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人间至美(朱光潜经典散文集)

  • 定价: ¥39.8
  • ISBN:978755114135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花山文艺
  • 页数:215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中国现代美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朱自清、李泽厚、蒋勋、柴静推崇备至的美学大师——朱光潜经典作品集,每十个人中就有三个人在读朱光潜。
    凝萃文字与生活的美意,净化人心、美化人生,在字里行间中领略大师风范,在忙碌的世界里品味更珍贵的“生活美学”!
    万物有灵且美,刹那间自有终古,微尘中自有大千。
    此时,此地,此身,像草木虫鱼一样,顺着自然所赋予的本性,探寻至真、至善,走过至美的人间。
    真正的美极为柔弱,却不可征服。

内容提要

  

    《人间至美(朱光潜经典散文集)》精选了朱光潜先生各个时期的作品中通俗且经典的篇目,涵盖人生、美学、处世哲学、自我修养、文艺等多个主题,将文字与生活的美意完美融合,字字珠玑,妙语横生,引领读者从全新的视角认识自己所生活着的至美的人间,抛开功利目的,像草木虫鱼一样顺着上天所赋予的本性自在生活。

媒体推荐

    朱光潜是我敬佩的美学家。
    ——蒋勋
    他散布希望在每一个心里,让你相信你所能做的比你想你所能做的多。
    ——朱自清
    朱光潜的书不但内容、观点启发了我,而且他的语言很流畅、不油滑,典雅而不冷僻,对当时的我非常有帮助,现在的年轻一代可能不会去找朱光潜的书去看,我建议他们读一读。
    ——余光中

作者简介

    朱光潜(1897-1986),笔名孟实、盟石,安徽省桐城人。著名美学家、文艺理论家、教育家和翻译家。曾在北京大学、四川大学、武汉大学等大学任教,并曾任中国美学学会会长、中国作协顾问等职。
    朱光潜是中国美学界的权威,是中国系统研究西方美学思想第一人,为中国美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蜚声中外。著有《谈修养》《谈美》《谈美书简》《西方美学史》等,译有《歌德谈话录》《文艺对话集》《拉奥孔》等。

目录

壹  听内心的声音,让自己醒来
  谈人生与我
  慈慧殿三号
  后门大街
  花会
贰  万物有灵且美
  我们对于一棵古松的三种态度——实用的、科学的、美感的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宇宙的人情化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美感与联想
  两种美
叁  温和地坐在黑暗里
  诗人的孤寂
  谈在卢佛尔宫所得的一个感想
  谈十字街头
  谈 动
  谈 静
肆  此时 此地 此身
  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
  谈多元宇宙
  谈摆脱
  谈立志
  谈休息
  谈消遣
伍  灵魂在杰作中的冒险
  无言之美
  诗的无限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天才与灵感
  希腊女神的雕像和血色鲜丽的英国姑娘——美感与快感
  悲剧与人生的距离
  谈学文艺的甘苦
陆  慢慢走,欣赏啊
  “慢慢走,欣赏啊!”——人生的艺术化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艺术与游戏
  “从心所欲,不逾矩”——创造与格律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创造与情感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艺术和实际人生的距离
  “情人眼底出西施”——美与自然
附录:作者自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谈人生与我
    朋友:
    我写了许多信,还没有郑重其事地谈到人生问题,这是一则因为这个问题实在谈滥了,一则也因为我看这个问题并不如一般人看得那样重要。在这最后一封信里我之所以提出这个滥题来讨论,并不是要说出什么一番大道理,不过把我自己平时几种对于人生的态度随便拿来做一次谈料。
    我有两种看待人生的方法。在第一种方法里,我把我自己摆在前台,和世界一切人和物在一块玩把戏;在第二种方法里,我把我自己摆在后台,袖手看旁人在那儿装腔作势。
    站在前台时,我把我自己看得和旁人一样,不但和旁人一样,并且和鸟兽虫鱼诸物也都一样。人类比其他物类痛苦,就因为人类把自己看得比其他物类重要。人类中有一部分人比其余的人苦痛,就因为这一部分人把自己比其余的人看得重要。比方穿衣吃饭是多么简单的事,然而在这个世界里居然成为一个极重要的问题,就因为有一部分人要亏人自肥。再比方生死,这又是多么简单的事,无量数人和无量数物都已生过来死过去了。一个小虫让车轮压死了,或者一朵鲜花让狂风吹落了,在虫和花自己都决不值得计较或留恋,而在人类则生老病死以后偏要加上一个苦字。这无非是因为人们希望造物主宰待他们自己应该比草木虫鱼特别优厚。
    因为如此着想,我把自己看作草木虫鱼的侪辈,草木虫鱼在和风甘露中是那样活着,在炎暑寒冬中也还是那样活着。像庄子所说,它们“诱然皆生,而不知其所以生;同焉皆得,而不知其所以得”。它们时而戾天跃渊,欣欣向荣,时而含葩敛翅,晏然蛰处,都顺着自然所赋予的那一副本性。它们决不计较生活应该是如何,决不追究生活是为着什么,也决不埋怨上天待它们特薄,把它们供人类宰割凌虐。在它们说,生活自身就是方法,生活自身也就是目的。
    从草木虫鱼的生活,我觉得一个经验。我不在生活以外别求生活方法,不在生活以外别求生活目的。世间少我一个,多我一个,或者我时而幸运,时而受灾祸侵逼,我以为这都无伤天地之和。你如果问我,人们应该如何生活才好呢?我说,就顺着自然所给的本性生活着,像草木虫鱼一样。你如果问我,人们生活在这变幻无常的世相中究竟为着什么?我说,生活就是为着生活,别无其他目的。你如果向我埋怨天公说,人生是多么苦恼啊!我说,人们并非生在这个世界来享幸福的,所以那并不算奇怪。
    这并不是一种颓废的人生观。你如果说我的话带有颓废的色彩,我请你在春天到百花齐放的园子里去,看看蝴蝶飞,听听鸟儿鸣,然后再回到十字街头,仔细瞧瞧人们的面孔,你看谁是活泼,谁是颓废?请你在冬天积雪凝寒的时候,看看雪压的松树,看着站在冰上的鸥和游在水中的鱼,然后再回头看看遇苦便叫的那“万物之灵”,你以为谁比较能耐苦持恒呢?
    我拿人比禽兽,有人也许目为异端邪说。其实我如果要援引“经典”,称道孔孟以辩护我的见解,也并不是难事。孔子所谓“知命”,孟子所谓“尽性”,庄子所谓“齐物”,宋儒所谓“廓然大公,物来顺应”,和希腊廊下派哲学,我都可以引申成一篇经义文,做我的护身符。然而我觉得这大可不必。我虽不把自己比旁人看得重要,我也不把自己看得比旁人分外低能,如果我的理由是理由,就不用仗先圣先贤的声威。
    以上是我站在前台对于人生的态度。但是我平时很欢喜站在后台看人生。许多人把人生看作只有善恶分别的,所以他们的态度不是留恋,就是厌恶。我站在后台时把人和物也一律看待,我看西施、嫫母、秦桧、岳飞也和我看八哥、鹦鹉、甘草、黄连一样,我看匠人盖屋也和我看鸟鹊营巢、蚂蚁打洞一样,我看战争也和我看斗鸡一样,我看恋爱也和我看雄蜻蜓追雌蜻蜓一样。因此,是非善恶对我都无意义,我只觉得对着这些纷纭扰攘的人和物,好比看图画,好比看小说,件件都很有趣味。
    这些有趣味的人和物之中自然也有一个分别。有些有趣味,是因为它们带有很浓厚的喜剧成分;有些有趣味,是因为它们带有很深刻的悲剧成分。(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