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雪国(精)

  • 定价: ¥49
  • ISBN:9787544293136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南海
  • 页数:231页
  • 作者:(日)川端康成|责...
  • 立即节省:
  • 2020-03-01 第2版
  • 2020-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叶渭渠、唐月梅名家译本,还原川端文字的美丽与洁净。
    《雪国》是川端康成最高代表作,其间描绘的虚无之美、洁净之美与悲哀之美达到极致,令人怦然心动,又惆怅不已。作品中唯美的意象描写融入至人物情感的表达之中,往往带着淡淡的哀思,表现了川端康成的物哀思想。

内容提要

  

    本书包括诺贝尔奖获奖作《雪国》与川端康成经典作品《湖》。故事由驶往雪国的列车开始,窗外不停掠过的暮景,映着玻璃上照出的少女的双眸,扑朔迷离。舞蹈艺术研究者岛村前后三次前往白雪皑皑的北国山村,与当地的艺伎驹子,以及萍水相逢的少女叶子,陷入爱恋纠葛,簌簌落下的雪掩盖了一切爱与徒劳……
    《雪国》是川端康成代表作,其间描绘的虚无之美、洁净之美与悲哀之美,令人怦然心动,又惆怅不已。

媒体推荐

    川端康成极为欣赏纤细的美,喜爱用那种笔端常带悲哀,兼具象征性的语言来表现自然界的生命和人的宿命。
    ——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辞

作者简介

    川端康成(1899-1972),日本新感觉派作家,著名小说家。一八九九年六月十四日生于大阪。一生创作小说百多篇,中短篇多于长篇。作品富抒情性,追求人生升华的美,并深受佛教思想和虚无主义影响。代表作有《伊豆的舞女》《雪国》《千羽鹤》等。一九六八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亦是首位获得该奖项的日本作家。川端担任过国际笔会副会长、日本笔会会长等职。一九五七年被选为日本艺术院会员。曾获日本政府的文化勋章、法国政府的文化艺术勋章等。

目录

雪国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雪国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了下来。
    一位姑娘从对面座位上站起身子,把岛村座位前的玻璃窗打开。一股冷空气卷袭进来。姑娘将身子探出窗外,仿佛向远方呼唤似的喊道:
    “站长先生,站长先生!”
    一个把围巾缠到鼻子上、帽耳耷拉在耳朵边的男子,手拎提灯,踏着雪缓步走过来。
    岛村心想,已经这么冷了吗?他向窗外望去,只见铁路人员当作临时宿舍的木板房,星星点点地散落在山脚下,给人一种冷寂的感觉。那边的白雪,早已被黑暗吞噬了。
    “站长先生,是我。您好啊。”
    “哟,这不是叶子姑娘嘛!回家呀?又是大冷天了。”
    “听说我弟弟到这里来工作了,我要谢谢您的照顾。”
    “在这种地方,早晚会寂寞得难受的。年纪轻轻,怪可怜的。”
    “他还是个孩子,请站长先生常指点他,拜托您了。”
    “行啊。他干得很带劲,往后会忙起来的。去年也下了大雪,常常闹雪崩,火车一抛锚,村里人就忙着给旅客送水送饭。”
    “站长先生好像穿得很多,我弟弟来信说,他还没穿西服背心呢。”
    “我都穿四件啦!小伙子们遇上大冷天就一个劲儿地喝酒,现在一个个都得了感冒,东歪西倒地躺在那儿啦。”
    站长向宿舍那边晃了晃手上的提灯。
    “我弟弟也喝酒了吗?”
    “这倒没有。”
    “站长先生这就回家了?”
    “我受了伤,每天都去看医生。”
    “啊,这可太糟糕了。”
    和服上罩着外套的站长,在大冷天里,仿佛想赶快结束闲谈似的转过身来说:
    “好吧,路上请多保重。”
    “站长先生,我弟弟没来吗?”叶子用目光在雪地上搜索,“请您多多照顾我弟弟,拜托啦。”
    她的话音优美而又近乎悲凄。那嘹亮的声音久久在雪夜里回荡。
    火车开动了,她还没把上身从窗口缩回来。一直等到火车追上走在铁路边上的站长,她又喊道:
    “站长先生,请您告诉我弟弟,叫他下次休假时回家一趟!”
    “行啊!”站长大声答应。
    叶子关上车窗,用双手捂住冻红了的脸颊。
    这是县界的山,山下备有三辆扫雪车,供下雪天使用。隧道南北,架设了电力控制的雪崩报警线。布置了五千名扫雪工和两千名消防队的青年队员。
    这个叶子姑娘的弟弟,从今冬起就在这个将要被大雪覆盖的铁路信号所工作。岛村知道这一情况以后,对她越发感兴趣了。
    但是,这里说的“姑娘”,只是岛村这么认为罢了。她身边那个男人究竟是她的什么人,岛村自然不晓得。两人的举动很像夫妻,男的显然有病。陪伴病人,无形中就容易忽略男女间的界限,侍候得越殷勤,看起来就越像夫妻。一个女人像慈母般地照拂比自己岁数大的男子,老远看去,免不了会被人看作夫妻。
    岛村是把她作为单独的一个人来看的,凭她那种举止就推断她可能是个姑娘。也许是他用过分好奇的目光盯住这个姑娘,自己增添了不少的感伤。
    已经是三个钟头以前的事了。岛村感到百无聊赖,发呆地凝望着不停活动的左手食指。因为只有这个手指,才能使他清楚地感到就要去会见的那个女人。奇怪的是,越是急于把她清楚地回忆起来,印象就越模糊。在这扑朔迷离的记忆中,也只有这手指所留下的几许感触,把他带到远方的女人身边。他想着想着,不由得把手指送到鼻子边闻了闻。当他无意识地用这个手指在窗玻璃上画道道时,不知怎的,上面竟清晰地映出一只女人的眼睛。他大吃一惊,几乎喊出声来。大概是他的心飞向了远方的缘故。他定神看时,什么也没有。映在玻璃窗上的,是对座那个女人的形象。外面昏暗下来,车厢里的灯亮了。这样,窗玻璃就成了一面镜子。然而,由于放了暖气,玻璃上蒙了一层水蒸气,在他用手指揩亮玻璃之前,那面镜子其实并不存在。
    玻璃上只映出姑娘一只眼睛,她反而显得更加美了。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