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又见炊烟起/常春藤儿童文学馆丛书

  • 定价: ¥28
  • ISBN:978754455746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春
  • 页数:272页
  • 作者:杨笔|责编:高静//...
  • 立即节省:
  • 2020-01-01 第1版
  • 2020-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小说以农村留守儿童牛一山的视角,讲述了乡村生活的热闹与宁静、守望与相助、欢乐与忧伤,呈现出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与碰撞。客家文化的传承和乡亲们无私的爱贯穿始终。袅袅升腾的炊烟,是李奶奶他们那一代人对从前生活的怀念。“我”爱做梦,爱讲故事,爱唱歌,爱划船,是这个年龄孩子的天性。翡翠湾、吊脚楼、牛家墟、大樟树、五松岗……这些意象正是乡村生活的原生态。可是,孩子就要离开了,因为他连做梦都想离开……这是不一样的文化书写,这是文化传承的新命题……这是不一样的乡愁表达,这是乡愁守护的新探索……孩子的心,永远是最真实的现实写照。

内容提要

  

    客家山寨牛家岭山清水秀,翡翠湾、吊脚楼、大樟树、小木船、老古井,还有一条百米老街在村子中间穿过。牛一山是一名小学生,他爱做梦,爱讲故事,爱划船,这些是这个年龄孩子的天性。小说讲述了乡村生活的热闹与宁静、欢乐与忧伤,描写了乡亲之间的深厚情谊和对客家山寨的守望与热爱,同时体现出对客家文化的传承。客家人无私的奉献精神贯穿始终。

媒体推荐

    熟悉客家乡村生活的作者,倾尽其生活积累,用朴素自然的文字,抒写出不一样的文化和乡愁,这是此书值得一读的缘由。
    ——著名作家  张品成
    当想象力建立在美轮美奂的乡村,当孩子们的生活充满梦想与挑战,有趣的故事一个个铺展开来,文化的滋润就像春雨一般润物无声!这是一部值得一读的小说!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杨鹏
    杨笔的《又见炊烟起》写的是我家乡的事。乡土生活的味道和记忆,留守儿童的欢乐和悲伤,客家文化的断裂与传承,在那个小小的村庄、几代人的命运起伏中,得以被书写、被审视。它并不是乡土的挽歌,却真实地呈现出了另一个渺小而坚韧的世界。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谢有顺

作者简介

    杨笔,本名杨秋明,福建长汀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青年作家委员会委员),福建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青年委员会委员),鲁迅文学院海峡青年作家高级研修班学员。现供职于瞿秋白文学院。发表有《红石渡》《天之涯》等中短篇小说数十篇,长篇儿童小说《赶太阳》(合著)由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发行。

目录

我家门前的翡翠湾
火光中的李奶奶
菜园里的小花台
牛家岭沸腾了
满山开遍映山红
采茶少年扑蝶忙
李奶奶门前的百花台
我是深山护林员
小村里来了杂技班
十月半,丰收节
公园旁边我的家
种下一棵心愿树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牛家岭
    客家山寨牛家岭,是我的家乡。
    在羊角溪与汀江的交汇处,形成了一个深深的港湾,叫翡翠湾。沿着翡翠湾,一座座高低错落的吊脚楼一字排开,像一颗颗镶嵌在蓝色玉带上的黑珍珠。原先,这里是重要的码头,沿着码头拾级而上,有一段鹅卵石铺就的百米街市,叫牛家墟。街市后方有一溜小山坡,竹木葱茏的小山坡上建有三三两两的小楼房。吊脚楼、牛家墟、小楼房连同这里的山水田园就叫牛家岭。
    黄泥墙、黑瓦房,大樟树,茶果场,是我们牛家岭的真实写照。
    在牛家墟中部有一口老古井,有大半个豁口,井沿光滑油亮,就像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端坐在村子中央,见证了村庄的兴衰。
    在牛家岭出生的人大多数姓牛。我叫牛一山,是牛家岭小学三年级的学生。
    牛家岭小学在老古井的后方,这里是整个村庄的心脏。如果说牛家岭像是仙人的手掌,那么牛家岭小学就坐落在仙人掌心的位置。两排瓦房,一边是老师的办公室、宿舍和食堂;另一边是图书阅览室、仪器室、实验室,一应俱全。北面山脚下还有一栋新建的两层楼房,那是我们的教学楼。一到六年级,共六问教室,一、二、三年级在一楼,四、五、六年级在二楼。教学楼前面是升旗台,高高的旗杆竖立在旗台的正中间,五星红旗猎猎作响,迎风飘扬。
    三座校舍的中间是一个空旷的大操场。我们的课间和体育课都是在大操场上度过的。几棵老树分布在操场的不同方位,就像是守护校园的卫兵。其中一棵老柞树上挂着一个高音喇叭,那是学校的指挥中心。
    牛家墟很老了。
    我说的是牛家墟的岁数,有五六百岁了吧?
    我也说牛家墟的笑脸。如果我们孩子们都进了教室,大街上立刻安静下来,四周静悄悄的,半天也很难看到过往的行人,就像一位不苟言笑的老人。
    牛家墟就像是一位哨兵,静静地守护着码头下面绵延不绝的客家母亲河——汀江。
    老师告诉我们,我们是牛家岭的未来。老师和我们一起守护着牛家岭的街道、山坡、校园,一起守护着翡翠湾。
    跟我们一起守护牛家岭的还有几十位老爷爷老奶奶还有猫猫狗狗和鸡鸭鹅兔。我和同学们就像是山坡上的幼苗,既充满活力,也需要呵护。爷爷奶奶就像是校园里的老树,历经风雨、慈爱安详。
    那些粗壮茂盛的大树,是我们年富力强的爸爸妈妈,他们是我们的依靠,是我们的港湾。如今,他们几乎全都远走他乡。
    我的老家是那排吊脚楼其中的一座,后来在老古井附近的山脚下建了一座两层小楼,黑瓦白墙,普通得就像是山上的松树、田间的水稻。如今,那座祖上留下的吊脚楼租给了茶叶合作社,每天按时开张。
    两年前,爷爷去世后,我和福奶奶相依相偎。奶奶叫杨福妹,全村的孩子都跟着我喊她福奶奶。福奶奶微胖爱笑,就像是神龛上的弥勒佛,永远没有烦恼一般。
    我们是一对忙碌的人儿。我忙着上学,忙着上山摘果、下河网鱼。福奶奶忙着耕种家里的几亩薄田,还要侍弄一块菜地、两头大肥猪以及安排我们的一日三餐。
    中午和傍晚,当孩子们在牛家墟追逐打闹的时候,是热闹的时候。每当夜幕降临,牛家岭就渐渐平静下来,在昏黄的灯光下很快进入梦乡。只有在过年过节、民俗喜庆的日子里,外出的爸爸妈妈叔叔婶婶回来了,牛家岭才会热闹非凡。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