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黑色睡莲

  • 定价: ¥49.8
  • ISBN:978754049509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388页
  • 作者:(法)米歇尔·普西...
  • 立即节省:
  • 2020-04-01 第1版
  • 2020-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米歇尔·普西是法国人尽皆知的悬疑大师,从2013年开始,他连续7年跻身法国年度畅销作家榜。
    这本小说出版后,荣获了12项国际大奖,在年度同类型作品中脱颖而出,受到读者热烈追捧!
    全球54个版本持续热销,法语版销量突破70万册!《星期日泰晤士报》盛赞:“在现代犯罪小说中,这个结尾给人的震撼,超乎想象。”
    三个女人,三种人生。浓烈爱意之下隐藏的黑暗秘密,足以推毁一切。真实与幻象相互纠缠,正如那黑色睡莲,让人捉摸不定。

内容提要

  

    一切都是假的,发生在吉维尼村庄的谋杀案却是真的。真实与幻象相互纠缠,正如那黑色睡莲,让人捉摸不定。2010年5月,巴黎西部吉维尼小镇——著名画家莫奈故居的所在地,一场凶杀案串起了三个女人的命运。法奈特,一个极具艺术天分的十一岁女孩儿;斯特凡妮,小镇上唯一的女教师,以及一位在暗处目睹一切的老妇人。她们三个有着共同的秘密,她们都梦想着能够离开吉维尼,这座美丽的村庄于她们而言犹如牢笼。然而,在5月的这一天,吉维尼这座牢笼为她们打开了大门,只为她们敞开。游戏规则很残酷:她们当中只有一个人能逃脱,其他两个都得死。

作者简介

    米歇尔·普西(Michel Bussi),法国大师级作家。普西以学者的深入观察对人性善恶进行独特解读,加上对景致的细腻铺陈和曲折悬疑的情节布局,让他在法国文坛独树一帜。已在中国出版《直到那一天》《她不是我妈妈》两部作品。
    《时间杀手》是米歇尔·普西的新作品,故事以科西嘉岛为背景,讲述一场延续27年的家庭悲剧,从中折射出人性与情感的挣扎,悬念层出不穷,内容环环相扣,是一部挑战读者思维极限的悬疑推理小说。

目录

第一幕  印象
  第一天  2010年5月13日吉维尼
  围观
  第二天  2010年5月14日大麻磨坊
  以“你”相称
  第三天  2010年5月15日维农医院
  推理
  第五天  2010年5月17日吉维尼公墓
  葬礼
  第六天  2010年5月18日大麻磨坊
  恐慌
  第八天  2010年5月20日维农警局
  对峙
  第九天  2010年5月21日罗伊大街
  感觉
  第十天  2010年5月22日大麻磨坊
  沉积物
  第十一天  2010年5月23日大麻磨坊
  顽抗
  第十二天  2010年5月24日维农博物馆
  误入歧途
  第十三天  2010年5月25日荨麻岛的路上
  结局
第二幕  真相
  第十三天  2010年5月25日吉维尼草原
  离世
  第一天  2010年5月13日大麻磨坊
  遗言
  第十三天  2010年5月25日罗伊大街
  后续
  第十四天  2010年5月26日大麻磨坊
  银丝带

前言

  

    在接下来的篇章中,您会看到对吉维尼村最为精准的描述。以下这些地方都是真实存在的:博迪旅馆、埃普特河、大麻磨坊、吉维尼小学、圣-拉德贡德教堂、墓地、克洛德-莫奈大街、罗伊大街、荨麻岛。当然啦,还有粉红色的莫奈故居以及睡莲池。吉维尼村的周边环境也是真实存在的,如维农博物馆、鲁昂美术博物馆和科契尔小村。
    克洛德.莫奈的一生、他的画作和继承人的信息也是真实的。其他印象派画家的信息,特别是关于西奥多·罗宾逊和欧仁·米雷的信息,也都是真实的。
    小说中提到的艺术品失窃案也是真实的社会新闻。
    至于其他,都是出于我的想象。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天
    2010年5月13日 吉维尼
    围观
    清澈的河水被几缕细流染红,就像有人在河水里涮过毛笔上的颜料似的。
    “别过去,尼普顿!”
    这抹红色随着水流渐渐稀释,附着在河岸边疯长的青草上,依偎在杨树和柳树赭石色的根基上。一抹清透的渐变色……
    漂亮极了。
    只是,这抹红色并不是哪位画家在河水里清洗调色板时留下的,而是从热罗姆.毛赫瓦勒被砸破的头颅中流出来的血。破裂的头颅,惨不忍睹。鲜血从他头顶深深的创口中流出,他的脑袋浸在水里,被埃普特河水清洗得干干净净。
    我的德国牧羊犬跑了过去,在上面嗅了嗅。我又喊了一声,这次的语气更加坚定:
    “别过去,尼普顿,快回来!”
    很快就会有人发现这具尸体的。虽然现在才早上6点钟,但可能会有散步的人从这儿经过,或许是位画家,或许是位晨跑者,也可能是个捡蜗牛的人……总之,路人很快就会发现这具尸体的。
    我心里担心着,也就不再往前走了,站在原地,用身子抵住拐杖。前方的地面很泥泞,由于最近经常下雨,河岸都松动了。我都是八十四岁的人了,我可不想膛这趟浑水。这是一条不到一米宽的不知名的小河,一半的水流曾经用来灌溉莫奈的花园。但现在不同了,这里修建了一条暗渠,用来灌溉睡莲的池塘。
    “走啊,尼普顿,往前走。”
    我举起拐杖,不让它在热罗姆·毛赫瓦勒灰色外衣上敞开的窟窿里闻来闻去一这是他的第二处伤口,正中心脏!
    “走啊!别待在那里。”
    我又看了一眼河岸对面的洗衣池,随后沿着小路继续向前走去。洗衣池被修缮一新,真的无可挑剔。那些长势特别茂盛的树木都被齐根砍倒了,堤岸上寸草不生。我想说的是,每天都会有几千名游客从这条小路上经过,或许也会有一个坐着轮椅的残疾人、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年人经过这里——我说的正是我自己啊!
    “来吧,过来,尼普顿。”
    我又往远处走了走,只见埃普特河分流成两支,被堤坝和瀑布环绕了起来。河的另一端,我想那便是莫奈的花园、睡莲、日本桥和温室大棚了……说来也巧,我是1926年在这里出生的,正是克洛德·莫奈去世的那一年。莫奈去世后的许多年间,大约有五十年吧,这个花园已经被人关闭、遗忘、废弃掉了。如今却时来运转,每年都有几万个日本人、美国人、俄国人和澳大利亚人穿越半个地球,只为到吉维尼逛—逛。莫奈的花园成了他们的神庙、麦加圣地和大教堂……成千上万的“朝圣者”很快就要到来了。
    我看了一下表,6点02分。还要再等几个小时。
    我继续向前走去。
    在杨树和巨大的蜂斗菜之间,克洛德·莫奈的雕像不怀好意地盯着我,像是一个脾气暴躁的邻居。他的下巴被胡须遮盖,一顶帽子挡住了脸,隐约像是一顶草帽。象牙底座上记载着,这座半身雕像落成于2007年。(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