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再次遇见你

  • 定价: ¥38
  • ISBN:978753217495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艺
  • 页数:215页
  • 作者:(日)森绘都|责编:...
  • 立即节省:
  • 2020-04-01 第1版
  • 2020-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再次遇见你》告诉你:那个你念念不忘的人,总有一天会与你再次相遇!
    十年前的挚友,你们还有联系吗?
    没能在一起的恋人,你真的放下他了吗?
    已经去世的亲人,你还会常常思念他吗?
    《再次遇见你》是直木奖、中央公论文艺奖得主森绘都十年集大成之作!
    2017年《再次遇见你》被日本权威杂志《达文西》评为铂金本!
    《再次遇见你》是森绘都的短篇小说集,包含六个不同的故事,关于相遇、误会、羁绊以及时间的流逝。

内容提要

  

    《再次遇见你》是森绘都的短篇小说集,包含6个不同的故事,关于相遇、误会、羁绊以及时间的流逝。故事中的人们欢笑、争吵、离别,却依旧祈愿着能再次相遇。
    关于相遇:《再次遇见你》
    一场雨、一个约定、一段回不去的曾经。经过岁月的冲刷,她决定重新审视这段过去的友情。
    关于羁绊:《尾灯》
    一条河、一块石头、一句没说出口的告白。当时她落荒而逃,多年以后她才明白这就是爱。
    关于时间的流逝:《妈妈》
    一个包、一次回归、一段难以为继的岁月。即使去世了多年,妈妈也是守护神一样的存在。
    那个你念念不忘的人,你还相信你们能重逢吗?

作者简介

    森绘都,1968年出生于东京,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日本著名作家,作品丰富且屡获奖项。儿童文学《旋律》获得讲谈社儿童文学新人奖、椋鸠十儿童文学奖;《宇宙的孤儿》获得野间儿童文艺新人奖、产经儿童出版文化奖之日本广播奖;《杏仁巧克力的圆舞曲》获得路旁之石文学奖;《月亮船》获得野间儿童文艺奖;《随风飘舞的塑料布”获得直木奖。另有童话《受欢迎的人》,绘本《跳跃的鲣鱼干》《驱魔》《纽扣》等作品。

目录

再次遇见你
芜菁和西芹的盐渍海带沙拉
妈妈
结扣
尾灯
蓝天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玻璃门的另一边浮现出朦胧的影子,门开了,当他清晰的轮廓出现的瞬间,我条件反射般扬声问候——真抱歉,这么热的天,请您来这么偏僻的地方。迷路了吧?是啊,是啊,肯定会迷路的。大家来的时候都迷路了。有的客人说再晚一步就要中暑了,还有客人说,都已经做好了遇难的心理准备呢。是啊,真是的,太不好意思了,制作请柬的时候,角落里的的确确有一个作为记号的地藏菩萨像,也不知哪天起就不见了……真是对不起。不管怎么样,先凉快凉快吧,我这就去给您拿些冷饮来。
    面对着大热天里兜兜转转终于到达画廊的客人,我并不会立刻请他们参观。为了不让客人把绕路所带来的怒火宣泄到作品上,我会先请他们在房间中央的圆桌上歇口气,端上冰得透透的大麦茶,静待怨气与汗水的消退。
    按照计划,我劝对方坐上椅子,当我再度看向来访者的脸时,不禁吃了一惊。
    他并没有汗流浃背,也没有气喘吁吁。就算没有迷路,能这么清清爽爽地走到这个距离车站很远的地方,这样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而且,那端正利落的相貌有些眼熟。
    “成清先生!”
    没能第一眼就把他认出来,除了因为我们已经七年多没见过面之外,也因为他的着装风格和我记忆里的不一样。他穿着黑色马球衫和米色工装裤,还有新百伦运动鞋。我第一次看到如此不加修饰,身穿休闲服的成清先生。
    “成清先生,您是特意过来的吗?总不会是偶然路过吧。真的假的?我给几乎所有认识的人都寄了请柬,但真没想到啊,真没想到,您居然真的会来。”
    我想用高昂的情绪去掩饰这久违的重逢所带来的紧张,成清先生向我投来了极其平静的目光。
    “我当然会来。因为这可是佐和田小姐的第一次个人展览。”
    我一时屏住了呼吸。一些不明所以的情绪翻涌上来,为了掩盖这感觉,我略微笑了一下。
    “原来,成清先生是不会流汗的人啊。您没有迷路吗?”
    “嗯,没有迷路。”
    “明明地藏菩萨像已经没了。”
    “别说是地藏,整个地图我都觉得不可靠,所以一开始就都交给了手机导航。”
    “真英明。”
    “佐和田小姐,说起来,那里真的有过地藏吗?”
    “有。我亲眼看见过的。”
    “该不会是个长着地藏面孔的老爷爷吧?”
    “……”我怔了片刻,随即松了一口气。我们放松地笑出声来。是啊,成清先生以前就会一脸认真地开这种微妙的玩笑。
    “那么,让我看看你的作品吧。”
    趁着房间里气氛的松动,喝光大麦茶的成清先生向展览的起点走去。他一件一件地仔细看着长桌上的作品,稍微走动两步又停下,偶尔还会从意想不到的角度探头审视作品。我就像是自己在被细细观察一样,无法平静下来,只好怀着不知是回敬还是报复的心情牢牢地盯着他的背影。
    我左看,右看,都觉得这一幕不像是现实。
    他在此处。我也在此处。曾以为完全切断的线又连接了起来。
    想到最初和他的相遇,就像是假的一样。
    想到最后一次的见面,也像是假的一样。
    刚开始从事插画师这一工作时,我才二十一岁。(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