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一个王后的秘密

  • 定价: ¥49.8
  • ISBN:9787520509749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213页
  • 作者:(英)爱德华·奥本...
  • 立即节省:
  • 2020-03-01 第1版
  • 2020-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是伍光健先生的翻译遗作,生前未及发表,由湖南人民出版社首次出版。
    他生前很得意于这本译作,对原书的评价也很高,他说:“奥本海姆是有名的小说家,他的著作很多,《一个王后的秘密》是他几本杰作之一。这本小说的基本事实原很简单,是一个枯窘题,可一到他手中,却变作离奇神秘,令人惊疑,使人一读就不忍释手。”他盛称作者的写作手法,说作者“善于叙事,善于穿插,尤其善于布局,善于想象”,才能有这样“化腐臭为神奇”的鬼斧神工。他慎重地对青年读者推荐说:“这本小说的确是有志作小说者的津梁。”

内容提要

  

    这是一部充满传奇色彩的推理小说。夜深人静,一个人死在马车上,谁是凶手?侦探们抽丝剥茧,目光渐渐聚焦在一个神秘女子身上,在她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故事……伍光建生前很得意于这本译作,对原书的评价也很高,盛赞作者的写作手法,说他“善于叙事,善于穿插,尤其善于布局,善于想象”。

媒体推荐

    奥本海姆是有名的小说家,他的著作很多,《一个王后的秘密》是他的几本杰作之一。这本小说的基本事实原很简单,是一个枯窘题,可一到他手中,却变作离奇神秘,令人惊疑,使人一读就不忍释手。
    ——伍光建评本书
    吾以为近年译西洋小说,当以君朔所译者为第一。君朔所用的白话,全非抄袭旧小说的白话,乃是一种特创的白话,最能传达原书的神气。其价值高出林纾百倍。
    ——胡适评伍光建

作者简介

    伍光建(1867-1943),原名光鉴,笔名君朔,广东新会人。我国近代著名翻译家、外事活动家、教育家。一生译著甚多,所译哲学、历史、文学等作品共130余种,近千万字。译著代表作有大仲马的《侠隐记》《续侠隐记》、狄更斯的《劳苦世界》,以及拿破仑的《拿破仑日记》等。
    伍光建是晚清西学白话翻译的拓荒者之一,时人称其为新文学运动中的“翻译界之圣手”。译笔素以谨慎细腻、流利酣畅闻名。

目录

第一回  一个神秘的客人
第二回  马车里的惨事
第三回  讨论这次杀人的事
第四回  在云雾之中
第五回  打电话
第六回  一千镑赏格
第七回  大佐的小姐
第八回  男爵夫人从中干预
第九回  阿罕伯拉戏院的一个包厢
第十回  无家可归的人
第十一回  假情
第十二回  从好望角来的消息
第十三回  搜房子
第十四回  死人的兄弟
第十五回  律师的条陈
第十六回  在士特兰街吃大餐
第十七回  供认恋爱
第十八回  一个未入行的侦探
第十九回  拼命地求亲
第二十回  刀刺心部
第二十一回  路易士逃走
第二十二回  圣爱塔尔堡寨
第二十三回  远道来的爱情  火热的瞻拜人
第二十四回  赴宴
第二十五回  穿黄靴的人
第二十六回  法拉班夫人
第二十七回  奸细
第二十八回  大路上的光景
第二十九回  一个现形的鬼
第三十回  墨素尼亚国王后
第三十一回  从坟墓里回来
第三十二回  在士普狄林饭店
第三十三回  有她一份
第三十四回  不相称的一对
第三十五回  他的夫人
第三十六回  死者所遗下的东西
第三十七回  寡妇的哀的美敦
第三十八回  无效的求亲
第三十九回  大佐的使命
第四十回  勒诈
第四十一回  大佐说话
第四十二回  只剩爱情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回  一个神秘的客人
    一男一女,面对着站在屋里。屋里飘忽不定的炉火的光,使彼此都只能模糊地看见对方。女的站在屋子较远处的写字桌边。一只手的发抖的小指,轻轻地放在桌上,另一只手垂在身边,带点畏怯地折皱一只手套,这是她几分钟前才脱下来的。男的刚进门,背门站着。他穿了晚服,用手夹住大衣,帽子略略垫高扣在脑后。他嘴里还衔着纸烟,开门进来的钥匙套在小指上摇摆。这个时候,彼此全未开口,骤然相见,都糊涂了。
    还是男人先恢复镇静。他把大衣放在椅子上,按门后的铜钮。立刻,满屋子都亮起来了。现在他们彼此能够看得清楚。女人的身子略向前倾,她的温柔、黑色的眼睛流露出惊诧与害怕的表情,她自己听到自己的声音也是很不自然的。但他听见这个声音,则更加诧异,他原是研究男子与女子的世界的,他立刻就晓得这是什么样人的声音。
    她喊道:“你是谁?你要什么?”
    他答道:“据我看来,似乎是我该先问你的。但我也并不反对先介绍我自己。我姓理生,名哈尔巴。”他带着安详的挖苦口气接着问道:“我请问你,蒙你光临,有何贵干?”
    当他看见她深感疑惑的时候,她有一会子不响。她的地位虽然是嫌疑犯,他却深知他意外看见的这个女人,不是个平常的窃贼,她在那里显然是偷他的写字桌上的东西。她是一个美貌女子,他却几乎不理会。此外有更可注意的事物在。她的晚服是黑绸子的,手工极好,他晓得这不是平常的裁缝所能制成。她只有一样首饰,就是一串珠子挂在脖子上。头上戴黑帽,有鸟羽下垂。在早几天的一个晚上,他曾去巴黎,见过同这顶一样的帽子。他忽然想到她是一个高贵女人,属于一个豪富阶层,连他自己也比不上的。
    她进到屋里干什么?她为什么注意他以及他的不多几样东西呢?
    她略微斜向他,说道:“哈尔巴·理生么?倘若你的姓名是哈尔巴理生,你在这几间屋子里头干什么?”
    他很安详地答道:“碰巧这几间屋子是我的。”
    “你的屋子吗?”
    她从书桌上拿起一把钥匙。
    她赶快问道:“这是第十一号,是不是?”
    他对她说道:“不是的,第十一号在上一层。”
    她好像不相信。
    她说道:“但是我是用这把钥匙开房门的。”
    他说道:“巴晤士的钥匙,同我的是一样的。这里是九号,十一号在上一层。”
    她吸一口很长的气,好像才明白过来,向前走了一步。
    她说道:“我弄错了,原是我的不是。请你不要见怪。”
    他站在门前动也不动。他的脸洁白,剃光了胡子,眼睛灰色,口部表情坚定,穿着很时髦的晚服,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英国青年。
    她站住不动,她的两眼好像要问他。她不甚明白他的态度。
    她很镇定地说道:“请你让我出去。”
    他答道:“且等一等。”
    她的面纱还是打开的,她的两眼冒火,若是胆怯的人见了定会发抖。理生却动也不动。
    她问道:“你这句话怎么讲?我已经解说过,我在这间屋子里,原是出于偶然的。我很抱歉。你立刻让我出去。”
    他答道:“你确实多少解说了一下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却并未解说你为什么用这把钥匙进巴晤士的房子。难道你打算查看他的东西,如同查看我的东西一样么?”他一面问,一面指着被她弄乱了的写字桌。
    她很骄矜地说道:“我有我与巴晤士交涉的事情,与你何干?”
    他答道:“在平常环境之下,原是与我无干的。但是,现在并非平常环境。请你莫怪我说坦白话。我看见你翻我的写字桌。我猜你也想翻巴晤士的写字桌。”
    她问道:“先生,倘若我要翻,又与你有什么相干?你怎样晓得我不是得了他允许的——你怎样晓得不是他自己把钥匙给我的?”
    她拿出钥匙给他看。他看了一眼钥匙,又看她的脸。
    他说道:“我不相信这样的假设。”
    “为什么不相信?”
    他看看钟。
    他说道:“你看呀,差几分钟就是十二点了。我老实对你说吧,你不像是这样的人,会在深更半夜,到一个未娶亲的男人所住的地方,探望一个未娶亲的男人。你既是这样,就不能无严重目的。”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