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天狼星下

  • 定价: ¥35
  • ISBN:978755528665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青岛
  • 页数:315页
  • 作者:徐鲁|责编:王世锋
  • 立即节省:
  • 2019-12-01 第1版
  • 2019-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遥远的罗布泊沙漠深处,有个名叫“马兰”的地方,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曾是中国一代科学家从事核试验的秘密基地,这些科学家们为新中国的国防事业隐姓埋名,默默奉献了一辈子。作家徐鲁将他们的默默奉献的爱国主义精神用文学作品的形式表现出来,对青少年树立拥军爱国、爱岗敬业的价值观和立志报国的远大理想具有积极的作用。

内容提要

  

    这是一曲感天动地的英雄赞歌:为了打破超级大国的核垄断、核讹诈,在党中央的号召下,一批优秀中华儿女隐姓埋名,进军罗布泊荒漠。他们克服重重困难,攻克道道技术难关,在艰苦的条件下完成了原子弹、氢弹的试验……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今天读来,那个热血的年代,那些热血的故事,仍让人感动无比,并将激励和振奋着每一个中华儿女。

作者简介

    徐鲁,1962年生于山东胶东半岛,1982年开始文学写作,199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系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出版诗集《我们这个年纪的梦》《散步的小树》《世界很小又很大》等,散文集《童年的小路》《对星星的诺言》《青梅竹马时节》《童年的牧歌》《画布上的激隋》《黄叶村读书记》《时光练习曲》等四十余种,另有长篇小说《为了地久天长》、长篇传记《普希金传》《音乐巨人贝多芬》以及《沉默的沙漏·徐鲁自选集》《徐鲁青春文学精选》等选集多种。作品曾获中国图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国家图书奖、台湾“好书大家读”年度好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湖北省文艺明星奖、湖北青年文艺奖、湖北文学奖等。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铁流
第二章  荒原
第三章  门槛
第四章  迷雾
第五章  使命
第六章  故乡
第七章  离歌
第八章  重逢
第九章  信念
第十章  亮剑
第十一章  巨响
第十二章  雪山
第十三章  牺牲
第十四章  婚礼
第十五章  疾风
第十六章  碱泉
第十七章  煎熬
第十八章  后代
第十九章  抒怀
第二十章  忠诚
尾声

前言

  

    天狼星,茫茫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恒星。在中国古老的星象学里,天狼星属于二十八星宿的“井宿”,是一颗“主侵略之兆”的“恶星”。我们的祖先曾经把船尾星座、大犬星座等连在一起,想象成一张横跨在天际的大弓,而搭在弓上的箭正对着那颗仿佛蠢蠢欲动的天狼星。宋代文学家、诗人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里的名句“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即源于此。
    正是在这颗“主侵略之兆”的“恶星”的照耀之下,中华民族数千年来居安思危、枕戈待旦,虽饱受挫折,却一次次浴火重生、自强不息。中华民族是一个与人为善、热爱和平的民族,但是,来之不易的和平与幸福,需要一代代人付出智慧、力量甚至生命来守护。天狼星没有消失,战争也并非已经离我们而远去。
    那么,身处天狼星下,遥望茫茫天际,你可曾听见那些力挽强弓的将士的呐喊声与响彻大地的奔腾的马蹄声?你可曾看见狼烟滚滚之中,那些饮马翰海、封狼居胥的猎猎战旗?……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铁流
    1959年早春时节,狂风吹卷着黄沙,在茫茫沙漠上无休止地肆虐着。一小支穿着棉军装、戴着挡风镜、背着无线电报话机和各种标杆、测量仪器的队伍,正在大风沙中艰难地跋涉……
    队伍前面一位身材魁梧的军人是四十二岁的张怀铠将军。他拄着一根粗大、光滑的胡杨树枝,顶着风沙,大步地向前迈着,然后追上了前面的两位向导。
    这两位向导,一位是穿着羊皮袄的维吾尔族老人库尔班大叔,另一位是库尔班大叔美丽的女儿阿依古丽。
    张怀铠背对着风沙,大声问道:“库尔班大叔,孔雀河快到了吧?”
    库尔班说:“首长,快要到了!哦,翻过这个风口,就能喝到孔雀河的水了。”
    张怀铠噗噗地吐着满嘴的沙子,大声招呼后面的人:“噗!噗!这鬼天气!老张,张副司令,我们胜利在望了!再加把劲儿,翻过这个风口,就到孔雀河了f”
    张至善和通讯员等几个人气喘吁吁地赶了上来。
    张至善狠狠地吐了口沙子,说道:“真是!难怪那个斯文·赫定把这里称作‘死亡之海’,果然名不虚传哪。”
    张l不铠笑着说:“飞鸟不到,人迹罕至。老张,我们要寻找的,不就是这样一个大场子吗?”
    张至善说:“是啊是啊,司令员同志,你可是跟中央拍了胸脯的,说是不找到一块可以写什么‘大诗’的地方,就誓不回还!”
    张怀铠望望黄沙迷漫的远处,若有所思地说:“是啊是啊,写一首大诗的地方,就像古代的戍边英雄们‘挽雕弓,射天狼’的地方。”
    这位司令员,可不仅是一位将军,还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军旅诗人。早些年在东北打仗的时候就写过许多诗,后来率领部队抗美援朝,又写过很多铁马冰河的诗。现在,党中央派他率领这支考察队到罗布泊沙漠来,他想象着,他要在这里寻找的就是一块足以动用千军万马抒写一首“大诗”的地方。
    这天黄昏时分,他们终于到达了辽阔、空旷的孔雀河畔。
    荒无人烟的盐碱滩上,只有片片芦苇在风中呼啸着,河滩上的一切都呈现着原始、荒凉、孤独的状态…·一
    张怀铠、张至善带着这支小股队伍在河滩上站定。张『不铠长长地舒了口气,说道:“孔雀河,总算找到你了!”说着,他就捧起河水喝了一口。可是,水刚一入口,他就猛然吐了出来:“怎么这么苦啊?像碱水一样!”
    库尔班大叔说:“首长,这孔雀河的水,就是这样又涩又苦,连牲口喝了都会拉稀,更不用说人了!”
    张l、不铠说:“如此看来,孔雀河徒有一个美丽的虚名啊!”
    库尔班大叔:“首长,能喝的甜水,不在孔雀河,在那边的博斯腾湖里。”卫报》刊登了一则消息,说是这支神秘失踪的部队,出现在了中国西北地区的沙漠上。我们应该尽快弄清楚这件事情!”
    比尔回答道:“将军,据我们了解,中国已有大批军人脱下军装,集结到了西北部沙漠地区,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问题是,他们跑到沙漠上去干什么?应该不是去晒太阳或者去寻找矿泉水吧?”
    “将军,红色中国现在正在狂热地建造着他们的共产主义‘乌托邦’。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粮食和棉花。他们的人民,还大面积地处在饥饿和寒冷之中。所以,他们需要征集大量的人力,去西北部开垦荒地,种植玉米和棉花。”
    将军显然是将信将疑:“他们能在沙漠上种出玉米和棉花?”
    比尔笑着说:“您忘了吗,将军,共产主义者不信上帝,但相信‘人定胜天’!”
    “比尔,和伦敦相比,我们的情报总是滞后的。这样下去,我担心我们会被……”部长半开玩笑地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你们要尽快写出一个报告给我,我要面呈总统。”
    “遵命,将军阁下。”
    “现在你可以走了!请罗伯特进来……”
    M国情报部门的情报和猜测并非空穴来风。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