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作品集

石帆(9)

  • 定价: ¥48
  • ISBN:978755501999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海峡文艺
  • 页数:154页
  • 作者:编者:陆永建//林...
  • 立即节省:
  • 2019-09-01 第1版
  • 2019-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石帆》丛书一共4卷,其作品主要源于《平潭时报》文学副刊上发表的作品,既有随笔杂谈,又有诗词歌赋。作者涵盖国内外文学名家、当地新锐等。是一套纯文学丛书,以团结海内外文学爱好者、培养与扶持本地文学新锐为宗旨。内容清新,从外来者和本地人的两种视角展示平潭,让人充分领略平潭的魅力。
    本书为第九辑,收录了张晓光的《君子当自健》、尤国亮的《慢品平潭》等作品。

内容提要

  

    平潭综合实验区大型文学丛书《石帆》共计4辑,旨在展示平潭综合实验区成立以来的文学成果。4辑丛书涵盖了散文、小说、诗歌、文学评论等多种文学体裁,收录了海峡两岸近百位作家的佳作,或状物,或记人,或议事,或抒情,风格多样的文章展示了平潭多元包容的文化精神。
    《石帆》丛书是平潭文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是平潭多年来文化文学探索的一个小结,开启了平潭文学的新时代,是平潭文学发展的新起点。
    本书为第九辑,分为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岛屿对话、诗歌和评论六部分。

作者简介

    陆永建,中国作家协会、文艺评论家协会、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席因成员电法家协会常务理事、美术家协会理事。全国第十届文代会代表。福建省第二批盐平潭综合实验区挂职干部领队。
    著有散文集(一天中午的回忆》(飞翔的痕迹)《思想与性情》,文艺评论集《审美的印记》《雄姿卓态八闽风》,电视剧文学剧本《柳永》和社科类专著《县市科级领导职务职位说明大全)《浦城县公安志》等十多部。主编《石帆》《平潭实验》《武夷山青竹碑林》等二十余部。撰稿电视专题片十多部,分别在中央电视台和福建电视台播出。《福州的三坊七巷》等六篇文章入选中学语文读本或校本教材。

目录

小说
  君子当自健◎张晓光
  错过◎李相华
散文
  大师总是低声说话◎谭楷
  春天的话◎陈佩香
  岚岛饮食记◎高宇
  慢品平潭◎尤国亮
  又见平潭◎危博
报告文学
  风劲帆满海天阔(连载之一)◎建安
  天行健——马来西亚丹斯里拿督斯里方木山回忆录(节选)◎[马来西亚]陈焕仪
岛屿对话
  ·印象槟城
    听说爱情巷◎[槟城]朵拉
    消失的莲花河◎[槟城]菲尔
  ·印象岚岛
    阳光澳前◎唐诚焜
    漫步海坛沙滩◎吴茂生
诗歌
  理想国(诗九首)◎马建荣
  樱花落满都市(组诗)◎李文强
评论
  反映伟大时代精神  生动讲述中国故事——陈毅达长篇小说《海边春秋》研讨会专家发言摘登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君子当自健
    ◎张晓光
    早上八点,吃完简单早饭的张自健换好工作服,走进车间,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
    张自健是这家塑料制品厂的一名普通工人,如现今千千万万进城务工的农村青年一样,他日日站在流水线前,重复着机械而乏味的劳动,渐渐活成车间里一尊冰冷的雕塑。这样的雕塑一个车间有四十尊,全部容颜年轻,面无表情,全部淹没在灰色的工作服下,让人难以辨识他们,甚至性别。
    在车间里,工人们彼此很少以姓名相称,因为胸前的工号要比每个人的名字更加直观,但张自健很喜欢自己的名字,这是他那小学都没读完的父亲唯一能记住的一句古老名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七岁的时候,张自健读小学一年级,第一次想知道自己名字的含义,于是背着小书包跑回家问他的父亲。父亲如往常一样,太阳不落山就喝得酩酊大醉,他抓着父亲的胳膊摇了又摇,又跑前跑后地烧热水给父亲洗脸,企图让父亲清醒,一直折腾了很久,他才从神情茫然的父亲口中,得到了这样一句话。
    七岁的孩子能懂什么呢?但张自健偏偏记住了它。这句箴言自有一种古朴的力量,让小小的张自健感到了震撼。名字是一个人一生的标记,尽管张自健的父亲并没有什么文化,但依然饱含着美好的企望,给自己的长子珍而重之地取名。
    现在的张自健二十岁了,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他出生于偏僻的农村,自小丧母,父亲又严重酗酒,几乎从来不去做农活,还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弟弟。自他记事起,就没有人能帮他,他也不想依赖别人的援手,因为“君子以自强不息”。张自健一直把自己看成一个小小的君子,尽管时间已经飞奔到了21世纪,再没有多少人会提起这个过了时的古老概念。
    三年前,张自健放弃读高中的机会,来到省会哈尔滨打工,三年来他换了四家工厂,但其实并没有多少区别,生活差不多,工资差不多,劳动强度也差不多。他每个月能挣三千块钱,一千五留下自己用,一千五寄回家,供弟弟上高中,供父亲吃饭喝酒。
    这样死水一般的生活,在一个月前,开始产生了变化。
    中午十二点,张自健离开车间,但他并没有随工友一起闹闹哄哄地赶去餐厅吃饭,而是走到院子里一个僻静的角落,掏出手机,笑容满面地开始打电话:“喂,小莺,你下课了吗?”
    “嗯,我刚刚干完上午的活……你周六有空吗?噢,要参加社团活动啊……周日呢?哦,班里面有聚会……没关系,我们下周再见面吧,你周末没空我可以跟班长申请加加班,这样下个月我就能请你吃饭啦!”
    “好的,你先去吃饭吧,嗯,拜拜,明天再聊……”
    挂断电话,张自健脸上依然带着掩盖不住的笑容,他的脚上跟踩了弹簧似的,一蹦一跳地往食堂跑——现在食堂肯定剩不下什么好饭了,但是没关系,这一通电话,就让他像吃了蜂蜜一样的满足。
    电话另一头的女孩叫侯小莺,哈尔滨s大学中文系大一新生,她是张自健的同乡,也是张自健从小一起长大的,初恋女朋友。
    侯小莺与张自健同村,但家境要比张自健好得多。侯小莺的父亲是个木匠,有着做家具的好手艺,收人自然比单纯的下田种地好很多,侯小莺的母亲温柔又勤俭,把小小的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所以,虽然侯小莺是个女孩,依然顺顺利利地读完高中,考上了大学。
    在张自健眼里,侯小莺是最漂亮的姑娘,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嘴唇。侯小莺很喜欢笑,她一笑起来,仿佛一朵初绽放的野百合,纯洁而清丽。
    从情窦初开之时,两人就走到了一起,后来张自健去省城打工,侯小莺留在县城念高中,距离的阻隔并没有改变两人之间的感情,异地恋了三年,依然甜甜蜜蜜、情深似海。侯小莺的成绩很好,本来有机会考去北京的,但为了与张自健在一起,她还是填了省城哈尔滨的大学。一个月前的九月开学季,侯小莺提着大包小包坐火车来学校报到,张自健则特意请了一天假,一大清早就跑去火车站等小莺。接到小莺后,张自健忙前忙后地围着小莺转了整整一天,把大一新生入学时的所有烦琐事宜都替小莺置办妥当。小莺穿一身纯白色连衣裙,俏生生地站在宿舍楼底下。张自健却满头大汗,喉咙干得几乎要说不出话来。
    小莺扭开一瓶冰镇矿泉水,笑靥如花地递给张自健:“快喝点水,你看你,都快忙死了,其实很多事我自己也能做啊,我没那么娇贵的。”
    张自健一口气灌下半瓶水,简直有一种起死回生的感觉。中午的烈日炙烤着他黝黑的脸庞,他挠挠头,笑得很憨厚:“你是我媳妇嘛,太阳这么毒,你就在阴凉地里待着就行,不然要我还有什么用?”
    侯小莺微微低头,脸颊泛起一抹羞涩的红晕,她的声音很低,轻轻柔柔的,如一缕清风吹进张自健燥热的心头:“阿健,辛苦你了。”
    P3-5