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文学理论 > 中国文学研究

见鬼(中国古代志怪小说阅读笔记)(精)

  • 定价: ¥58
  • ISBN:9787520712507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东方
  • 页数:357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鬼魂,是延伸的人性,是曲折的人心!
    从微观视角切入,品评鬼世界的爱恨情仇!
    野史笔记中的鬼怪故事与幽冥世界里的人间情味互为映照,余味无穷!
    作者以侦探般的眼光爬梳典籍,搜罗异事,讲述了一个可悲可笑、可怕可爱的鬼魂世界!

内容提要

  

    本书为知名专栏作者“有鬼君”近年来撰写的关于中国古代鬼文化的文章精选。作者从中国特有的志怪小说中爬梳整理了古人对鬼魂世界的各种猜测与想象,并将其拼接起来,描绘出古代鬼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日常生活等一系列面向。作者以侦探般的眼光爬梳典籍,搜罗异事,讲述了一个可悲可笑、可怕可爱的鬼魂世界。全书分为四部分:鬼的日常、鬼的社会、鬼世界的政治、人鬼之间。

媒体推荐

    当年我是冲着有鬼君明谦暗狂、口称自己是“民科”出身,特意捧着他的《鬼世界的九十五条论纲》,把一篇篇鬼故事检查下去,最后居然佩服得五体投地。有鬼君没有食言,他的“有鬼”哲思,蒲松龄、纪晓岚们是不具备的。儒家有时很怯懦,孔子就教训门生“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有鬼君偏偏要把生人死人、阳间冥界打通,相互比较,对照呼应,不仅生出许多意外精采,也再次证实:凡人类共同体(包括鬼)的关怀,都是一样的,都应该经得起比较。
    ——王家范
    有鬼君谈鬼,妙在通人之情,得鬼之趣。九十余篇短文,把光怪陆离的幽冥鬼趣结构为生趣盎然的花花世界,幽明颠倒,古今变幻,真有“今夕何夕,鬼耶人耶”之叹。如果有人据此绘一幅《新鬼趣图》长卷,不唯远胜罗两峰,就是鸟山石燕的《百鬼夜行卷》也要相形失色。
    ——栾保群
    中国古代志怪小说汗牛充栋,异想天开,陆离光怪。有鬼君沉潜其中多年,洞察鬼界隐秘,入而能出,巧思缤纷,妙笔解颐,迭宕古今,大接地气,余韵悠永。呜呼!自今而后,吾知志怪小说有此新读法矣。说梦者痴人,说鬼者,其智者乎!
    ——程章灿

作者简介

    有鬼君,七○后,本科中文,硕士哲学,偏好历史。曾供职于中学、出版社,现为媒体人。闲暇研读志怪作品,信笔成文,发布于个人微信公号“有鬼”,现更名为“天下无鬼”。

目录

代前言:鬼世界的九十五条论纲
辑一 鬼的日常
爱他,就和他一起拍戏
对阴间的妹子说不
防火防盗防男神
鬼不识字?
鬼会生病吗?
鬼如何在人间骗吃骗喝?
鬼是素食主义者吗?
冥府唱堂会
冥府也要反低俗
那些养“蛙儿砸”的,你们问过它亲妈了吗?
你怎么还有脸撒狗粮?
真的女神,都是凭实力单身
为什么很少见到胖鬼?
如何做好女神的云备胎
色鬼在阴阳界的分布是均匀的
神仙可以谈恋爱,但七夕不行
死鬼不死,死神永生
阴间的心机姐
鬼有形还是无形?
走邪路的鬼
辑二 鬼的社会
按需死亡之翻墙死
伥鬼,一曲忠诚的赞歌
灵学会对假冒箕仙零容忍?
鬼世界的通行证
如何在阴间寻衅滋事
睡在我们身边的鬼,从不办暂住证
压不住的棺材板
阴间的赌场和赌鬼
阴间的妓院
阴间的文青
阴间如何抢生源
在阴间,鬼如何约架?
敬祝雷神万寿无疆
把锅甩给老天爷
这届人民不行,因为上届的鬼不行
辑三 鬼世界的政治
地府的问责
古代如何打击大V
记冥府的一次审判
雷公老爷,你好大的官威!
冥府撤诉之后
冥府的换届问题
冥府为什么不care全球化
冥府为什么不愿办大学
冥府有多少小秘书
神界也阅兵
谁有资格跟冤魂谈正义
为什么冥簿从未被盗?
阎罗殿约谈技巧
阎王爷的退休制度
阎王爷离职记
阴间的价值观
阴间的军队
阴间的“巡视组
阴间的最高法律是自然法
怎样把阎王的权力关进笼子里
政审靠鬼神
鬼如何获得特赦
辑四 人鬼之间
附体的社会学
见鬼
就喜欢你不想死却不得不去阴间报到的样子
盗梦空间
入冥第一课:洗脑
谁来管管女鬼
死人是怎么做群主的
摊丁入克,共克时艰
抄佛经,得永生
身许阴曹心许你
吃素与投胎
转世有风险,投胎须谨慎
用爱发电
协商转世
怎样才能投胎到北京市西城区
怎样将转世变成行为艺术
意志战胜因果报应
役鬼
阴间的穿越
幽明一理
有趣的灵魂
阎王爷,快放人!
宅舍与皮囊
猪肉自由
后记

前言

  

    时间与空间
    一、鬼世界是一个三维空间,具有时空的尺度(含时间则为四维),而这个尺度与人类世界并不一致。
    二、鬼世界、人类世界以及天界共同构成一个四维空间,这与古人所说的天地人有吻合之处。
    三、鬼世界和人类世界两个三维空间时空尺度的不同,造成各自受制的物理规律也相应不同。
    四、在鬼世界与人类世界这两个三维空间之外,还依附有两个次级的三维空间,即水族(含江河湖海)、仙界洞府。
    五、水族、洞府的时空尺度与人类世界的时空尺度也不完全相同,但与鬼世界是否相同无法确定。
    六、陆地的自然神(地祗)基本可归属于鬼世界和人类世界两个空间中。
    七、一般来说,从一个空间进入另一个空间时,由于物理规律的不同,会产生能量的变化,这导致了一系列物理形态上的差异,典型的如形质、饮食。
    八、鬼世界资源的默认状态是无限的,但并非自动生成。其来源有两个:一个是其空间自身拥有,另一个则来自人类世界。
    九、一些更远古的自然物(日、月、星辰)则为所有三维空间共同分享。
    政治
    十、在鬼世界的政治建构中,道德规范的权重远大于资源占有量,具有绝对的优先性。
    十一、由于鬼世界道德规范的绝对优先性,因此其主要功能为道德教化和法律审判。
    十二、由于鬼世界的主要功能为道德教化和法律审判,因此其主要官方机构为阎罗殿和阴狱(法院和监狱)。    .
    十三、由于鬼世界的主要机构为阎罗殿和阴狱,因此冥官主要集中于司法(含执法)部门。
    十四、由于冥官主要集中于司法部门,因此其余职能部门较为薄弱,甚至没有。
    十五、从政治架构来看,鬼世界隶属于天界,但由于两个世界的时空尺度不同,政治运行中优先的原则也不同’、因此这种隶属关系更偏重于形式而非实质。
    十六、由于冥官集中于司法部门,鬼世界的其余职能大多由上天兼管。
    十七、鬼世界的冥官主要来自人类世界的逝者,而非天界的神(仙)。
    十八、神(仙)主要以定期或不定期巡视的方式对人类世界和鬼世界进行非常态管理。
    十九、鬼世界、人类世界与天界共享一些基本的政治原则。
    二十、这些共享的政治原则的核心是道德教化。
    二十一、虽然各个空间的政治原则以道德教化优先,但由于各自监控的技术能力差别很大,因此表现为把握宽严的尺度不同。
    二十二、在三个空间中,鬼世界的技术监控手段最高,也最为严格。
    二十三、人类的命运并不完全由自己掌控,其行为乃至心迹都为鬼世界所监控,并可以做出调整和干扰,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人类的命运也是由阴问控制的,但这绝不意味着剥夺了人类自主抉择的能力。
    二十四、鬼世界对法治更加尊重,只是并不排斥在特殊情况下的从权,而这在鬼世界的道德规范中也是允许的。
    七十九、未经登记注册的魂魄,虽然不受阴阳两个空间的管束,但是也无法进入两个空间的成员流转系统,即轮回转世,甚至不能在这两个空问中享有公共生活。
    八十、未经登记注册的魂魄并非通常意义上的孤魂野鬼,后者一般指两类情况:一是鬼世界的族群形成之前的魂魄,类似文明社会之前的原始人群;二是衣食不保的鬼,类似人类社会中的无家可归者。
    八十一、狭义上的魂魄是介于人鬼之间的临时状态,其形质与鬼近似乃至完全相同,但其与人类接触、交流的时间是有限的,往往是在人死之初。
    八十二、人类在特殊状态下(做梦、昏迷、出神等)也会出现形神分离,但不必然导致死亡。
    八十三、魂魄的形象大多数情况下与正常人相似,有时是以体型较小的人的形象出现。
    八十四、人在死亡后的一定时间内,只要尸体不腐败,理论上都有复生的可能。
    八十五、如果尸体已腐败,则魂魄可以但不必然依附于其他人类身体,以不同的形神组合生存于人类世界。极少数情况下可在阴间实施外科手术修复尸体以保证复生。
    八十六、在某些特殊条件下,尸体不会腐败,则容易变为僵尸。
    八十七、僵尸不是鬼,形质上不具备鬼的特性,与人相比,只是身体更发达,大多心智更低下。
    八十八、人类对僵尸的处置方式与对鬼不同,主要是以焚烧的形式消灭。
    八十九、除了执行公务的冥官,鬼在人类世界的活动区域主要在墓地周围。
    九十、墓葬中的棺椁及随葬品均有可能具备鬼的形象和能力,但它们不是真正的鬼,而更接近精怪。.
    精怪
    九十一、理论上说,人类世界见到的所有生物及非生物都有可能成精。
    九十二、成精的基本条件是时间,一般至少需百年,同时辅以各种修炼方法。这也导致很多生物(特别是家禽、家畜)成精的比例较低。
    九十三、动物中成精概率最高的大致有狐狸、蛇、老虎等。
    九十四、所有成精的动物中,狐狸精与人类的关系最密切、最接近,并且形成家庭、家族乃至社群,其他精灵则尚未进化到这一步。
    九十五、植物成精的比例较高,很可能由于其生命周期长。

后记

  

    这本小册子是我阅读志怪笔记的一些零星随感,五六年间陆续在自己做的微信公号“有鬼”(现更名为“天下无鬼”)发布,没想到竟然有机会出版,幸何如之。
    十多年前,我断断续续读了一些中国古代志怪小说,惊叹于古人对谈神论鬼无穷无尽的热情。那些作者显然相信幽冥世界的存在,甚至可以说,他们认为人类每天都生活在人鬼杂处的世界里(当然也包括神、仙、精怪)。可是,他们中很少有人会向我们描述那个世界的整体情况,或者介绍那个世界运转的基本规则。除了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偶尔会有一些思考,其余的人似乎很有默契地遵守关于那个世界的一些传统(家法),却很少向读者说明。也许,在他们看来,这些“一般知识,,无须深究。在佛教或道教经典中,有大量关于幽冥世界的描述,但总感觉过于精致了。就像《周礼》,虽然展示了一幅完善的国家典章制度画面,但我们却不能简单地认为那就是周代制度的实际情况。有时我翻阅《云笈七签》和《法苑珠林》,其中对冥界的描述,繁复得有些叠床架屋,很难想象这对一两千年前的普通民众了解幽冥世界能有多大帮助。
    学者面对的幽冥世界,大概也是如此。无论在历史还是文学的研究中,幽冥世界一般是作为研究对象的背景出现的。学者的研究往往是通过某些特定信仰的兴起、发展、流传乃至规训,来说明阳问社会的状况。可是我们对这一背景本身的认识,却有点模糊或零碎。比如,我们知道有阎罗王、判官、牛头马面这些冥官和阴差,也能从文献中梳理其源流。可是若我们想描述作为整体的幽冥世界,比如那里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日常生活、衣食住行,就会有点困难。
    我想做的,就是将志怪小说中关于幽冥世界的不同元素分门别类地找出来,像做拼图游戏一样,尽力拼出一幅那个世界的整体图景。换句话说,我是把志怪小说看作民族志的材料,将那个原本在人们想象中的幽冥世界描绘出来。进一步说,本书不只是描述一种整体图景,还试图了解这一图景是怎么一步步层累而变得完整的,这个过程所表达的就是叙事元素背后的更广阔的人文与历史。这第一份草图,就是《关于鬼世界的九十五条论纲》。
    相对于佛教、道教文献中对幽冥世界的构想,志怪小说以讲故事的形式展现出的幽冥世界的样子,也许更接近葛兆光先生所说的“一般知识、思想与信仰的世界”。他在《中国思想史》导论里说:
    假如一百年以后,有一个历史学家来描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思想史,而他依据的仅仅是当今领导人在公众场合的讲话、经典作家的著作、官方报纸的社论、经过认可的档案资料、新闻发言人事先准备的讲稿,那么,他笔下出现的将是一个与我们熟悉的世界完全不同的思想世界,可能他笔下的人都是思想正统、行为严肃、讲起话来如同作报告的领导或思想深刻、精神恍惚、说起话来如同外星人似的文人,而读者感觉到的今天的思想世界的面貌不是一篇社论就是一篇散文,似乎每一个人都在中南海、人民大会堂里穿梭或在书斋、讲堂里沉思。可是,如果他依据的资料中还包括了现今报摊上流行的通俗读物、歌厅中流行的通俗歌曲、胡同里的三老四少聊天时的公众话题、日常生活中人们的关心焦点,那么,也许他笔下的思想与今天的生活会更接近。 在阅读中的另一个困惑是,几千年来深深影响人们的幽冥世界,是否和阳间世界遥相呼应、与时俱进?或者说,那个世界的画面究竟是静止的还是不断变动的?以最捉摸不透的鬼的形质为例: 颜之推的《还冤记》记载: , 晋夏侯玄,字太初,亦当时才望,为司马景王所忌,面杀之。玄宗族为之设祭,见玄来灵座,脱头置其旁,悉取果食酒肉以内颈中。既毕,还自安,言曰:“吾得诉于上帝矣!” 显然,时人认为鬼是有形有质的,而且吃相比较难看。可是在《新辑搜神后记》卷九的记载中,人们对于这一点又不怎么有把握了: 乐安刘他苟,家在夏口。忽有一鬼,来住刘家。……有人语刘:“此鬼偷食,乃食尽,必有形之物,可以毒药中之。”刘即于他家煮冶葛,取二升汁,密赍还家。向夜,令举家作糜。食余一瓯,因泻冶葛汁着内,着于几上,以盆覆之。至人定后,更闻鬼从外来,发盆取糜。既吃,掷破瓯出去。须臾,闻在屋头吐,嗔怒非常,便棒打窗户。刘先以防备,与斗,亦不敢入户。至四更中寂然,然后遂绝。 正因为有毒的粥对恶鬼有效,人们才能确认鬼是有形之物。而在清代《子不语》卷四的记载中,陈鹏年年轻时遇缢鬼: 妇不答,但耸立张口吹陈,冷风一阵如冰,毛发噤龄,灯荧荧青色将灭。陈私念:鬼尚有气,我独无气乎?乃亦鼓气吹妇。妇当公吹处,成一空洞,始而腹穿,继而胸穿,终乃头灭。顷刻,如轻烟散尽,不复见矣。 这里描述的鬼,则完全是气聚而成了。 这三篇的作者颜之推、陶潜(伪托)、袁枚,都属于各自时代文化程度最高的那群人,又各自遵循着描述那个世界的“家法”,可是对鬼之形质的看法却有如此大的差异。 在我看来,幽冥世界是累层构建的产物,越来越丰富精细,并非静止不动。不同时代对于那个世界的想象,既有一些共通的基本规则,也受到彼时社会思潮(阳问主流文化)的影响。而且这个图景的描绘,并非简单地以阳间社会镜像的形式呈现,而是有自己的逻辑和规则。就像好的小说家在创作了一个人物形象,为其安排了基本人设之后,人物在小说中就具备了自由意志,并不完全受小说家本人意愿的支配。换句话说,这个志怪小说创作的接龙拼图游戏,在相信鬼世界的人们那里,是不会停止的。 作为一个业余码字工,我无力对这些现象给出理论上的解释。对我来说,面对形色各异的图版碎片,能像孩子一样努力寻找关联加以拼接,就有无限的快乐了。最该感谢的是我的妻子杨帆,对我多年来不求上进、耗费心力做这些无用的游戏,她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甚至纵容。在拼图过程中,前辈学者栾保群先生的《扪虱谈鬼录》三册陆续出版,让我在暗夜中的摸索,有了更清晰的方向。此外,这些年得到很多师友热情的鼓励和支持,在此就不一一致谢了。 特别感谢东方出版社的陈卓先生,在如此环境下,还能惠允出版这佯一部无甚可观的小册子。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在人鬼、人神、人狐之恋中,有很多鬼神狐选择跟情人一起拍戏来表达真爱。爱他,就跟他一起拍戏吧。
    举个大家最熟悉的例子,《西游记》第二十三回,南海观音为了测试唐僧师徒取经的诚心,搭了个片场拍戏:
    师父喘息始定,抬头远见一簇松阴,内有几间房舍,着实轩昂,但见——
    门垂翠柏,宅近青山。几株松冉冉,数茎竹斑斑。篱边野菊凝霜艳,桥畔幽兰映水丹。粉泥墙壁,砖砌围圜。高堂多壮丽,大厦甚清安。牛羊不见无鸡犬,想是秋收农事闲。
    长老连忙下马,见一座门楼,乃是垂莲象鼻,画栋雕梁。沙僧歇了担子,八戒牵了马匹道:“这个人家,是过当的富实之家。”
    那妇人道:“舍下有水田三百余顷,旱田三百余顷,山场果木三百余顷。黄水牛有一千余只,况骡马成群,猪羊无数。东南西北,庄堡草场,共有六七十处。家下有八九年用不着的米谷,十来
    年穿不着的绫罗。”
    第二天一早,众人“忽睁睛抬头观看,哪里得那大厦高堂,也不是雕梁画栋,一个个都睡在松柏林中”。片场拆了,可不就是荒郊野地。
    八戒没有经受住观音的考验,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片场的诱惑。而搭建一个合适的片场,则是鬼神向人表达真爱的利器。红包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唐荥阳人郑德懋,经常独自骑马郊游。某天出游,被一个漂亮小姑娘拦住,说是崔夫人派她来迎接郑相公成亲。郑德懋说,我不认识什么崔夫人啊,再说,我又没跟人订婚,怎么忽然就要成亲?小姑娘说,崔夫人的女儿“颇有容质,且以清门令族,宜相匹敌”。郑德懋正待拒绝,又有十几个仆人过来,催着新郎官赶紧进门,不由分说,牵着马疾行如飞。郑德懋心里一惊,莫非遇上鬼神了?
    仆人们将他带到一处豪宅外,只见“崇垣高门,外皆列植楸桐。……进历数门,馆宇甚盛”。崔夫人再次重申了欲结秦晋之好的意思。郑同学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含含糊糊。崔夫人也不多说,命仆人开席,只见“堂上悉以花厨荐地,左右施局脚床七宝屏风黄金屈膝,门垂碧箔,银钩珠络。长筵列馔,皆极丰洁。、……食毕命酒,以银贮之,可三斗余,琥珀色,酌以镂杯。侍婢行酒。味极甘香”。翻译过来大致就是:堂上全都是花毯铺地,左右的人布置脚床、七宝屏风、黄金屈膝,门上垂有竹帘,银钩珠络,长条的餐桌上全是精美的食物。吃罢吩咐人上酒,酒用银器盛着,三斗多,琥珀色,斟酒用的杯子都是镂空花纹的。吃完饭,十几个婢女领着他沐浴更衣,然后行婚礼。郑德懋见新娘“姿色甚艳,目所未见。被服粲丽,冠绝当时”。这时候管她什么鬼,先答应再说啊(“郑遂欣然”)。洞房又是另一番豪华陈设:“堂中置红罗绣帐,衾褥茵席,皆悉精绝。”郑德懋开开心心地做了上门女婿。虽然夫妻俩琴瑟和谐,但三四个月后,郑德懋渐渐觉得入赘鬼家有点别扭,想带鬼妻回家。夫人说幽冥相隔,很难跟你回家。郑德懋只能自己
    、先回去,两人相抱痛哭,相约三年后再见。郑德懋乘着女方家的马,瞬间回到家。家人说,公子已经失踪一年了。郑德懋再慢慢找到女方豪宅所在,“唯见大坟,旁有小冢。茔前列树,皆已枯矣。而前所见,悉华茂成阴。其左右人传崔夫人及小郎墓也”。(《太平广记》卷三百三十四“郑德懋”)
    在郑德懋所见的真实世界里,只有两座孤坟,连墓木都枯萎了。可是崔夫人母女俩为了这个女婿,搭建了一个完全可以拍出《大宅门》的豪华摄影基地。除了豪宅之外,还有几十个仆人、丫鬟的群演,最厉害的是,他们连食物、酒水都毫不含糊,绝对不用盒饭应付。这还不是真爱?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