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龙彦之国绮谭集

  • 定价: ¥39.8
  • ISBN:978722011686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人民
  • 页数:234页
  • 作者:(日)涩泽龙彦|责...
  • 立即节省:
  • 2020-03-01 第1版
  • 2020-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龙彦之国绮谭集》暗黑美学大师涩泽龙彦个人风格极其浓烈的作品
    这位异色名家拥有三岛由纪夫亲自盖章的博学与才气,以己之名划地称王,将其妖艳绚烂的独特世界观浓缩为十二篇精巧随笔。
    《龙彦之国绮谭集》异端故事与幻想文学的趣味与畅快
    从典出《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的中国仙人朱橘,到或许是“唐璜”原型的西班牙浪荡子马纳拉,从《本草纲目》中记载的食用则可得道成仙的衣鱼,到拿破仑在加冕典礼中所穿长袍上绘制的金黄色蜜蜂……
    本书不仅网罗和洋古今的怪奇意象,还有着探究历史文化谜题的阅读快感和虚实转换的自由行文,充满了建立在博学与坦率之上的有趣。
    《龙彦之国绮谭集》旁征博引与易读有趣并行不悖的名家名作
    博识、炫学、猎奇、甚至是重口味……这本在宗教、文学、民俗和艺术等诸多领域知识中悠然漫步的随笔集并不艰深晦涩,反而有着能让人一翻到底的新颖与轻快。

内容提要

  

    西欧异端文化传道者、幻想文学旗手、以妖艳绚烂的世界观著称的暗黑美学大师——涩泽龙彦,将自己那一方小小的书房天地命名为“龙彦之国”。
    在这片国土之中,他以没有双脚而必须不断飞行直至死亡的极乐鸟和睡梦中头颅脱离身体飞往茫茫夜空的飞头蛮等十二个奇闻异话为主题,以自由自在的笔法编织出横跨宗教、文学、民俗和艺术等领域的有趣篇章,构成了这部充满异端乐趣和奇思妙想的随笔集。

媒体推荐

    涩泽龙彦的作品至今仍被称为异端文学,但他的文学作品建立在惊人的博学之上,如鲜艳强烈的光遍及人心不可思议的幽深之处,此谓文学的本道。
    ——填谷雄高(《死灵》作者)
    涩泽龙彦曾说现代是“所谓的异端幻想文学取得正统地位”的时代。这是只有察觉到正统文学的可疑之处的作家才能说出的话,或者说,文学不是屡屡被视为异端吗?涩泽龙彦用炫学方式解构了所谓的“异端故事”。他告诉我们,无论在任何时代,在异端中寻求快乐的法则,也即是将文学变为“正统文学”的愉悦。
    ——筒井康隆(《超越时空的少女》作者)
    如果没有涩泽龙彦,日本该是一个多么无趣的国度。
    ——三岛由纪夫

目录

极乐鸟
镜与影
飞头蛮
南瓜
食字虫
西班牙的画
拉丁诗人与蜜蜂
箱中之虫
桃鸠图
假面
童子
巨像
初版后记

后记

  

    我不知道世界上是否存在“德拉科尼亚”一词,至少手边的词典里查无此语。不过这也无伤大雅。如同沃尔特·雷利为称颂童贞女王而将北美的一块地方命名为“弗吉尼亚”,航海家麦哲伦把巨人族巴塔贡人栖居的土地称为“巴塔哥尼亚”,我不过是将龙彦的领土称之为“德拉科尼亚”罢了。
    在希腊语和拉丁语中,“龙”的发音不是“dragon”,而是发清音的“drakon”或者“draconem”。
    “德拉科尼亚”即龙彦之国,其国土面积大约等于我家这一方狭小的书房。虽然面积狭小,却可谓伸缩自如。《德拉科尼亚绮谭集》(原书名)辑录的十二篇物语或逸事,皆是在这间书房中写成。
    十二篇文字于昭和五十五年(1980年)5月起至五十六年(1981年)6月连载于杂志《Eureka》,期间休载两回。收录进单行本时,每篇都有稍做改动,篇目顺序也与连载时略有不同。在此致谢连载中承蒙关照的坂下裕明先生以及玉成本书出版的西馆一郎先生。
    涩泽龙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极乐鸟种类繁多,迄今为止人类在东南亚至新几内亚的地域内发现的极乐鸟亚种已逾百种。然而,在欧洲传说 中登场的极乐鸟特指栖息在新加坡及爪哇岛的品种,它们体形最大、姿貌最美。博物学家林奈根据中世纪的传说 为其取名大极乐鸟(Paradisaea apoda)。拉丁语apoda意为“无足”。中世纪的人们普遍相信极乐鸟是没有脚的。
    因此,无足的极乐鸟既无法在树枝上停息也无法落地,它们唯有昼夜不停地在天空中盘旋。只要生命尚未结束,哪怕是休憩入睡之际,极乐鸟也必须继续这场漫长的飞翔。只有面临死亡之时,它们才初次降落在大地上,因而人类只见过死去的极乐鸟。15世纪末,这一传说已经在欧洲流传甚广。
    有一种说法认为:起初,与香料一同从东方岛屿被舶运回欧洲的极乐鸟不是活物,而是被原住民摘掉鸟爪后制成的标本。亲眼得见无脚极乐鸟尸体的学者们不禁异想天开,捏造出一则如此牵强附会的故事。但是这种观点难以使人信服。乍看之下严丝合缝的解释,往往经过再三斟酌后,反而由于过于符合逻辑而颇显可疑。其实传说故事未必需要合理解释,它们原本不就是诞生自想象力的无偿嬉戏吗?
    比如《闲话世界动物史》的作者赫伯特·温特曾发表过一个大胆的假说。
    以环球航行为目标的麦哲伦船队出发之时有五艘船, 最后仅有维多利亚号平安返航。1522年9月8日,维多利亚号载着18名被坏血病折磨得憔悴不堪的船员,终于抵达塞维利亚港。这艘船上不仅载满了东印度群岛的贵重香料,还带回了摩鹿加群岛的一位酋长送给船长埃尔卡诺的极乐鸟标本。这种名叫极乐鸟的动物在欧洲实属罕见。最不可思议的是,极乐鸟的眼睛周围缀满鲜艳羽毛,它无肉无骨,甚至没有脚。这些鸟儿像空空的口袋一样被压成扁平状。 热衷幻想的人猜测这是一种来自天国的鸟。这么猜想也不为过,因为极乐鸟向人们展现的绚烂确乃世间鲜有。
    摩鹿加群岛的酋长赠送的极乐鸟,今天被称作小极乐鸟(Paradisaea minor),与大极乐鸟相比,它们体形娇小,色彩的华丽程度也略逊一筹。然而,对于初见极乐鸟的西班牙博物学者而言,这些差异似可忽略不计。根据温特的观点,极乐鸟传说始于西班牙博物学者弗朗西斯科·洛佩 斯·德·戈马拉。他是埃尔南·科尔特斯的秘书,曾随其前往美洲,因写下《印第安通史》而广为人知。不过这与我们的极乐鸟没有关系。据说,在调查埃尔卡诺带回的鸟类标本时,洛佩斯·德·戈马拉只顾惊叹极乐鸟无脚无骨,丝毫没有发现它们实为原住民精湛工艺的产物。
    坦率地说,我认为上述温特的说法怎么看都相当可疑:即使这些标本再惟妙惟肖,一个专业的博物学者竟然没有识破这是原住民的工艺品,难道他对鸟类的身体构造一无所知吗?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早已断言:“一切鸟类都有脚。”16世纪的西班牙博物学者真的会连这种古老的常识都不具备吗?
    在此我无意挽回洛佩斯·德·戈马拉身为科学家的名誉。我只想表述一件显而易见的事实:中世纪时已经流传着极乐鸟没有脚的传说。现在我手中没有材料能够证明温特的观点是错误的,维多利亚号抵达塞维利亚港是在1522年,如果能够在此前欧洲出版的书籍中发现极乐鸟传说的相关记载,问题就会迎刃而解。遗憾的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