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逆行天使

  • 定价: ¥25
  • ISBN:978755971892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页数:189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逆行天使》是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长篇小说,讴歌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医护人员和各基层一线工作者们,为了挽救生命、维持人民生活的正常运转而英勇拼搏的动人故事。2020年春节前夕,武汉受到新冠病毒的袭击,人们生命受到威胁。医生许依依,面临留院还是回家的抉择;急诊科护士张梓文冲锋一线不顾个人安危;警察武超群坚守岗位奔走一线……正是这些平凡而又伟大的人们,不计报酬无论生死,为挽救生命、守护家园而生死拼搏,他们是这个时代真正的英雄。小说描写了大量90后95后年轻一代,在大难面前,勇挑重任毫不退缩,和前辈们一起并肩逆行,让大家看到了新生代的强大潜力。

内容提要

  

    2020年春节前夕,武汉受到新冠病毒的袭击,无数生命受到威胁。危急关头,一个个平凡而又伟大的血肉之躯,不计报酬无论生死,为挽救生命、守护家园而生死拼搏:医生许依依,护士张梓文,警察武超群,志愿者袁方……正是这些逆行的天使,用发光的生命筑起一道白色的长城,像午夜的焰火,照亮了城市黑暗沉寂的夜空。中华民族这个像石榴籽一样紧紧相抱的大家庭,必将从痛苦中凝聚起更加坚强和不屈的力量,一起迈出这个沉重的春天,大踏步迈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壮阔梦想。

媒体推荐

    青年作家许诺晨的长篇小说《逆行天使》,是我看到的第一部以武汉疫情为背景的长篇小说。武汉和湖北,也应该像感恩那些千里驰援的英雄的战疫勇士和逆行者一样,感谢这位年轻的作家。武汉和湖北的作家们暂时没有做到的事情,她先做到了。这也是我们儿童文学作家的一种“逆行”与担当。
    ——徐鲁
    《逆行天使》中有医生、护士、警察、军人、教师、建筑工人、网约车司机、普通患者……每个人对疫情都有自己的理解,有得到和失去,有遗憾和成长。我希望从不同视角,给小读者们讲述抗疫故事,让他们认识到美好生活的来之不易,也能明白只有医疗、教育、科技、军事,才是民族复兴的希望。
    ——许诺晨

作者简介

    许诺晨(诺米姐姐),安徽省文学艺术院专业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第八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代表,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四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安徽大学文学院兼职教授,安徽省青年联合会委员,安徽省作家协会儿童文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吉林大学经济学和理学双学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公共管理硕士。
    主要作品有“淘气大王董咚咚”“明星班长左拉拉”“爱与智慧校园阅读”“抗日红色少年传奇”等多个系列六十余部图书。其作品连续三次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出版物,两度荣获冰心儿童图书奖,一次荣获安徽文学奖,曾被中央媒体推选为“中小学品牌读物”,被全国各地教育部门多次推荐为课外阅读重点书目,多次跻身全国少儿图书畅销榜。她还被全球首家共享书店聘为“共享阅读”形象代言人,并担任数十家书城、学校的“阅读大使”。

目录

1病毒
2封城
3拯救
4困境
5驰援
6伤逝
7方舱
8曙光
后记

前言

  

    一曲自衣执甲的英雄赞歌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许鲁
    2020年,本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吹响脱贫攻坚冲锋号的决胜之年,千百年来压在中国人头顶的贫困问题,就要在2020年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中华民族即将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并且继续走向更美好的第二个一百年。可是谁也没有预料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刚刚到来的这个春天。变得异常艰难、沉重和漫长。这个春天的雨水里,饱含着中国人民悲伤和痛苦的泪水:而在这个春天里顶着寒风默默绽开的花朵,有一些也必定是人间的泪水浇灌过的。
    但是,中华民族是一个生于忧患、历尽艰辛与苦难的民族。因此也是一个坚忍不拔、自强不息、生生不灭和不断浴火重生的伟大民族。国难当头之时,中国人民从来不会缺失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的家国情怀和担当精神。越是大灾大难面前,越能进发和凝聚起万众一心的坚强力量。14亿中国人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全民动员、齐心协力,迅速打响了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一场前所未有的总体战和阻击战。
    这是发生在和平年代里的一场特殊的战争。武汉和湖北瞬间成了世界瞩目的中心。七十多个紧张奋战的日日夜夜背后,有多少可敬可爱的人物和可歌可泣的故事!
    我们无法想象,那些奋不顾身、舍生忘死地奋战在第一线的平凡的医护人员,正在承受着怎样的艰难和重压!他们是逆行的勇士,像光一样照射进疫情的黑洞。太多的人投入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从刚刚入职的90后、00后小护士,到近于耄耋之年的科学勇士和医学专家,他们在国家遭遇危难之际,挺身而出,无畏无惧迎向黑暗,甚至拄杖而行,为国担当,慰百姓于惶恐,救生民于水火……“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这句平时被大家说得烂熟的话,到底有着多重的分量,此时才让我们真正地理解。
    青年作家许诺晨的长篇小说《逆行天使》,是我看到的第一部以武汉疫情为背景的长篇小说。武汉和湖北,也应该像感恩那些千里驰援的英雄的战疫勇士和逆行者一样,感谢这位年轻的作家。武汉和湖北的作家们暂时没有做到的事情,她先做到了。这也是我们儿童文学作家的一种“逆行”与担当。
    其实,那些逆行的天使们,那些奋战在抗疫一线的90后、00后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不过是一群刚刚长大的孩子,换了一身衣服,学着前辈的样子,在替更多的人负重前行。孩子们长大了,我们安全了!
    许诺晨也是这些刚刚长大的孩子中的一个。我没有想到,像她这个年龄的新生代作家,也能自觉地冲在前面,用自己年轻的肩膀,去担当着家国大义和社会责任:用自己青春的笔触,去书写白衣英雄和平凡的志愿者们的奋战故事。特殊的春天里,有凛冽和严酷的气候,让多少年轻人甚至是幼小的孩子,变得异常早熟。我们不能不欣慰地说,许诺晨这一代作家,也长大了!
    在这部小说里,许诺晨写了许许多多让我们心怀感恩的英雄儿女,包括医生、护士、警察、志愿者、建筑工人、教师、学生。正是他们,拼尽各自的力量,甚至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起一道道坚固的防线,誓死守护着这座城市。他们是一道道璀璨的焰火,点亮了武汉的夜空,为惶恐和悲伤中的人们驱散了阴霾,照见了希望,让他们鼓起了力量,最终迎来了胜利的曙光。
    许诺晨笔下的《逆行天使》有着真实的力量,也传递着一种能与悲伤相抗衡的力量,这份力量所带来的感动是真切的。故事中的年轻医护人员许依依、张梓文、方小骅,正是抗疫一线不计生死的千万个医护们的缩影。当她们摘下了口罩和防护帽,露出被勒破的鼻梁和脸颊的那一刻:当她们脱下密封的防护服。露出不知已经湿透了多少遍的手术服的那一刻……你会发现,她们有的还只是二十几岁的姑娘。她们是一接到医院暂停休假的通知就毅然取消了早已定好的婚礼的“准新娘”:是剪掉心爱的长发,义无反顾地走进重症病房的爱美女孩:是孩子还在襁褓中甜睡而不得不出征的年轻妈妈……她们都是最美的女儿、姐妹和妈妈!她们都是祖国母亲最美丽和最可爱的“英雄儿女”!
    这是一曲白衣执甲的英雄赞歌,也是一部献给少年读者的生命教育和美德之书。温暖的笔调,从一些小入口切入了宏大的主题:真实感人的故事里,呈现着清晰和明亮的价值观:温润的成长慰藉,细致的心理疏导,以及对弱小生命的怜爱与关怀,也像涓涓流淌的小溪,像照射进清晨的小树林的明亮阳光,融化在娓娓动听的讲述里。
    从这部小说里,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像作者一样年轻的身影。她显然是把更多赞许的目光和美好的期待,聚焦在自己的同龄人身上。她熟悉他们,就像熟悉自己笔下的男孩董咚咚那些少年一样。年轻的一代“中国力量”,已然从一直被父辈呵护着的幕后,坚定地走向了为国家、为社会奉献的前台。他们是黎明,是未来,是人间四月天里的温暖与光亮。
    在这个漫长的春天里,虽然有几代人不能承受之重,但是,危难挡不住逆行的脚步:门窗也关不住青春的翅膀:再凛冽的寒风,也不能阻止花蕾的怒放。这一代年轻人的青春和力量,也像美丽的焰火,照亮了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锦绣河山,让我们看到了中华民族和整个人类生生不息的善、爱与希望。
    疫情虽未结束,希望已可预见。胜利的光亮,正从黑暗的裂缝里照射出来,温暖着灾后的大地。中华民族这个像石榴籽一样紧紧相抱的大家庭,必将从痛苦中凝聚起更加坚强和不屈的力量,一起迈出这个沉重的春天,大踏步迈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壮阔梦想。
    春回大地,鲜花怒放。《逆行天使》,将会成为2020年春天里刻骨铭心的战疫记忆和史篇的组成部分。
    2020年4月8日(武汉开城之日)
    写于武昌东湖梨园

后记

  

    《逆行天使》的最后一个句号,点在3月7曰。到今天写这篇后记,刚好二十天的时间。
    复工复产,我终于在自我隔离两个月以后再次走上街头,小区里的桃花开了满树,天鹅湖畔的杨柳抽出新芽,我才发觉春风又绿江南岸。春天像个温柔的姑娘,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对着这个城市的耳畔说了句悄悄话——我来了。
    车水马龙的城市回来了,行走其中,有种失而复得的欣喜,也越发能体会每一个平凡日子的珍贵。
    写《逆行天使》过程中,我和在一线工作的医护朋友们一直保持着联系。她们在二月最冷的夜里,全身贴满暖宝宝,彻夜坚守在进出城市的关卡,给每一位进城的司机量体温;她们在感染风险最高的发热门诊,用最大的勇气和最多的耐心接待每一位病人。她们都是平时和我一起吃火锅逛街的闺蜜,却在国家需要的时候,成了保护我们的天使。
    正是因为有了千千万万个她们,才有了如今满眼葱翠的春天。
    故事里的许依依、方小骅、张梓文,在生活中都确有其人。方小骅的原型是一位90后妇产科医生,疫情期间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也确实交了个程序员男朋友,常常向我吐槽IT男情商低。当然作品里有很多文学笔法,而现实中她们为抗疫付出的赤诚和善良,只会令文字都苍白。
    《逆行天使》中有医生、护士、警察、军人、教师、建筑工人、网约车司机、普通患者……每个人对疫情都有自己的理解,有得到和失去,有遗憾和成长。我希望从不同视角,给小读者们讲述抗疫故事,让他们认识到美好生活的来之不易,也能明白只有医疗、教育、科技、军事才是民族复兴的希望。
    罗曼·罗兰说过,标志时代最灵敏的晴雨表是青年人。
    我在文中引用了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并且沿用了我最喜欢的一个小朋友的形象——董咚咚。董咚咚身上的种种标签,比如淘气,比如勇敢,比如善良,都还原了小时候的我自己,承载着我的不圆满,也承载着我的希望。这个人物也是小读者们最喜欢的,一个真实的不完美的同龄人,会让他们有更多共情的体会和共鸣的空间。
    最后的最后,千言万语融合成一句: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2020年1月19日,农历年二十五,夜里十一点半。
    武汉。江城医院。
    月色温柔,走廊里难得的安静。穿墨绿色制服的保洁阿姨正推着工具车,用蘸满消毒液的拖把,对地面做每天最后一次的消毒。
    规培医生许依依在呼吸内科的病区值夜班,捧着本《协和呼吸病学》边看边记笔记。护士站里,几个小护士正聚在一起讨论过年什么时候回家。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急诊护士张梓文急匆匆地跑过来,也顾不上敲门,直接冲进许依依的办公室:“依依,急诊接了个发热病人,情况不太好,值班医生说请呼吸内科去个人看一下!”
    张梓文在急诊见惯大风大浪,很少见她这么慌张。
    许依依立刻放下书:“我们科几个主任都不在,今晚就我一个人值班,我去行吗?”
    张梓文一跺脚:“行行行,赶紧的!”
    两个姑娘火急火燎地奔向急诊大厅,许依依边走边戴上口罩。
    张梓文是个急性子,机关枪似的给她介绍情况:“患者,男性,52岁,主诉发热干咳伴全身乏力一天,目前体温三十八度二,呼吸困难,急诊吸氧后无明显改善,既往有十年高血压病史。”
    许依依身材瘦削,白大褂披在身上有些空荡荡的,在夜风里飘着:“冬天呼吸内科患者就是多些,老慢支、肺炎、流感都高发,急诊一般都能处理,这次怎么这么着急?”
    张梓文倏地停下脚步,把脸上的口罩拉下一半,看着许依依:“依依,咱们校友群里有师兄说过,怀疑华南海鲜市场那边有几个发热病人感染了SARS病毒,你还记得吗?”
    许依依走得急,冲出去一步才刹住车:“这事儿市卫健委已经发布了情况通报,武汉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目前对病原的检测及感染原因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张梓文匆匆打断她的话:“你听我的,千万注意防护,尤其口罩要戴好!”
    许依依心里一沉,紧了紧口罩,又默默地戴上了口袋里备着的医用手套和护目镜。这一身装备,差不多能达到二级防护标准了。
    来到急诊,病人躺在床上吸氧,却仍是止不住地剧烈咳嗽,一米八的大男人像虾米一样咳成一团,脸涨得通红。几个家属穿着朴素,看打扮应该是农村来的,围在一边急得团团转,瞧见许依依像是看见了救星。
    一个大妈冲过来拉住许依依的手:“大夫,大夫,一定要救救我家老田!”
    许依依抽出手,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冷静:“阿姨,没那么严重呢。麻烦请家属都散开点,不要影响病人吸氧。”
    张梓文帮忙吆喝着让他们退到安全线外:“你们都别着急,要相信我们医生!”
    许依依深吸一口气上前,戴上听诊器想听一下肺部,可病人咳嗽不停,听到的声音忽大忽小。不过,确实是呼吸困难的症状。
    她回头问张梓文:“血氧测了吗?”
    张梓文一脸忧心地点头:“测了,血氧偏低,才百分之九十,而且还在下降。”
    许依依果断决定:“赶紧联系放射科,给他拍一下肺部CT,可能是呼吸系统急性炎症引起的发热。”
    等CT的时间,急诊又陆续来了几个发热病人,症状和前一例差不多,都有不同程度的呼吸困难。许依依和张梓文对视一眼,心情越来越沉重。
    偏偏这时候又来了个难缠的主儿,一位独自前来的女病人冲着接诊的护士发起了脾气:“我在家量的体温三十八度五,你们居然跟我说只是感冒?我现在严重怀疑我有生命危险,你们必须让我住院!立刻!马上!”
    实习的小护士哪见过这种场面,看了眼女病人的病历,怯生生地解释:“陈女士,我给您量的体温三十七度五,只是有些低热,刚我们急诊医生给您看了,血象查了也没什么大问题,您回去吃点感冒灵就行!”
    女病人啪的一声把包摔在问询台上:“你们那个医生看起来比我女儿年纪还小,还没毕业吧,就出来看病了?这是对我们病人极度不负责!我前面来的那几个,都拍了CT,为什么不给我拍呀?我嗓子疼,疼得厉害,新闻里不是说过武汉有不明原因肺炎吗,我很可能就是那种新冠肺炎!你们赶紧找个专家给我看!我要住院!”
    ……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