以,姬蘅那夜向他讨果子,凄凄惶惶地说,唯有此果能解一部分绵延在她身上的秋水毒,望他赐给她这个恩典时,他并未如何深思,便允了。
    这种事情,他也不觉得有什么深思的必要。
    那阵子他一直有些烦心,纠结于如何兵不血刃地解决掉燕池悟。
    要让他彻底消失在小白的周围,又不能让小白有什么疑心,是一件不大容易之事。
    凤九于他是不同的,东华其实一直晓得。但这个情绪,他很长一段时候却没有意识深究,或没有工夫深究。
    况且这种事情,同佛典校注不同,并不是深究就能究出结果,有时候,还讲求一个机缘。
    东华恍然自己同风九到底是个什么关系的机缘,于宗学竞技那日,降临在他的头上。
    彼时,他坐在青梅坞的高台上,垂眼望去,正瞧见凤九三招两式间将同窗们一一挑下雪桩。收剑回鞘的时候,她樱色的唇微微一抿,浮出点儿笑意,流风回雪的从容姿态,令他第一次将她同青丘女君这个神位连起来。脑中一时浮现出端庄淑静这四个字。
    端庄淑静,她竟也有担得起这个词的时候,令他感到新鲜,且有趣。
    比翼鸟族的一个小侍者战战兢兢地呈上来一杯暖茶,他抬手接过茶杯抿了一口,目光再点过去时,却见她已收了笑意。
    她似乎觉得方才那个笑有些不妥,趁着众人不注意,轻轻地咬了咬下唇,又飞快地瞄了周围一眼,像是担心有谁看到。因她的唇色太过饱满,轻轻一咬,下唇间便泛出些许白印,犹如初冬时节,红樱初放,现出一点粉色的蕊。P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