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工业技术 > 建筑科学、水利工程 > 建筑科学

建筑的故事(精)

  • 定价: ¥168
  • ISBN:9787559632777
  • 开 本:1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95页
  • 作者:(英)帕特里克·狄...
  • 立即节省:
  • 2019-10-01 第1版
  • 2019-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从稻草屋到摩天大楼,从宫殿到艺术中心,《建筑的故事》带我们进行了横穿世界大洲穿越数十世纪的建筑之旅。帕特里克·狄龙(Patrick Dillon)选择了世界上16座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包括帕帕特农神庙,巴黎圣母院,泰姬陵,紫禁城,包豪斯学校,水晶宫,悉尼歌剧院和蓬皮杜中心等,并讲述了每栋建筑背后非凡的故事。
    斯蒂芬·比斯蒂(Stephen Biesty)细致微观的剖面图让我们看到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建筑结构,并欣赏建筑的创作者的天才灵感。图例和拉页中还详细解释了结构名称和建筑术语,本书末尾还附有一个索引与建筑大事记时间表。
    这是一部真正具备全球化视野的建筑史,展出来自北美洲,欧洲,非洲,亚洲,大洋洲亚的经典建筑。

内容提要

  

    明成祖兴建紫禁城,盼王朝权势绵延,江山永固;蓬皮杜为巴黎注入新鲜活力,新艺术中心在街头如机器运转,时变时新。伯里克利以神庙为雅典城戴上冠冕,民主自由精神万世流芳;巴黎主教力排众议,建造飞升天际的圣母院,向世人描述梦中的天堂模样。印度皇帝用宝石纹饰装点泰姬陵,只为与爱妻生死相随;英国新锐建筑师以秸秆碎石沙包打造住所,追求与自然和谐共生。十六座传世建筑与它们背后的精彩故事,横跨人类历史的建筑演化变迁史,细致描绘的全彩剖面图,带你走进熟悉而又陌生的建筑世界。

目录

引言:建造一栋房子
征服时间的国王
希腊神庙
人民的游行
古罗马建筑
城市之心
披着白袍的教堂
主教的梦想
世界各地的建筑
天子居所
欧洲文艺复兴建筑
完美的房子
皇帝的哀思
欧洲巴洛克风格建筑
法国最富有的人
皇家修道院
沼泽上的城市
新古典主义
玻璃宫殿
现代建筑
建筑学校
美国建筑
直冲云霄
国际主义风格
建筑师的草图
变革的时代
三思而后建
索引与年表

前言

  

    想象你身处森林之中,夜晚即将来临,此时你需要建造一处栖身之所。
    于是你把收集来的树枝摞在一起,来建造一间木屋。然而,树枝不断地翻倒在地,最后你学会了用藤条将树枝捆扎在一起,使之直立。但当你爬进小屋时,却又发现几乎无处容身。如果遇到下雨天,雨水便会从树枝的缝隙间漏下,滴落在你的脸上。
    又或者你在山里,所以你决定造一座石屋。尽管你搜集了所有能找到的石头,却没有能把它们黏在一起的东西。在数个小时的辛勤工作后,你的房子仍然还是一堆石头。
    如果你在河边,那就更糟了:除了泥沙,你没有别的东西可以用来建房子。你把河泥的水分挤出,塑造成墙壁的形状。但随着太阳升起,沙子被晒干,墙壁上出现了长长的裂缝,最后坍塌为一片尘土。
    最后你决定寻找一个现成的栖身之处—洞穴。
    原始人也是这么做的。他们没有足够结实的工具来伐木或切割岩石,也不知道如何黏结石块或是硬化黏土,所以他们只能住在洞穴中。
    环顾你的房子,也许你住在乡下的一栋砖房中,高高的屋顶俯瞰着树丛。也许你住在城市中的一所公寓里,能从窗户看到数公里外的屋顶、烟囱、广场和街道。也许你住在农场或是海边,或是商场的上层公寓里,又或者是街巷的一栋房子里……无论你住在哪里,家中大概都会有暖气供你冬日取暖,浴室的水龙头供应冷热水,还有电灯让你在夜里也可以读书。比起在洞穴里生活,这样的环境要好太多了。
    渐渐地,人们离开洞穴生活,并学会了建造像你家一样的房屋,这段历程就是建筑的故事。为什么你的房子看起来和隔壁的那栋不同?为什么你的房子和社区教堂、城市里的大教堂不一样?还有你父母工作的办公室、你出生的医院、你的学校………这也是建筑故事的一部分。这个故事从人们建造房屋来遮风避雨,保护家人免受野兽伤害,保护财产免受敌人抢夺而开始。
    后来人们发明了更加先进的工具来建造房屋。森林中的人们砍下了高大挺拔的树木,将圆木一根根堆叠成墙壁,建造成木屋。他们发现,如果让圆木在墙角交叉重叠,墙壁就会更加坚固。他们还发现倾斜的屋顶有利于排出雨水,但同时也会使墙壁外倾。于是他们学会了用横梁牵制墙体,来保持结构稳定。
    伐木是件辛苦活,所以不久后人们就想出了更简便的方法来建造木屋。他们首先用木头搭建出一个轻型框架,然后每隔一臂的距离就立一根柱子,并在柱子的顶端和底部安置横木,接着再填充框架,最后形成墙壁来抵御风雨。有时候他们用拼接起来的木板填充墙壁,有时则用交错编织的树枝,并在树枝表面抹上泥巴或黏土。墙的内壁也是这样的结构,这样整面墙都显得光滑而干净。
    为了造出更稳固的木框架结构房屋,人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让木头更加牢固地组装在一起。他们逐渐认识到,如果在框架中嵌入倾斜放置的木头做支撑,框架就不会摇摇晃晃。
    有些建筑是经过了精心设计而建造。国王们想要通过雄伟的宫殿向世人炫耀他们的强大,所以建造了宏伟的殿堂,在那里向臣民发号施令。宗教信徒们则希望做祈祷的地方能够传达出他们对神的尊崇。穆斯林用多彩的瓷砖装饰清真寺;印度教徒在石头上雕刻出错综复杂的图案;基督徒用高耸的柱子撑起教堂;而犹太人则在会堂里放满了蜡烛。人们不仅仅因为实用目的而建造房屋,他们还想让别人知道他们关心什么,信仰什么,所以他们将房子建得极其美丽。而当他们建造堡垒或监狱的时候,则会使它们尽可能的恐怖。这就是为什么建筑能够给我们带来截然不同的感受:它们可以让我们感到敬畏或平静,喜悦或恐惧。它们可以美好得让我们不愿离开片刻,也可以冷酷而丑陋,让我们只想冲出门去,永不回头。
    建筑不仅仅是一堆砖块或钢架,因为每一栋建筑,无论大小,都承载着建造者的梦想。当你看着一栋大楼,你便会不禁猜想,是谁在那里生活或工作。当你参观一栋建筑,你也会不停地问自己,是谁、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建造了它。当你盯着建筑,想象着身处其中的人们,你就会明白是什么让这些房子变得如此特别。
    每一栋建筑,都有一个值得细说的故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在非洲腹地的深处,一条壮阔长河从山间发源—尼罗河,向着北方的大海奔流而去。它一路浇灌着周围的田地,让它们焕发出生机,让种子萌芽,让植物生长。很久以前,农夫们便聚集在了这片肥沃的河谷上,辛勤耕作,种植庄稼,于是埃及就这样在这片土地上诞生了。
    尼罗河水不仅灌溉了埃及人的庄稼,也载着他们在河道上来来往往。凭借着芦苇舟,人们在尼罗河上交换着货物和消息。埃及逐渐变成了一个富裕且秩序井然的国家,农民、商人和水手在这里安居乐业。当时,埃及的统治者是被称为“法老”的强大国王。
    农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活,商人们则聚集在城镇中。在埃及东北方向的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沿岸,出现了第一批城镇。法老们听说了那些关于城镇的故事:数公里外就能看到的耸立在平台上的砖石庙宇,强大的军队,居住在装饰有动物石刻的宫殿里的强大领袖们。于是法老们也建造起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庙宇和宫殿,组建军队,准备出征邻国。
    左塞尔(Djoser)法老是所有埃及统治者中最为伟大的一位。他将王国的疆域从非洲拓展到阿拉伯一带,他的人民奉他为神明。但随着时间流逝,一种不安的情绪逐渐侵袭了他的内心。他在深夜无法安眠,手中攥着床单,长久地凝视着黑暗。他虽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君王,但是在将来某一天,他也会和最穷苦的乞丐一样直面死神。他击败了所有敌人,却唯独无法征服时间。
    他的祭司试图安抚他。他们告诉法老,他的亡灵会和神灵同在。但这种说辞未能宽慰左塞尔一二。他的肉体依然会化为尘土,家族会消亡,仆从会死去,其他国王会征服埃及。在一千年甚或五千年以后,还有谁会记得左塞尔的名字?
    一天夜里,他走到了沙漠里。月光洒落在沙丘上,他看见了远处的连绵群山,忽然灵光一闪。他想:山不会死亡,岩石也不会粉碎为尘土,人生短暂,而山石却永恒矗立。如果他为自己建一座石头陵墓,结果会如何?毫无疑问,他的名字将永垂不朽!
    第二天早晨,左塞尔命令大臣伊姆霍特普(Imhotep)为他建造一座巨石陵墓。这座陵墓将成为埃及最为壮丽的景观。过去法老们用方砖土块砌成陵墓,但它们的墙壁很快便被侵蚀风化。而一座石头陵墓则可以抵御沙漠狂风,无视时间的威胁。
    伊姆霍特普训练泥瓦匠们,教他们将石头表面打磨光滑,然后把石头砌在一起,组成一个平整的墙体。当他们建好一个方形石台作为陵墓基座后,伊姆霍特普便命令他们继续在此之上建造一个更小的方形石台,紧接着又是一个更小的石台。就这样石台层层相叠,直到一座巨大的白色石造金字塔,如同山峰般耸立在埃及的蔚蓝天空下。接下来,他计划在金字塔周围建一座神庙。大多数神庙都难以长久矗立,烈日会让它们的砖墙坍妃,木柱也会渐渐腐朽。不过伊姆霍特普下令用石头来建造整个神庙。
    神庙的墙壁和金字塔一样光滑,并有凹槽雕饰,当阳光照耀其上时,这些凹槽便会投下阴影。神庙的入口在正中央,其他开口对称地分布在其两侧。在神庙里,伊姆霍特普命令工匠打造了巨大的石柱撑起屋顶。过去使用的木柱常常用芦苇束作为装饰,所以工匠们也雕刻出芦苇束状的纹饰;木柱的顶部通常饰以棕榈叶,因此他们在石柱头也雕刻出了披散的棕榈树叶子。他还召集了埃及最好的艺术家来装饰墙壁,伴随着锤子此起彼伏、叮叮咚咚的声响,那些记录着左塞尔的战斗和胜利的壁画逐渐浮现在神庙之中。
    左塞尔去世后,他的遗体随着乐声被安放在金字塔中,随后墓室大门被封上。其他法老也纷纷效仿他,建起了一座座属于他们自己的金字塔。古埃及王国屹立几千年不灭,但是最终,正如左塞尔所担忧的那样,更为强大的王国征服了埃及,推翻了法老们的统治。
    但是,塞加拉的左塞尔金字塔并未坍妃。它像一座山峰一样,仍然凝视着埃及的天空。风沙掩埋了金字塔旁的神庙,但是几千年后,当它从沙中重见天日之时、它的墙壁仍如当初一样光滑坚固。
    今天,人们在埃及旅行时,仍然惊叹于法老的权势和财富。左塞尔是正确的:国王有死,然而石头永存。
    P1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