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中国顶级私募访谈录(第2辑)

  • 定价: ¥85
  • ISBN:978731323127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交大
  • 页数:333页
  • 作者:编者:好买基金研...
  • 立即节省:
  • 2020-05-01 第1版
  • 2020-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以访谈的形式,一方面记录中国私募发展史中一些重要的人或事,同时把私募基金经理生活化,清晰、深刻、富有见地地描绘出他们的内心世界,分享他们的投资智慧,体味他们的人生况味。
    本书不仅为读者带来宝贵的投资经验,也揭开了私募的神秘面纱。以此给读者带来人生启迪,破解财富密码!

内容提要

  

    投资的世界是见信号,见噪声,见自己的过程,那些顶级私募在赚什么信号的钱?又视什么为噪声?本书呈现极具特色的10家顶级私募,助您发现自己的投资信号。

媒体推荐

    量化投资也好,价值投资也好,在作出投资决策时必须要对自己的方法有绝对的信心。因为即便是只有0.01%的怀疑,在市场波动的时候,情绪因素也会干扰你处理信息的方式,这0.01%会被无限放大,最终使你的决策偏离了初衷。
    ——裘慧明  明汯投资董事长
    最优是一种理性,最舒适是一种理想,在需要逆向思考和反人性的投资领域,这两者难免是矛盾的。在面对已找到的有较高确定性的投资机会时,我们能做的是坚持理性。
    ——蔡海洪  睿璞投资创始人、董事长、首席投资官
    《天堂电影院》里面有一句很经典的台词,“如果你长时间都待在一个地方,慢慢地你会觉得这里就是世界的中心”。对于做投资的人来说,也是一样。但如果我们能在更广阔的背景下去看待自身,可能就不会特别患得患失、急功近利,而能用更平和、更稳定的心态把要做的事情做好。
    ——胡建平  拾贝投资创始人、投委会主席
    做好投资就要坚定长期从业的信心,30年、50年,如果你这样想,很多事情就很简单了,人也静下来了。
    ——吴星  凯丰投资董事长、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
    大容量的基金就是要把简单的事情做好,要特别注意细节。但细节往往是有地区差异的。中国市场首先有它自己的特征,其次变化是迅速而激烈的,因此我们需要更多的耐心,需要做好自己的功课,同时和拥有相似长远眼光的人合作。
    杨敏  元盛集团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

作者简介

    好买基金研究中心作为好买财富旗下独立的基金研究团队,长期提供深度、专业的基金研究支持,超过80位金融英才组成的专业团队,每年近1000次的金融机构及金融产品尽调,年发布研究报告近75万字,研究成果每年被主流财经媒体引用近6 000次,打造的“中国‘好’私募评选”极具口碑,深受业内推崇和认可。好买财富始终致力于通过专业的产品研究及资产配置服务提升中国人的理财质量。
    好买财富成立于2007年,是业内领先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腾讯和联想旗下的君联资本都是好买的战略股东,管理团队平均从业年限超过20年,目前已服务上千万零售客户及过万高净值客户。好买旗下公司拥有证监会颁布的首批独立基金销售资质以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资质。完善的大类配置产品线,涵盖了市场上不同风险收益特征的产品,持续为投资者提供个性化资产配置服务。

目录

凯丰投资  吴星
  极精微而致广大
泊通投资  卢洋
  基于ROI性价比解出方程最优解
明泫投资  裘慧明
  当你克服质疑,也从不怀疑,终将赢回人生
拾贝投资  胡建平
  稳健者稳进
睿璞投资  蔡海洪
  共识和过度乐观是投资的敌人
趣时资产  章秀奇
  精选个股、坚持分散,要对市场常怀敬畏之心
仁桥资产  夏俊杰
  在“天猫”中做逆向投资
黑翼资产  陈泽浩&邹倚天
  市场趋势不可能永无尽头,市场也不会永远没有趋势
贝莱德
  全球最大资管公司的中国野心
元盛资管
  以科学始,以科学终
后记  选择私募,践行长期主义

前言

  

    见信号,见噪声,见自己——写在2020疫情下的前言
    充斥着信号和噪声的世界
    2019年的投资世界产生了很多转折性现象:一是以房地产为底层的非标资产受限,房地产本身投资属性下降;二是资产开始讲质量,期限开始讲长期,以至于很多股票型基金可以封闭3年甚至5年发行;三是统计和机器学习在投资上开始系统产出,A股量化基金出现了第一次业绩和规模的双成功,代表性的中证500指数增强做出30%甚至40%超额的不乏其人,规模从百亿迅速拉升到千亿级别。
    这些转折,让很多原来赚钱的信号可能变成了赔钱的噪声,而一些噪声可能变成了信号。加上数据的可得性和量级指数级上升,计算机算力的提高,及互联网的日益强大,你会发现,投资信息和信号汹涌而来而又迅速演变,选择信号变得越来越难。什么是让我们赚钱的信号?什么是让我们赔钱的噪声?今天的信号,会变成明天的噪声吗?
    确实,我们有无数关于基金的信息,但到底哪些才是我们选择一只基金的信号?一个做股票多头的基金经理的10年业绩证明是不是?才成长两三年的量化基金经理怎么看他/她的业绩?高频量价的基金经理真的可以用3个月的业绩证明自己?一人独大、高效决策的基金经理,相信团队作战的基金经理,以及实力相当的合伙人制的基金经理团队,究竟谁更好?
    我们如何排除噪声,识别出那些能让我们赚钱的基金经理发出的信号?
    彼之蜜糖,吾之砒霜
    2019年我们出版了第一辑中国10位基金经理的访谈录,2020年我们出的这一本,又选取了另外10家顶级私募。不管是哪一年,不管是主观、量化,股多还是管理期货策略,我们反复和基金经理沟通的,以及在各种信息里寻找的,其实都只是一个问题的答案——你在赚什么钱,你不赚什么钱?
    换一个角度,我们问的是:你在赚什么信号的钱?你视什么为噪声?
    如果你问过100个做主观选股长期持有的基金经理,也问过100个做股票高频量价的基金经理,你会发现,好的基金经理,对此有标准明确的答案。
    一个在赚选股并长期持有的钱的基金经理,如汉和的罗晓春、睿璞的蔡海洪,他们想发现的信号和股权投资机构的逻辑类似,关注管理层的长期、持续、进化能力,关注企业建立的壁垒能否在所在行业中有长期竞争意义,对企业的业务数据如数家珍,而短期价格波动在很多时候对他们来说只是噪声。反之,一个高频量价的基金经理,只关注微观时序和横截面量价数据的获取、清洗及信号算法、交易执行,而对基本面数据可能茫然无知。
    见过越多的基金经理,我们就越喜欢那些能清晰认知自己的信号与噪声的基金经理们,那些能理解“彼之蜜糖,吾之砒霜”的基金经理们。
    邱国鹭的“宁数月亮,不数星星”,说的是选有优势的大企业是信号,选胜负未分的小企业是噪声。冯柳的“我不选时,我用2008年一年的亏损,换来15年专心于选股,不在选时上花费时间,很划得来”,说的是选股是信号,选时是噪声。黑翼的“CTA的表现影响因素,历史反复证明是非常复杂、难以预测的,与其猜测市场环境,不如保持CTA是个长期策略,不但在于环境好时赚钱,更在于环境差时能否保持稳定性”。说的是预测市场是噪声,稳定和迭代策略是信号。一个有趣的例子是,明泫的“想和成熟的外资量化机构竞争,我们要做更有中国市场特征的、有容量的股票阿尔法策略”,说的是有竞争力的才是信号,没有竞争力的就是噪声;而对于外资管理期货机构,他们说的“我们会从对本土化要求不高的期货高频量价切入,慢慢考虑中低频量价和基本面等”,是关于有竞争力才有信号的一个反向印证。
    在投资世界里,没有“造雨者”。市场的形成和演变是经济的、政策的、科技的和突发事件的,群体和个人反应的交互作用,这是一个不可预见的“盲人”的世界。
    能找到自己的信号,在自己有优势的信号上耕耘,自律地放弃其他的信号,是对自己能力圈内的自信,也是对自己能力圈外的自律。投资的长宽高
    作为一个基金筛选和基金投资机构,我们最近一直在讲投资的长宽高。长度我们定义为长期投资,宽度我们定义为类别配置,高度我们定义为专业性。
    我们会细部刻画每一天的市场、每一类资产和策略、每一位基金经理,但我们不会判断市场短期涨跌,不能解决1个月甚至几天怎么赚钱的问题,在仅靠一类资产的情况下,不能解决每年资产都能稳健增值的问题,这些对我们来说,更多是噪声。我们会把这些整合成刻度更大的长宽高的投资信号,期待在10年、20年,多资产多策略的环境中,让投资人获得财富的长期增值。
    睿璞的蔡海洪说:“我们厌恶损失,更厌恶因为没有把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做到极致而导致的损失;我们渴望收益,更渴望用我们认为最可持续的方式获取的收益。”和我们认可的基金经理一样,在这个长宽高所框定的空间里,能力圈内我们有自信,能力圈外我们讲自律。
    王家卫曾说,人的一生是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的过程。
    站在一个投资人的角度,投资的世界是见信号,见噪声,见自己的过程。
    开放地学习,勇敢地试错,长期地坚持。
    期待我们每年的这一点努力,能让投资人更好地理解这些中国最有特色的基金经理们,并发现自己的投资信号。
    感谢我们投研、法务和市场团队的曾令华、张婕妤、龚丽蔚、刘雅睛、施丹锋、梅慧娟、孙超、刘泽龙、张璞、王婷婷、徐雪颖、金琦。每一年,用6个月时间用心地做这件事。予人玫瑰,手有余香。
    好买财富董事长、CEO  杨文斌

后记

  

    选择私募,践行长期主义
    2019年是股票市场的大年。面对2020年的投资,如果买股票类产品的话,又开始纠结买公募或买私募。其深层次的追问是:私募的价值在哪里?
    从投资的初心来看,私募降低了选择的难度。对于股票类型投资,在选择时有股票、指数、指数增强、公募主动基金、私募股票型基金等几种类型,从费用上看,是逐步增加的,从选择的难度上是依次降低的。任何时点,回头看市场只有一条途径,往前看皆有可能,未来只是概率的一种。这也是投资的困难所在。回到投资的初衷,都希望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实现增值。那么私募基金就提供了一种更大的可能。它以绝对收益为导向,短期未必不亏,但中长期能大概率会赢;其基金经理和投资者利益捆绑得更紧密,无新高不生存;其投资团队更为稳定,相比公募基金经理任职不到3年,私募基金经理和个人事业已是合二为一。因此,如果面向未来概率的考虑,在同样判断力水准之下,私募无疑是更好的选择,虽然它“贵”点,但它的确是一个质更优的商品。
    从投资行为来看,私募更容易长期持有。影响投资收益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一是长度,持有多长时间。我们发现,投资者持有产品的正收益的概率和持有的时间长度正相关。足够长的时间,才能让能力有所显现。投资这回事,长期靠能力,短期靠运气。二是产品好不好。三是时点如何。这其中的重要性逐步降低,大因素制约小因素。持有时间很短的情况下,产品好不好就没那么重要了。那么,是什么让投资者持有的时间更长呢?主要是信任。对基金经理的信任,对投资策略的信任,会让投资者持有时间更长。私募基金经理,特别是从机构转战而来的,一般已经在机构中证明过自己的业绩,也有较成熟的理念。比如,市场中流传的“淡水泉时刻”等就是很好的例证。 从国内市场所处的发展阶段来看,仍处于弱有效市场,主动管理仍有可为的空间。强有效市场如美国市场,人的主动管理能力让位于指数的Beta收益。2018年、2019年美国对冲基金连续两年净流出,这和美国2009年以来的超级大牛市,对冲基金跑不过指数不无关系。我国A股市场由于经济所处的阶段、市场的构成以个人投资者为主等原因,超额收益的空间较大,从过去几年的数据来看,私募基金取得了超越市场的回报。好买私募基金指数从2007年6月至2019年底,年化收益率超过沪深300,达到8个百分点。 更为精彩的地方在于,私募行业除了股票型私募这一品种外,还有品类丰富的其他对冲产品,比如剥离市场Beta的市场中性,危机保护器CTA基金,市场前沿的高收益债投资基金……这些种类丰富的工具,使我们搭建一个适合客户投资期限、投资风险、投资收益的组合成为可能。 2020年是一个HARD模式,全社会都承受着巨大压力,投资也面临着较大的冲击。从人类的发展来看,没有一次灾难能阻挡社会进步的脚步,而投资的本质还是投入资本分享社会进步的红利。因此,长期主义赢在起跑线。要长期得先面对短期的困难,多样化配置、对底层资产的了解、对资产管理人的信任是跨越短期困难的法宝。 好买每年1000多次的拜访,每年通过一本书,把10家极具特色的顶级私募呈现在您的面前。和我们在一起,让投资变得更简单。 是为记,2020年4月1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中国期货市场,在发展的初期曾经一度乱象横生。因此在很多人的第一印象中,期货就是一个充满了杀戮与豪赌的市场,一将功成万骨枯,成王败寇似乎不由分说。但随着行业的整顿和治理,进入21世纪的期货市场,逐渐走向平稳。
    正是在期货行业混沌初开的年代,江西财经大学毕业的吴星,误打误撞地进入了这个行业。2001年2月,吴星加入了当时风头最盛的期货公司——马文胜所执掌的深圳中期(后更名为中国中期)。彼时勉强通过面试的吴星,从一位小麦研究员助理做起,一步一步成长为农产品事业部的负责人。2008年,他被评选为中国期货业第一批“最佳农产品分析师”,开始在业界小有名气。
    吴星一直在期货公司工作了十多年。在期货投资生与死的搏杀中,吴星积累了丰富的交易经验和市场认知。2012年,吴星离开期货公司创办凯丰,但期货交易中残酷的杀伐决断,给吴星的投资生涯打上了深刻的烙印。自始至终,“求真”都被他列为投资中最重要的事。
    与求真的追求相吻合的,是吴星朴素而勤奋的性格。在2018年的投资者年会上,吴星坦诚地向所有前来参会的投资者反思过去一年的投资决策。泪洒现场的吴星,也在年终时以自罚奖金的方式,向所有人表明自己与公司共进退的决心和担当。
    时隔一年,在2019年的投资者年会上,凯丰投资的总经理王东洋展示了两张PPT,一张是凯丰名字的由来,另一张则是吴星的日常作息表。
    吴星创业时,与妻子住在深圳福田区凯丰路的凯丰花园。在此居住期间事业与家庭都有重大丰收。凯丰,更兼有“凯旋”和“丰收”之意。在这个朴素的命名方式背后,是吴星对长期的追求。他常常对同事说,做好投资就要坚定长期从业的信心,30年、50年,如果你这样想,很多事情就很简单了,人也静下来了。
    从业20多年的吴星,至今仍然保持着非常规律也非常刻苦的作息。早上6点半起床跑步,送孩子上学后,8点半到公司参加晨会,然后开始早上的盘中交易。常规的午饭时间,则会被吴星用来听路演。下午则继续交易直至收盘,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穿插着复盘、机构路演、投研团队的常规交流会,直至晚饭。回到家后,吴星还会抽出一些时间辅导孩子功课,然后在晚上9点开始处理商品的夜盘交易。直至11点45分,这一天的繁忙才画上句号。
    从初始6000万元的规模,到如今突破百亿元,凯丰始终将投资放在生与死的法则下来思考。吴星说:“我们通常只寻找一个极小的价差。这种看似微小的东西,有时会更有交易的价值,也更具确定性。”
    极精微而致广大
    战国末期,楚国辞赋家宋玉在《风赋》里写道:“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苹之末”,意思是风在大地上生成,是从青苹这种水草的末梢开始飘起的。在后世的流传中,这句话被更多的人引申为,世上很多重要的事件,正是从一些不易察觉的细微之处源起。而在当代中国的证券投资行业,这家以期货起家的私募基金,也正是将细微之处作为研究的着眼点,从商品出发逐渐拓展债券和股票领域,并最终形成以宏观策略为核心的投资体系。
    “极精微,致广大”,成为凯丰投资最为重要的理念,印在所有人的名片上。
    吴星说,这一核心理念最初直接取自《中庸》里的“致广大而尽精微”,但是在真正的实践中,投资过程中的教训与对人性的深入认知,让这句话逐渐演变成了“极精微,致广大”。吴星说,“天上”的人要了解“地下”太难了,因为“天上”诱惑太多。但只有从地上细小的事情做起,极尽精微之事,然后再以更宏大的视角进行融合,才能更加接近事物的真相,投资才能实现求真。
    2012年凯丰成立,2013年公开发行第一只产品。最早从农产品和有色金属交易起家的凯丰,在初入私募江湖时也靠着对这些大宗商品的深入认知和丰富经验立稳脚跟,而后逐步稳扎稳打地将研究和投资的能力扩展到商品市场、股票、债券等投资领域。
    由于业绩表现良好,凯丰的管理规模快速增长,2013年凯丰的规模还只有4亿元,到2016年就有50多亿元了,2017年更是一举突破百亿元规模。值得注意的是,与其他宏观对冲基金不同,凯丰近年将自己的投资准确定位为宏观策略。
    所谓宏观策略,就是在一个宏观的背景下,进行各类资产强弱关系的对比。在吴星看来,对冲的概念,字面的意思就是买一个卖一个。基于对交易的认知,在他看来,宏观策略和宏观对冲的区别主要在于头寸的裸露程度,在国内股票市场更多地表现为买强不卖弱。而产生这个区别的本质是,当他们看好一些特定股票价值时,股指对冲并非有效,而个股对冲在国内现有环境下成本过高。在这个限制下,只能裸露风险。所以,整体的策略被凯丰定位为宏观策略。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