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杀手界(精)

  • 定价: ¥58
  • ISBN:9787544280723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南海
  • 页数:329页
  • 作者:(日)伊坂幸太郎|...
  • 立即节省:
  • 2020-01-01 第2版
  • 2020-01-01 第4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入围直木奖,杀手系列三部曲《杀手界》《疾风号》《恐妻家》,系列销量超220万册!
    生田斗真、山田凉介、浅野忠信主演电影《蚱蜢》原作小说!
    杀手版《变形记》,《冰与火之歌》式的多重人物视点写作,意想不到的伏笔,超乎想象的故事!
    知名设计师精心设计,内外双封,精装典藏!

内容提要

  

    《杀手界》讲述了教师铃木为了给亡妻复仇,潜入寺原家的黑帮组织“千金”,结果意外被牵扯到了一场杀手界内部争斗的故事。《杀手界》采用多重人物视点的叙述方式写作,构思精巧、悬念重重,众多性格各异、形象生动的杀手们令人印象深刻,共同组成了伊坂幸太郎笔下深刻、复杂又有趣的杀手江湖。
    蝉:我是蝉,我的雇主岩西是个只会接电话的废物。明明刚完成一桩灭门的辛苦工作,那家伙竟然又派了桩活儿给我,简直就是压榨劳工的资本家嘛!不过,好像是因为我迟到,到达目的地时,委托人竟然已经自杀了,他该不会是生我气了吧?
    铃木:我是铃木,我一直在找那个飙车害死我妻子的混账。今天终于找到了。只要他走过十字路口,来到我面前,我就可以了结这一切。可那个混账竟然在等红灯时被车撞了,似乎是有个男人推了他一把。
    鲸:我是鲸,出现在我面前的人都轻易选择了自杀。他们明明是自己选择去死的,为什么死后还要缠着我?我已分不清这到底是幻觉还是现实了。有人告诉我,想要阻止情况恶化,必须从头开始清算。
    从昨天开始,业界可是闹翻天了。

作者简介

    伊坂幸太郎(Isaka Kotaro),一九七一年生于日本千叶县,热爱电影和音乐,深受柯恩兄弟、披头士等艺术家影响。一九九六年创作处女作《碍眼的坏蛋们》,但未出版单行本。二〇〇〇年,以《奥杜邦的祈祷》出道,正式跻身文坛。之后的作品:《Lush Life》、《重力小丑》、《死神的精确度》、《金色梦乡》等获奖无数,并频频被搬上荧幕,使其成为广受欢迎的畅销作家。伊坂幸太郎的作品风格鲜明,既能把暴力凶杀写得仿如日常生活般轻松,又能从不经意的对话中迸发鼓舞人心的强大力量。他想象力丰富,擅长多线条叙事,故事看似一团乱麻,结尾却常常令人高呼过瘾,并用其独特的“爱与勇气”打动了一大批忠实读者。

目录

《杀手界(精)》无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铃木
    扫视着街道,铃木想起了昆虫。明明已是夜晚,街道却并不昏暗。不但不昏暗,还很喧嚣。华丽的霓虹灯和路灯交相辉映,到处都挤满了人。花花绿绿的蠕动着的昆虫——眼前的景象让铃木感到不快,他想起了读大学时教授说过的话。那是十多年前,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听到的。
    “个体和个体之间如此近距离生活的动物真是不可思议。人类不像是哺乳动物,倒是更接近昆虫。”那个教授表情夸张而又肯定地说道,“蚂蚁,或者是蝗虫之类。”
    铃木接过话:“我在照片上看到过企鹅群居生活的样子。那企鹅也是昆虫吗?”他这么一问,那个教授立刻满脸通红地怒斥道:“不准提什么企鹅!”
    接着铃木又想起了大约两年前去世的妻子。她很喜欢听铃木讲起那件事情。她常笑着说:“这种时候,你就乖乖地说‘老师说得真对’不就没事了?”确实,每当她听到“你说得真对”这种话的时候,总会露出满足的表情。
    “发什么呆呢,赶紧塞进去啊。”比与子在后面一催,铃木才回过神来。他摇摇头,将头脑里关于亡妻的记忆一扫而空,把面前的年轻人朝里面推了推。年轻人顺势倒在了车后座上。
    这是一个金发高个男子,正在昏睡。上身的黑色皮衣敞开着,可以看见里面的黑衬衫,黑底上有小虫子形状的花纹。没品位。不管是衬衫还是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男人旁边还有一个女人,也是铃木好不容易才塞到车里的。黑色长发,黄色外套,大约二十出头。她双眼紧闭,嘴巴微张,正靠在椅背上熟睡。
    铃木将年轻男人的双脚塞进车里,关上车门。这可真是个体力活,他不禁叹了口气。
    “上车。”比与子发话道。铃木打开副驾驶座一侧的车门,坐了进去。
    车停在藤泽金刚地铁站最北边的出入口旁边。眼前是人潮汹涌的十字路口。
    夜里十点半,虽然不是节假日,但地处新宿附近的这里晚上要比白天热闹得多,行人络绎不绝。这些人在车周围走动,大概有一半都喝了酒,还有一半则看上去是清醒的。
    “很简单吧。”比与子很平静。雪白的皮肤散发出陶瓷一般的光泽,在车里也看得鲜明。茶色短发将将能盖住一点点耳朵。或许是单眼皮的关系,表情看上去很冷漠。她那涂着鲜红唇膏的嘴唇非常显眼,白色衬衫的领口敞开着,下身的短裙大概到膝盖上面。虽说跟铃木一样二十七岁,可在她身上时常可以让人隐约感受到一种更年长的、称得上老奸巨猾的气息,一眼看上去便是个贪图享乐的女人,但铃木怀疑真实的她或许很有头脑和教养。她蹬着黑色高跟鞋的脚正踏在刹车上。穿着这样的鞋子居然还能开车,铃木很是佩服。
    “有什么简不简单,我只不过是把他们弄上车。”铃木感到一丝紧张,“只不过是搬运一对正在昏睡的男女,把他们弄上车而已。”他心想,其他事情可跟我无关。
    “这种小事就害怕,将来可成不了大器。你的试用期也快结束了,这种事情也该习惯习惯了。”驾驶座上的比与子有些不快,“不过,你也没想到我们居然会这样把这些年轻人弄走吧?”
    “是啊。”铃木嘴上应着,内心其实并不觉得有多意外。从一开始,他就没觉得这家公司是什么正经地方。“‘Fraulein’在德语里好像是‘千金’的意思吧。”
    “懂得还挺多嘛。没错。公司名字好像是寺原亲自起的。”
    听到比与子口中说出的那个姓氏,铃木坐直了身子。“是那个父亲?”他确认道。那是公司的社长。
    “那还用说。那个蠢儿子哪能给公司起名字。”
    也是,铃木应声的同时,觉得一股黏稠的赤褐色思绪正从体内喷涌而出。
    每当想到那个蠢儿子——寺原的长子,铃木都会这样。他拼命地压抑着情绪。妻子死后的这两年,他唯一学到的,可能就是如何压抑这种不知该被称作愤怒还是仇恨的莫名躁动的情绪吧。
    “真没想到,一家叫作千金的公司,居然是靠蚕食女人来赚钱。”
    “意外吧。”比与子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用了一种夸张的语气。虽然跟铃木同岁,但她早就进了公司,已有了相应的职位。在这一个月里,就是她教会了被临时雇用的铃木如何做事。
    这一个月,铃木所做的就是在步行街上寻找合适的女性进行推销。他专注于跟走在繁华街头的女人们打招呼,跟她们套近乎,和她们说话,即使会被拒绝、被无视、被咒骂也是如此。当然,大部分的人都不搭理他。这种事并不需要诀窍、努力、钻研或技术。即便被鄙视、被警惕或者被避开,不停地打招呼说话就是唯一的方法。一天总有一个人,一千个人里总有那么一两个人会对他的话感兴趣。遇到这样的人,铃木就带她们去喝茶,开始给她们介绍一些化妆品或者健康饮料。阿谀奉承也好,一派胡言也好,总之要一本正经地摊开宣传册告诉她们:“效果不是马上就有的,但是只要坚持一个月,就会有显著的变化。”宣传册上罗列了很多彩色印刷的图表和数据,比与子曾经告诉过他,上面“一句真话都没有”。
    容易骗的女人当场就会签合同,而另外一些则会丢下一句“我考虑考虑”便要离开。她们说这句话的时候,如果听口气感觉还有希望,铃木就会跟踪她们到住处。接下来会有更难缠的特别小组开始进行违法的推销活动。他们会冲进民宅,赖着不走,用一种近乎软禁的方法拿下合同。总之听说是这样。关于这些,铃木也只是听到过一些传闻。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