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鲜衣怒马少年时(唐宋诗人的诗酒江湖)

  • 定价: ¥49
  • ISBN:978754049365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340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这本读起来非常过瘾的“诗词小说”,展现了一个以前没见过的文学江湖。
    特别附赠精美海报,正面为“少年怒马”独创“唐诗江湖关系谱”,背面为“千里江山图”(局部)。
    全书双色印刷,版式美观。并精选八幅经典唐宋书法及绘画作品,包括李白与杜牧唯一传世真迹,四色精印,典藏直选。

内容提要

  

    唐诗里的梦想与远方,宋词里的风雅与深情,是中国人最美的记忆。我们自小熟读很多诗词名篇,对它们的作者却知之甚少。有的诗人甚至像是只发了一条“朋友圈”,就消失在历史的汪洋中。他们都经历了什么?一首首神作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本书作者选取大小李杜、王孟、元白、刘柳、苏辛,以及李清照、陆游等唐宋代表诗人词人,以现代的立场、开阔的视角、幽默的笔调,用小说化或者独白的方式,另类解读他们的人生故事,并对诗词经典做个性化解读。全书融诗、史于一体,从隋炀帝杨广开始,到陆游为止,展现了一部热血跌宕的历史,可以让读者更深刻地理解唐诗宋词的时代。

媒体推荐

    八百春秋渡过,怒马少年挥手。指点众诗人,却是文风依旧。知否?知否?总是诗美人瘦。
    ——SU~27
    “汨罗江殇学院”,不得不佩服专属语言。一文串起这么多大咖经典,简直是少年妙手拾起诗针诗线绣出来的。
    ——止水微澜
    三百年兴亡在笔下一气呵成。
    ——奕
    读这样的文字,能重拾已消失二十多年的赞赏和愉悦。
    ——邱生

作者简介

    少年怒马,本名马子阳,微信公众号“少年怒马”掌门。
    喜欢唐诗宋词、红楼梦,爱讲故事、爱调侃,能把复杂枯燥的知识写成段子,这本书就是一次尝试——是一本让你读得下去的诗词故事。

目录

自序  为什么会有这本书?
戏精杨广:会作诗,更会作死
骆宾王:怎样精彩地骂人
陈子昂:无敌是多么寂寞
高适乐观,杜甫悲观,李白颠覆三观
盛唐,那一场吐槽大会
王维:没见过风起云涌,哪来的风轻云淡
崔颢:我不出大招,是怕你们伤不起!
孟浩然:男人中年,别矫情
情圣杜甫的月光爱人
诗国信使
刘禹锡:有本事你来咬我呀
薛涛:一个女诗人的复仇
李贺:天若有情天亦老
杜牧:朋友,你误会我了
李商隐:姑娘,我要给你写情诗
温庭筠:一边花样作死,一边花间作诗
黄巢:等我亮出菊花,不信你们不怕
颜真卿:从一个人,看大唐消亡史
苏轼:月亮代表我的心
李清照:大宋文坛的一股清流
辛弃疾:哥的忧伤你不懂
陆游:我一身盔甲,却藏不住软肋
知否,知否,此话大有来头
何以解忧,唯有粉丝
楼上有骚人

前言

  

    为什么会有这本书?
    这几年里,我研究过很多诗人词人。我把历史记载和诗歌作品进行对照,企图还原出一个个真实的人物。
    可是很遗憾,他们依然面目模糊。
    我所知道形象最丰满的诗人,是一个虚构的人物——贾雨村。
    在《红楼梦》里,贾雨村写的诗并不多,如:“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
    这三句隐隐有唐诗的影子,说的是自古男人最爱说的三个词——
    女人、野心、怀才不遇。
    如果《红楼梦》是一段历史,并在这里停下,我们对“诗人贾雨村”的认识,就是“一个雄心万丈且浪漫的才子”。
    可是,事实果真如此吗?看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真实的贾雨村是什么样子。
    我们对唐诗宋词那些作者的认识,何尝不是这样。
    史书的版面很稀缺,只能记载帝王将相,一个小诗人,在历史上是留不下什么篇幅的。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厉害吧,“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够极致吧,“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够绝吧。
    可除了几首孤零零的诗,你对张若虚、张继和王之涣还了解多少?
    这不怪我们,翻遍历史的犄角旮旯,有关他们的记载也不过百十来字。相当于他们只发了一条朋友圈,然后就消失在历史的汪洋中。
    所以,读者诸君也不要指望我还原出一个真实的诗人,所谓“真实”就像时间一样,过去了就永远追不回来了。
    我只是尽量给大片留白的诗人生平,添枝加叶,修修补补,并力图使这个讲述过程,不至于枯燥乏味。
    如果这本书,能让你喜欢唐诗,多读一遍唐诗,我将欣慰之极。
    算起来,我对诗词的喜欢始于童年。
    家里有一本《毛泽东诗词》,那是父亲的藏书。他自己读的时候,喜欢拉上我当听众。我听多了,就会背了。印象最深的一首,是《沁园春·长沙》。
    初中,课堂上讲《沁园春·雪》,又到了那个众所周知的环节——朗读并背诵全文。我一口气背诵了好几首主席诗词。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学霸体验。
    父亲还喜欢对联、书法,看到人家写大字,总要观摩半天,评价这个横写得不好,那个钩很带劲。现在想想,他一个农民,面朝黄土还有这种雅兴,也挺魔幻的。
    汉字,真的有魔力。
    本书一部分内容来自我的“少年怒马”公众号,原文不足之处,已尽数做了调整修改。另一部分是第一次跟读者见面。
    码字那段时间,我每天穿梭在上海的地铁上,白天写PPT(演示文稿)、见客户,晚上读李白、杜甫,我觉得自己是一只行走的古董,感觉比魔都还魔幻。
    最大的收获,是我的生活多了一些诗意。
    中唐有个叫朱庆馀的书生,把自己的诗挑些满意的,装订成册,送给张籍过目——就是写“恨不相逢未嫁时”的那位。
    作品送出之后,朱庆馀很忐忑,不知道自己的诗张大佬喜不喜欢,于是就写了一首《闺意献张水部》试探: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在诗里他把自己比作一个新媳妇:洞房花烛夜之后,天亮了细细化妆打扮,要见公婆。但她有点不自信,就低声问老公:我化的妆符不符合当下的潮流?
    他的真正意思是:我的诗,能不能入您的眼?
    在写作这条路上,我也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朱庆馀,也忐忑,也想早点知道:
    画眉深浅入时无?
    少年怒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01
    公元589年的春风掠过长江,吹过建康城高大的城墙,一股血腥气息。
    南朝陈的皇宫里,临春阁珠光宝气,成千上万支蜡烛把这里照得通亮。在一群歌女的簇拥下,一个叫陈叔宝的中年男人疯狂摇摆。
    歌女们正在唱的,是陈叔宝填词的超级金曲,据说旋律很优美,歌词是这样的: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这首华丽丽的诗,其实就说了两句话:我的宫殿很豪华,我的妃子们很漂亮。
    一曲唱罢,陈叔宝癫狂不已,举起酒杯。“来,诸位说说,朕这首《玉树后庭花》厉不厉害?”
    一个守城官连滚带爬跪倒跟前。“皇上啊,敌人打到我们后庭啦!”
    “别怕,朕有妙计。”
    “什么妙计?”
    “下井。”
    这不是我瞎编,陈叔宝真的下井了。他跑到宫殿后院,安全帽都没带就躲进了井里。
    守城官所说的敌人,是隋朝的官兵。他们冲进皇宫,对着那口井大喊:“你听说过落井下石吗?”
    井下传来一个声音:“别扔石头,我出来了。”
    隋军放下绳索,从井里拽出一个沉重的物体,这才发现,跟陈叔宝在一起的还有他的两个妃子。其中一个,就是著名美女张丽华。
    前线的战报堆在床底下,连信封都懒得拆,敌人打上门了就知道往井里躲,这大概是最早的“深井冰”。
    南朝陈风流云散,陈叔宝做了亡国奴,史称“陈后主”。持续一百七十年的南北朝乱世,终于画上句号。
    在浩瀚的诗歌史上,这首《玉树后庭花》空洞俗艳,原本成不了热点,更上不了头条。
    然而,就连陈叔宝本人也没料到,此后一千多年里,他这首大作被文人诗客们不断打榜,热度从未降低。最出名的一句,是杜牧的“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负责这次军事行动的隋军总指挥,是一个叫杨广的年轻人,也是本文的主角。
    后来,他有了一个更霸气的抬头:隋炀帝。
    02
    杨广是怎么成为隋炀帝的?让我们从一部教科书级别的宫斗说起。
    话说,隋文帝杨坚灭了南朝陈,统一全国之后,就非常重视接班人问题。当时的太子,是杨广的哥哥杨勇。
    杨勇这个人,在历史上存在感很低,没什么才华,也没什么大错。可是在杨广眼里,哥哥当了太子,就是天大的错。
    于是,中国历史上最精彩的夺嫡之战上演了。
    老妈独孤皇后最讨厌男人花心好色,杨广就冷落一众姬妾,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专一好男人,只跟正妻秀恩爱。而杨勇这个二货却整天搞选美。
    老爹隋文帝和独孤皇后每次派下人来,不管身份贵贱,杨广夫妇都在门口迎接,临走厚礼赠送,很会来事,简直是孝子贤媳的楷模。
    有了陈后主的教训,隋文帝忧患意识很强,最讨厌皇子们沉迷声色,不学无术。杨广就把乐器上的弦弄断,任它落满灰尘。这是在向隋文帝传递一个信息:喏,我不喜欢声色。
    当然,这都是小事,还不足以让老爹换太子。杨广的夺嫡计划里,还差一个重要的人设——诗人。
    彼时,国家刚刚统一,文化一片荒芜,文坛流行的是南朝盛行的宫体诗。
    顾名思义,“宫体诗”就是在宫廷创作、写宫廷的诗,这类诗一般格调低下,内容不是美女,就是美女的用品。用闻一多的话说,当时的诗坛“人人眼角里都是淫荡,人人心中怀着鬼胎”,这样的诗是“蜣螂转丸”——屎壳郎推粪球。
    这样的文学,显然不符合一个大帝国的形象。隋文帝大笔一挥,不要写小黄文了,要弘扬正能量。
    怎么弘扬呢?
    几百年前曾经有一个雄健俊朗的时代,那是文坛上一个响亮的名字:建安。
    于是,隋朝集团的文人、朝臣们,开始了名为“重走建安路”的改革试验。成绩最好的一个,就是杨广。
    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